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九章]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九章

   
   九、客观世界只是对我们有用的世界
   
   
   (081)


   “要更好地生存,就需要认识客观世界,虽然‘认识客观世界’这在本质上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但这就像人虽然终究会死,但现在还是要好好活着。”──“既然‘本质上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那怎么确定现在已经‘认识客观世界’哪怕只是一部分,就是真实存在的呢?”──“现在我们认识的,并非客观世界;只是对我们有用的世界:这就是人的根本局限。”
   
   
   (082)
   “‘客观世界’这个概念怎么来的?”──“一个‘被造者’的局限:客观世界就像上帝一样,是信仰的对象,是人推断出来的。”──“推断出来的?!”──“或说是‘由神启示出来’的,是在感官世界的彼岸。”
   
   
   (083)
   思想能够使得“卑贱者最聪明”;不思想能够使得“高贵者最愚蠢”。──其转化是有前提的,那就是“思想”与“不想”;而不是像“俄国+鞑靼”的杂种列宁同志所说的那样,是毫无前提的,是可以一刀切的。
   
   
   (084)
   “在柏拉图看来,理想政体是对‘隐藏于天空的模型或原型’的反映。”──这种说法显然失之简单甚至有些幼稚,不论是出自柏拉图还是出自总结的人;但毕竟触及了思想主权的存在。
   
   
   (085)
   柏拉图在《法律篇》中,采用了一个生物学的隐喻:某人手指受伤,整个Koinonia(组织)都会感到痛苦。”──这个类比是个不幸的错误,显然柏拉图缺乏生态链的知识:人压迫人、人剥削人,是社会生态的一个有机部分,也是自然生态的延伸;一个手指受伤,别的手指也会痛苦,但一个人受伤,别的人不会痛苦,反而会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甚至还会从别人的受伤里,谋求幸福。
   
   
   (086)
   “柏拉图所偏爱的谚语‘朋友之间共有一切’”,可能不是一种奴隶主义,而是一句同性恋团体的口号,它让同性朋友取代了异性伴侣;消灭了两性组织的家庭,也就消灭了私有制,因为女人就是家庭和私有制的起源,她们具有强烈的筑巢本能(相形之下,男子只有领地意识,却对筑巢不感兴趣)──对此马克思主义完全不懂,他们不懂,除非消灭了女人,否则就不可能消灭家庭和私有制。
   
   
   (087)
   有人“指责亚里士多德误读了柏拉图的文本,说他是一个不称职的哲学史家”──岂不知,历史就是误读?否则,精神活动就成了刻舟求剑的呆鸟:现已查明,即使遗传基因,也有一定比例的遗传变异,为的就是要避免刻舟求剑的命运,避免生命的复制被宇宙的潮流所遗弃。
   
   
   (088)
   “奴隶制的存在本身,可能足以说明希腊罗马为何未能发展出自然权利或人权概念。”──这是不对的说法;因为奴隶制并没有阻止英国和美国发展出“自然权利或人权概念”。
   
   
   (089)
   希腊人和罗马人认为:“一个人是否是奴隶,被认为是机遇问题,而与正义没有任何关系。”──这种看法到现代就成为:“一个人是否生来贫贱,被认为是机遇问题,而与正义没有任何关系。”
   
   
   (090)
   “亚里士多德的‘自然奴隶制理论’是这样的:奴隶制对于一切人是必要的也是有益的,因为他们具有内在的智性缺点和道德缺点。”──这种看法至今还被广泛运用于监狱、拘留所和强迫劳改营的实践之中,甚至在甚至军队和警察的机构之中。
(2014/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