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谢选骏文集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十八、人生就是把思想付诸行动
   
   
   (171)


   思想主权不是鼓吹“四大皆空”,而是说出了相反的道理:“酒色财气只是人类的思想,不是创造人类的思想。”
   
   
   (172)
   “人生如梦”=“人生就是思想”;“人生如戏”=“人生就是把思想付诸行动。”──悲剧的导演,你准备好了吗?喜剧的导演,你准备好了吗?
   
   
   (173)
   “语言可以让我们知道‘事物究竟什么样的’,但是语言也把我们与事物的原样、与事物存在的直观意义分离。”──这种说法本身也是一种语言,人生的可悲可喜都在于语言。
   
   
   
   (174)
   “在语言的药店里,装满毒药的瓶子往往会混合着解毒剂……界线和无限、短暂和永恒、死亡和死后的生命往往是包裹一起的。”──语言是需要平衡的,而平衡的结果往往就是抹煞事物的真相;换言之,一切事物的真相,其实都是言语提供的。
   
   
   (175)
   “‘永恒’的创造真正是语言的魔术,是一个奇怪的、非凡的发明;难以想象的反而是像人这样的、具有语言能力的物种,无法创造出永恒。”──就前者而言,永恒是一个天启;就后者而言,永恒是一个思想:就二者的同一而言,永恒来自上帝的信息。
   
   
   (176)
   “碎片”:若无思想,生活只是断续的碎片;其实即使“碎片”也同样是一种思想──“你在现实意义上所期盼和为之努力的,是一个‘不同的今天’,而不是一个‘更美好的明天’。”所以裴多菲才会说“希望是可怕的妓女,无论谁她都拥抱,但是当你丧失了你最可贵的青春,她就将你抛掉。”
   
   
   (177)
   “将权力宝座和垃圾堆、春风得意和灰头土脸、荣誉标志和耻辱记号、热情拥抱和冷酷拒斥……区分开来的界线是如此的纤细和脆弱。”──不对,实际上没有这条界线,因为这条界线仅仅存在于思想之中。
   
   
   (178)
   “法国大革命不过是一种新的宗教信仰在群体中的建立,这样在理解法国革命的暴力、屠杀宣传需求和向一切事物战争宣言的种种现象时,我们才能做出合理的解释。”──其宗教信仰的对象变了,但其宗教感情并未改变。
   
   
   (179)
   “在历史事件的背后,我们发现总是群体的精神在运作,而非统治者的权力在操控。”──这就是《神话与民族精神──十个文化圈的比较》想要说明的;在民族精神的背后,宇宙密码其实才是普遍的东西。
   
   
   (180)
   勒庞指出:“群体精神是保守的,即使最暴力的反抗最多也只能造成几句口令或条款的变动……寺庙的神像、宫殿中的暴君,不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们在顷刻间就能被打倒;但是那些控制我们内心最深处自我的无形主人,却不会遭遇任何反叛,只会在数百年的岁月里慢慢衰退。”──勒庞并不懂得,无形的主人并不会衰退,不要说几百年就是几亿年也不会,因为那是来自思想的主权。
(2014/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