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谢选骏文集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十七、扼杀思想的国家是在执行自杀政策
   
   


   (161)
   “资助圣贤的行为本身,成了诸侯威望的一个来源:在中国,被认为是蛮夷的秦国接纳了数以千计地学者。”──但是,现代中国的“领袖们”却是通过镇压思想来显示自己的权威的,于是加剧了文明的衰落。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秦国并吞六国统一之后就开始收网镇压,大规模屠杀学者和“知识分子”了……国家主权企图彻底扼杀思想主权,目的是“让自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尽管这很虚妄,根本办不到;因为国家只是思想的产物。扼杀思想的国家是在执行自杀政策。
   
   
   (162)
   “对于公众来讲,圣贤与圣人总是在政治分裂的时期最能体现作用。”──在民不聊生的时候,思想主权才会得到承认:在邻邦之间裁决争议,在混乱之中确认方向,于是“学术著作”才能吸引大量的读者;1980年代的中国,曾经昙花一现了这一盛景。
   
   
   (163)
   “冲突并没有中断思想交流。”──冲突不仅没有中断思想交流,在我看来,冲突正是思想交流的一种方式。
   
   
   (164)
   “文字对于伟大思想的产生并不是必需的,但却是有益的……这是否意味着轴心时代是一个‘证据的陷阱’?圣贤们的思想之所以变得如此具有影响力,完全是因为他们最终被书写成文?”──如此看来,孔子自白其“述而不作”并非谦虚,而是实事求是;他的以及所有轴心时代作家的幸运就在于:他们时代的文字已经发展到足以记录复杂的“思想对话”的地步。
   
   
   (165)
   “穆斯林认为世俗世界和精神世界并无不同,而耶稣则宣称两者之间有着巨大差异。”──这使得科学和艺术无法在回教世界获得深入的、持续的、相对独立的发展;基督教的二元化价值观(上帝与凯撒)则赋予了人类的精神以这一发展的可能。
   
   
   (166)
   以马内利所启示的不可知论,使得基督教世界可以突破人的感官世界,发展出现代意义的科学。
   
   
   (167)
   “为了积聚你所不能持有的财富,让死亡、汗水、气喘、折磨遍布了陆地和海洋。”──但实际上,我们的肉体实际度过的生活不外乎吃饭睡觉等生理活动;其余的一切都只是思想;死亡可以切断文明的生理过程,但死亡不一定能切断我们的思想。
   
   
   (168)
   《箴言》二十一章说,“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意思是说,人的自由意志,其实也是受到神的支配的;思想主权在宇宙之中,具有至高无上的位置。
   
   
   (169)
   “相由心生,境随心转”──不是“唯心主义”,不是说“相貌可由心理改变”、“境况可随心态转移”;而是“主观能动”,是说“‘世界万象’是思想的产物”、“‘命运遭遇’是思考的结果”。
   
   
   (170)
   “思想主权”与其说是“一切福祸,皆由心生”;毋宁说是完全相反的东西。──“思想主权”创造人;“一切福祸,皆由心生”则是人创造的。
(2014/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