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徐水良文集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徐水良


   

2014-10-23日


   

   
   无论军事上还是政治上,理论上的常识和实践中的常规,都是力量强大形势好的时候,采取前进、进取和进攻策略,去夺取胜利,否则就是放弃胜利;力量弱形势不好的时候,采取防御或者撤退、退却策略,否则就可能打败仗,遭受很大损失,甚至覆灭。
   
   也就是说,无论军事上还是政治上。理论上还是实践中,正确的常识就是“好进坏退”。
   
   但胡平却提倡“见坏就上,见好就收”,也就是与正确常识完全相反的“好退坏进”的策略。这种策略和理论,完全是违背正确常识的策略和理论。它既是退却逃跑主义:在形势好的时候,必须退却,不能进攻,不能去夺取胜利,却只能得点小利,见好就收,马上退却逃跑,放弃胜利,不准胜利;但同时,它又是一种冒险主义策略,形势坏,或很坏、特坏,你却只能见坏就上,硬着头皮去冒险,去冒险进攻,去送死,或者蒙受巨大损失。
   
   因此,胡平的策略和理论,是违背正确常识的、逻辑错乱的、疯子性的、非常荒唐的策略和理论。纯粹是疯话。
   
   但是,为什么胡平会采取这种非常荒唐的策略和理论,这种策略和理论为什么又能为胡平带来很大的名气,成为他二十多年的经典性理论和策略呢?
   
   看一下历史,中国和外国,人类历史上,往往有一些人,理论水平不行,于是就提出一些完全违背常识常规的荒唐理论,故作惊世骇俗之言,加上他们的诡辩,借以哗众取宠,赢得自己的名声。
   
   中国这二三十年来,无数伪精英伪公知,以及没有理论的中共领导人,都用这个办法来骗取自己的名声。把完全没有理论和预见能力的“摸石头过河”等实用主义的猫论摸论,说成伟大的邓小平理论。还有全国风行、影响巨大的黄色文明蓝色文明的无稽之谈。还有中国伪精英独特的、耸人听闻地攻击全世界都赞扬的革命、毫无根据宣扬口头改良幻想理论的告别革命理论,"以暴易暴",暴力只能产生暴政“的理论。中产阶级理论。腐败是改革润滑剂的理论。先经改后政改、经济改革自然而然导向政治改革的理论。全盘私有化,全盘商业化,不顾一切私有化等等大抢劫大掠夺的邓式改革理论。没弄懂自由主义是怎么回事,就被无数伪精英伪公知大赞特赞的自由主义理论。还有种族主义素质论,“公地理论”,乡绅理论、贵族理论,党内民主论、一部分人先民主的理论,三百年殖民地理论,没有敌人理论,等等等等,都或多或少,属于此类哗众取宠的荒唐理论。
   
   实际上,马列的理论,经济决定论等等,也是一种哗众取宠的理论。人的常识告诉人,人类社会,人是根本,是创造和决定人类社会的各种事物,包括创造和决定经济的根本因素。但是,马列却把这个常识反过来,把经济说成决定因素,说成决定人和人类社会的决定因素——经济基础,并且写出无数大部头著作,以诡辩术来论证这类理论,结果误导了无数人,给人类带来空前的灾难。
   
   中国和世界上,包括中国近而三十年来哗众取宠的理论,很多也是以马列理论为基础产生。
   
   毛泽东也是这类典型,例如,他把统一性,共同性,同一性,不变性,绝对性这类同义近义词割裂开来,把统一性,共同性,同一性,不变性说成他们的对立面相对性;又把相对性,差异性,对立性,斗争性,变化性,转化性割裂开来,把差异性,对立性,斗争性,变化性,转化性说成它们的对立面绝对性,从而把整个哲学理论搞得混乱不堪,无比荒唐。又例如,任何事物,都只能按它的自身标准来衡量和评价,到艺术上,对艺术当然也必须按艺术标准来衡量。但毛泽东却说,衡量艺术,必须以政治标准第一。结果,造成中国文艺的大倒退、大衰落。诸如此类或者更加荒谬的东西,例如全面专政和继续革命的荒谬理论,在毛泽东那里,比比皆是。
   
   这些荒谬理论,越是荒谬,就越是赢得不懂理论的大量人们的敬佩,被他们认为高深莫测。因为,正确的日常常识,通俗明白,人们很容易懂得,因此人们往往不认为这些非常珍贵的正确常识是多么珍贵;相反,毛泽东和马列那些极端荒谬的东西,因为违背常识,人们怎么都搞不懂;而越是搞不懂,就越是盲目崇拜,认为毛泽东和马列高深莫测,水平高,自己水平低,理解不了。
   
   这就是人们盲目崇拜的迷信心理。哗众取宠的人们,包括马列毛泽东,以及这二三十年来的哗众取宠的人们,之所以敢发违背常识的惊世骇俗的荒唐谬论,来哗众取宠骗取自己的名声,就是利用不懂理论的民众、理论水平不高的伪精英伪公知,对某些伪理论家盲目崇拜这种崇拜权威的迷信心理。
   
   胡平提出的不少理论,包括“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好退坏进”理论,他和普里泽沃斯基教授著名的《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的理论,等等,都属于此类违背日常常识、故作惊人之论的荒唐的哗众取宠的理论。
   
   为节省评论精力,我把批评胡平“见好就退,见坏就上”的“好退坏进”理论的其他几篇文章,附在后面,作为对上面论述的补充说明。
   
   
   附: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徐水良


   

2014-06-08


   
   
   所跟:余大郎:高诉求时见好就收,低诉求时见坏就上;胡平若这样表述就周延了。
   
   作者:徐水良:你真是什么也不懂,见好见坏是胡平的专有笑话,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属于同类性质。后者是胡平根据洋迷信搬用的洋教授洋笑话。而前者则是胡平土法创制的土笑话。
   
   一般军事原则日常常识(避强击弱原则)是:
   
   自己力量大形势好、见好要上才能歼灭敌人争取胜利;自己力量小形势不好,敌人力量大,见坏要避要撤要收才能避免失败。
   
   这就是军事上避强击弱的日常常识和原则。中共的十六个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就是用的这个道理。
   
   胡平见好见坏原则,反对这个军事原则和常识,把这个常识反过来了:
   
   见好就收的意思,是自己力量强形势好,千万不要打胜仗,杀一个敌人就收兵;见坏就上意思是,只要情况坏,敌人比你强大,你就要去打仗,就应该去冒险或送死。
   
   按见好见坏的字面意义,只能是这样的意思。
   
   而且也只能这样判断和解释,否则,没有好坏标准,完全无法操作。
   
   实际上,为“见好就收”辩护的,他们的理由都是“见坏就收”:即中共坚持镇压,民众无法抵抗,情况很坏,为了避免流血,就应该收,就应该撤退,去保存力量。讲的是一般人的常识。(这个常识符合一般日常情况,但不见得符合革命时期特殊情况。)可是却反过来用“见坏要收”,来为“见好就收”辩护。
   
   胡平根本无法清楚地理解和表达这个意思,于是就像他一贯的做法一样,被当时靠语言出格,故作惊人之言出风头的习惯牵制,把意思完全表达反了,变成“见好就收”,于是他的“见好就收,见坏就上”,就变成了与军事原则、日常常识完全相反的东西,于是就变成惊世骇俗的惊人之论,于是引起人们惊讶,于是引起争论二十多年。
   
   这个争论的真相,实际上就在这里。
   
   我的批驳,我楼下的帖子,一直在揭示这个真相,解释胡平语言中表达的非常荒谬的意思。都是在说明和解释这个问题。现在人们仍然无法理解这个真相,我这里只好直话直说了,不得不说出这里胡平语言理解表达能力欠缺的问题。(其实胡平的语言理解和表达能力并不很差,只是他太追求用这类故作惊人之论的、出格的、惊世骇俗的特殊表述来吸引别人注意力了。)
   
   
   附: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
   
         ——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徐水良
   
             2010-2-21
   
   
   在胡平的《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一文及其争论中,胡平牛乐吼对于亚当.普里泽沃斯基的态度,表现了崇洋迷信的典型。洋人洋教授的话,不管如何荒谬,也不管自己有没有理解,一律相信,当作金科玉律来崇拜。还把洋教授的话当作理所当然正确东西,搬出来反对正确思想。
   
   其实,左派教授普里泽沃斯基“制度化不确定性”的说法,本身就很荒谬。因为,制度是规范,是秩序,是常规,是确定性。是与不确定性对立的概念。我们可以努力减少不确定性,也可以通过尽可能制度化来减少不确定性,但不确定性本身,不可能制度化。“制度化不确定性”或“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它们的意思,就是把没有规矩没有规范变成制度变成规矩和规范,把没有秩序的混沌状态变成常规变成制度,也就是说,把混乱无序当作制度,把没有制度当作制度。那就把制度彻底否定了,变成了混乱无序的混沌社会。
   
   我们把“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这个理论笑话,命名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
   
   普里泽沃斯基的结论,也很不正确。专制制度条件下,较少有制度性妥协(但绝不是没有),妥协主要是实质性妥协。民主制度下的妥协,以制度性妥协为主干,包含大量实质性妥协。不过,在民主制度下,这些实质性妥协,往往会通过制度性妥协得到确认和保证。在民主制度下,无论制度性妥协,还是实质性妥协,都要比专制制度下多得多,常规得多。例如,参众两院,其决议条文,实质内容往往反复修改,这属于实质妥协。而民主表决,属于制度性妥协,而表决程序的协商和妥协,属于程序妥协。
   
   同时,民主制度下的妥协,其可靠性,确定性,要远远超过专制制度下妥协的可靠性、确定性。因为专制者往往反复无常、不守信用。
   
   所以,普里泽沃斯基的结论,尤其是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的说法,完全违背历史事实,非常错误。“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这个说法,是第二个“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我们把“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称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之一,“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称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之二。
   
   不过,我们这里不来详细论述这个问题。制度性妥协和实质性妥协的关系,有点类似于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关系。因为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关系,许多年中,被一些“精英”们搞得混乱不堪,两者关系被颠倒。因此,2005年3月1日,我写了《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一文,加以论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当作参考。
   
   从五四以后,尤其是从河殇派和自由主义出现以来,崇洋迷信成为中国某些精英们的普遍风气。我们后面的论述中,将会论证这是一种很不好的风气。
   
   当然,这种崇洋迷信,也并不是中国所特有。例如,几个不懂经济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提出一个幼稚的、完全违反经济规律的荒唐建议——休克疗法,俄罗斯人竟然轻易地相信和接受,表现了俄罗斯人很重的崇洋迷信心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