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谢选骏文集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131)
   “气候就像鞭子,瘟疫是上帝行使的惩罚手段,用来打击人类的傲慢无礼,并且提醒人们死亡具有不可动摇的历量。”──这种想法也太高估人类自己了,人类的傲慢无礼真的值得上帝来行使惩罚吗?其实呢,那不过是“自己不注意交通规则,结果自己撞上了更强悍的对手”。
   (132)
   “在中国,通常的智慧把自然灾害理解为历史学家马克·艾尔文所称的‘道德气象学’的警戒:天命在修复由于人类的邪恶而遭到破坏的自然平衡。”──“道德气象学”里的“上天警告”一点也不奇怪,因为那是古代的思想智慧在总结“现代的生态意识”。
   (133)
   “气候和疾病属于‘自然界对抗人类势力’的两大利器。”──大家都说:人类“可以战胜自然”,却“不能战胜自己”;不过,大家不懂:人类自己就是最可怕的自然力量。
   (134)
   “1341年,疾病从大草原食草的畜群中出去,其后,风把它们及其主人的臭气刮到周围世界……中国东北地区的死亡率达到众所周知的百分之九十,1353──1354年,在中国八个受害最重的地区,有三分之二的人口死于瘟疫……当时很多观察家指出,是蒙古人传染了瘟疫。”──蒙古人在那空旷的草原上养成的不讲卫生的习惯,到了人口密集之处就会引起大规模传染病;1980年代以来中国流行大规模传染病,也是由于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把空旷地带的农民带入了人口密集的城市。空旷的自然地带无需卫生也不会致病,但密集的文明地带讲究卫生也很难避免流行瘟疫。
   (135)
   “在中国,如同我们将要看到的,瘟疫,连同其他的灾害,有助于引发宗教运动,而宗教运动的过度发展,将演变成政治革命。”──这不仅仅是对过去中国的总结,也还是对未来中国的预言:因为宗教机构本来就是一种救难组织。只要人性不变,政治和宗教的需求也不会发生根本的变化。科学所能影响的,不过政治与宗教的形态。
   (136)
   “瘟疫时代蹂躏欧亚大陆的一些疾病在那个时代就是特殊的:它们在先前并不以同样的方式存在,自那以后也不复存在。”──说这句话的人似乎并不懂得:类似的病毒一直在花样翻新地变异,而病毒本身并不致人死命,致命的是传播这些病毒的社会条件;例如不当的接触和过分的开放……开放社会的另外一面,就是疫病流行的社会。
   (137)
   历史的分析显示:“我们改善中的健康状态,也许不在于我们假想的清洁卫生,而是更多地在于微生物习性的自然改变。”──当然医学的进步也在这一改变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138)
   “男人是瘟疫的主要牺牲品,与男人相比,女人过着相对与世隔绝因而是受到保护的生活。”──这是七百年前的十四世纪的景况,经历了二十世纪的女权主义,妇女已经失去了这一安全屏障,成为自负盈亏的牺牲品。
   (139)
   “瘟疫起因的宗教解释,从未抑制对于瘟疫原因以及治愈方法的科学研究……即使在十四世纪也是这样。”──这就是思想的力量:宗教无法束缚思想,正如科学无法束缚思想;宗教的事务归宗教,科学的事务归科学。
   (140)
   “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在一个即将出现的神所创造的历史中,上帝将赋予穷人以权力的学说;这种情况是独立地分别发生于欧洲和中国,但其方式则惊人地类似。”──这种“分别论”是出于实际的无知,因为中国和欧洲的宗教都在中亚受过波斯宗教的来世论和日光轮的影响。其实呢,千年很短,连鼠目寸光的纳粹分子都会忏悔说,“千年易过,德国的罪孽难消。”穷则思变的心理是人性共通:穷凶则可能导致极恶;由于无情地竞争,富人渐渐忘记了克制的美德,不断把穷人逼上了绝路,时候到了,穷人就把富人送进了焚尸炉……由于恶性竞争,穷富形势是永远不改变的,能够改变的只是穷富的成员。
   

此文于2014年11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