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谢选骏文集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十六、新的文明合乎自然生态
   
   (151)
   “合乎自然生态的文明”:“期待全球政府而非主权国家”,甚至“期待思想的主权而非国家的主权”──这就是“个人主义时代的终极盼望”?新的文明总是合乎自然生态的。 (152) 专家治国还是鞋匠治国?苏格拉底的挖苦在十九世纪的亚伯拉罕•林肯(美利坚帝国的国父)和二十世纪的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朱加什维利(苏联独裁者斯大林)那里,成为现实──这也是一种预言,一种逆反式的预言:国家主权好像是在反驳思想主权说,“鞋匠为什么不能治国?!我偏要出两个鞋匠给你看看。”
   


   “哲学家帝王”是思想主权与国家主权的合璧?但愿这不是鞋匠治国的钻戒:虽然可能更加地耀眼。
   
   (153) 如果说思想是一种功能,则拥有和运用这一功能的至高权力就构成了“思想的主权”;那么显而易见,这样的思想主权既可以为善,也可以作恶。但这只是人的理解,从思想主权的角度看,它既无善亦无恶,善恶只是它的作品。
   
   所谓获奖,乃是思想对现实的胜利;一切得奖,都是思想对于事实的任意宰割。
   
   (154) 诗歌,是“人间的韵律”在回应思想的主权:有各式各样的回应,所以有各式各样的诗歌。
   
   祈祷,是一个人或许多人的思绪在叩问思想主权的奥秘;有各式各样的叩问,所以有各式各样的祷告;而耶稣基督的祷告《主祷词》则是“圣子向圣父的祷告”,是“三位一体的内在奥秘”。
   
   教堂的钟声,是人间的思想在叩问思想的主权;有各式各样的叩问,所以有各式各样的钟声。
   
   (155) “思想主权”的概念外延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因为思想主权无中生有,甚至超越了“无始无终的怪物”。“思想”的定义可以不同;“思想主权”的定义也有不同;但思想与思想主权的存在,依然是确定无疑的。
   
   “如果把什么都归结为‘思想的主权’,则其概念的外延会变得无限大,因而失去其意义了。”──那么“神的创造”、“道法自然”呢?这些无限大的概念,是否仍有其意义呢?
   
   如果说“思想的主权缺乏实在的基础”,那么请问:国家主权论又有什么实在的基础呢?仅仅是武力威胁和扣押人质?对不起,这样的“实在基础”比没有的还糟。
   
   (156) 恐怖不是思想,而是基于思想的“情绪反应”;但“恐怖主义”却是思想,是和骑士精神、清教主义、雅各宾主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伊斯兰主义一样的“思想体系”──《从骑士精神到恐怖主义》讲的就是这个。观念不是思想,而是思想的过程;概念不是思想,而是思想的化石。
   
   开明专制,是落后国家追赶先进国家的方式,并非思想主权在引导国家主权探索未知──这是月亮文明,而非太阳文明的特点。
   
   
   (157)
   从现代主义的先锋派,到共产主义的先锋队──只有一步之遥;毕加索绘画里的残肢断臂──鼓励了日本部队在中国的血腥屠杀。
   
   从日耳曼人优越论到民族解放运动,只有一步之遥:西方文明亡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进行的思想自杀。
   
   民族解放运动是在复制西方主权国家,使主权国家的模型在扩散的同时也走向衰亡;联合国的出现,是全球思想即“各国平等观念”传播的后果,缓和了致命的冲突。
   
   
   (158)
   世界的确定性已被摧毁,但思想的确定性势必再度确定──无形的思想作为有形的世界之替代,即将有如圣经取代了圣殿成为古代人生的汇聚焦点。
   
   所谓“会堂取代了圣殿”从来就不是事实,而是会堂的会计们捏造出来的无稽之谈──因为会堂只是一个读经的地方,会堂甚至可以是一个仓库,也可以是一个殡仪馆,还可以是一个交际中心,可以是毫无神圣性的地方。
   
   
   (159)
   真理并不一定是美好的,更不一定是真实的,但却是人们正在遵循的──人们称呼自己的需要为真理,所以这个世界上不仅有真理的报纸(真理报),还有真理的党派(真主党)、真理的战争(人民圣战)。唯有创造了价值的,才会觉得自己的富有;觉得自己的富有的,就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理。
   
   
   (160)
   思想不必“符合实际”,因为“思想创造实际”──实践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因为真理先于实践,真理是创造世界先验者。还因为社会的秩序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社会的无秩序、反秩序,也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而且更加可能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自然的秩序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自然的无秩序、反秩序,也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而且更加可能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
(2014/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