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谢选骏文集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十三、科学企图理解感觉和经验
   
   
   (121)


   “世界”,“世代”所体现的时间和“界限”所体现的空间,是“感觉的综合”;正如“科学是感觉和经验的扩延”,是人企图理解感觉和经验的努力;所以“相对论的宇宙景观”,是“相对的人类创造出来的”──一切相关的理论证明或实验证明,则先验地存在于人的身上,然后通过“实践”并被经验地举证出来:在这里,实践和经验都是人所特有的,都是从人的感官、遗传密码和人所获得宇宙信息中派生出来的;也就是说,实践和经验都是思想的产物。
   
   人对时间的误解在于,似乎抽离了空间还有时间的独立存在,其实这是完全错误的;既然我们已经知道时间无法独立于空间,那么时间又怎么可能真的存在呢?事实上,从任何角度去观察,都不难发现:只有“时间的计量”,没有“时间的自身”。
   
   
   (122)
   “时间是乏味之事,是繁琐之事,是一种痛苦,是对人类自由的冷落,是对人权的挑战。”──因为人类思想的基本形式,都是在时间之中展开的,并将在时间之中毁灭。
   
   
   (123)
   时间不过是思想主权的刻度,“一切信仰的产生、发展和灭亡,同样取决于时间,是时间使它们获得力量,继而失去力量。”因为所谓的信仰,不过是思想主权的回响;弗洛伊德之流所说的“潜意识”,不过是思想主权稍深一层的踪迹罢了。
   
   
   (124)
   在1987年出版的《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中,我曾写道:“时间是恶魔。因此,古代的天神无不企图超越时间并否定时间。时间,不断毁灭着过去的空间──世界。有多少光辉景物,经它那无形影‘巨手’的抹煞,早已形消迹灭。时间是空间的敌人,又是盟友。它以自己的固执,抵消空间的固执;空间则以自己的变化,显示时间的刻度。”──现在经过二十多年,我终于认识到:时间不是实存,时间只是人们“对空间的感知和描述”;简单地说,根本就没有时间;因此,我们其实都生活在永恒之中,我们现在就生活在永恒里。
   
   
   (125)
   “根本就没有时间的客观存在;因此,我们其实都生活在永恒之中,我们现在就生活在永恒里。”──但是,这样的答案一定会让人失望,一种已经抵达了彼岸之后的失望,甚至是空虚和绝望:因为我们再也无处可去,一切都已经一目了然了!不行,这种状态可不行,于是,我们便需要一个彼岸,另一个世界,另一个维度的空间,以便我们继续追求,以便我们满足猎人的本能。猎人的本能!这也是“爱的变质”的原因。
   
   
   (126)
   “上帝与爱密不可分”,这不仅是由于能在情绪上让人获得满足,而且由于宇宙同构、同质,因此宇宙所塑造的地球人易于在地球环境中获得适应、安全和归属感。
   
   
   (127)
   “为什么一位充满爱心的上帝会允许邪恶存在呢?”因为邪恶和痛苦都是自我的产物,自我越强,邪恶和痛苦就越强,如果没有自我,就不会有邪恶和痛苦了……那么,如何减轻邪恶和痛苦呢?换位思考!换位思考可以减轻邪恶和痛苦。
   
   
   (128)
   福音是思想,上帝是主权──“福音所传的上帝”庶几近乎“思想的主权”?
   
   
   (129)
   思想的主权比“人”更珍贵,所以耶稣对门徒说:“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只是你们不常有我。”
   
   
   (130)
   “思想不需要外在于自身的对象,它可以自足,它是纯粹的,它不必从经验中产生:对于一个真正的理性主义者来说,最好的实验室是头脑,最好的实验是思想。”──理性的自嘲:“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
(2014/10/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