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十六、新的文明合乎自然生态
   
   (151)
   “合乎自然生态的文明”:“期待全球政府而非主权国家”,甚至“期待思想的主权而非国家的主权”──这就是“个人主义时代的终极盼望”?新的文明总是合乎自然生态的。 (152) 专家治国还是鞋匠治国?苏格拉底的挖苦在十九世纪的亚伯拉罕•林肯(美利坚帝国的国父)和二十世纪的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朱加什维利(苏联独裁者斯大林)那里,成为现实──这也是一种预言,一种逆反式的预言:国家主权好像是在反驳思想主权说,“鞋匠为什么不能治国?!我偏要出两个鞋匠给你看看。”
   


   “哲学家帝王”是思想主权与国家主权的合璧?但愿这不是鞋匠治国的钻戒:虽然可能更加地耀眼。
   
   (153) 如果说思想是一种功能,则拥有和运用这一功能的至高权力就构成了“思想的主权”;那么显而易见,这样的思想主权既可以为善,也可以作恶。但这只是人的理解,从思想主权的角度看,它既无善亦无恶,善恶只是它的作品。
   
   所谓获奖,乃是思想对现实的胜利;一切得奖,都是思想对于事实的任意宰割。
   
   (154) 诗歌,是“人间的韵律”在回应思想的主权:有各式各样的回应,所以有各式各样的诗歌。
   
   祈祷,是一个人或许多人的思绪在叩问思想主权的奥秘;有各式各样的叩问,所以有各式各样的祷告;而耶稣基督的祷告《主祷词》则是“圣子向圣父的祷告”,是“三位一体的内在奥秘”。
   
   教堂的钟声,是人间的思想在叩问思想的主权;有各式各样的叩问,所以有各式各样的钟声。
   
   (155) “思想主权”的概念外延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因为思想主权无中生有,甚至超越了“无始无终的怪物”。“思想”的定义可以不同;“思想主权”的定义也有不同;但思想与思想主权的存在,依然是确定无疑的。
   
   “如果把什么都归结为‘思想的主权’,则其概念的外延会变得无限大,因而失去其意义了。”──那么“神的创造”、“道法自然”呢?这些无限大的概念,是否仍有其意义呢?
   
   如果说“思想的主权缺乏实在的基础”,那么请问:国家主权论又有什么实在的基础呢?仅仅是武力威胁和扣押人质?对不起,这样的“实在基础”比没有的还糟。
   
   (156) 恐怖不是思想,而是基于思想的“情绪反应”;但“恐怖主义”却是思想,是和骑士精神、清教主义、雅各宾主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伊斯兰主义一样的“思想体系”──《从骑士精神到恐怖主义》讲的就是这个。观念不是思想,而是思想的过程;概念不是思想,而是思想的化石。
   
   开明专制,是落后国家追赶先进国家的方式,并非思想主权在引导国家主权探索未知──这是月亮文明,而非太阳文明的特点。
   
   
   (157)
   从现代主义的先锋派,到共产主义的先锋队──只有一步之遥;毕加索绘画里的残肢断臂──鼓励了日本部队在中国的血腥屠杀。
   
   从日耳曼人优越论到民族解放运动,只有一步之遥:西方文明亡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进行的思想自杀。
   
   民族解放运动是在复制西方主权国家,使主权国家的模型在扩散的同时也走向衰亡;联合国的出现,是全球思想即“各国平等观念”传播的后果,缓和了致命的冲突。
   
   
   (158)
   世界的确定性已被摧毁,但思想的确定性势必再度确定──无形的思想作为有形的世界之替代,即将有如圣经取代了圣殿成为古代人生的汇聚焦点。
   
   所谓“会堂取代了圣殿”从来就不是事实,而是会堂的会计们捏造出来的无稽之谈──因为会堂只是一个读经的地方,会堂甚至可以是一个仓库,也可以是一个殡仪馆,还可以是一个交际中心,可以是毫无神圣性的地方。
   
   
   (159)
   真理并不一定是美好的,更不一定是真实的,但却是人们正在遵循的──人们称呼自己的需要为真理,所以这个世界上不仅有真理的报纸(真理报),还有真理的党派(真主党)、真理的战争(人民圣战)。唯有创造了价值的,才会觉得自己的富有;觉得自己的富有的,就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理。
   
   
   (160)
   思想不必“符合实际”,因为“思想创造实际”──实践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因为真理先于实践,真理是创造世界先验者。还因为社会的秩序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社会的无秩序、反秩序,也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而且更加可能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自然的秩序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自然的无秩序、反秩序,也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而且更加可能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
(2014/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