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四章]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四章

   第四章、“时间崇拜者”是“魔鬼崇拜者”
   
   (031)
   “时间是弯曲的”,这并不是二十世纪的欧美科学,而是十九世纪从印度哲学和波斯宗教里的古董里获得的“东方信仰”……而中国的四季循环的天子和阴阳消长的周易,也说明了类似的轮回思想与明暗之争,其实也是人性的一个组成部分。“时间是弯曲的”,因为人的思想是弯曲的。
   


   
   (032)
   一个“无神论者”如果没有破除对于时间的迷信,那他就是一个“伪无神论者”(例如《时间简史》的作者霍金那样),结果就会成为事实上的“时间崇拜者”,甚至是“魔鬼崇拜者”。
   
   
   (033)
   “瘫子霍金”学习“疯人尼采”,大言不惭地宣称,现在该是人类掌控自己的进化、规划一个自我完善的纲要的时候了;而正常的普通人,显然应该采取和他们的煽动口才正好相反的生存路线,那才是比较明智的举动。否则,可能非疯即瘫。我们自己也要小心,不要触犯生命的底线。[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1942年──)的思想孕育在他严重残疾的身体里,而且残疾还戏剧性地促销了他的写作的书籍,并把他的黑洞推向世界……这很像梵高和尼采的故事,在百年之后的重演。]
   
   
   (034)
   诗人李白观察到了“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却没有因此推论出“地球是圆的”,而中国的科学家们也没有能够……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思想先于观察”,论题的秘密就在于:它同样是后于结论的。
   
   地心说和日心说,都是“人的思想”,而非“宇宙的实况”;现代的天体物理学,也同样是“人的思想”,而非“宇宙的实况”。
   
   
   (035)
   思想决定观察:尽管哥白尼颇为激进的新模型在概念上明快简洁,但并不能解释那些观测数据,因为这是他那些有缺陷的假设认为行星的轨道都必须是圆形的;有意思的是,这种假设似乎来源于古典的欧几里得几何──哥白尼从来没有真正将自身从古希腊的思维方式中完全解放出来。
   
   哥白尼学说所颠覆的,并不是宗教,而只是对于宗教的狭隘理解。
   
   
   (036)
   断言心理现象“完全是由大脑的神经心理活动引起的”,并不能抹煞“思想”及“思想能力”、“思想特点”,对于人类命运的决定作用。
   
   没有大脑的分泌物,大脑本身就无法被认识?分泌物能“正确认识”自己的源头吗?独裁者能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吗?
   
   
   (037)
   思想不仅是大脑的分泌物,而且是和宇宙共振的某种脉息;甚至,即使大脑本身也是来自某种超神之神的设计:进化论的模型实际上类似“楼梯”而不是“树丛”──始创成王败寇的“强盗逻辑”:这是由其“上下推理”预先指定的,其论证过程是把一些“左右观察”得到的数据收集起来,进行“实践的检验”。
   
   
   (038)
   文字是由商业活动中“传播观念的需要”而刺激起来的,因此,中国的文字也是起源于商朝:生意人在中国从此被称为“商人”;这是因为,中国古代的商业文明源于商朝,而最早的钱币则是航海民族所用的贝壳──后来仿造贝壳而出现铜贝,则构成了金属铸币的滥觞。
   
   
   (039)
   考古学,“和历史相遇”,重要的不仅是“合法地盗窃财宝”,也就是攫取本来不属于自己的死者遗物,而且还想掌握“过往的神话的证据”,甚至夺取“有关人类未来的发言权”。
   
   
   (040)
   欧洲大西洋沿岸的石柱文明,与爱琴文明同时甚至更早,这似乎颠覆了传统的两河流域与埃及中心说;但这也暗示,那时的西欧人民具有埃及式的集权制度,得以营建大型陵墓和宗教性质的天文建筑……考古学家在尼加拉瓜的大西洋沿岸地区也发现了玛雅文明的远古遗址,新遗迹的发现扩大了玛雅文明所包含的范围,研究人员在库克格拉希尔(Kukra Hill)镇附近的遗址(El Cascal de Flor de Pino)工作了六年,发现了一个大约两千七百年前的古文化遗址,包括一个城镇和多个村庄,有纪念碑和岩石雕刻,以及一个最显著的、有很多可能用来作墓葬或祭祀用的巨大石柱中心……西班牙考古学家认为,出土的陶器和在伯利兹(Belize)发现的“前古典时期”(pre-classical)的文物相似,这里发现的圆柱与在墨西哥遗址发现的、作为祭祀用途的圆柱相相同,可见那时的西欧人民具有墨西哥式的集权制度──但是,西欧人民后来却发展出了民主制度:西欧人民能够完成这一转变,中国人民为什么不能?因为人种不同?因为分属“种族三特性”的不同位置?

此文于2014年10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