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谢选骏文集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21)
   “有神论的进化论”,自称“既能与科学保持一致,又能在灵性上令人感到满意”,其实,“有神论的进化论”只是把“上帝的大能”降低到了达尔文主义的水平。“魔鬼的真理”,就是“我们应该审慎地让自己对每一条真理之光都保持开放的心态”;这相当于对一切异体蛋白都不设防。


   
   
   (22)
   我看不出“微观进化论”与“宏观进化论”的区别:“微观进化”是指物种内部的变化,“宏观进化”是指一个物种通过进化转变成为另外一个物种──“物种内部”和“物种之间”的唯一区别就在于“物种内部可以基因交流”,“物种之间无法基因交流”。人种之间也是如此,如果不同的种族无法混血,就只能彼此灭绝了。
   
   
   (23)
   “近两个世纪,进化起了意识形态作用,犹如一种世俗的宗教,‘进步教’。……今天,更‘成熟’的、没有偏见的科学家已经从进化史中排除了进步,‘进化无处可去,只是缓慢地原地踏步’……因为这种选择不是为了进步,这种选择只为了生存。”──上述结论的含义是否有些恐怖的意味:进步既然不再可能,而我们又已经生存过了,那么我们的生存还有什么意义呢?
   
   “类比的事物本身不能成为证据,它们仅仅是修辞的工具。”──既然如此,那么进化论又如何能够成立呢?除非,进化论仅仅是一种修辞的工具。
   
   “年轻地球创世论”的出现,仅仅是为了对抗“把科学理论宗教化的趋势”──人是需要宗教的,如果没了宗教,就会把科学拿来,当作宗教使用。
   
   
   (24)
   人类从古埃及时代就试图解梦,但日本研究人员称他们找到了解读人类夜间脑活动的更直接的方法:他们让一些志愿者进入梦乡,然后利用MRI磁共振扫描仪监视他们的脑电波,三名志愿者在睡眠后不久就被叫醒,让他们描绘自己的梦境;科学家对每名志愿者进行了两百多次重复试验,并根据他们描绘的梦中物件制作了一个数据库,然后分别归纳分类……例如如果做梦者梦中出现饭店、房子以及建筑物,研究人员就把这类归为“结构”,然后再对志愿者进行脑扫描,之后把他们叫醒后,让他们看计算机上的脑图像……经过这样的反复核对、验证,科学家可以找出具体的脑活动形态与实际的图像相吻合,他们告诉《科学杂志》,经过反复的试验,他们可以大致猜出志愿者所做的是什么梦,准确性达到60%──但是日本人忽略了:他们只能读出梦中的硬件却读不出梦中的软件,也就是说,读不出梦中的思想,无法揭开梦想的秘密;难怪英国牛津的科学家表示,这距离那种所谓的能够“解梦”的机器还很遥远,并且,一台解梦机也不可能解读所有人的梦……英国人和日本人的这一区别,显示了“思想”的存在与否:英国人是一个富有思考能力的民族,日本人是一个缺乏思考能力的民族。
   
   
   (25)
   “证人在法庭上讲出‘全部事实’,但对历史学家而言,听取这样的誓言充满风险;因为我们看到的过去只是一鳞半爪,许多盲点造成的黑暗使我们特定的观点遭到曲解。”──这段话错误在于:它依然给人以“乐观”的错觉,让人误以为自己还是可能摆脱认识的盲点;它不能彻底理解,“历史”只能是“思想的总结”,而不能是“客观的事实”(无论它多么完整)。
   
   
   (26)
   “如果想接近图画的全景,我们就必须改变我们的看法,转换我们的观察视角,避开或摆脱矛盾的观点,像观者那样看世界。”──这里的错误依然是,“图画的全景”在本质上只能是一种“思想的结果”,而不可能是“客观的真相”;所以说,“在所有可能的视角中,最大胆的就是虚构”……虚构就是创造,就是无中生有。
   
   
   (27)
   “视野孕育思想,思想决定未来”这句口号中的“思想”,是“小思想”,也就是“人的思想”;而不是“大思想”,也就是“宇宙的思想”──实际上,不是“思想决定未来”,而是“未来呈现思想”;不是“视野孕育思想”,而是“思想创造视野”。
   
   
   (28)
   “理论都像一套套的衣服,它们或多或少必须适合于数据材料,但很大一部分取决你要如何打扮。”──但有的理论却不是,它们不是为了适合人的身材,而是为了适合自己的需要,那就是戏剧服装、仪式服装、鬼怪服装。乌托邦理论就是如此。
   
   
   (29)
   “一只灰雌熊不是为了健康而怀小熊,正如一个妇女需要孩子不是为了自身的健康一样。……一个雌性动物有乳腺,一个雄性动物有睾丸,不是因为它们的功能和要保存它们自己的生命,而是为了保卫更大范围的生命谱系的延续。”──这就是“利他主义”的由来或曰“种族利己主义”的奥秘。
   
   这是因为“在生物机体的层次,自我保存是一场很快就要输掉的赌博,一个生物机体真正能够传递给未来的后代的一切,都是它自己的基因要素,是自我的碎片,或者,用我们爱好的词汇,是它自身的‘部分’或‘股份’。”──一切都是转瞬即逝的,即使传递成功也是徒劳无益的,这就是“轮回”观念的所指。
   
   “整个生物机体的生命是短暂的,与个体相比,基因更看重物种;单个的现在活着的生物机体是注定要死的,能从过去传到未来的是它的种类。”──这就是“种族主义”、“超然忘我”的生物学基础。
   
   
   (30)
   “90%的哺乳动物是一夫多妻制的,也就是一个雄性搭配多个雌性,雄性会花很多时间和精力来保护自己的雌性,避免其他竞争对手接近;然而,动物的一夫一妻制就非常少见,只有犬科动物实行这样的规则。”──怪不得现代人这么喜欢犬科动物,可能是把它们当作了自己的学习榜样;但是,仍有“80%的文化允许或赞同一夫多妻制”。
   
   一夫一妻制度的恶果:“加拿大的杀婴数据显示,与继父或继母一起生活的孩子,遭受的致命虐待的比率,比和双亲一起居住的同龄孩子高出六十倍,并且几乎都是由继父或继母对孩子施虐。”──这就是一夫一妻制度的恶果之一,因为一夫一妻制强化了排他性和嫉妒心。
   
   “在十九世纪的德国,父亲刚过世、母亲随即再嫁的孩子非常有可能死亡;令人惊讶的是,孩子的死去通常发生在母亲再婚之前;根据这个结果,或许可以推测,年轻的寡妇为了拓宽自己再婚的前景而选择杀害自己的孩子,因为没有孩子的寡妇比起带着拖油瓶的寡妇来说,有着更好的再婚条件。”──多么野蛮的德国,仅仅在一百多年前;而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在这种野蛮社会里产生的野蛮思想。
   
   “巴拉圭的阿彻族人之中,一个孩子的父亲如果去世的话,就会大大增加他在十五岁以前的死亡可能性,死亡的原因通常是被那个与寡妇结婚的男人蓄意杀害,这些男人也很坦然地表示,他们不想耗费自己的资源来抚养其他男人的孩子。”──如果在母系社会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在美国黑人社会中,也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因为男人不对家庭负责供养。
   
   “在欧洲,妻子婚后改随夫姓的习俗,正是父系社会的产物。父系社会的一个特点,是男性保持稳定,而女性要加入新的家庭或部落。这似乎与人的本性相反,比起女人,男人难道不是更愿意过动荡的生活吗?”──实际上,这是一种错误的印象,新的研究表明,男子成家后多在居住地周围,而女子反而倾向于嫁到远方;不仅人类如此,猿类也有这个特点……男人的远走他乡,多是出自被逼无奈的冒险,而不是天性使然;所以苏秦说,假若当初家有二亩薄田,他就无法佩上六国相印了。
(2014/10/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