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051)
   公元前4000年──前2000年,整个中东地区包括希腊和印度都流行公牛崇拜,印度至今依然盛行;如此看来,西班牙的斗牛最为古代的宗教活动、杀牛作为供神的祭品,很可能代表了一种不同的文明。
   


   
   (052)
   犹太人属于迦南语族,以色列人其实就是“迦南人中间的旧约选民”,就像“以色列人中间的新约选民”就构成了最早的基督徒。
   
   
   (053)
   轴心时代是“从王国到帝国”的转接器:轴心时代的主轴似乎是反省与怜悯,但是其前提却是“把别人也当作人来看待”,因此产生了自我的内省与部落之外的感情……我认为,这是“从王国到帝国的心理准备”;而不是“饱食终日”才能“推己及人”的结果……轴心时代在不同地区(中国、印度、两河、希腊、阿拉伯沙漠),出现的时间有先有后,最早的如中国在公元前700年前后,最晚的如阿拉伯世界,要到七世纪伊斯兰教的兴起。同时的日本,刚刚开始接受中国的书法文明。
   
   
   (054)
   申繻首开轴心时代:鲁国的大夫申繻在公元前700年前后,就否定“天”具有降灾降妖的惩罚职能,这在世界历史上都是名列前茅的:他认为,“妖由人兴也。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故有妖。”他认为灾异和祸患,都是人类行为失去常态而引起的。这与伯宗说的“民反德为乱,乱则妖灾生”,立场是一致的。郑国的宰相子产曾明言“天道远,人道迩,非所及也。”指出遥远的天道,难以干涉近在甩咫尺的人类行为,周的史嚣更从历史发展和国势兴衰的角度总结了“神”与“人”对人类事物的影响:“国将兴,听于民;将亡,听于神。”短短两句,内含的启蒙精神却异常深入,“神”,已被理解为社会人类的一种属性。孔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态度和上述言论参照相比,并无真正的新内容,甚至有所退步;他是以“不语”来作回避,怯于正面的批判。
   
   
   (055)
   中国有人最早区分了自然与超自然之间的区别,例如公元前七百年的申繻就是如此,所以中国建立了最连贯的历史记载;印度人一直不能区分自然和超自然之间的区别,所以印度是只有神话,没有历史;欧洲人对于自然和超自然之间的区别分而不分,例如“三位一体”的逻辑超越就是如此沟通了自然和超自然,所以欧洲人能够建立不断进步的科学。自然和超自然之间的区别分好还是不分好?只有天知道。
   
   
   (056)
   轴心时代与个人主义:轴心时代的创举,是基于以下一个人们忽略的事实,那就是文字的普及,从庙堂走向民间;这就提供了一种不同于“官学”的“私学”──私学是轴心时代一切原创思想的核心,他们的原创并不在于“前无古人”,而在于“史无前例地记录了下来”……孔子说自己“述而不作”,并非自谦,而是实事求是。
   
   孔子的例子也许最能说明这个问题,他承认自己没有多少原创性,所以《论语•述而》说,“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但是,为什么孔子声名卓著,而老彭这位“殷初一位热心社会教育的贤大夫”却默默无闻呢?在我看来,是因为文字的普及,及时记录了孔子的言行;而老彭却因为与文字无缘而失传了──殷初那时的中国文字尚不足以记录人们的言行举止。
   
   
   (057)
   “站在霸权之上的思考”──孔子站在周公的文化霸权之上进行思考,尽管那时候鲁国在政治上已经衰微,而孔子家族甚至出身于殷人;释迦牟尼站在王位的废墟上进行思考,尽管他抛弃了王位,否则就无法超越王位;柏拉图站在雅典的海上帝国上进行思考,尽管他看不起雅典,但这使他站得更加的高;保罗是站在罗马帝国的头上进行思考的,尽管他要毁灭整个帝国;笛卡尔站在荷兰的商业霸权上进行思考,尽管他是个法国人出身的雇佣兵;至于近代欧洲的思想家,无一没有霸权的背景;就是两宋诸子,也都一一站在当时世界最为先进的文化中心。
   
   
   (058)
   孔子说:“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论语•述而》)所谓束修就是一捆干肉,内含十条;柏拉图的逍遥学派则不收学费,还管吃住(不过这在中国行不通,否则就会挤满了蹭饭的人);教会学校还额外提供零用钱;不过现代商业社会则学费越来越高──这是否说明,学费越贵则教育越贱:知识一旦变成了金钱,就像民主一旦变成了生意,穷斯滥矣。
   
   如果说《庄子》是“博士课程”,那么《论语》也许只有“本科程度”,也就是说,《论语》是为本科生准备的……“那么《圣经》呢?”“《圣经》是神秘的,超一切理”……在这种意义上,“儒家宪政”或“儒教社会主义”的叫嚣如果成真,都会封死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大好前景;而唯有充分吸收第一期中国文明和第二期中国文明所无的“基督教要素”,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大好前景才能展现。
   
   
   (059)
   “思想的主权、良心的自由。”──从这个意义说,《坛经》比《庄子》是一大退步,因为《坛经》仅仅涉及心理学,而《庄子》却是本体论与心理学的结合。而且,庄子是“度与天地精神往来”,惠能不过是阐释了别人的思想。
   
   
   (060)
   “意识存在的时候,只是意识活动的时候。”──“罪恶存在的时候,只是罪恶活动的时候?”──不然。《坛经》的“本性清静”观,其实无法成立的;因为这样的学说只能出现在盛世:如果在乱世天天碰上不讲道理的歹人,“本性的清静”立即破局;剩下的只是热血沸腾或灰心丧气的两极化。不过两极化也并不可怕,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中庸学说却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2014/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