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谢选骏文集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十八、人生就是把思想付诸行动
   
   
   (171)


   思想主权不是鼓吹“四大皆空”,而是说出了相反的道理:“酒色财气只是人类的思想,不是创造人类的思想。”
   
   
   (172)
   “人生如梦”=“人生就是思想”;“人生如戏”=“人生就是把思想付诸行动。”──悲剧的导演,你准备好了吗?喜剧的导演,你准备好了吗?
   
   
   (173)
   “语言可以让我们知道‘事物究竟什么样的’,但是语言也把我们与事物的原样、与事物存在的直观意义分离。”──这种说法本身也是一种语言,人生的可悲可喜都在于语言。
   
   
   
   (174)
   “在语言的药店里,装满毒药的瓶子往往会混合着解毒剂……界线和无限、短暂和永恒、死亡和死后的生命往往是包裹一起的。”──语言是需要平衡的,而平衡的结果往往就是抹煞事物的真相;换言之,一切事物的真相,其实都是言语提供的。
   
   
   (175)
   “‘永恒’的创造真正是语言的魔术,是一个奇怪的、非凡的发明;难以想象的反而是像人这样的、具有语言能力的物种,无法创造出永恒。”──就前者而言,永恒是一个天启;就后者而言,永恒是一个思想:就二者的同一而言,永恒来自上帝的信息。
   
   
   (176)
   “碎片”:若无思想,生活只是断续的碎片;其实即使“碎片”也同样是一种思想──“你在现实意义上所期盼和为之努力的,是一个‘不同的今天’,而不是一个‘更美好的明天’。”所以裴多菲才会说“希望是可怕的妓女,无论谁她都拥抱,但是当你丧失了你最可贵的青春,她就将你抛掉。”
   
   
   (177)
   “将权力宝座和垃圾堆、春风得意和灰头土脸、荣誉标志和耻辱记号、热情拥抱和冷酷拒斥……区分开来的界线是如此的纤细和脆弱。”──不对,实际上没有这条界线,因为这条界线仅仅存在于思想之中。
   
   
   (178)
   “法国大革命不过是一种新的宗教信仰在群体中的建立,这样在理解法国革命的暴力、屠杀宣传需求和向一切事物战争宣言的种种现象时,我们才能做出合理的解释。”──其宗教信仰的对象变了,但其宗教感情并未改变。
   
   
   (179)
   “在历史事件的背后,我们发现总是群体的精神在运作,而非统治者的权力在操控。”──这就是《神话与民族精神──十个文化圈的比较》想要说明的;在民族精神的背后,宇宙密码其实才是普遍的东西。
   
   
   (180)
   勒庞指出:“群体精神是保守的,即使最暴力的反抗最多也只能造成几句口令或条款的变动……寺庙的神像、宫殿中的暴君,不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们在顷刻间就能被打倒;但是那些控制我们内心最深处自我的无形主人,却不会遭遇任何反叛,只会在数百年的岁月里慢慢衰退。”──勒庞并不懂得,无形的主人并不会衰退,不要说几百年就是几亿年也不会,因为那是来自思想的主权。
(2014/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