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谢选骏文集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041)
   从语言和人种的角度,而非从历史传承的角度,欧美的知识阶层在十九世纪所接受的佛教概念、欧美的大众在二十世纪所接受的瑜珈训练……所代表的“东方宗教进入西方世界”,其实也是顺理成章的──这是“回归雅利安系统”;甚至“人类源于猿猴”也是一种印度思想:印度猴王哈奴曼(Hanuman)是印度史诗《罗摩衍那》里的神猴,拥有四脸和八手,曾为解救阿逾陀国王子罗摩之妻悉多而与罗刹恶魔罗波那大战;而神猴救助的悉多之夫罗摩甚至是“大神毗湿奴的化身”。“回归雅利安系统”,与其说是一种进化, 不如说是一种退化,尽管这两者都是人的观念而非宇宙的真实。
   


   
   (042)
   文明往往发源于“不同种族交界的地区”,文明往往发展于“不同种族混合的过程”──这种“交界”与“混合”,构成了“压制与反制”、“挑战与应战”,阴阳化育。
   
   
   (043)
   把发明创造归因于某些“民族”──这是一种最为愚蠢的“结论”……事实上,任何发明创造都是个性的产物,然后才在某些社会环境中得到运用;没有这些个性,就没有这些发明创造。
   
   (044)
   不同的种族建立其霸权往往需要借助于不同的技术手段,尤其是军事技术的手段霸权──例如雅利安蛮族通过马拉战车获得霸权,掠夺各个富裕社会,然后从野蛮进入文明;再如匈奴人通过马蹬骑兵驱逐雅利安人于大草原之外……然后是阿拉伯人起而效尤、突厥人鸠占鹊巢、蒙古人后发制人、俄罗斯从陆路攫取一切……拉丁人从海路攫取一切……
   
   
   (045)
   中国对世界主要贡献是其“连续政治传统”(万国时代加帝国时代)及其“完整的历史记载”(先秦史记加二十四史),其余的五大发明(四大发明加科举制度)和文学历史,不过是政治历史的附加产品,而且主要是在帝国时代完成的(正如先秦的主要成就是诸子百家)。现代中国思想的绝境就在于:只有思想,没有权能,更无主权;没有权能就没有科学,没有主权就没有宗教……于是中国思想流于“空疏”,流于“虚伪”,流于理论脱离实际”。
   
   
   (046)
   把对旧约圣经的信仰叫做“犹太教”是一个严重错误,因为“犹太”是后来的东西,甚至比“以色列”的出现还晚──因此,“犹太教”只能用来指称公元后两百年才出现的拉比宗教,而非公元前几百年形成的圣经信仰。
   
   
   (047)
   从写作的角度看,古兰经是教主穆罕默德口授的,福音书是转述教主耶稣基督的,古兰经的地位似乎高于福音书的地位;可是从神秘的角度说,穆罕默德只是一个人,而耶稣基督却是一位神,所以耶稣基督是无法自己口述一本书的,因为,有谁见过神自己口述过一本书的呢?福音书比古兰经优越的地方,就是上面不仅有神的言论,还有神的事迹。
   
   在“口授神谕”的意义上,古兰经相当于希腊特尔斐神庙里的神谕,而教主穆罕默德则相当于口授神谕的祭司。
   
   
   (048)
   神谕不是希腊的特产,而是原为古老的人类活动。
   
   神谕本是萨满教活动结果,由女祭祀代神传谕,解答疑难者的叩问,埃及、希腊和罗马都有世界著名的神谕圣殿。女祭祀类似中国的巫婆,她们的言语被认为是在传达神的旨意。不论是国家大事,亦或私人小事,都能通过神谕从神明那里得到启示:是维持和平还是挑起战乱,体制是否需要改革,有没有必要拓展殖民地,要不要制定新的法规,现在能否婚嫁等等问题都可以去向神谕启示,而且不会觉得突兀。人们向神谕请示这些疑问表示他们潜意识里愿意服从于神明,而当他们从神谕那里得到了各自所期望的答案时,处事起来就会精神奕奕,更加投入,从而主观意识认为这是神明的庇佑和眷顾。正是因为这个道理,你会发现很多神谕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神秘。
   
   
   (049)
   从爱尔兰主教乌瑟(Bishop Ussher,1581──1656年)在1654年推论“公元前4004年10月26日上午9时上帝创造世界”,到现今流行的“四十五亿年以前地球诞生”的断代──“地球的年龄”一直是由人们的思想决定的。
   
   《创世记》的时间如果换算成为文明的时间,为公元前4004年,这与苏美尔人的文明的兴起大约同时,因此从人文主义的角度,不妨把《创世记》看作现代文明的隐喻。
   
   
   (050)
   传说苏美尔八位先王一共统治了241200年,这与现代人类形成的时间大致吻合;而平均一位国王统治了30150年,而三万年前,正是法国西班牙等地的“洞穴画”时代;至于二十四万年,则与现代人类的起源时间大致相等……这难道是偶然的巧合吗?
(2014/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