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十六、新的文明合乎自然生态
   
   (151)
   “合乎自然生态的文明”:“期待全球政府而非主权国家”,甚至“期待思想的主权而非国家的主权”──这就是“个人主义时代的终极盼望”?新的文明总是合乎自然生态的。 (152) 专家治国还是鞋匠治国?苏格拉底的挖苦在十九世纪的亚伯拉罕•林肯(美利坚帝国的国父)和二十世纪的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朱加什维利(苏联独裁者斯大林)那里,成为现实──这也是一种预言,一种逆反式的预言:国家主权好像是在反驳思想主权说,“鞋匠为什么不能治国?!我偏要出两个鞋匠给你看看。”
   


   “哲学家帝王”是思想主权与国家主权的合璧?但愿这不是鞋匠治国的钻戒:虽然可能更加地耀眼。
   
   (153) 如果说思想是一种功能,则拥有和运用这一功能的至高权力就构成了“思想的主权”;那么显而易见,这样的思想主权既可以为善,也可以作恶。但这只是人的理解,从思想主权的角度看,它既无善亦无恶,善恶只是它的作品。
   
   所谓获奖,乃是思想对现实的胜利;一切得奖,都是思想对于事实的任意宰割。
   
   (154) 诗歌,是“人间的韵律”在回应思想的主权:有各式各样的回应,所以有各式各样的诗歌。
   
   祈祷,是一个人或许多人的思绪在叩问思想主权的奥秘;有各式各样的叩问,所以有各式各样的祷告;而耶稣基督的祷告《主祷词》则是“圣子向圣父的祷告”,是“三位一体的内在奥秘”。
   
   教堂的钟声,是人间的思想在叩问思想的主权;有各式各样的叩问,所以有各式各样的钟声。
   
   (155) “思想主权”的概念外延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因为思想主权无中生有,甚至超越了“无始无终的怪物”。“思想”的定义可以不同;“思想主权”的定义也有不同;但思想与思想主权的存在,依然是确定无疑的。
   
   “如果把什么都归结为‘思想的主权’,则其概念的外延会变得无限大,因而失去其意义了。”──那么“神的创造”、“道法自然”呢?这些无限大的概念,是否仍有其意义呢?
   
   如果说“思想的主权缺乏实在的基础”,那么请问:国家主权论又有什么实在的基础呢?仅仅是武力威胁和扣押人质?对不起,这样的“实在基础”比没有的还糟。
   
   (156) 恐怖不是思想,而是基于思想的“情绪反应”;但“恐怖主义”却是思想,是和骑士精神、清教主义、雅各宾主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伊斯兰主义一样的“思想体系”──《从骑士精神到恐怖主义》讲的就是这个。观念不是思想,而是思想的过程;概念不是思想,而是思想的化石。
   
   开明专制,是落后国家追赶先进国家的方式,并非思想主权在引导国家主权探索未知──这是月亮文明,而非太阳文明的特点。
   
   
   (157)
   从现代主义的先锋派,到共产主义的先锋队──只有一步之遥;毕加索绘画里的残肢断臂──鼓励了日本部队在中国的血腥屠杀。
   
   从日耳曼人优越论到民族解放运动,只有一步之遥:西方文明亡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进行的思想自杀。
   
   民族解放运动是在复制西方主权国家,使主权国家的模型在扩散的同时也走向衰亡;联合国的出现,是全球思想即“各国平等观念”传播的后果,缓和了致命的冲突。
   
   
   (158)
   世界的确定性已被摧毁,但思想的确定性势必再度确定──无形的思想作为有形的世界之替代,即将有如圣经取代了圣殿成为古代人生的汇聚焦点。
   
   所谓“会堂取代了圣殿”从来就不是事实,而是会堂的会计们捏造出来的无稽之谈──因为会堂只是一个读经的地方,会堂甚至可以是一个仓库,也可以是一个殡仪馆,还可以是一个交际中心,可以是毫无神圣性的地方。
   
   
   (159)
   真理并不一定是美好的,更不一定是真实的,但却是人们正在遵循的──人们称呼自己的需要为真理,所以这个世界上不仅有真理的报纸(真理报),还有真理的党派(真主党)、真理的战争(人民圣战)。唯有创造了价值的,才会觉得自己的富有;觉得自己的富有的,就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理。
   
   
   (160)
   思想不必“符合实际”,因为“思想创造实际”──实践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因为真理先于实践,真理是创造世界先验者。还因为社会的秩序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社会的无秩序、反秩序,也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而且更加可能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自然的秩序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自然的无秩序、反秩序,也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而且更加可能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
(2014/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