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谢选骏文集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161)
   哈耶克的浅薄之处就在于他认为民主是“保护国内和平和个人自由的工具”;而完全不懂民主是“对外国际竞争和对内社会动员的工具”,不懂只有“多国环境”才能保障民主的存在与价值──正因为我们有了这样ABC的历史常识,所以才看得见:当罗马共和国统一了文明世界之后,民主就遭到了取缔,因为民主政治在大一统局面之下,已经成为多余的摆设与奢侈品了;特权阶层已经不需要平民的帮助去打天下了。
   


   (162)
   卡尔·波普的错误就在于他把“历史”与“历史的解释”划上了等号──其结果就是成了他所批评的柏拉图的变形,是比之柏拉图的“理念”更加荒唐的“铁的规律”,这完全是一种“犹太化的柏拉图主义”……难怪他赞同马克思主义的目标,甚至认为《共产党宣言》所列出的许多规划,在现代西方社会已经实现了;“历史决定论”并不贫困,但正在支配其反对者卡尔·波普呢。卡尔·马克思是思想者的魔头,卡尔·波普是思想者的魔尾:马克思主义结果还是思想界的死亡使者。
   (163)
   “宗教陈述不能以一种能够被证伪的方式来表达……波普建立有意义的证伪标准的意图,却被证明比他想象的要困难得多,人们所称的‘附加悖论’,就是一个极好的例证: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任何武断的形而上学假说都可以与一个被证伪的理论吻合,这就严重削弱了波普思路的力量。”──证伪理论本身,因此也成为可以被证伪的理论了。
   (164)
   “哲学的慰藉”(The Consolation of Philosophy)──这是一个劫后余生的欧洲犹太人德波顿(Alain de Botton,1969年──)所能领悟的欧洲哲学:与世不合的苏格拉底、缺少钱财的伊壁鸠鲁、受到挫折的塞内加、有缺陷的蒙田、伤心的叔本华、困难的尼采……写给无神论者的“无神论者的宗教”,充分体现了犹太人自己的“身份焦虑”,并且因此亟需“哲学的慰藉”。
   (165)
   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是“自由意志”的徒子,是“选择”的徒孙;“存在先于本质”的那个“本质”,是人们认识到的本质,也就是“小本质”──还有一个“大本质”,就是创造了存在的那个本质,是存在主义者无法认知的。
   
   存在主义者就好像小教会(Local Church):他们攻击大教会,但是攻击完了他们自己就开始把自己的小教会建设成为大教会。
   
   存在主义攻击本质、规则,但是他们并不了解:他们自己的“存在”,就是一种本质和规则的延伸;当“存在主义”出现的时候,“存在”就变成了“主义”,“存在”就被“主义”异化了甚至消融了。
   (166)
   “他人的凝视”,使“自我”成为“他者”,这就是“异化”的开始──这种“心理异化”,比“社会经济的异化”开始更早,而且是一切文明的始基。
   
   我认为,对于自我来说他者是“可知”的:我们假定他者具有意识、他者的意识与我们完全相同;我们同样断定,他者的行为和语言可靠地反映了他者的意识,因为他者完全内在于自我,对于自我和自我思想具有化约性。──这就是社会压力的形成机制。
   (167)
   与世隔绝就与神相遇了,遭人背弃才有希望拥抱思想的主权;“走投无路”的时候就是“与神同在”的时候,就是“思想呈现”,就是“意志的胜利”。佛教拥有慈悲的力量,但缺乏扩张的力量和牺牲的力量,因为它缺乏耶稣基督那样的思想力量;但这种意义上,佛教是尚未完整的思想力量。
   (168)
   人多势众,并不能证明思想主权的同在;再多的人都是会死光的,思想主权却不会死去。
   (169)
   是少数人在驱动多数人,但真理也并不“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而那些少数人之驱动多数人,更是无关于真理与谬误。
   (170)
   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前者是“双轮驱动”(金钱与学术)的,后者是“一轮驱动”(金钱)的──所以在“系统化毁灭古人的安息”方面,考古学家比盗墓贼更加危险。
   

此文于2014年10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