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谢选骏文集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121)


   英国哲学家斯宾塞(Herbert Spencer,1820–1903年),作为“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创造了“适者生存”这一用语,并应用在社会学上,演出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惨剧:他的进化理论甚至先于达尔文而发明。这位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证明进化理论首先不是通过生物学,而是通过社会学提出的──达尔文的灵感来自马尔萨斯就并不奇怪了。这也说明,英国这样一个“绅士国家”在贩卖黑奴和鸦片的同时却创造了进化论思想,说明进化理论的诞生并不是孤立的科学事件,而是殖民主义热烈欢迎的强盗逻辑的延伸:“你要成为绅士么?首先要成为一个流氓!”这再次证明了“理论先于观察”。
   
   
   (122)
   弗洛伊德的“梦”与“压抑”,原本只是维也纳犹太人的愤慨情绪──后来随着西方世界的费拉化,随着全球文明的犹太化,弗洛伊德的“梦”与“压抑”才获得了“世界意义”,这和另外两个犹太学说(资本论与相对论)的流行,是一样的道理……“后现代主义”,正是费拉居民的意识形态。
   
   
   (123)
   “毫无疑问,讲出难言之隐也是严肃的、精神分析的目标”──这就是要撕下人性的面具、袒露兽性的本真,把所有的民族都变成隔都橱窗里的犹太标本:隔都或隔坨区是西方语言“ghetto”的音译,词源于欧洲中世纪的犹太區,现代词义是市区中少数民族的聚集区;例如“黑人隔都”……“隔都化”是“绅士化”的反义词绅士的风度是建立在隔都的卑污之上的。
   
   
   (124)
   “企业家精神”是资本主义特有的精神?也不尽然──西周诸王的“无逸”、自我克制、勤政爱民,也是把国家作为企业来经营的典范,这被孔子总结为“仁”:尽管“仁”作为“企业家精神”是“农业企业”而非“工商业企业”的精神范畴。
   
   
   (125)
   “新教伦理”在“资本主义”也就是世俗社会里的成功,是因为它自觉或不自觉地放弃了基督教的三个思想:神贫、贞洁、服从;相反,“新教伦理”通过让别人服从、破坏贞洁、实现了“财富的革命”。
   
   
   (126)
   “财富积累欲望”+“消费禁欲主义”并不=“近代资本主义特有的东西”:古代中国的吝啬鬼及其典型人物隋文帝杨坚也是如此行事的;现代中国的难民头子毛泽东也酷爱搜刮──并没有形成所谓的“自发的资本主义”。
   
   
   (127)
   “仁”可以被理解为“文王周公所示范的农业企业家精神”,所以孔子祖述他们说“仁者爱人”,也就是说“农业企业家珍惜自己的人力资本”──而“礼”就是“农业企业的公约和守则”。
   
   
   (128)
   在所谓的“克里斯马”(Charisma,原指古代的宗教先知、战争英雄)的背后,隐藏的其实是思想的主权;“克里斯马”(Charisma)之所以能够发挥作用,就是因为“克里斯马”和受到他们感召驱使的大众,同属于思想的主权:其中虽有主次之分,但其实一致──区别在于,“克里斯马”善于切近思想主权,从而有效地切中了大众的软肋。
   
   提出“克里斯马”的马克斯·韦伯(Max Weber)生于1864年4月21日,提出“乌合之众”的勒庞(Gustave Le Bon)生于1841年,他们之间有关“克里斯马──乌合之众”的观念对偶,思想模型几乎完全一样,他们之间到底谁抄袭了谁?
   
   提出“乌合之众”的勒庞指出:“为了了解那些伟大的宗教、伟大的学说和伟大的帝国的起源,提提名望的事例是有好处的;没有这种名望对群众的影响,这些发展就会成为不可思议的事情。”而马克斯·韦伯更喜欢把名望叫做“克里斯马”──从名望的角度看,死亡并非思想的结束,而是思想的转型,甚至是思想的开始。
   
   在我看来,“克里斯马”似乎是一股生物电流:所以,科西嘉的拿破仑“随心所欲地迫害人,为了一次次的征伐,就让数百万人死于非命──只要你有足够的名望和付诸实施的天才,人们就会允许你这样做”;甚至在他死后,依然阴魂不散,拿破仑如此,他之前的克伦威尔如此,他之后的希特勒、列宁、毛泽东,都是如此:每个民族都需要一个混世魔王来完成其现代的转型。
   
   
   (129)
   “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这句话之所以争议不休,是因为这里面的两个“时势”,含义是不尽相同的:前一个时势是“前英雄时代的混沌”,后一个时势是“后英雄时代的混沌秩序”。
   
   
   (130)
   犹太人柏格森(Henri Bergson,1859—1941年)认为宇宙的进化是一个心理学过程……但他没有明确:首先,宇宙并不存在进化现象,所以进化现象不过是生物的自我观察所得到的印象;其次,“生物的自我观察所得到的印象”,其实仅仅是一个思想过程──结果柏格森得出了“宇宙大生命”的天方夜谭……好像宇宙也长着一个大脑:柏格森德生命哲学因此成为巨人创世神话的二十世纪版。
   
   许多中国人喜欢柏格森,也许不是因为他是犹太人、和中国人同为费拉民族;而是因为他的生命哲学呼应了《周易》的“生生之谓易”、“君子日新其德”的物我合一──柏格森所说的“生命”,其实是一个“思想”。
(2014/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