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十二章、“哥尼斯堡的中国人”]
谢选骏文集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十二章、“哥尼斯堡的中国人”

   第十二章、“哥尼斯堡的中国人”
   
   (111)
   康德曾被称为“哥尼斯堡的中国人”,这与其说是赞扬他的博学,不如说是挖苦他的虚伪:康德不信上帝却谈论上帝,显示他是一个典型的马基雅维利式的绅士。而十八世纪的“中国人”又是什么呢?刻薄地说,其实就是“清奴”、“辩猪”,宽容地说,是些“工蚁”、“应声虫”、“牵线木偶”。难怪“波兰杂种”尼采也认为康德用普鲁士人的思路表达了满清人的思想,并因此正在毒害德国人……其实德国人还需要毒害么,德国人还不够有害么?甚至尼采自己,虽然只是半个德国人,作为半个“发狂的康德”:他还是一头栽进康德的“物自体”里面,用“错误的肯定”代替了“不可知论”;用“强权意志”表达了康德的“物自体”。
   


   (112)
   “思想主权”的观念,可以粉碎黑格尔的“世界精神”、粉碎黑格尔世界精神的最高体现──普鲁士王国和柏林大学──粉碎其后继者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及其御用文人:列宁主义国家作为黑马(黑格尔──马克思)的旁门左道,也将随同第三帝国一同远去……“思想主权”是能动的、创造的,“世界精神”是被动的、印刻的。
   (113)
   十八世纪法国革命、十九世纪全欧革命,是由于各国王室相信了卢梭之类的“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奴役中”的谰言,以身试法、放纵无度,抛弃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带头作乱、引发天下大乱……然后第三等级起而效尤,于是烈火燃遍了世界──这哪里是什么“资产阶级革命”,明明是“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孟子·滕文公下》)中国两千多年前就经历过了的老皇历。
   
   卢梭无病呻吟,他其实根本不用到新大陆等“别的地方”、“他人之地”,去寻找“高贵的野蛮人”──“高贵的野蛮人”:就在欧洲,就在巴黎,就在卢浮宫、凡尔赛,在法国王室内部;当然也在律师楼里,在三级会议,在银行家的办公室里……“高贵的野蛮人”不仅带来了文明,也带来革命与战争。
   (114)
   歌曲之王舒伯特(Franz Seraphicus Peter Schubert,1797—1828年)在写作交响乐和弥撒曲的时候,显然有点力不从心甚至捉襟见肘了──这说明,每一个体,都有不同的思想特质;每位乐师,都有不同的精神状态。
   (115)
   梵高的画作之所以在其死后才售得高价,是因为里面鬼影憧憧,恰好满足了内心解体、弥漫怀疑的西方社会;而毕加索之类则琢磨逐臭,曲意迎合、推波助澜,盗画不成,就用画作来达到同样的目的。
   
   毕加索在巴黎涉嫌偷窃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是贪财还是为了吸取灵感的“窃书不为偷”?从他一贯的“善于理财”来看待他的“创作热情”,毕加索的“艺术创作”比起毕加索的偷窃名画,难道不是一条更为安全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钱串子路线?
   
   毕加索的“艺术大师”和“艺术窃贼”的双重身份,其实是合一的,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他的聪明告诉他:偷窃达芬奇的作品难免入狱监禁,只有自己作画来分享艺术的财富比较安全;他还发现追踪达芬奇的古典艺术已经无利可图,要想一本万利必须制造离奇:于是毕加索开始探索如何捕捉商机、自己发行(作为货币的绘画艺术的作品)。
   (116)
   法国社会主义者圣西门的秘书孔德(Auguste Comte,1798──1857年),作为“实证主义的创始人”,“开创了社会学这一学科”,被尊称为“社会学之父”;与此同时,孔德还创立“人道教”,并成立了具有宗教色彩的“实证主义学会”──这种双重性表明,社会学其实是一种“人道主义的现代巫术”;而“实证主义”就是“实证主义学会”这个“教会组织的教义”。
   (117)
   卡尔·马克思之所以会相信人的“悲惨化”来源于自身的贫困状态──这是因为他马克思自己是依靠他人的施舍来供养的,卡尔马克思作为一个毫无尊严的文丐,连现代社会的智囊和教授都不如,干脆是依靠私人捐助而苟全性命于乱世的:这就是《资本论》的秘密──《资本论》实际上是“马克思的自传体著作”,是“一个经济不独立的思想家的哀鸣”……一个经济不独立的思想家,其思想家能够是独立的吗?
   (118)
   国民党中国人和共产党中国人之所以接受犹太人卡尔·马克思的学说,不仅因为两党的党徒们和犹太人马克思同为费拉居民;而且因为共产主义思想的后半段呼应了《礼记·礼运》的大同理论,甚至“两党中国”之前康有为,也不能免俗──因为“大同理论”正是费拉居民的理想;但是中国如要现代化,就需要和费拉居民的理想保持必要的距离。
   (119)
   “上层建筑”是思想造成的,还是经济基础造成的?──这很有争议,但是生产方式确实基于一种思想,经济基础因此也是思想的结果──请不要忘记:农业是基于一种思想,工业也是基于一种思想;文字是基于一种思想,信息产业就更是基于一种思想。无论如何,二十世纪欧美思想领域的最为重要的发展──相对主义的兴起──终于冲出了“欧洲中心论”的思想、这当然会加剧“西方的没落”的局势:相对主义是“中年危机”的特征,是文明晚期的精神现象学;这也表现为悲天悯人以及“人道主义”、“弱势关怀”、“动物保护主义”的兴起。
   (120)
   思想主权的“反应论”而不是唯物主义的“反映论”──我相信各派哲学的“概念游戏”都体现了一种“特殊处境之下的‘生存反应’(而不是‘观念反映’)的精神形式”。
   

此文于2014年10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