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谢选骏文集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11)
   “我们的眼睛并不向大脑呈现一种完全逼真的外部世界的图像,或是随时传递一种精确动感的图像;我们的大脑构造一个不断更新的模型:通过视神经不断发送的脉冲而更新,同时又加以重构;视觉方面的错觉就生动提醒了我们这一点。”──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而是为了“更好地活着”,这就是人类生存在根本上的“无意义性”和“无目的性”之所在。为了克服这一绝望,人们必须依靠宗教的武装。
   


   “同一雕塑翻制的一凹一凸两张面具,当观众离它们一定距离并来回走动注视它们时,那张凹面具似乎在转动头部一直注视着你。……例如,两个颜色棒先是相向而动,而后似乎是彼此碰撞,交换了颜色然后向反方向而动。但如果你拖动下面的移动条,把背景颜色换到灰色,两个颜色棒看上去更像是穿过彼此。”──这个错觉就向我们展现了特征可以如何通过不同的方式进行整合;整合问题是神经科学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我们的大脑可以同时独立地处理颜色,运动和其他各种特征,但是知觉的最终结果总是一个整体的物体。
   
   “大脑模拟软件具有极为强大的力量,它能构筑极为逼真的‘视觉’和极具威力的神咒。”──作者似乎不知,这也是现代科学的重要基础。
   
   
   (12)
   “观察的行为改变着被观察的对象:即使观察像电子那么小的物体,也必须粉碎那块玻璃;观察者必须深入其间进行研究,必须安置好他所选用的测量仪器……不仅如此,他所选用的测量方法还改变着电子的存在状态,进行观测之后的宇宙较先前大为改观……人类学家们都知道,当他们对某一部落进行研究时,该部落成员的行为会因下面这个事实而改变:即他们知道他们正处在别人的观察之下。”──所以,表演意识不仅是演员特有的,甚至也不仅仅是人类所特有的。
   
   
   (13)
   “科学家将普朗克天文望远镜收集到的辐射数据制成宇宙地图,发现宇宙南部集中了更多的宇宙微波辐射,这意味着我们所在的宇宙可能还受到另一个平行存在宇宙的重力吸引,这再次证明我们的世界之外,可能还存在一个平行宇宙。”──这使得我们所见世界的重要性大为降低,并给终极的虚无主义创造了一个更为坚实的事实基础。
   
   
   (14)
   思想的传染性:“拥有这种非凡经历的人,越是去看用外星人绑架观点来解释同样经历人的故事,他们就越有可能把自己的经历也转变成遭到绑架的故事。”──思想创造事实。
   
   
   (15)
   “遭遇和挑战对于文明的整体作用,并不亚于对于某人的个体作用;而且在城市中,更容易在有效规模和充分连续的基础上,通过互相影响和交易,产生提议和对应。”──这就是广义的“对话”,不仅是哲学的,宗教的,心灵世界的;而且是科学的,技术的,社会治理的……
   
   
   (16)
   “西方科学提供了可靠的承诺:知识是固定的,因为知识与观察一致、实现了语言、经受了考验、;中国的革命者实际上认为科学是一种信仰,是替代儒家思想的‘科学思想’。”──难怪“科学社会主义”会在各国造成一个个人间地狱。
   
   “虽然科学取得了惊人的成就,但奇怪的是科学却被证明具有自我破坏的性质;甚至在科学传播的同时,科学也滋长幻灭情绪:科学揭示出一个混乱的宇宙,科学的干预常出差错,最终的结果难以预料……西方科学主导了二十世纪,但在世界结束时,西方的影响所排斥或掩盖的非主流传统却悄然复苏。”──难怪“科学方法”会造成共产劳改营、纳粹灭绝营、热核战争、道德瓦解。
   
   “像大多数科学研究一样,整个过程完全没有天衣无缝的步骤,也没有完美预定的目标,没有什么理性的策略,却更像是一系列微小的跳跃,每次都是靠机会、人际关系、必需的经费,甚至受伤。”──科学不是逻辑的结果,往往是超越逻辑的结果。
   
   
   (17)
   “科学似乎模糊了人类和其他动物的界限,甚至模糊了人和机器的界限;科学似乎攫取了人类的灵魂,并以基因取代了灵魂;科学似乎使自由变得不可能,减少了道德选择对进化的偶发事件或基因的决定选项应有的影响。”──科学到底是强化了人的力量,还是削弱了人的力量?看来英雄之死不是死于群众的毒手,而是死于科学技术的毒焰。
   
   “科学把人变成了试验的科目。”──科学把人民变成了小白鼠,科学家像屠夫对待牲口那样对待人类:他们就这样以一种相反的方式实现了尼采的“超人”之梦;进化论导致人的社会的进步,同时却导致人的自身的退化。
   
   
   (18)
   “科学没有使人们变得更好,相反,科学加强了人们变坏的能力;科学并没有给人类带来‘普遍的好处’,而使西方强权不成比例地强悍。”──民主也是如此,西方的民主灭绝了许多原始民族,并与科学一起构成了“科学与民主”、“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集中制”、大时代,挑起了两次世界大战、瓦解了全球所有社会的道德基础。
   
   
   (19)
   “科学在理智上把宇宙变得让多数人不可理解,这样做实际上刺激了宗教的复兴;量子科学鼓励神秘主义的复兴,借用英国神学家格里芬自创的说法,这是科学‘再施魔法’……运动我们无法衡量,事件我们无法追踪,原因我们不能追查,这一切似乎纵容形而上学,甚至纵容超自然解释。”──如此看来,科学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更非万能的;“科学与民主”也并非通往理想社会的不二法门。
   
   有人说,“在十八世纪启蒙运动和唯物主义思想星期之前,无神论一直在人类社会中扮演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这种说法是不对的,这出于对中国文明的完全无知:儒学的主流甚至佛教的上流,都是倾向于不可知论或无神论的,甚至道家也是如此……因此就中国的情况而言可以说,“在十八世纪启蒙运动和唯物主义思想星期之前,无神论一直在中国社会中扮演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这甚至在先秦的“神话历史化”过程中,就十分明显了。
   
   
   (20)
   “亚当和夏娃是上帝用伊甸园里尘土创造出来的只能是历史人物”(创造论)和“其他物种的后裔”(进化论)──在“思想的主权”的框架上,我看不出这两者有何分别?毕竟,“其他物种的后裔”比“伊甸园里尘土”,还更接近生命的意蕴。
   
   “我们所观察的宇宙,既无设计,也无目的,谈不上善恶,除了毫无怜悯之心的冷淡和盲目之外,它一无所有。”(道金斯)──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是典型的“以动物行为学来解释人类的思想”。科学家为什么不创办儿童主日学、福利救济站、临终关怀所?因为科学和科学家们遵循了他们心中的宇宙楷模:“既无设计,也无目的,谈不上善恶,除了毫无怜悯之心的冷淡和盲目之外,它一无所有。”
(2014/10/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