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四章]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四章

   四、原则上并不存在独一无二
   
   
   (031)
   “生命在原则上并不存在独一无二的特征。”──也就是说,生命是一种由思想组成的宇宙现象;而由思想组成的还有其它许多东西;尽管不同的人会主张生命的组成方式是“一次性的创造”,或“不断性的演化(进化)”,或“一次创造──不断演化”。


   
   
   (032)
   “普遍适用的主张实际上承认无知,那些沉浸在普遍性中的人,永远不能叙述历史。”──因为历史永远是特殊的;而承认思想主权才是真正承认自己的无知。
   
   
   (033)
   “一切普世信念都是虚构的,它唯一的生存条件就是它不能受到考究审察。”──但是从功能主义的观点看,一切普世信念又都是有用的,否则便不会流传开来,受到遵从;生命的智慧就在于:在必要的时刻抛弃不必要的普世信念,在必要的时刻迎接必要的普世信念。这就是“无中生有”的绝妙之处。“形式永远服从功能。”──功能其实服从需要,需要为了满足生命,生命是在运行思想。
   
   
   (034)
   “人不再能够接近真理的启示,因为真理的每一次显现同时又是‘彻底的掩饰’;根据这种事物观,历史不过是理性悲惨的呈现而已,自从‘原初破裂’以来,它被神秘化了。”──这是因为,世界的诞生不是为了提供给人们认识的,而是为了提供给人们生活的;所以本能卓著者,其成功率要高于理性卓著者
   。
   
   
   (035)
   “科学思想史使得采取下列行动成为必须:把那些著作重新置于它们的精神语境,将其阐释为‘展示作者的精神习惯、偏好和憎恶的一种功能’。”──读者应该好好想想:作者为什么要那样说、那样想、那样作出反应。
   
   
   (036)
   一个严谨的科学家,怎么可能接受奇迹的可能性呢?不过在我看来,科学与奇迹,都是由思想来鉴定的;而神学家田立克(Paul Tillich,1886──1965年)也承认事物的另一面向:“怀疑不是信仰的对立,怀疑就是信仰的一部分。”而思想,就是凌驾于信仰和怀疑之上的裁判。一个严谨的科学家,怎么可能不接受奇迹的可能性呢?
   
   
   (037)
   “面对充满迷惑和未知现象的数据,科学家构建有关假说,然后设计实验来测试那些假说;科学前沿的许多实验失败了,大多数的假说结果是错误的;科学在进步,在自我完善,任何明显错误的结论和假说都不能持久,因为更新的观察数据终将推翻错误的体系。”──科学的价值就在于能够自我否定,宗教的价值就在于能够坚持不懈。承认奇迹的可能,就承认
   科学能够自我否定。
   
   
   (038)
   “科学家心底都有一种‘无政府主义情结’,希望有一天能带来出其不意的发现,从而打乱现有的框架:诺贝尔奖就是授予这种发现的。”──难怪诺贝尔奖金出自黑色炸药的利润:从物质重构到精神重构。难怪牧师家里的小丑尼采说他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炸药。
   
   
   (039)
   
   牛津大学研究“人类将会如何走向灭绝”:有关物种灭绝的研究报告汗牛充栋,但研究人类会如何走向绝种末路的却不多见,于是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所”(Future of Humanity Institute)这个国际团队就研究了人类在哪些情况下可能遭遇无法战胜的劲敌而整体灭绝,而“能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的最大危险是人类自己的思想”:人类已经进入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这个时代具备了毁灭人类未来的无比能力;这是因为科技发展速度之快,超过了人类对新科技带来的后果的控制能力;这就像孩童手里的致命武器……具体来说,在生物工程、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实验已经进入预料之外且后果难测的疆域;科技本身就是一柄双刃剑;人工智能技术既可以成为工业、医药、农业甚至经济管理中的重要工具,但它对可能造成的破坏的广度和深度并不在意。
   
   
   (040)
   “世界开始时没有人,结束后也没有人。”──这本身就是一种思想;只有思想可以作出断言。而且,人类真的能让自己维持到世界结束的时候?恐龙家族最为强盛的时候,一定也作如是想,如果他们有“思想”的话──其实他们一定有思想的,因为他们也是思想的产物;尽管我们无法了解他们的思想。
(2014/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