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十九、人们本身也是思想的产物
   
   (181)
   表面看来:没有食物的时候,人是最无价值的“客体”;有了食物,人就有了“独立的价值”;食物充裕乃至食物过剩的时候,人则进一步变成了“主体”──现代社会由于粮食充裕,于是变成了一个“主体意识”膨胀到几乎爆裂的世界,但是只要食物一旦减少,各种独立自由、主体意识的花样就会倏然不见了……所以,要建立奴隶社会,必先控制粮食;要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但实际上,人们的处境依然还是思想的产物。


   
   
   (182)
   思想主权,是一种实际支配生命过程的决定性要素,不论人们是否意识到它的存在、是否承认它的作用,它都是一如既往地运行着。
   
   人们不仅力图通过思想去把握世界,而且人们本身就是思想的产物──不仅是自身思想自我塑造的产物,而且是宇宙思想无中生有的产物,是其分叉、投胎与变形记……
   
   “克隆技术”,是“思想创造生命”的人造形式,是“信息复制生命”的惊人范例。
   
   
   (183)
   作为“第三次浪潮”之象征的“信息产业”,其实古已有之,那就是图书馆──尼尼微遗址里出出土的大量泥板充分见证了这一点,中国的甲骨文和出土竹简也是如此:具体一步,作为现代社会“第四权力”新闻媒体,不过是“每天更新出版的图书资讯”而已……甚至互联网在古代也有类似功能的“烽火台”、“宣召塔”、“教堂的钟声”:对人群起到了一种“连为一体的通讯作用”。
   
   互联网络,尤其是古钩(Google)、推特(Twitter)、扉簿(Facebook)或中文盗版的“微博”──体现、传播、放大了“讲闲话”的人类习惯,类似于河边井旁的洗衣妇女们的爱好;但是我们也不会忘记,许多科学、哲学、宗教,也是在类似的集市上产生并传播、留存下来的。
   
   
   (184)
   互联网络在传教工作中的作用应该超过布道大会……但奇怪的是,后者的工作更受教会组织的重视……这是为什么?2000年,我曾经和一位牧师讨论过这个问题,指出主要原因是网络无法收取“奉献的金钱”,他愣了一下,然后诚实地承认了这个可悲的难处。这就是“数人头”的秘密所在,它和“砍人头”本质无异,是一种软性的砍人头。
   
   
   (185)
   任何一种艺术的门类,似乎也都遵循着生物的命运,由其简单到复杂、幼稚到成熟地发展着,例如电影也是如此,在二十世纪初期那样复杂的社会文明之下,电影却呈现着那样地简单与幼稚。
   
   电影都是没有逻辑的,因为那是思想的产物,是白描;而非定义的结果,非理论。
   
   
   (186)
   现实生活中的景象,是电影屏幕无法替代的;社会演变的压力,是戏剧表演无法超越的──什么时候莎士比亚被人淡忘了,什么时候西方文明就真的灭亡了。
   
   但是,“影视恐怖主义”和“电影恐怖分子”毕竟正在爬上并盘踞当今世界的制高点,这些蜘蛛侠,为了获得高位不惜制造思想的骗局。
   
   
   (187)
   “真正的思想家”其实是一个游魂,他从未真正“介入”自己的时代,他只是像“穿越剧”中的一个主角那样,驾着时间机器访问自己所生活的时代──这样他才能保持中立清醒的“旁观立场”。
   
   
   (188)
   好的画家、建筑家、作曲家、文学家,首先是作为匠人、然后是作为大师、最后是作为思想家,出现在历史之中。
   
   所谓的现代派艺术,都是在摄影技术逼迫围剿下,慌不择路、亡命逃窜的产物,所以显得毫无章法;脱困的冲动有时演变为垂死挣扎,不惜让艺术家把命赔上来服务于此思想的努力──如此这般的终极赌博,因此需要疯狂、需要毒品的支持,结果使得现代派艺术变得“极为丑陋”,“毫无美感可言”。
   
   现代派美术就是“反美术”,现代派艺术就是反艺术!
   
   
   (189)
   为什么要做几何图形的雕塑?蠢猪?!──因为几何图形是现实中没有的,而现实中具有的形象已经被照相器材彻底霸占了!为了思想的突围,必须让没有生命的几何图形具有生命!
   
   描绘、雕塑那些现实中具有的形象,原本是很难的,需要高度的技巧和培训,因此可以卖个好价钱;可恨的是,技术复制轻而易举地解决了描绘和雕塑的难题,把描绘、雕塑变成了粗活儿,为了恢复描绘、雕塑的市场价格,就必须出奇制胜。
   
   
   (190)
   人们并不需要描绘和雕塑本身,需要的仅仅是描绘和雕塑的对象;结果摄影等复制的技术已经可以在保存对象、美化对象方面做得惟妙惟肖,岂不哀哉!这时,原本相对容易的、制造几何图形的努力,反而因为其在现实中的缺位,而变得珍奇起来了──于是几何图形大行其道。
   
   把人的思想感情带入几何图形──这就是现代艺术的从业者们唯一能够发挥潜力的地方了;再往下,就只有“行为艺术”了,穷斯滥矣……人人会“搞”行为艺术,人人在“搞行为艺术”,最后只有靠恐怖活动来“分别为圣”。现代恐怖活动,本质上只是一种行为艺术,利用了容易晕眩的人道主义精神。
(2014/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