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二章]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二章

   
   第二章、达尔文就是“牛顿+加尔文”
   
   (011)
   以“物竞”(生物竞争)为基础的进化论,其实是“个人主义的意识形态”,因为“物竞”(生物竞争)的突变首先是在个体身上出现的,而后经过“天择”(适者生存)才扩散到种族,并形成新的物种。


   
   与个人主义的进化论相比,创造论似乎比较接近种族主义了,因为现代人理解的创造论是批量定作、一劳永逸的,不是个别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
   
   
   (012)
   在进化论的另外一个环节、“物竞”(生物竞争)以外的“天择”(适者生存)中,占有决定位置的也不是盲目的、随机的“环境作用”,而是深不可测的“思想主权”──蚂蚁看到了盲目的、随机的“洪水”和“环境作用”,其实可能只是人类的排泄;何况是超出生物世界的奥秘,生物又如何测定它呢,又如何能够否定它或肯定它呢?
   
   天择=主权:天就是主,选择就是权力;天择就是主权的体现。
   
   
   (013)
   达尔文的天择论,其实“借用”了基督教思想中的拣选论──如果说犹太教的选民论还是种族主义的、旧约式的、创世记的延伸;那么基督教的拣选论则是个人主义的、新约式的:耶稣对门徒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而是我拣选了你们”;而上帝则拣选人们遗弃的石头为奠基石。
   
   亚伯拉罕的故事、耶稣门徒的故事,其实可被解读成为“进化论”的、不断成长的;而非“创造论”的、一次定型的──而所谓“生物竞争”岂不是从人的“自由意志”演绎而来的,尽管这一演绎采取了“观察”的途径:达尔文的物竞论,其实“借用”了基督教思想中的自由意志论,也就是让亚当夏娃失去了乐园的那种犯罪冲动:争取多样性的努力,结果成为原罪的源头。
   
   
   (014)
   达尔文“借用”基督教思想──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达尔文上过神学院,而且曾经在教会里工作过;尽管他为了追求多样性,而背叛了永恒的神。
   
   
   (015)
   成功就是“证明可行”,失败就是“证明不行”:生物进化,就是生命蒙受的苦难历史;人类文明,就是人类失去乐园的结果。在人类历史上,失败(“证明不性”)和成功(“证明可行”),同样重要甚至国家重要。
   
   
   (016)
   “突变”类似于“自由意志”,“适应”类似于“拣选”──这就像草木的生长参差不齐(“突变”与“自由意志”),而园丁的工作就是修理它们(“适应”与“拣选”)。
   
   
   (017)
   达尔文就是“牛顿+加尔文”,因为达尔文认为生命是从“万有引力”开始的,然后遵从进化的原则:这就是“牛顿”;而所谓进化,据我所知就是“自由意志──神的拣选”,是预定论:这就是“加尔文”。
   
   达尔文就是“牛顿+加尔文”,正如尼采就是“叔本华+达尔文”,是叔本华的印度式的生命意志加上了达尔文的英国式的弱肉强食──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坐上了“阿美利加号专列”,想学习英国西进的政策向东进发,结果却被英国从背后拖住:英国耗死了德国却成全了苏联,并把全球霸权拱手让给了罗斯福和杜鲁门。
   
   
   (018)
   “自由意志+神的拣选=预定得救”:这是神学;“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得到进化”这是生物学──达尔文主义,就是“把生物学的观察塞入神学的框架”:达尔文由此窃取了教会的权威、上帝的荣耀,扮演起了“大自然的代言人”……这是他在教会和神学院里都没有得到过的殊荣,所以他决定决不“悔改”了。
   
   
   (019)
   “环境”为什么不能是“上帝的手”?
   
   “天子”是薄发的个体,“超人”是厚积的种族;毕竟,天子学说晚于超人学说九十年,吸收了更新了常识:这就是从达尔文主义到分子生物学的差异──请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来理解“天子”
   
   
   (020)
   人类文明的三部曲:第一,人类开始使用不同的工具,有效地利用石头和其他材料;第二,首次出现了制造工艺,思想观念上前进了一大步;第三,人类利用食物资源的能力较前有了显著提高……总之,这些变化全部反映在人类的行为变化上,包括DNA的变化,这些变化只能发生在旧石器时代后期,因为那时,人们已经能够有效地进行交流,因为在旧石器时代后期现代语言出现了丰富的语法和表达方式;多数人类学家认为,语言能力是社会进一步发展的先决条件,复杂的社会体系的形成,肯定是那个时期人们行为变化的结果,而行为的变化是因为人的大脑发生了变化。
(2014/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