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谢选骏文集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121)


   英国哲学家斯宾塞(Herbert Spencer,1820–1903年),作为“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创造了“适者生存”这一用语,并应用在社会学上,演出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惨剧:他的进化理论甚至先于达尔文而发明。这位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证明进化理论首先不是通过生物学,而是通过社会学提出的──达尔文的灵感来自马尔萨斯就并不奇怪了。这也说明,英国这样一个“绅士国家”在贩卖黑奴和鸦片的同时却创造了进化论思想,说明进化理论的诞生并不是孤立的科学事件,而是殖民主义热烈欢迎的强盗逻辑的延伸:“你要成为绅士么?首先要成为一个流氓!”这再次证明了“理论先于观察”。
   
   
   (122)
   弗洛伊德的“梦”与“压抑”,原本只是维也纳犹太人的愤慨情绪──后来随着西方世界的费拉化,随着全球文明的犹太化,弗洛伊德的“梦”与“压抑”才获得了“世界意义”,这和另外两个犹太学说(资本论与相对论)的流行,是一样的道理……“后现代主义”,正是费拉居民的意识形态。
   
   
   (123)
   “毫无疑问,讲出难言之隐也是严肃的、精神分析的目标”──这就是要撕下人性的面具、袒露兽性的本真,把所有的民族都变成隔都橱窗里的犹太标本:隔都或隔坨区是西方语言“ghetto”的音译,词源于欧洲中世纪的犹太區,现代词义是市区中少数民族的聚集区;例如“黑人隔都”……“隔都化”是“绅士化”的反义词绅士的风度是建立在隔都的卑污之上的。
   
   
   (124)
   “企业家精神”是资本主义特有的精神?也不尽然──西周诸王的“无逸”、自我克制、勤政爱民,也是把国家作为企业来经营的典范,这被孔子总结为“仁”:尽管“仁”作为“企业家精神”是“农业企业”而非“工商业企业”的精神范畴。
   
   
   (125)
   “新教伦理”在“资本主义”也就是世俗社会里的成功,是因为它自觉或不自觉地放弃了基督教的三个思想:神贫、贞洁、服从;相反,“新教伦理”通过让别人服从、破坏贞洁、实现了“财富的革命”。
   
   
   (126)
   “财富积累欲望”+“消费禁欲主义”并不=“近代资本主义特有的东西”:古代中国的吝啬鬼及其典型人物隋文帝杨坚也是如此行事的;现代中国的难民头子毛泽东也酷爱搜刮──并没有形成所谓的“自发的资本主义”。
   
   
   (127)
   “仁”可以被理解为“文王周公所示范的农业企业家精神”,所以孔子祖述他们说“仁者爱人”,也就是说“农业企业家珍惜自己的人力资本”──而“礼”就是“农业企业的公约和守则”。
   
   
   (128)
   在所谓的“克里斯马”(Charisma,原指古代的宗教先知、战争英雄)的背后,隐藏的其实是思想的主权;“克里斯马”(Charisma)之所以能够发挥作用,就是因为“克里斯马”和受到他们感召驱使的大众,同属于思想的主权:其中虽有主次之分,但其实一致──区别在于,“克里斯马”善于切近思想主权,从而有效地切中了大众的软肋。
   
   提出“克里斯马”的马克斯·韦伯(Max Weber)生于1864年4月21日,提出“乌合之众”的勒庞(Gustave Le Bon)生于1841年,他们之间有关“克里斯马──乌合之众”的观念对偶,思想模型几乎完全一样,他们之间到底谁抄袭了谁?
   
   提出“乌合之众”的勒庞指出:“为了了解那些伟大的宗教、伟大的学说和伟大的帝国的起源,提提名望的事例是有好处的;没有这种名望对群众的影响,这些发展就会成为不可思议的事情。”而马克斯·韦伯更喜欢把名望叫做“克里斯马”──从名望的角度看,死亡并非思想的结束,而是思想的转型,甚至是思想的开始。
   
   在我看来,“克里斯马”似乎是一股生物电流:所以,科西嘉的拿破仑“随心所欲地迫害人,为了一次次的征伐,就让数百万人死于非命──只要你有足够的名望和付诸实施的天才,人们就会允许你这样做”;甚至在他死后,依然阴魂不散,拿破仑如此,他之前的克伦威尔如此,他之后的希特勒、列宁、毛泽东,都是如此:每个民族都需要一个混世魔王来完成其现代的转型。
   
   
   (129)
   “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这句话之所以争议不休,是因为这里面的两个“时势”,含义是不尽相同的:前一个时势是“前英雄时代的混沌”,后一个时势是“后英雄时代的混沌秩序”。
   
   
   (130)
   犹太人柏格森(Henri Bergson,1859—1941年)认为宇宙的进化是一个心理学过程……但他没有明确:首先,宇宙并不存在进化现象,所以进化现象不过是生物的自我观察所得到的印象;其次,“生物的自我观察所得到的印象”,其实仅仅是一个思想过程──结果柏格森得出了“宇宙大生命”的天方夜谭……好像宇宙也长着一个大脑:柏格森德生命哲学因此成为巨人创世神话的二十世纪版。
   
   许多中国人喜欢柏格森,也许不是因为他是犹太人、和中国人同为费拉民族;而是因为他的生命哲学呼应了《周易》的“生生之谓易”、“君子日新其德”的物我合一──柏格森所说的“生命”,其实是一个“思想”。
(2014/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