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徐永海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旧稿:这几天又要被软禁
·旧稿: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旧稿: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坐牢4年的叶国柱将于7月26日出狱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附:王丹:《关于筹措互助基金的倡议》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二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维权老人双淑英昨日出狱,她的老伴华再臣今日去世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我们15人被抓,后13人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0天左右。在我近年的文章中,很多文章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学《圣经》的文章,记录了我们学圣经的过程。我们学《圣经》有什么罪?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走失、死亡,尸体被发现在高铁轨道旁,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和她的侄女——王楠。王春艳电话:18513465187、15810046477。!!!
   
   徐永海、杨靖、徐彩虹、于艳华、杨秋雨、杨敏、居小玲、吕动力、王素娥、王春艳、康素萍、张海彦等13人在狱中经历了很多苦难,出狱后依旧在经历苦难,如张文和弟兄,出狱后被软禁,有病也不许出门看病,张文和表示抗议,为此张文和被抓进精神病院,至今。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七处经历见闻(1)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4年6月9日
   
   我和杨靖老弟兄,在2014年1月26日晚上10点左右,被一辆警车拉到了七处大门门口,即北京第一看守所的大门门口,被“邮七处”了。
   
   “邮七处”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词汇”。在以前,在北京,在那些“玩”的人中,应当都知道这个“词汇”,否则你也就别“玩了”。并且当他们在被“邮七处”时,他们的内心中都应当是在一阵阵地发紧,即使表面装着镇静,内心也应当是充满了恐惧。因为,“邮七处”意味着死刑、死缓、无期,如果仅仅被判个十年、八年,那都是烧高香了。
   
   “玩”,应当是地道的北京话儿,流行在“流氓”中的北京话儿。这里的“流氓”在“流氓”中间并不是贬义词,而是褒义词,不是指那些“低级下流调戏妇女的那些人”,而是指的像黄金荣、杜月笙那样的人。在自称“流氓的人”,自称“玩的人”中间,还真有一些达到了类似的高度,据说,现在,在北京,一些大流氓还真是有钱、有权、有势。只是在这些“玩的人”中间,大多数都“玩”的不那么好,有不少还被“邮了七处”。
   
   这些名词都是我听说的,是我在西城看守所时,听那些“流氓”、“玩的”们说的。他们还说:“一进七处大门,管分配的狱警就能分出谁是要被枪毙的,就给砸上死链,就是用铆钉把脚镣钉死,送进死筒里去,死筒里关的都是死刑犯”。当然我在这次进七处后,得知到一些还真是真的,如脚镣都是用铆钉钉死的;手铐,这里称为“揣”,也是锤子把锁眼砸死,用钥匙再也打不开了。
   
   我和杨靖老弟兄,都不“玩”,都不是“流氓”,我们是基督徒,是持不同政见者、异议人士、民运人士,但我们也进了七处,被邮了七处。
   
   杨靖老弟兄,早在30多年前,即1980年6月,他就被邮过七处。那时,杨靖是78、79年西单民主墙的著名人物,为此,他被抓进了七处,后被判8年。在那个时代,与他先后被抓被判的,在北京的还有魏京生、徐文立等等。这些人后来都成了“大人物”,魏京生、徐文立,都是由中美高层作了交易,被“邮”去了美国。只是杨靖一直坚守在中国,坚守在北京,杨靖和他的妻子马大姐,都认为在国内更好,是让出都不出。
   
   我,徐永海,这次是第一次“邮七处”。但是,在1995年到1997年,因基督信仰与追求民主,我曾被关在北京西城看守所的“小号”2年,与那些“玩”的,自称流氓的,关在一起,朝夕相处。陈华、高飞、孟文革、常建民等等“流氓”,先后与我朝夕相处一段时间后,先后被邮了七处。高飞百分之百被枪毙了,其他的几个即使不毙,也应当是死缓、无期、十多年吧。
   
   我和杨靖老弟兄是在2014年1月24日晚上10点被邮的七处,被送进北京第一看守所的大门。而在我们之前的几个小时,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另外11名肢体,张文和、杨秋雨、吕动力、张海彦、于艳华、徐彩虹、王春艳、王素娥、居小玲、康素萍、杨敏,也被邮了七处。一个月大家被释放后知道,他们是在早上被邮的七处。
   
   在路上,在警车里,我和杨靖老弟兄,我们的内心中没有恐惧,只有喜乐。我们祈祷,我们感谢主给了我们这十字架道路,让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让我们这些主内肢体,来为主作见证。而在目前的中国,在目前的教会,正需要这样的见证。
   
   我们知道,我们这13名主内肢体,各个都能经受住这样的考验,不会有一个软弱的。我们知道,主耶稣就是要借着这“邮七处”来锻炼我们这个团队,来使我们13名主内肢体各个都成为得胜的精兵。
   
   我们知道,我们是基督徒,我们这些主内肢体仅仅是在一起学习《圣经》,来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连抓我们的人都爱,我们何罪之有。我们没有罪,只有光明,我们看看在法庭上如何审判我们。
   
   在祷告后,我和杨靖老弟兄,走下警车,一起走向“七处——北京第一看守所”的大门。我们是手拉着手,肩并着肩,一起走进了这七处的大门,被邮了七处。
   
   
   照片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七处——北京第一看守所”的大门(大门照片来自中央电视台关于向南夫的那段视频)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4-5-12注:今年,1月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13名主内肢体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月份,葛志慧姊妹等7人被刑事拘留,罪名中有“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4月份,浙江省出现了教堂被拆、十字架被拆。面对这些,作为基督徒我们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来争辩。
   
   在中国有数不清的“反邪教”网站,“任何邪教都反对科学”是这些网站的主要论点。作为基督徒,我高举耶稣和十字架“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同时,作为科学工作者,我(个人)还高举科学。因为科学将会帮助人们去认识“真的存在上帝,耶稣就是上帝”。
   
   为此我进行了近30年的科学研究,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我研究了“空间与能量”、“前额叶与精神”等问题。在此望朋友们、肢体们能给以一读,并给以支持、帮助、参与。
   
   
   
   附、《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
   
   
   
   
       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
     
         (北京)徐永海
     
         2014年9月3日
     
     
   1、宇宙空间应当是一个能量库,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库
     
     “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说:“宇宙有个起始点,在宇宙起始点,没有时间、空间、物质,是个‘点’。在宇宙起始点,随着时间的诞生,也诞生了空间和物质。随着时间行驶,空间以光速膨胀;随着空间膨胀,星系之间彼此远离”。目前宇宙时间是137.5亿年,宇宙空间是137.5亿光年(距离)。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科学可以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1951年,天主教正式宣布:“大爆炸模式与《圣经》一致。”[见:(英)史蒂芬•霍金(许明贤、吴忠超译).时间简史——从大爆炸到黑洞.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55.]。通过大爆炸理论,很多人从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当然,也有极个别基督徒是极力反对“大爆炸理论”,他们说宇宙的历史只有几千年,上帝只是用6天创造得宇宙,并在第6天用泥捏出了人。
     
     有一些人虽然认同“宇宙大爆炸理论”,但是他们并没有能正确理解“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他们的错误理解是:“由于爆炸的作用,星系之间相互远离;由于星系之间相互远离,物质世界(所有星系)所占据的空间在不断地扩大。但是,在物质世界(所有星系)所占据的空间之外,还存在着无限的空间”。他们的观点是错误的,宇宙空间不是无限的。
     
     正确的理解是,虽然宇宙空间没有边界,但是宇宙空间是有限的。当宇宙时间是万万分之一(亿分之一)秒时,整个宇宙空间只有3米;3米,那一刻的整个宇宙空间就是这么大,还没有普通人家的房间大。当宇宙时间是万分之一秒时,整个宇宙空间只有30公里;30公里,那一刻的整个宇宙空间就是只有这么大。目前宇宙时间是137.5亿年,宇宙空间是137.5亿光年(距离),宇宙空间是在不断地膨胀之中。
     
     为什么宇宙空间能够不断地膨胀?只能是,宇宙空间的“真空”不是真正的“空”,而是由一种“东西”构成的,并且这种“东西”一直是在不断地增加之中。虽然宇宙中并不存在那个“绝对静止的以太”(因为“以太”不符合相对论),但是并不能因此就说,宇宙空间的“真空”就是真正的“空”。
     
     宇宙中具有千亿数量的星系,银河系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星系。每个星系内又具有千亿数量的恒星,太阳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最普通的恒星。这千亿千亿数量的恒星,在每时每刻都在发出巨大数量的光子,已经发出了一百多亿年。那么,这些巨大数量、巨大数量的光子都到哪里去了?这些光子只能是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了。宇宙空间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而光子又是在不断地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所以宇宙空间能够不断地以光速在膨胀。
     
     水波只能在水中(如水池中,如江河湖海中)传导。光波本身是能量,自然光波也应当只能在——“能量、能源中,或者本身必须是能量、能源的宇宙空间中”——传导。宇宙空间的“真空”不应当是真正的“空”,而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由能量构成的,宇宙空间应当就是一个能量库,应当就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库。
     
     在地球上,生物已经存在了几十亿年,其中我们人类也已经存在了几十万年、几百万年;如果没有大的意外,我们人类应当还可以再存在几十万年、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年、几亿年、几十亿年……。可是,仅仅在几十年后、几百年后,地球上的石油、煤炭等能源就将会枯竭,没有了石油、煤炭等这些能源,未来我们人类将如何生存。“宇宙空间应当就是一个能量库,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库”,为了我们人类未来的生存,我们实在是应当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相反,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并且迟早会到来,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酝酿新的突破”。我们必须在物理学理论上进行新的研究,去取得一个新的突破,来解开“宇宙空间应当就是一个能量库,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库”这一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