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谢选骏文集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十八、人生就是把思想付诸行动
   
   
   (171)


   思想主权不是鼓吹“四大皆空”,而是说出了相反的道理:“酒色财气只是人类的思想,不是创造人类的思想。”
   
   
   (172)
   “人生如梦”=“人生就是思想”;“人生如戏”=“人生就是把思想付诸行动。”──悲剧的导演,你准备好了吗?喜剧的导演,你准备好了吗?
   
   
   (173)
   “语言可以让我们知道‘事物究竟什么样的’,但是语言也把我们与事物的原样、与事物存在的直观意义分离。”──这种说法本身也是一种语言,人生的可悲可喜都在于语言。
   
   
   
   (174)
   “在语言的药店里,装满毒药的瓶子往往会混合着解毒剂……界线和无限、短暂和永恒、死亡和死后的生命往往是包裹一起的。”──语言是需要平衡的,而平衡的结果往往就是抹煞事物的真相;换言之,一切事物的真相,其实都是言语提供的。
   
   
   (175)
   “‘永恒’的创造真正是语言的魔术,是一个奇怪的、非凡的发明;难以想象的反而是像人这样的、具有语言能力的物种,无法创造出永恒。”──就前者而言,永恒是一个天启;就后者而言,永恒是一个思想:就二者的同一而言,永恒来自上帝的信息。
   
   
   (176)
   “碎片”:若无思想,生活只是断续的碎片;其实即使“碎片”也同样是一种思想──“你在现实意义上所期盼和为之努力的,是一个‘不同的今天’,而不是一个‘更美好的明天’。”所以裴多菲才会说“希望是可怕的妓女,无论谁她都拥抱,但是当你丧失了你最可贵的青春,她就将你抛掉。”
   
   
   (177)
   “将权力宝座和垃圾堆、春风得意和灰头土脸、荣誉标志和耻辱记号、热情拥抱和冷酷拒斥……区分开来的界线是如此的纤细和脆弱。”──不对,实际上没有这条界线,因为这条界线仅仅存在于思想之中。
   
   
   (178)
   “法国大革命不过是一种新的宗教信仰在群体中的建立,这样在理解法国革命的暴力、屠杀宣传需求和向一切事物战争宣言的种种现象时,我们才能做出合理的解释。”──其宗教信仰的对象变了,但其宗教感情并未改变。
   
   
   (179)
   “在历史事件的背后,我们发现总是群体的精神在运作,而非统治者的权力在操控。”──这就是《神话与民族精神──十个文化圈的比较》想要说明的;在民族精神的背后,宇宙密码其实才是普遍的东西。
   
   
   (180)
   勒庞指出:“群体精神是保守的,即使最暴力的反抗最多也只能造成几句口令或条款的变动……寺庙的神像、宫殿中的暴君,不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们在顷刻间就能被打倒;但是那些控制我们内心最深处自我的无形主人,却不会遭遇任何反叛,只会在数百年的岁月里慢慢衰退。”──勒庞并不懂得,无形的主人并不会衰退,不要说几百年就是几亿年也不会,因为那是来自思想的主权。
(2014/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