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谢选骏文集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土八路的精神
·毛泽东一人能让中国倒退30年?
·在美国发现中国文明并创造中国文明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蚁族的遗嘱
·中日一体化是最后解决方案
·九一一恐怖袭击是官僚资本的狂欢
·没有时间哪里来的时间简史
·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再花四十年 结束伊斯兰
·中国社会的亡国经历与囚徒困境
·统一世界的唯一秘诀——千古一帝的真实含义
·阿拉伯国家类似英语国家
·1984还是2034
·文革是“红区文化”的顶峰
·另类的游击战争
·赵本山的尔虞我诈
·现代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 Ian-Buruma
·埋葬广义相对论
·科学真理及其谬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宇宙黑洞与佛家哲学
·进化论无法解释人类为何毛发稀少
·朝鲜和日本都应“改名”
·极端主义的对决
·再论中国的基督教化——答《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兼论中国“拯救”西
·倾城倾国与颠覆国家罪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从首富到一无所有全靠政府
·中国是韩国的宗主国
·官商勾结与楼市忌讳
·运气的概率
·小文革与大文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051)
   公元前4000年──前2000年,整个中东地区包括希腊和印度都流行公牛崇拜,印度至今依然盛行;如此看来,西班牙的斗牛最为古代的宗教活动、杀牛作为供神的祭品,很可能代表了一种不同的文明。
   


   
   (052)
   犹太人属于迦南语族,以色列人其实就是“迦南人中间的旧约选民”,就像“以色列人中间的新约选民”就构成了最早的基督徒。
   
   
   (053)
   轴心时代是“从王国到帝国”的转接器:轴心时代的主轴似乎是反省与怜悯,但是其前提却是“把别人也当作人来看待”,因此产生了自我的内省与部落之外的感情……我认为,这是“从王国到帝国的心理准备”;而不是“饱食终日”才能“推己及人”的结果……轴心时代在不同地区(中国、印度、两河、希腊、阿拉伯沙漠),出现的时间有先有后,最早的如中国在公元前700年前后,最晚的如阿拉伯世界,要到七世纪伊斯兰教的兴起。同时的日本,刚刚开始接受中国的书法文明。
   
   
   (054)
   申繻首开轴心时代:鲁国的大夫申繻在公元前700年前后,就否定“天”具有降灾降妖的惩罚职能,这在世界历史上都是名列前茅的:他认为,“妖由人兴也。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故有妖。”他认为灾异和祸患,都是人类行为失去常态而引起的。这与伯宗说的“民反德为乱,乱则妖灾生”,立场是一致的。郑国的宰相子产曾明言“天道远,人道迩,非所及也。”指出遥远的天道,难以干涉近在甩咫尺的人类行为,周的史嚣更从历史发展和国势兴衰的角度总结了“神”与“人”对人类事物的影响:“国将兴,听于民;将亡,听于神。”短短两句,内含的启蒙精神却异常深入,“神”,已被理解为社会人类的一种属性。孔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态度和上述言论参照相比,并无真正的新内容,甚至有所退步;他是以“不语”来作回避,怯于正面的批判。
   
   
   (055)
   中国有人最早区分了自然与超自然之间的区别,例如公元前七百年的申繻就是如此,所以中国建立了最连贯的历史记载;印度人一直不能区分自然和超自然之间的区别,所以印度是只有神话,没有历史;欧洲人对于自然和超自然之间的区别分而不分,例如“三位一体”的逻辑超越就是如此沟通了自然和超自然,所以欧洲人能够建立不断进步的科学。自然和超自然之间的区别分好还是不分好?只有天知道。
   
   
   (056)
   轴心时代与个人主义:轴心时代的创举,是基于以下一个人们忽略的事实,那就是文字的普及,从庙堂走向民间;这就提供了一种不同于“官学”的“私学”──私学是轴心时代一切原创思想的核心,他们的原创并不在于“前无古人”,而在于“史无前例地记录了下来”……孔子说自己“述而不作”,并非自谦,而是实事求是。
   
   孔子的例子也许最能说明这个问题,他承认自己没有多少原创性,所以《论语•述而》说,“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但是,为什么孔子声名卓著,而老彭这位“殷初一位热心社会教育的贤大夫”却默默无闻呢?在我看来,是因为文字的普及,及时记录了孔子的言行;而老彭却因为与文字无缘而失传了──殷初那时的中国文字尚不足以记录人们的言行举止。
   
   
   (057)
   “站在霸权之上的思考”──孔子站在周公的文化霸权之上进行思考,尽管那时候鲁国在政治上已经衰微,而孔子家族甚至出身于殷人;释迦牟尼站在王位的废墟上进行思考,尽管他抛弃了王位,否则就无法超越王位;柏拉图站在雅典的海上帝国上进行思考,尽管他看不起雅典,但这使他站得更加的高;保罗是站在罗马帝国的头上进行思考的,尽管他要毁灭整个帝国;笛卡尔站在荷兰的商业霸权上进行思考,尽管他是个法国人出身的雇佣兵;至于近代欧洲的思想家,无一没有霸权的背景;就是两宋诸子,也都一一站在当时世界最为先进的文化中心。
   
   
   (058)
   孔子说:“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论语•述而》)所谓束修就是一捆干肉,内含十条;柏拉图的逍遥学派则不收学费,还管吃住(不过这在中国行不通,否则就会挤满了蹭饭的人);教会学校还额外提供零用钱;不过现代商业社会则学费越来越高──这是否说明,学费越贵则教育越贱:知识一旦变成了金钱,就像民主一旦变成了生意,穷斯滥矣。
   
   如果说《庄子》是“博士课程”,那么《论语》也许只有“本科程度”,也就是说,《论语》是为本科生准备的……“那么《圣经》呢?”“《圣经》是神秘的,超一切理”……在这种意义上,“儒家宪政”或“儒教社会主义”的叫嚣如果成真,都会封死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大好前景;而唯有充分吸收第一期中国文明和第二期中国文明所无的“基督教要素”,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大好前景才能展现。
   
   
   (059)
   “思想的主权、良心的自由。”──从这个意义说,《坛经》比《庄子》是一大退步,因为《坛经》仅仅涉及心理学,而《庄子》却是本体论与心理学的结合。而且,庄子是“度与天地精神往来”,惠能不过是阐释了别人的思想。
   
   
   (060)
   “意识存在的时候,只是意识活动的时候。”──“罪恶存在的时候,只是罪恶活动的时候?”──不然。《坛经》的“本性清静”观,其实无法成立的;因为这样的学说只能出现在盛世:如果在乱世天天碰上不讲道理的歹人,“本性的清静”立即破局;剩下的只是热血沸腾或灰心丧气的两极化。不过两极化也并不可怕,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中庸学说却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2014/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