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八章]
谢选骏文集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八章

   
   八、科学技术的宗教感情
   
   
   (071)


   “一切政治、神学、社会信条,必须伪装在没有争议的宗教外衣下才能扎根于群体之中,如果某个无神论的信仰可以使群体接受,那么整个信仰也会表现出宗教感情。”──不仅政治、神学、社会信条如此,科学与技术也是如此。人们依恋科学与技术,如同依恋政治、神学、社会信条。
   
   
   (072)
   思想主权:“天下出于思虑,天下殊归于同途,天下百致于一虑,天下出于思虑。”──这里的“思虑”,就是宇宙的思想、思想的主权。
   
   
   (073)
   说劣等人是“上帝创造出来的次品”,不仅怀疑了上帝的创造能力,而且误解了“自然的储备”之奥秘──“自然的目的”不同于“人类的目的”:其目标并非“优异”,而是“多样”。
   
   
   (074)
   “许多严重智障的人有很流畅的语言文法能力”(《语言本能》The Language Instinct))──有“诺贝尔文学奖”而没有“诺贝尔思想奖”是否说明诺贝尔及其委员会甚至瑞典王室的缺乏思想?诺贝尔及其委员会甚至瑞典王室只能认识“流畅的语言文法能力”,不能认识“深邃的思想主权力量”。这些无脑儿的存在,同时也说明思想主权的尊贵:功高不赏、震主身危。
   
   
   (075)
   亚伯拉罕献祭以撒,不是一个“道德的”选择,而是一个“被拖着走还是被领着走”的选择──克尔恺廓尔不懂“被拖着走”是一种更大的厄运,所以“理解亚伯拉罕的选择”;结果这个丹麦病人自己就像他的同乡哈姆莱特一样,被命运拖走了。
   
   
   (076)
   “亚伯拉罕的上帝和爱因斯坦的上帝,是同一位上帝;尽管他们所信的不是同一位上帝。”──这虽然牵强附会,但他们确实出自同一的构造,同一的物理构造,同一的生化构造,同一的社会构造,同一的心理构造。
   
   
   (077)
   师徒关系是一种自愿奴隶关系:“他所查考过的人会被发配和无视三年,以检验的他的恒心和对学问的真爱,并了解他是否有对名声的正确态度以及是否轻视地位;这样之后,他要其追随者沉默五年,以检验他们的自制能力……”这就是希腊人毕达哥拉斯干的好事,他就如此这般地吸收了弟子们的全部才华,做成自己的不朽名声。
   
   
   (078)
   “导师──学生之间的关系创造了‘传统’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思想脉络’的一种东西……不过聪明的学生通常质疑他们的导师而提出新的观点,并建立一代又一代的修正链。”──不能反对老师的学生,永远是好学生,也就是那种长不大的学生;而最为狡猾的反对则是“继承发展”,是实质篡改,是“打着红旗反红旗”。
   
   
   (079)
   哲学是一种自我夸耀:“我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苏格拉底他其实只是想炫耀自己的“新知”──用自己的“无知”去纠正别人的“错觉”,结果苏格拉底为此卖弄却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其实苏格拉底不明白,人生的大半是依靠错觉而生活的,只有一小半才是为了改进错觉而作的努力……你苏格拉底为了自我炫耀而破坏了别人的美好错觉,别人理所当然要你的狗命。因为,人们如果失去了前一大半的错觉,后一小半的改进就会失去意义和根基,人生就会变得幻灭,成为碎片和灰烬了。
   
   
   (080)
   “生活需要建立在自我欺骗的基础上,所以必须信仰那些并不存在于感官世界的东西,人才能得到拯救。”──“并不存在于感官世界,那存在于哪?”──“可以肯定的是:在感官世界之外有更大的世界,因为人的感官机能是极为狭窄的(这在科学上都有定论的):人的感官,是服务于‘人的生存’,不是服务于‘客观世界’的。”
(2014/10/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