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101)


   有社会学家预言,“意识形态的终结意味着人性的终结”──这表明二十世纪的意识形态多么严重地扭曲了人性;另外的方面,“社会学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不满情绪的储藏室,挤满了具有各种背景的人物,从男同性恋到女同性恋的权利捍卫者,到解放神学信奉者”……这样的社会学,与其说是“科学”或“学科”,不如说是一些信仰与教义。
   
   
   (102)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踢他们的脑袋,直到踢出了脑浆、揭示了虚无──奥林匹斯神系就用类似的方法,这样战胜了提坦巨人族,并且创造了新型的文明。
   
   
   (103)
   思想的绝处逢生:1460年前后,意大利哲学家菲奇诺(Marsilio Ficino ,1433—1499年)正为美第奇家族工作,翻译这个家族发掘出来的一系列柏拉图对话录;1463年一批令人振奋的文献从马其顿的一个修道院运到佛罗伦萨,它们以《赫尔墨斯文集》或《赫姆提卡文集》著称,对欧洲的科学与宗教的发展将有重大影响。”──这就是“拜占庭陷落的积极后果”:死亡的文明像种子一样飘散到异邦,开出意想不到的花朵;中国灭亡于蒙古,也让中华意识传到了日本。
   
   
   (104)
   巴斯卡的“孤独”是一种思想,仅仅是“意识的孤独”,不是“处境的孤独”──否则巴斯卡就错了:人和宇宙同构,何来孤独之有?──“我们孤独地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们孤独地活着,我们孤独地死去……”──这只是一个“不幸的思想”,并不是一个“不幸的事实”。
   
   
   (105)
   二十二岁的笛卡尔开始了“雇佣兵的哲学”:“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是模仿了罗马恺撒的“我来到、我看见、我征服”(Veni, vidi, vici | I came, I saw, I conquered):哲学家成了帝王。
   
   笛卡尔这个雇佣兵的哲学,是主权国家的补药;笛卡尔成为近代欧洲哲学的祖宗是出自这个沉思:“为什么我的战友死了,而我却活着?”这也是让希特勒相当纳闷的一个问题──所以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把自己看作划时代的历史人物。
   
   
   (106)
   根本不存在笛卡尔所说的两个世界,即心灵的世界和实体的世界之分;也不存在康德所谓的物自体和现象世界的分离──他们的共同错误就在于笛卡尔搁置了上帝或康德抽离了上帝──上帝是用思想也就是“宇宙思想”创造了世界万物以及人类(对于不承认这点的人来说,那就可以说是“造成宇宙大爆炸的规律或法则”)──而笛卡尔与康德却把“思想”局限在“人类思想”上,也就是局限在“宇宙思想的小小产品”上,结果必定大谬不然……笛卡尔与康德的公式是“思想=人类的思想”,这是一切谬误的根源。
   
   
   (107)
   笛卡尔的“思”是理性的思,但是关键性质的思想却并非理性的思考过程,而是“一闪念”──闪电般的灵感与其说是“思”,不如说是“无思”,是“超思”,而屈原的“抽思”不过是对“思”的演绎,是在闪电般的“无思”和“超思”之后发生的,是人心对于宇宙思想的回应:是思想决定理性,而不是理性决定思想;因为“思想”显然兼容了“直觉”与“理性”、“感情”与“理智”。
   
   
   (108)
   笛卡尔的时代,缺乏后来的认识论、心理学、脑科学,所以他走向了二元论;我相信如果他活到现代,具有了今天的知识程度和知识范围,一定会赞同“思想的主权”论。
   
   
   (109)
   虔诚派的先知是鞋匠雅各布·伯麦(Jacob Boehme,1575──1624年),他说上帝知道一个人是否虔诚,如果真的虔诚就足够了,不需要传教士、牧师、教堂、礼拜,不需要一个宗教团体,甚至连名称都不需要;虔诚的朋友可以在家里或任何方便的地方安静地集会,一起祷告和冥思上帝的真理。──但是他不明白,宗教的社团首先是一种救难组织,仅仅靠虔诚是不足以发挥其社会功能的。
   
   (110)
   威廉·莎士比亚的“伟大”,就在于他只是思想的载体而不是思想的作者;所以他那么洒脱,因为那些思想与他无关,他毫无重量,因此他的思想也就处于失重状态,变成了抽象的灵粮。
   
   威廉·莎士比亚的“伟大”,还在于他体现了英国人的国民性,那就是不拘一格地吸收各国的养料,不择手段地壮大自己,然后把所有功劳都归于一个象征性的箭垛式人物,一个传奇的英雄,一个偶像。
(2014/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