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徐水良文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目录:
   今天的香港,明天的大陆
   退场机制是一个伪课题

   再说退场机制是个伪课题
   历史多由少数人推动-说占中
   坚持就是胜利-说占中
   
   

今天的香港,明天的大陆


   

2014-10-05


   
   
   这几天的香港伞花运动和三月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一样,都是一种去中共化运动,反映了中共发展的颓势,在世界格局中已经属于败落的局面。1978年之前中共闭关锁国,搞到民怨沸腾,几近崩溃;到了如今,中共大搞权贵资本主义,耗费资源,大搞房地产,大印钞票,在世界上到处树敌,在另一个方向上正在接近灭亡。与此同时,大陆人的形象也是老鼠过街的样子,在华人世界不断爆发大陆人引发的冲突。那么,大陆人有什么不同的呢?或者说,什么时候大陆是否也可能有伞花运动呢?
   
   我们先看一下,台湾和香港人的共性。无论是太阳花还是伞花,参与的主体都是青年学生。这是因为,他们在较健全民主制度的社会中长大,形成了一些民主社会的共识或价值判断,这种价值观念,是区别不同社会的根本。这种价值标准是从小形成的,本身也是种“信仰”,长大了以后就比较难改变。相反,一个在中国专制社会长大的人,即使到西方生活多年,也很难拥有这种价值观念。今天看了王希哲先生的帖子,这种感觉尤为明显。在王这种人眼里,他们的价值基础只是丛林法制,谁拳头狠谁有道理,从本质上讲,他们根本不讲道理。这是他们会崇拜毛泽东的根本原因。一个有现代民主观念的人,看了他的帖子,刚开始会是愤怒,后来会觉得无奈,为什么在民主社会里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人,思想仍然可以如此愚昧和野蛮?答案就在他们的童年/少年,他们的教育不但赋予了他们丛林价值观,而且把他们思考的能力基本都剥夺了,到现在,他们也只能从一般动物的角度出发,去“思考”问题了。
   
   我们来分析一段王的“思考”:
   
   “黑人反对白人种族歧视,要求平等权利。罗莎带头的反抗,当然正义。但美国革命后近200年还存在种族歧视法律,证明了,相当部分(不敢说大部分)白人,有利于保持这种对黑人不平等权利。而这本身就是白人们的权利,他们也自然认为“正 义”。这两种权利究竟哪种真“正义”,谁应该保持或废除,及如何废除,完全取决于黑人白人之间的斗争博弈。而这过程,也就是美国民主的过程。”
   
   在王的眼里,是无所谓“正义”的,“正义”其实就是“结果”,就是胜者为王。在王看来,之所以我们认为“黑人反对种族歧视”有理,根本的原因是在于这是“美国民主的过程”的结果。换言之,如果明天白人又成功地改回歧视制度,“民主的过程”变化了,王就认为白人的歧视“正义”了。在王的眼里,“正义”只是结果的说法,而不是一种客观独立的价值体系。
   
   在民主社会里长大的人,很难理解这种扭曲的思想。人们从小就认为,人具有一些天生的“权利”,或基本人权,比如自由言论权,私人财产权,参政选举权等。最初,这些权利限于白人,后来在黑人的斗争下,扩散到了全社会。民主社会发展的过程,是民主制度完善的过程,人们不会拿历史中不完善的民主制度来质疑(现在的)民主价值本身。 或者说,民主价值或“正义”的内容,在不同时期是可以不同的,但其核心内容不变,即认为(人们)应该拥有一些权利;享有权利者的范围是在扩大,那是因为其核心价值“平等” 是需要一个完善的过程。从根本上来说,人们始终认为,“平等”是正当的;历史的发展,只是在现实的情况下,把“平等”的范围扩大了,也就是越来越“平等”了。“平等”是一个绝对的“客观”的追求价值,虽然不同历史条件下,人们实现的情况有所不同。
   
   而在王的眼里,“权利”是另外一个东西,没有什么基本人权,没有价值标准。白人歧视黑人也是白人的“权利”,杀人犯也有杀人的“权利”。“权利”是否“正当”,只看结果。这种野蛮思维里,其实根本没有现代人“权利”的意识,有的只有土匪式的“胜者为王”。王和共产党一样,脑子里只有土匪逻辑,即使用“民主”式的语言,仍然也只能表达他们土匪式思维。这也难怪,为什么王希哲/李敖这种人为什么都会和中共最终走到一起。
   
   香港/台湾的年轻人为什么会走上街头,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的价值观是和中共那套根本不同的。在正常社会里长大的年轻人,是反对中共的价值体系的。自1997年以来,中国的溃败也体现在了香港。中国既无力维持香港过去的繁荣,甚至还抢夺香港的资源,导致后者的更加不满。在由富变穷过程中堆积的不满,反过来会增加有民主意识的年轻人对抗的动力。香港年轻人的民主化的诉求本身就是“中国模式”失败的结果。在未来,中国的失败将更清楚地体现在它国内,中国国内同样会面临经济危机下“由富变穷”的体验,中国人同样会更加不满,中国同样也会动荡起来。所以说,今天的香港,也是明天的中国。区别在于,中国的年轻学生,很多人和王希哲一样,已经被中共洗脑,不具备民主意识。所以未来在中国参与对抗的主体会是社会人,即那些有社会经验,利益被中共剥夺的人,届时的对抗,将更难以控制。
   
   
   

退场机制是一个伪课题


   

2014-10-15


   
   
   "导致六四悲剧的原因之一,从民运自身检讨,那就是民运没有建立起自己的退场机制。民运好比一辆只有油门,却没有刹车的汽车,除非它幸运地一战而全胜,否则就无法避免车毁人亡的结局。"
   
   =====================
   
   这是典型的五毛思路。可见,即使是胡平先生,也被中共的说法潜移默化。
   
   这里的“悲剧”,应该是指中共开枪/开坦克杀人。这个悲剧的责任完全在中共,于“退场机制”无关。无论学生运动采取如何的“退场机制”,中共都不应该杀人。这应该是很清楚的价值判断。如果用胡平这种思路来“反省”,那就是模糊了价值基础,中了中共的全套。任何事情都可以从多方面“解释”,比如一个人无辜在街上被砍死了;这个事情正常的诉求是要杀手服法;你也可以从那个人“自身检讨”,说他跑得慢,没练过铁布衫等等。这后一种说法也有“道理”,但模糊了焦点,它只想解释一个人怎么才能不被杀死,而漠视了一个正常社会的基本信条-杀人非法。
   
   六四失败,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人没有坚定的信念和中共对抗,或者说没有明确的对抗价值。六四当时,如果提前退场,可能可以少死几个人,但能改变什么?!民主从来都是由对抗来争得,从来没有从“妥协”而来的。凡是成功的运动,都有明确的#对抗价值。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印度甘地运动要求独立。反观六四时有什么?反贪官,反腐败,反官倒,都是些反奸臣不反皇帝的东西。如果都不反对体制本身,这种运动怎么可能成功?这才应该是对六四的反思,而不是纠缠于什么时候退场这种“细枝末节”。中国人还在纠缠于“退场机制”,还在模糊杀人责任,这本身就说明了对抗价值的混乱。这次香港的可贵之处就在于,香港有很多不愿意做奴才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形成了一致的对抗价值,共同争取普选。民主运动是一个过程,主要的目的在于积聚对抗的力量,而不在于争一时的“胜负”。就算这次香港人被镇压,仍然不能说是失败。大众走上了街头,表达了自己对抗的意志,这就成功了。很多中国人流传一种观念,认为六四镇压得太狠了,所以才导致后来没人起来对抗。因此,他们认为应该“见好就收”,保留实力。实际上这是一种不符合实际的说法。真正的对抗者并不是靠“镇压”少数人就能压下去的。从参与人数来说,六四被镇压的人数相对其实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没有坐牢。很多当年在广场的人,甚至有些六四学生领袖,现在都和中共走到了一起。#九十年代工人大量下岗,也没人反抗。中国人不反抗是一种“传统”,和被镇压程度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反抗者的壮大不是靠统治#者的仁慈,而是靠在一步步对抗中积累的。中共为什么怕在香港特区实现民主?就是怕人民的反抗成为习惯,就是怕人民看到自己本来有力量反抗。
   
   
   

再说退场机制是个伪课题


   

2014-10-15


   
   胡平先生和这个相关的另一篇文章叫“中共现时的行为逻辑是什么?”这个题目不错,中共1978年结束“共产主义”后现在推行的“意识形态”是什么?就是丛林法则,也就是取消一切价值判断,只靠权力/暴力/实力说话。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中共维护统治的主要基础力量。胡平先生的下面这段话,也体现了这种法则:
   
   
   
   “导致六四悲剧的原因之一,从民运自身检讨,那就是民运没有建立起自己的退场机制。民运好比一辆只有油门,却没有刹车的汽车,除非它幸运地一战而全胜,否则就无法避免车毁人亡的结局。”
   
   
   
   对此我举了个大街上砍人的例子。有人在大街上被人砍了,胡平先生会说,“导致被砍悲剧原因之一,从他自身检讨,就是他跑得慢,没练过铁布衫。” 胡平先生当然不认为凶手应该在大街上砍人,但是同样地,他把悲剧的原因部分地归结于受害者,这实际上是在从另一个角度来证明砍人的“合理性”,这种“合理性”就是“存在性”,所谓“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就是“丛林法则”的运用。这种逻辑只关心事情是否发生了,发生的直接原因是什么,如何避免再发生,而不关心“价值”;在丛林法则里,没有价值上的对错。
   
   
   
   在丛林法则里,不关心价值对错,而且它还会颠覆价值判断的对错。比如党校教授刘大生先生批评张三一言先生有特权,说他能收到张先生的来信,却收不到洪哲胜先生的信,因此前者相对后者有特权。我本来以为这是闹着玩的,却不想这位教授竟然是当真的,可见中国人的价值能混乱到什么程度。收发信件是人的基本权利,哪里谈得上“特权”?这种党校教授连现代一般常识都不具备。再者,党校教授的通信自由明明是中共剥夺的,是中共的网管阻止了他收到洪的信,而不是张本身有这种“能力”。明明党校教授应该找中共来解决问题,他居然能找张先生的麻烦。这就是丛林法则里,颠覆价值判断的例子。大街上砍人,也是一个例子。所谓“退场机制”,同样还是这种例子。在六四前,也发生过一些学运,没出现死人。是他们退场机制做得好吗?死人悲剧的唯一原因,仅仅在于中共突然动手杀人,而不是什么“退场机制”。只要中共想杀人,你就是再能“退场”也还是被杀。1949后的历次运动,中共杀了多少人?有因为“退场迟”被杀的吗?把六四死人悲剧和“退场机制”联系起来,这是在用丛林法则模糊焦点,使民主派丧失道义力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