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谢选骏文集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十八、生产力也是一种思想的产物
   
   
   (171)
   内线交易并不是一个特别的丑闻,而是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从动物狩猎到政治决策,所有的行为都是按照“内线交易”的原则扩散开来的。各国央行,其实是内线交易的温床、暗箱作业的黑帮。


   
   这说明,经济基础无法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无法决定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都是由思想决定的;所谓生产力,其实也是一种思想的产物。
   
   
   (172)
   思想决定股票价格,“蜡烛图”的图形分析,其实仅仅是心理分析。
   
   
   (173)
   哲学不是“实用”的,不是“蜡烛图”分析,而是“为生存辩护”的;哲学不是“行为的准则”,而是“行为的解释”;哲学是“强盗逻辑”,而不是“强盗动机”──哲学因此往往是和哲学的宣告截然相反的东西。
   
   
   (174)
   所有的主权,归根结蒂都是思想创造出来的,都是思想主权使之然的;因此在根本上,一切主权都只能是思想的主权──建立主权依靠思想,转移主权依靠思想,瓦解主权依靠思想:思想决定主权的命运。
   
   一切主权都是思想的主权──或者体现为思想主权的延伸、分叉和变态。
   
   
   (175)
   有社会学家预言,“意识形态的终结意味着人性的终结”──这表明二十世纪的意识形态多么严重地扭曲了人性;另外的方面,“社会学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不满情绪的储藏室,挤满了具有各种背景的人物,从男同性恋到女同性恋的权利捍卫者,到解放神学信奉者”……这样的社会学,与其说是“科学”或“学科”,不如说是一些信仰与教义。
   
   
   (176)
   “历史的发展,不是由人们的意志决定的”,但是,历史的发展却是由人们的思想决定的;所谓的“客观规律”,实际上也还是人们的思想;所谓“客观规律”不仅是由思想总结出来的,而且客观规律本身就是一种思想。
   
   
   (177)
   “单位”(国家、教会、公司、大学、基金会、慈善机构或是非政府的社区组织……)就是小一号的国家;单位所属的个人,其思想无法独立,结果只能沦为“单位的人”甚至“单位的仆从”、“单位的螺丝钉”──他的发言,结果就是“代表单位”或是“曲折地隐蔽地反映了单位人的看法”,这就是历史唯物主义所说的“座位决定脑袋”。
   
   “单位人”的普遍存在,使得“独立知识分子”成为笑谈,除非这个人是靠他的父母或其他亲属的遗产过活的,像克尔恺廓尔、叔本华那样──二十世纪的物价飞涨和党派撕咬,使得这样的人物近乎绝迹了:形形色色的“单位人”爬上了形形色色的“思想家”位置。
   
   
   (178)
   “隔都化”是一种“异化”──“异化”就是用人为的力量,迫使人们接受一种秩序,这种秩序不合人性,却是“组织生活”所必需的:组织化就是把人变成部件、螺丝钉,但组织的领袖也因此往往“反组织”、把自己凌驾于组织之上……结果摧毁了组织化原则也就是异化的原则,领袖成为组织的最大杀手。
   
   阶级分析、阶级斗争,都是为“社会的隔都化”服务的;阶级斗争的习脑教育则被戏剧性地称为:“喂人民服雾(雾霾毒气)”。──其结果是大大毒化了社会气氛,有助于“分而治之”的阳谋政治。
   
   
   (179)
   “异化”并不是“资本主义的产物”,而是“社会化的产物”;任何一个剧烈变动的社会,都会造成极端的异化,并导致大面积的死亡──“异化”其实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所造成的“灾异”。
   
   
   (180)
   机器、人工智能,都是人体的延伸,因此也都是思想主权的证明──人必须符合思想的主权,才能延伸自己、创造机器与人工的智能。
(2014/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