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谢选骏文集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101)


   有社会学家预言,“意识形态的终结意味着人性的终结”──这表明二十世纪的意识形态多么严重地扭曲了人性;另外的方面,“社会学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不满情绪的储藏室,挤满了具有各种背景的人物,从男同性恋到女同性恋的权利捍卫者,到解放神学信奉者”……这样的社会学,与其说是“科学”或“学科”,不如说是一些信仰与教义。
   
   
   (102)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踢他们的脑袋,直到踢出了脑浆、揭示了虚无──奥林匹斯神系就用类似的方法,这样战胜了提坦巨人族,并且创造了新型的文明。
   
   
   (103)
   思想的绝处逢生:1460年前后,意大利哲学家菲奇诺(Marsilio Ficino ,1433—1499年)正为美第奇家族工作,翻译这个家族发掘出来的一系列柏拉图对话录;1463年一批令人振奋的文献从马其顿的一个修道院运到佛罗伦萨,它们以《赫尔墨斯文集》或《赫姆提卡文集》著称,对欧洲的科学与宗教的发展将有重大影响。”──这就是“拜占庭陷落的积极后果”:死亡的文明像种子一样飘散到异邦,开出意想不到的花朵;中国灭亡于蒙古,也让中华意识传到了日本。
   
   
   (104)
   巴斯卡的“孤独”是一种思想,仅仅是“意识的孤独”,不是“处境的孤独”──否则巴斯卡就错了:人和宇宙同构,何来孤独之有?──“我们孤独地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们孤独地活着,我们孤独地死去……”──这只是一个“不幸的思想”,并不是一个“不幸的事实”。
   
   
   (105)
   二十二岁的笛卡尔开始了“雇佣兵的哲学”:“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是模仿了罗马恺撒的“我来到、我看见、我征服”(Veni, vidi, vici | I came, I saw, I conquered):哲学家成了帝王。
   
   笛卡尔这个雇佣兵的哲学,是主权国家的补药;笛卡尔成为近代欧洲哲学的祖宗是出自这个沉思:“为什么我的战友死了,而我却活着?”这也是让希特勒相当纳闷的一个问题──所以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把自己看作划时代的历史人物。
   
   
   (106)
   根本不存在笛卡尔所说的两个世界,即心灵的世界和实体的世界之分;也不存在康德所谓的物自体和现象世界的分离──他们的共同错误就在于笛卡尔搁置了上帝或康德抽离了上帝──上帝是用思想也就是“宇宙思想”创造了世界万物以及人类(对于不承认这点的人来说,那就可以说是“造成宇宙大爆炸的规律或法则”)──而笛卡尔与康德却把“思想”局限在“人类思想”上,也就是局限在“宇宙思想的小小产品”上,结果必定大谬不然……笛卡尔与康德的公式是“思想=人类的思想”,这是一切谬误的根源。
   
   
   (107)
   笛卡尔的“思”是理性的思,但是关键性质的思想却并非理性的思考过程,而是“一闪念”──闪电般的灵感与其说是“思”,不如说是“无思”,是“超思”,而屈原的“抽思”不过是对“思”的演绎,是在闪电般的“无思”和“超思”之后发生的,是人心对于宇宙思想的回应:是思想决定理性,而不是理性决定思想;因为“思想”显然兼容了“直觉”与“理性”、“感情”与“理智”。
   
   
   (108)
   笛卡尔的时代,缺乏后来的认识论、心理学、脑科学,所以他走向了二元论;我相信如果他活到现代,具有了今天的知识程度和知识范围,一定会赞同“思想的主权”论。
   
   
   (109)
   虔诚派的先知是鞋匠雅各布·伯麦(Jacob Boehme,1575──1624年),他说上帝知道一个人是否虔诚,如果真的虔诚就足够了,不需要传教士、牧师、教堂、礼拜,不需要一个宗教团体,甚至连名称都不需要;虔诚的朋友可以在家里或任何方便的地方安静地集会,一起祷告和冥思上帝的真理。──但是他不明白,宗教的社团首先是一种救难组织,仅仅靠虔诚是不足以发挥其社会功能的。
   
   (110)
   威廉·莎士比亚的“伟大”,就在于他只是思想的载体而不是思想的作者;所以他那么洒脱,因为那些思想与他无关,他毫无重量,因此他的思想也就处于失重状态,变成了抽象的灵粮。
   
   威廉·莎士比亚的“伟大”,还在于他体现了英国人的国民性,那就是不拘一格地吸收各国的养料,不择手段地壮大自己,然后把所有功劳都归于一个象征性的箭垛式人物,一个传奇的英雄,一个偶像。
(2014/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