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四章]
谢选骏文集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四章

   四、原则上并不存在独一无二
   
   
   (031)
   “生命在原则上并不存在独一无二的特征。”──也就是说,生命是一种由思想组成的宇宙现象;而由思想组成的还有其它许多东西;尽管不同的人会主张生命的组成方式是“一次性的创造”,或“不断性的演化(进化)”,或“一次创造──不断演化”。


   
   
   (032)
   “普遍适用的主张实际上承认无知,那些沉浸在普遍性中的人,永远不能叙述历史。”──因为历史永远是特殊的;而承认思想主权才是真正承认自己的无知。
   
   
   (033)
   “一切普世信念都是虚构的,它唯一的生存条件就是它不能受到考究审察。”──但是从功能主义的观点看,一切普世信念又都是有用的,否则便不会流传开来,受到遵从;生命的智慧就在于:在必要的时刻抛弃不必要的普世信念,在必要的时刻迎接必要的普世信念。这就是“无中生有”的绝妙之处。“形式永远服从功能。”──功能其实服从需要,需要为了满足生命,生命是在运行思想。
   
   
   (034)
   “人不再能够接近真理的启示,因为真理的每一次显现同时又是‘彻底的掩饰’;根据这种事物观,历史不过是理性悲惨的呈现而已,自从‘原初破裂’以来,它被神秘化了。”──这是因为,世界的诞生不是为了提供给人们认识的,而是为了提供给人们生活的;所以本能卓著者,其成功率要高于理性卓著者
   。
   
   
   (035)
   “科学思想史使得采取下列行动成为必须:把那些著作重新置于它们的精神语境,将其阐释为‘展示作者的精神习惯、偏好和憎恶的一种功能’。”──读者应该好好想想:作者为什么要那样说、那样想、那样作出反应。
   
   
   (036)
   一个严谨的科学家,怎么可能接受奇迹的可能性呢?不过在我看来,科学与奇迹,都是由思想来鉴定的;而神学家田立克(Paul Tillich,1886──1965年)也承认事物的另一面向:“怀疑不是信仰的对立,怀疑就是信仰的一部分。”而思想,就是凌驾于信仰和怀疑之上的裁判。一个严谨的科学家,怎么可能不接受奇迹的可能性呢?
   
   
   (037)
   “面对充满迷惑和未知现象的数据,科学家构建有关假说,然后设计实验来测试那些假说;科学前沿的许多实验失败了,大多数的假说结果是错误的;科学在进步,在自我完善,任何明显错误的结论和假说都不能持久,因为更新的观察数据终将推翻错误的体系。”──科学的价值就在于能够自我否定,宗教的价值就在于能够坚持不懈。承认奇迹的可能,就承认
   科学能够自我否定。
   
   
   (038)
   “科学家心底都有一种‘无政府主义情结’,希望有一天能带来出其不意的发现,从而打乱现有的框架:诺贝尔奖就是授予这种发现的。”──难怪诺贝尔奖金出自黑色炸药的利润:从物质重构到精神重构。难怪牧师家里的小丑尼采说他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炸药。
   
   
   (039)
   
   牛津大学研究“人类将会如何走向灭绝”:有关物种灭绝的研究报告汗牛充栋,但研究人类会如何走向绝种末路的却不多见,于是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所”(Future of Humanity Institute)这个国际团队就研究了人类在哪些情况下可能遭遇无法战胜的劲敌而整体灭绝,而“能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的最大危险是人类自己的思想”:人类已经进入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这个时代具备了毁灭人类未来的无比能力;这是因为科技发展速度之快,超过了人类对新科技带来的后果的控制能力;这就像孩童手里的致命武器……具体来说,在生物工程、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实验已经进入预料之外且后果难测的疆域;科技本身就是一柄双刃剑;人工智能技术既可以成为工业、医药、农业甚至经济管理中的重要工具,但它对可能造成的破坏的广度和深度并不在意。
   
   
   (040)
   “世界开始时没有人,结束后也没有人。”──这本身就是一种思想;只有思想可以作出断言。而且,人类真的能让自己维持到世界结束的时候?恐龙家族最为强盛的时候,一定也作如是想,如果他们有“思想”的话──其实他们一定有思想的,因为他们也是思想的产物;尽管我们无法了解他们的思想。
(2014/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