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谢选骏文集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十八、生产力也是一种思想的产物
   
   
   (171)
   内线交易并不是一个特别的丑闻,而是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从动物狩猎到政治决策,所有的行为都是按照“内线交易”的原则扩散开来的。各国央行,其实是内线交易的温床、暗箱作业的黑帮。


   
   这说明,经济基础无法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无法决定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都是由思想决定的;所谓生产力,其实也是一种思想的产物。
   
   
   (172)
   思想决定股票价格,“蜡烛图”的图形分析,其实仅仅是心理分析。
   
   
   (173)
   哲学不是“实用”的,不是“蜡烛图”分析,而是“为生存辩护”的;哲学不是“行为的准则”,而是“行为的解释”;哲学是“强盗逻辑”,而不是“强盗动机”──哲学因此往往是和哲学的宣告截然相反的东西。
   
   
   (174)
   所有的主权,归根结蒂都是思想创造出来的,都是思想主权使之然的;因此在根本上,一切主权都只能是思想的主权──建立主权依靠思想,转移主权依靠思想,瓦解主权依靠思想:思想决定主权的命运。
   
   一切主权都是思想的主权──或者体现为思想主权的延伸、分叉和变态。
   
   
   (175)
   有社会学家预言,“意识形态的终结意味着人性的终结”──这表明二十世纪的意识形态多么严重地扭曲了人性;另外的方面,“社会学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不满情绪的储藏室,挤满了具有各种背景的人物,从男同性恋到女同性恋的权利捍卫者,到解放神学信奉者”……这样的社会学,与其说是“科学”或“学科”,不如说是一些信仰与教义。
   
   
   (176)
   “历史的发展,不是由人们的意志决定的”,但是,历史的发展却是由人们的思想决定的;所谓的“客观规律”,实际上也还是人们的思想;所谓“客观规律”不仅是由思想总结出来的,而且客观规律本身就是一种思想。
   
   
   (177)
   “单位”(国家、教会、公司、大学、基金会、慈善机构或是非政府的社区组织……)就是小一号的国家;单位所属的个人,其思想无法独立,结果只能沦为“单位的人”甚至“单位的仆从”、“单位的螺丝钉”──他的发言,结果就是“代表单位”或是“曲折地隐蔽地反映了单位人的看法”,这就是历史唯物主义所说的“座位决定脑袋”。
   
   “单位人”的普遍存在,使得“独立知识分子”成为笑谈,除非这个人是靠他的父母或其他亲属的遗产过活的,像克尔恺廓尔、叔本华那样──二十世纪的物价飞涨和党派撕咬,使得这样的人物近乎绝迹了:形形色色的“单位人”爬上了形形色色的“思想家”位置。
   
   
   (178)
   “隔都化”是一种“异化”──“异化”就是用人为的力量,迫使人们接受一种秩序,这种秩序不合人性,却是“组织生活”所必需的:组织化就是把人变成部件、螺丝钉,但组织的领袖也因此往往“反组织”、把自己凌驾于组织之上……结果摧毁了组织化原则也就是异化的原则,领袖成为组织的最大杀手。
   
   阶级分析、阶级斗争,都是为“社会的隔都化”服务的;阶级斗争的习脑教育则被戏剧性地称为:“喂人民服雾(雾霾毒气)”。──其结果是大大毒化了社会气氛,有助于“分而治之”的阳谋政治。
   
   
   (179)
   “异化”并不是“资本主义的产物”,而是“社会化的产物”;任何一个剧烈变动的社会,都会造成极端的异化,并导致大面积的死亡──“异化”其实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所造成的“灾异”。
   
   
   (180)
   机器、人工智能,都是人体的延伸,因此也都是思想主权的证明──人必须符合思想的主权,才能延伸自己、创造机器与人工的智能。
(2014/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