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三章]
谢选骏文集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三章

   
   第三章、“解题实体”与“属灵生命”
   
   (021)
   “科学家的核心地位”、“一个民族的力量和它的科学能力有关”──并非现代社会的新鲜事物;三千年前的中国人就知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就是祭祀,就是古代的巫术如占卜求神、古代的科学与技术,而有的学者甚至把“戎”也解释为一种祭祀……可见科学家的核心地位,早在祭司时代就已经出现了。


   
   
   (022)
   “人文学科”,其实就是“用思想来解释思想”,这与“自然科学”的“用思想来解释现象”有所不同:所以人文学科无法通用自然科学的方法来获得结论──这使得“人”成为“思想的载体”,这使人不同于“人科动物”。
   
   
   (023)
   “地中海”与“撒哈拉”的对比:“地中海”好像吸干了“撒哈拉沙漠”的水分;“撒哈拉沙漠”好像把雨水都送到“地中海”里去了……在中国西边的“昆仑山──喜马拉雅山”,和中国东边的“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之间,好像也有类似的反差与互补……这就像“身体活动的时候思想就静止,身体静止的时候思想就活动”。
   
   
   (024)
   从生态学的角度看,罪人的死亡导致善;善人的死亡却导致恶,善恶换位的现象是因为:罪人死亡以后被草草掩埋,因此导致生态学上的大善;善人死亡以后被豪华安葬,因此导致生态学上的大恶。
   
   
   (025)
   医学与宗教:1771年3月3日,日本的“荷兰学学者”参观了由官方医生主持解剖的一具日本女尸,他们惊讶地发现其结果与荷兰书上记载的完全相同,而与中国书上记载的完全不同,一个世界观彻底崩溃了。从此,日本人开始蔑视中国,而崇拜西方。因为中国的“科学”对这么基本的常识都不懂,还竟然把自己冒充为宇宙的真理。──为什么中国的解剖学,犯下这样的弥天大错呢?因为中国的宗教不允许解剖人体,于是中国的解剖学只能凭空想象;不像西方,早在埃及人那里,解剖人体就是家常便饭了……而埃及宗教甚至偏偏还要求解剖人体。
   
   但是更加严重的问题在于,中国人其实对人体解剖并不陌生:传说商纣王就就下令曾砍断人民的腿,来观察验证他的祸水女人告诉他的一个理论:老年人怕冷是由于骨髓不太充足了,而年轻人不怕冷是由于骨髓比较充足。这被视为妖孽蛊惑,其实是中国记载的最早的人体解剖。此外,先秦中国就盛行肉刑和车裂,帝国时代又发展出凌迟……这些都是“人体解剖”的活动,而且可以提供给行刑的官吏或医生以第一手资料。问题是,这么丰富的实践活动的结晶,怎么没有记载到解剖学里面去呢?怎么没有改变中国人的世界观呢?
   
   不仅如此,中国人比日本人接触西学还更早,为什么没有像日本人那样产生觉悟?而是一定要在战场上被彻底击溃,才肯认输?甚至到被彻底击溃了,还嘴硬呢?
   
   看来是中国宗教出了问题。中国的宗教吞噬了事实,而不是依据事实来调整自己,最终使得中国文明陷入了僵化。
   
   
   
   (026)
   “解题实体”这个“人的自我定义”太好了,因为它比“属灵生命”,似乎更能被现代人理解并接受。
   
   基因工程、复制人体,可以带来医学奇迹,也会造成无法预测的灾难;任何一个成功,都会带来一些“更上层楼的挑战”。
   
   
   (027)
   人生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不同的人看法迥异:但不论偶然还是必然,都只是人自己的一种想法,是思想;实际状态, 人是无法明了的,而且一切实际都是流动的,无法割裂、无法流取,因此也无法测量、无法理解的;人所能理解的,最终是他的信仰,而不是实际情况──所以不同的人所认识的实际情况,是南辕北辙的。
   
   
   (028)
   时间=人的时间观念;客观的时间=空间的变动。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这不仅是人间事业的命运,也是思想的特点,本质上也是时间的特点,因为思想都是在时间中展开的,而时间也是用来测度思想的。
   
   
   (029)
   钟表与宗教仪式:钟表由于完全符合宗教仪式的要求,所以很快就发展起来了。最早的钟表就挂在教堂的顶部。大家知道卡尔文教堂要求信徒绝对准时举行一切宗教仪式,于是无形中提高了日内瓦人对时间的重视,间接推动了钟表业的发展。“钟表与宗教仪式”说明,时间是人类的一种宗教崇拜的对象。
   
   
   (030)
   时间,是人类自己制造出来的神;从宗教上说,那也是一种偶像,而对于时间的敬畏,则近乎宗教行为;按时作息,犹如履行宗教义务。

此文于2014年11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