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十九、思想永远不在一个地方滞留太久
   
   
   (181)


   “言语的力量只与它们唤起的形象相关,至于它们的真实含义完全可以被忽略不计;那些意义并不明确的词语往往影响更大,例如民主、平等、自由、社会主义……这些词语将群体在无意识中产生的强烈愿望与实现它们的希望,有机地融为一体。”──所谓“语言的魔力”、“道成肉身的奥秘”,并非一个孤立的现象,而是宇宙的共振、思想的主权所致。
   
   
   (182)
   “只要研究一下某种特定的语言,就会发现它所包含的词语在时代变迁中变化得极慢,而这些词语所唤起的形象,或人们赋予它们的含义,却不停地发生着变化。”──这不是坏事,这是思想能量的体现:思想永不停息,思想永远不在一个地方滞留太久。
   
   
   (183)
   “我们已经受惯了来自国家的威胁,因此往往很容易推崇教会,把它看作自由的捍卫者。”──只是,当教会成为国家的时候,就会成为比国家更为国家的怪物。
   
   
   (184)
   “一切伟大的文本如同人和人类行为一样,都有其根据和驱动之物;但是,与绝大多数人类行为不同,伟大的文本还有一种延展的别样命运;这一命运常常而且实际上或许总是,与其作者的原初意图处于一种有点反讽的关系中。”──这段话太古老了,竟然谈论“作者的原初意图”;好在还有下面一段:“不过,它的范围和多样性本身,正是对文本自身的不稳定但急迫的力量的一种赞颂。”
   
   
   (185)
   “私有财产及其获得和持有的合法性问题,在困扰了人们的心智两千多年之后,依然没有消逝。……自古至今,为私有财产辩护一直是哲学、神学和法律的一个特征。”──其道理十分简单,因为一切哲学、神学和法律,都是要靠私有财产来养活的,它们当然要为私有财产辩护:即使在号称共产公有的极权社会,其财产也是只受特权阶层的支配,而拒绝社会大众的染指的:正因为这样,共产公有的极权社会才能制作出极权社会的哲学、神学和法律。
   
   
   (186)
   “根据自然法,万物共有。”──这并不是共产主义,而是自然界的弱肉强食;除非,你把共产主义理解为丛林原则。
   
   
   (187)
   “在基里夫斯基看来,他们的生活经历‘比任何书籍或思想都更重要’。”──这是因为基里夫斯基不懂:生活经历和任何书籍,都是思想的产物;表达出来的思想是思想,没有表达出来的思想也是思想,而且是更为重要的、更有决定意义的思想。按照同样的道理,任何支配书籍的思想是思想,支配生活的思想也是思想,而且是更为重要的、更有决定意义的思想。
   
   
   (188)
   “重要的事件并不一定有重要的原因,人们之所以要寻求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感情或知识方面的需要,称职的历史学家应该提供这些原因。”──这就是说,善于出售自己的历史学家应该作伪,来满足感情或知识方面的市场需要。这就是思想的重要功能之一?
   
   
   (189)
   “观念史无法还原为这样的研究:其内容是超越时间、剥夺了他们显现于其中的连续语境的所谓固定不变的概念或观念。”──这就像“没有人见过上帝”,固定不变的概念和观念也是可思而不可即的。
   
   
   (190)
   “人们总是在某种意义上具有宗教的虔诚,正是这一点是宗教如此有力地遍及于人类的生活与历史然后这并不能得出‘人们必会加入某种既有宗教’的结论。人类的宗教天赋,使得新宗教不断发展,既有宗教绵延不绝的历史存在,也恰恰是出于同样的原因。……许多作为非洲原创教会而著称的教派,实际上是从为基督教各派的传教活动中发展起来的,而且为数众多。”──在我看来,文鲜明的“统一教”(1954年)是对朝鲜半岛政治分裂的心理反应;正如史密斯的“摩门教”(1830年)是对美国孤立处境的心理反应。
(2014/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