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谢选骏文集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十一、战争和掠夺、欺诈和盗窃,算不算劳动
   
   
   (101)
   “菲尔麦的主要功绩在于,触发了约翰•洛克的《政府论两篇》(1690年);洛克勇敢地面对私有财产的合法性这一传统问题并作出了回答:宣称劳动就是私有财产的合法性的起源和证明。”──但是,洛克没有能力定义什么是劳动:例如,战争和掠夺、欺诈和盗窃算不算劳动?如果不算,那么欧洲人入侵美洲的并盘踞美洲的合法性安在?如果战争和掠夺、欺诈和盗窃不算劳动,那么国家主权的合法性安在?国家是为了管理而存在的?那为什么不让别人来管理呢?


   
   
   (102)
   “约翰•洛克用一种独一无二的逻辑,论证自然状态中获得财产和从美国原住民那里夺取土地的正当性。”──这就是共产党所说的“屁股决定脑袋”、“立场决定思想”。
   
   洛克的贪欲之一:“大地和其中的一切,都是用来维持人类的存在和舒适生活,大地上所有自然生产的果实和它养活的兽类,既然都是自然地生产的,就都属于人类共有。”──其他生命的生存权利,被这么个英国财迷一笔勾销了。
   
   洛克的贪欲之二:“然而,这些既然是给人类使用的,那就必然要通过某种方式把它们拨归私用,然后才能对某一个具体的人有用,或者有益。”──其他人类的所有权利,被这么个英国海盗哲学家一笔勾销了。
   
   
   (103)
   “格劳修斯(Hugo Grotius,1583──1645年)《论印第安人》说人民的自然权利和国家的自然权利是一样的……这一论文是为荷兰在东印度地区的侵略性商业政策辩护的。”──格劳修斯好像不懂,人民是上帝/自然造的,国家不过是人民造的;借用食物链中的一级消费、二级消费者、三级、四级消费者的概念……人是一级创造物,文化是二级创造物,国家只是三级、四级创造物:国家怎么可以享受人的权利呢。
   
   可惜,赋予格劳修斯以欧洲的“国际法之父”与“自然法之父”的巨著《论战争与和平的法律》(On The Law of War and Peace,1625年)也是建筑在一些基本的前提错误之上的;受他恶劣的影响所及,西方社会四百年来国无宁日,从1618年至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到1914年至1945年的“新三十年战争”(两次世界大战);战争伊始,格劳修斯1618年就因卷入荷兰政治、宗教冲突而被监禁,1621年依靠妻子越狱,逃亡专制王权的法国,受到法国国王路易十三和宰相黎塞留的政治庇护,并于1623年2月26日从法国国王那里取得了归化证书;从此之后,格劳秀斯便开始潜心著述,其“国际法”思想及其写作深受这一经历的影响……到了1645年,三十年战争尚未结束,格劳修斯就死于瑞典女王克里斯丁娜的重用之下,和几年之后的笛卡尔如出一辙。
   
   
   (104)
   国家主权胯下的经济学家说亚当•斯密特别强调同情心,人无论多么自私,天性当中都有关心他人的一面,看到别人生活的快乐,自己也会感到愉悦──但是,他没有说,这种同情心的前提是:别人的快乐不能超过自己的快乐,否则就会产生嫉妒。
   
   
   (105)
   “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这个语义矛盾的句子是因为卢梭没有想到思想主权和国家主权的分野:用我的话来说,那就是:人,生而具有思想主权的自由,但无往不在国家主权的枷锁之中。
   
   人,生而具有思想主权的自由,但无往不在国家主权的枷锁之中──这足够了吗?这还不够,事实上,人不仅生而具有思想主权的天然自由,而且在生下来以前就具有先天的思想能力和思想权力:因为人是思想主权的产物,这已经遭遇了注定;而且人还能意识到这一注定,并把它表达出来。
   
   
   (106)
   伏尔泰说:“人类通常像狗,听到远处有狗吠,自己也吠叫一番。”──这就是“思想的传播”,这也是伏尔泰在英国和法国之间“《哲学通信》的由来”。
   
   
   (107)
   “我不赞成你的意见,但我誓死保卫你的发言权。”(伏尔泰)──不过,伏尔泰还应该加上一句:“以便证明我是真理的化身、思想主权的代言人。”
   
   
   (108)
   “我很清楚,人家已经“榨过桔子”了,现在必须设法保住“桔子皮”(伏尔泰);我很清楚,伏尔泰已经“榨过桔子皮”了,现在必须设法保住“桔子籽”──那就是“思想的主权”(谢选骏)。
   
   
   (109)
   “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坚持这一论点:土地的最先获得及其开采需要彼此独立的分析。”──显然,这种论调在后殖民时代听起来比较合理,因为德国当时并无海外殖民地,因此不需要哲学家、法学家们来为血腥的殖民活动制造理论、予以辩护。
   
   
   (110)
   “康德在1760年代的一个学生赫尔德(Johann Gottfried Herder,1744──1803年)可能从康德那里听到了这一说法:‘财产即自由。’”──这也许是因为,“康德自己就是一位马具匠人的儿子,他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才能爬上当地大学的学术阶梯,然后逐渐引起别人的注意,最终蜚声于他从未闯入的外部世界。”他显然知道中国人喜欢说的“一文钱噎死一个英雄汉”的道理;不过,在康德匿名写文章严厉批评赫尔德的著作《关于人类历史哲学的思想》之后,赫尔德便转而反对自己的老师,因为出身贫贱的康德之所以能够成功,也得力于他是个名利都要的学霸。
(2014/10/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