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谢选骏文集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91)

   “德谟克利特在公元前四五世纪之交的时候说过,‘真理隐藏在深处’;科学家寻求透过表象来解释潜藏的真理。”──这样的真理像是洋葱或俄罗斯套装娃娃,剥到最后一层所发现的乃是虚空,乃是思想的终端……原来,真理是一个走向虚无的过程,真理蕴含在每一个步骤之中。
   
   “斯多葛哲学的立足点在于:‘自然在道德上是中立的,只有人类有善恶之分,智者因而通过接受不幸的现实而获得幸福。’”──“思想作为生命的调节器”而发挥积极作用,比“思想作为认识世界的真理”,更加可靠。
   
   
   (92)
   螺丝钉的哲学、奴隶主义的理念:“在柏拉图看来,完整性和均衡性不可能存在于个人,而只存在于整体之中;为了城邦他甚至不惜牺牲市民的生活……柏拉图不能设想出不带有这种牺牲的完美。”──不过论者没有注意到,柏拉图自己的理论就否定了自己:完整性和均衡性显然存在于柏拉图这个人的思想中了;柏拉图没有牺牲自己的生活就实现了整体的完美!
   
   柏拉图主义似乎不懂:哲学是从粪坑里出来的,完美是从不完美中产生的──“柏拉图那敏捷的头脑,和他死板的理论、古老的情感发生了矛盾;晚年的他承认:‘永远会有一些有灵感的人,同这些人结识真是一种无价之宝;而秩序坏和秩序好的城市,都会出现这种人。’”──所以“理想国”、“乌托邦”其实都是扯淡,“有灵感的人”才是决定一切的;这些人“下一语扫尘,旋下一语扫扫尘”,在“出尔反尔”中创造历史也日新了自己。“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柏拉图低估了重大刺激和各种挑战对于发展的作用。”──刺激和挑战,这才是生活的不朽源泉,这才是思想的不朽源泉:“变化、混乱、冲突、紧张、衰减以及暂时性的失败”,这才是命运的密钥。因为,“变化、混乱、冲突、紧张、衰减以及暂时性的失败”……本来就是思想的产物,不是外在的客体;同时那也是思想的激励,不是身体的损失;柏拉图连这个都不懂,难怪人们说希腊思想是一种静态的思想,经常像天才的乡下儿童一样显得幼稚可笑。相比而言,早期希腊的邻居如两河流域和埃及,那才是世界的大都会。
   
   
   (93)
   “奥古斯都最喜欢的罗马诗人维吉尔(Vergilius,前70──前19年)被普遍地、即使是错误地,看作预言基督诞生的人。”──罗马教会从公元四世纪开始认为他是未来世界的预言家;在中世纪,维吉尔被教奉为圣人,他的《埃涅阿斯纪》在中世纪被当作占卜的圣书,由此衍生出“维吉尔卦”;而维吉尔在文学史上最著名的影响是但丁的《神曲》,在其中他作为但丁的保护者和老师出现了。罗马的农夫终于创造了永恒之城的神话。
   
   “由于把城市奉为自己的神灵,希腊人,尤其是雅典人,开始丧失了神灵所赋予的最重要的恩惠──超越自然界的局限,追求超过眼前利益的宏大目标;因为城邦是无法产生一个和谐有序的空间的,而一个不容变化、不容发展、不容改造的宇宙观,是无法产生一个更高级的城市的。”──为了物质利益而牺牲思想深度,就牺牲了下一步的物质开发;当然也不能像玛雅人那样,为了思想而牺牲生命本身,因为生命本身就是一种极为深刻的思想。
   
   “新的城邦只存在于精神思想之中,那些寻求超度的人摒弃了尘世的城市,将短暂、腐朽的城邦尸体弃诸身后,而一意追求能抵消一生顿挫的光明与幸福。”新兴势力除了思想之外,常常一无所有。
   
   
   (94)
   
   1、
   “《梵经》认为,世界的最高主宰是‘梵’,‘梵’是宇宙精神,是无限、无所不在、永恒不灭的精神实体,它既没有差别,也没有形态和属性,不能以概念来理解,不可用言语来表达;它是超越人类感觉经验的永不磨灭者,是世界各种现象产生、维持和毁灭的终极原因。”──即使这样的“梵”,也和饭桶一样,同为思想的产物。因为思想才是“世界各种现象产生、维持和毁灭的终极原因”。
   
   2、
   “《奥义书》(Upanishad,原义为“坐在某人身旁”,引申为“秘传”)认为物质是虚幻的,世界是婆罗门的梦,创世就像入睡一样;感官无法告诉我们任何真实的东西,语言是虚幻的,因为它依赖唇舌,思想也是虚幻的,因为它产生于身体或至少是通过身体产生的。”──《奥义书》在印度的地位相当于《易经》在中国的地位,尽管如此,《奥义书》的作者还是不懂:《奥义书》的道理,也像物质、感官、语言、思想一样,是虚幻的,不是“客观的真理”。
   
   3、
   “虽然奥义书由吠陀发展而来,因而经常被理解为婆罗门教与印度教的经典,但奥义书并不都是由婆罗门阶层写的,也不都完全反映婆罗门教的观点。实际上,某些奥义书敌视婆罗门祭司。有的奥义书写成时间晚至十六世纪,甚至有宣传伊斯兰教思想而挂名奥义书者(如“阿拉奥义书”)。准确的说,奥义书是一种哲学论文或对话录,讨论哲学、冥想以及世界的本质。大多数奥义书成了研究神秘主义哲学的著作。关于奥义书的秘传性质,在它们的行文中常有所反映。歌者奥义书说,关于梵的知识只能传授给儿子或入室弟子,而决不能教给其他人。”──因为《奥义书》实际上是“见不得人”的、“见光就死”的。
   
   4、
   “《正理经》所阐述的实际上是两种对立的哲学观点:一是具有唯物主义倾向的原子不灭论,一是典型的唯心主义的灵魂不灭论。这两种对立观点并存于同一哲学体系,说明在早期的正理论哲学中存在着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思想斗争,二者势均力敌,谁也没有取得压倒谁的优势。”──其实呢,“原子不灭论”和“灵魂不灭论”,是一回事情,都是“思想不灭论”。而思想到底灭不灭呢?其实思想自己并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因为思想连自己到底是否存在,其实也不知道。
   
   5、
   “吠檀多派一方面把无属性,不可描述的宇宙本体作为上梵,一方面又给其以人格,有智,有喜,能创,能毁。”──这就是强求。以便欺骗:“创造出一个与神秘永恒的不可知紧密融合的我,使之永生。”
   
   6、
   “《王者之王瑜伽经》是世界上最灵性的瑜伽经典,
   此经有如佛教的《金刚经》、《六祖坛经》和《心
   经》;道家的《道德经》、《庄子》和《清静经》
   ;儒学的《易经》和《中庸》。本书清楚明白地告
   诉我们:“能了知真我自性即至上本体者,知道‘有与无’只是一种妄执。”──按照这样的逻辑,“真我自性即至上本体”岂不也是一种“妄执”,也就是说,是“人的一种思想”。
   
   7、
   “二元论”其实也是一种信仰:“二元论主张梵和我之间有着真正的、永恒的区别。该派主要创始人是摩陀婆(1199──1278年)。他生于南印度芒格洛尔以北迦纳罗南部的乌迪皮,属于婆罗门种性。早年曾从事吠陀研究,不久成为苦行僧。后来他花费多年时间从事祈祷、沉思、著作和辩论,并将他的思想广为传播,在乌迪皮曾为大神毗湿奴的化身黑天建寺庙,后在该地逝世。他是中世纪南印度虔诚派运动继罗摩奴阇之后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建立了摩陀婆派。他对于梵、我、幻的解释执有神论的二元论立场,认为梵是最高实在,是宇宙万物创造、摄持、保护和破坏的最终原因;梵的化身是毗湿奴,毗湿奴是最高之神。”──他似乎没有能力这一点:“宇宙万物的创造、摄持、保护和破坏”,都是思想所总结的;因此其“最终原因”其实就是思想。
   
   8、
   “唯物主义宣称,所有的目的论都是迷信,但是他们也情不自禁地要追问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这就是思想的压力作用,任何铁石心肠的人在面对自己的彻底毁灭时,都难以无动于衷;他们都要为自己编造一个存在的理由、不朽的远景。
   
   
   (95)
   思想的绝望:“印度的大雄(Mahavira,前540─467年,又译为马哈维拉)创立了耆那教(Jainism),从禁欲的实践中解脱灵魂,只能接受上天施与的东西,不做乞丐、不行布施、不讨奉献,挨饿也不愿损人利己,结果其言行只能在宗教团体内部传播,无法像佛教那样在社会上广为传播,并印度以外的地区得到广泛回应。”──中国古人已经看出类似的道理: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友;越纯粹的思想家就越是孤独。
   
   和耆那教相比,佛教与其说是通过“仁慈”传播的,不如说是通过“伪善”传播的;与其说通过“施舍”传播的,不如说是通过“压榨”传播的;与其说通过“节制”传播的,不如说是通过“放肆”传播的;与其说通过“出世”传播的,不如说是通过“入世”传播的;与其说通过“冥想”传播的,不如说是通过“宣传”传播的;与其说通过“涅槃”传播的,不如说是通过“勾结”传播的;与其说通过“佛陀”传播的,不如说是通过“官府”传播的──以此为“成功神学”鉴。
   
   
   (96)
   “很难说孔子是否创造了一个宗教,虽然他为崇拜神灵和祖先规定了许多仪式,但他拒绝超越此世的彼岸真理。”──事实上,孔子是一个经验论者,他只说自己看到的,不说自己想到的;而我们既说自己看到的,也说自己想到的。
   
   “墨子在世俗范围内传授一种兼爱哲学,这比耶稣宗教的泛爱,早了四百多年。”──但是墨子没有为他的兼爱“流血赎罪”,所以无法把他的“学说”激活为“十字架上的真理”;由此可见,要想成功必须先有一个彻底的失败,才会发生根本的转折。
   
   
   (97)
   
   1、
   《庄子·逍遥游》里面的“生物进化论”:“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传统上人们看到“北冥有鱼,化而为鸟”,很难把它与生物进化联系在一起,不过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引导读者重新理解《庄子》这开篇第一句?所以有学者竟然猜测:在庄子的进化论中出现了一些我们闻所未闻的动物名称,比如“蛴螬”、“乌足”、“鸲掇”、“干余骨”、“颐辂”、“黄軦”、“九猷”、“瞀蚋”、“腐蠸”、“羊奚”等等……
   
   2、
   庄子的错误言论:“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译文:我的生命是有限的,而知识却是无限的;以有限追求无限,是非常疲困的;既然已经知是这样还要汲汲追求智识,只会更增加疲困罢了。)──事实上,人的知识和人的生命一样都是有限的;因为人的知识受困于自己的生理机能,更加无法超越自己的生命:人怎么能认识自己能力之外的知识呢?所以我觉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要追随知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