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181)
   “功德圆满时候,回天受封菩萨。”——这才是不可救药的虚无主义。回到老家,这是多么乏味的事情。回到某种臆想的完满状态,这就是诺斯替派的无聊。


   
   
   (182)
   “找”和“我”,到底差在哪里?差在一撇,那一撇,就是思想。无思想之撇,人就在“找”,有了思想(之撇,就有了“我”。
   
   
   (183)
   自然发生的事情也是按照自然的编码或上帝的旨意运行的,那也许不是基于人类的思想构造,但却是与人类的思想构造同一构造的,否则就无法被我们所理解。
   
   
   (184)
   “世界是我的表象。”——英国人罗素就不懂这点一点,所以他嘲笑叔本华说,好在叔本华没有结婚,否则他的妻子就会质问他,妻子是否只是丈夫的表象?结婚好几次的罗素竟然不能理解或假装不能理解:只要一个男人不认为一个女人是他的妻子,那么这个女人就会变得不再是他的妻子了。实际上在我看来:“世界连我的表象都够不上,世界只是我的思想。”
   
   我的思想并非“真的”,它只是一个过程;所以,世界也非“真的”,它只是一个过程。
   
   
   (185)
   当我输掉了人生,我才赢得人生的真谛;愿我的每一次失败,都是后来者的祝福——司马迁《报任安书》所列举的那些人物,其生平岂不也是依据了这一原理。
   
   我的著作像所有的人类的著作一样,充满了“错误”,也就是“人类思想的结果”。在所有的人类文献中,只有《新旧约全书》是例外的天启。我的著作,仅仅是在揭示这一点;我用文字去抵消文字,用批判去抵消批判——以便去除神圣之光的遮蔽物。
   
   
   (186)
   一切都是空的,一切都是过程;只有上帝是不空的,不是过程——因为上帝创造了这瞬息万变的一切过程一切空;这说明,除了我们的信仰,没有任何的实在;因为只有并非实在的信仰,可以逃避实在的检验。
   
   
   (187)
   穷得只剩下上帝的人,是最为富足的,因为人在这世界上什么也带不走,万般现象,最终都是南柯一梦,天上的一枕黄粱也尚未成熟呢。
   
   
   (188)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为什么?因为一切都会过去的。亡羊不补牢也是犹未为晚的,为什么?还是因为一切都会过去的。
   
   
   (189)
   圣人不是自己想做的,而是上天让他做的,被逼无奈,想不做也不行,就像监狱里的罪犯一样,不是自己想进去的,想出来也不行。所以圣经说:“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以赛亚书》:“我们所传的,(或作所传与我们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或作他受欺压却自卑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因受欺压和审判他被夺去。至于他同世的人,谁想他受鞭打,从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过呢?他虽然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人还使他与恶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耶和华却定意(或作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耶和华以他为赎罪祭。(或作他献本身为赎罪祭)他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他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有许多人,因认识我的义仆得称为义。并且他要担当他们的罪孽。所以我要使他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分掳物。因为他将命倾倒,以致于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
   
   
   (190)
   耶稣是绝版:“父阿,现在求你使我同你享荣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荣耀。”
   
   在他以前的都是贼,都是强盗:
   “所以耶稣又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就是羊的门,凡在我以先来的,都是贼,是强盗。羊却不听他们。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
   
   在他以后的都是狼:“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
(2014/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