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魏紫丹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岳校长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习惯,就是有人来他办公室谈话,他从不先打招呼,专等你首先开口。他呢,在以逸待劳后,才悠然地针对你所提问题做出回答。周远鸿当然不会了解到校长有这个特点。于是,在他扣门、听校长准进后,进屋坐在一个有三人座位的破旧灰绿色沙发里,敬候校长开口训示,自己却趁早支起挨批评的架子。可他一等再等,校长一仍其然地在批阅自己手下的东西,总也不开口。烟,一根吸完后再续一根,就是不说话。周远鸿在候着他、看着他抽烟的过程中,发现了新大陆:他不像别人那样,弹掉烟灰,而是撚转着烟巻儿,撮起嘴唇呼呼地吹落烟灰。现在烟灰已落了灰濛濛一层,还不见他要谈话的趣势。周远鸿如坐针毡,不得已,央求道:“是杨茂森叫我来的。您找我,肯定是我犯了什么错误。”

   
   校长说:“好!那你就谈谈吧!”这一下却把他置于五里雾中,一部二十四史从何谈起呢?在现实的生活中,存在着这样一种推理--你为什么会认为你无从谈呢?说这本身就是个严重的问题。这只能意味着三种情况:一,你是白璧无瑕,完美无缺的人;或者是二,你有问题,但只缘身在此山中,故无自知之明、仍执迷于错误而不自觉;最后一种情况是,你明知问题所在,但不敢或不愿加以正视,企图自欺欺人、蒙混过关。
   
   到底从何谈起呢?周远鸿想来想去,只有从韩老师让他检讨“剥削意识”谈起,因为至今他尚未写出关于剥削意识的检讨书。他猜想很有可能是杨茂森向校长作了汇报。本此,他解释道:“由于功课太紧,作业负担太重,昨天我就没有完成立体几何的作业。孟主任还来催问我。。。。。。”他看到校长脸上现出一丝疑惑,赶紧说明:“是孟主任兼我们的立体几何课。我跟他说是由于设计错了那条辅助线,耽误了过多的时间。”校长听得更是不知所云了,问:“你到底要说什么问题?”
   
   “我要说这是我的不对。借口功课忙就没有写出检讨书,这是拉客观理由,其实,完全是由于主观上不够重视,态度不够端正的主观原因。我保证今天加夜班也要写出检讨,交韩老师。”
   
   “检讨什么?”校长越听越不得要领了。这周远鸿才发觉校长根本不知道这回事,稍带诧异地回答道:“检讨我的剥削意识呀!”
   
   “什么剥削意识?”
   
   他把黄校医叫他去照x光,李林说要借给他钱,。。。。。。整个过程,详述一遍,临
   了还特意强调说:“并不是我要借钱,是李林主动提出要借给我的。”
   
   “即使是你提出的,也不能算是剥削意识,有借有还嘛!”
   
   “我就说是有借有还。韩老师说这是得了便宜卖乖,比剥削更可恶!”
   
   “你的意思是说‘不还’倒更好些?”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韩老师对我的错误思想提到理论高度进行的分析批判。”
   
   周远鸿面对着生活来源的接近枯竭,饥饿的煎熬,结核菌对身心的侵袭和捏 你个扁就扁、捏你个圆就圆的周遭环境,内心积累着痛苦和悲哀,于是他竟在校长面前失声哭了出来。校长说:“你哭得没道理嘛!”
   
   好比写一篇文章,写到远鸿的哭,才算点破了题。这引起岳校长用他那大手笔,涛涛不绝地大大议论了一番:
   
    “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世界上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帝国主义国家,全都侵略过我们。政治腐败,科技落后,内忧外患,丧权辱国,一直持续了109年。今天,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推翻帝、官、封三座大山,从此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举国上下,一片欢腾。广大的劳苦大众欢天喜地,庆祝自己获得翻身、解放、作主人。只有蒋介石反动派、地主、富农由于被推翻,再也不能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他们变成了向隅而泣的可怜虫。毛泽东同志在《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一文中说:‘对于(中美)两国人民,中国革命的胜利和中美两国反动派的失败,是一生中空前地愉快的事,目前的这个时期,是一生中空前地愉快的时期。只有杜鲁门,马歇尔,艾奇逊,司徒雷登和美国其他反动派,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李宗仁,白崇禧和中国其他反动派与此相反,却是生平最复杂,最苦脑的时期。’在这时候,你再来看,哪家欢乐,哪家愁?人以群分,阶级阵营,营垒分明。对照你自己,你想想你又是把屁股坐在那一边了呢?。。。。。。”
   
   周远鸿听着,听着,脸上已渗出了米粒似的冷汗珠珠,硬是挤出僵滞的笑意,表示对校长谆谆教导的心领神会。校长叫他来到这里的用意,这时他才弄清楚。原来是要批评他终日郁郁寡欢,甚至哭哭啼啼的错误表现。他想他并不是为地主、富农、蒋介石反动派才哭泣,而是因为,也只是因为锅内无米、身上有病、治病无钱、借钱又是剥削意识浓厚。。。。。。但是,要是反想一下,是因为什么才造成了这些“因为”呢?得出的答案!恐怕又更能令他周远鸿头发稍儿上冒冷气了。
   
   校长对他察颜观色,追问道:“小小所纪,老气横秋,一张脸上愁云密布,有时伤心落泪,哭得泪人似的。有道是:‘少年不知愁滋味’,你是哪儿来的那么多愁啊!这不是在哀叹自己生不逢时吗?”如同头上响了一声霹雷,使他顿时失态,好一似煮酒论英雄中,曹操说过“唯公与卿尔”后,刘备惊慌失措的现场表现。这时他矛盾的心态,使他又是点头称诺、又是摇头否定,确实是摔倒后不知该从哪头爬起了。校长说:“灯不拨不明,窗纸不戳不透。从原则高度来认识,问题的严重性就在于,你的喜怒哀乐与人民大众相背,这是表达了哪个阶级的政治立场呢?”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脸色如地皮的小瘦猫,立即表态:“岳校长!我一定要和地主阶级划清界线,痛改前非。宋代教育家朱熹说过:‘既知如此是病,即便不如此是药。’既然知道了不高兴是错误的,我今后努力高兴就是了。坚定地站在人民立场,为人民高兴,天天高兴,决不再败兴。”
   
   “我在从前为录取你引起议论纷纷时,就说过,年轻人可塑性很强,决不是阴丹士林,永不褪色。地富子弟并没有参加过剥削,和地富本人是有原则区别的。即便对地主富农,共产党都有信心能把他们改造好。中央有政策:地主五年,富农三年,就可以摘掉帽子嘛!”岳校长的谈话是既很严肃而又很温存的。他慰勉周远鸿说:“犯错误没有什么可怕。不犯错误还需要思想改造吗?毛主席就说过,只有两种人不犯错误,一是刚出生的胎儿,一是已死过的死人。周总理都说‘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难道我们能放松对自己的改造吗?说实在话,除了毛泽东同志一人而外,谁敢说自己没有犯过错误?”。
   
   岳校长的谈话,像一只小船沿着平滑的线条,在他脑海里滑行。忽然,咯登了一下,是小船碰到了逻辑思维的礁石――止步!怎么说的呀?毛泽东同志是唯一地没有犯过错误的人?这合逻辑,合事实吗?他是“刚出生的胎儿?”还是“已死过的死人?”周远鸿因为经过了知识青年训练班的“生孩子”,知道了“疼痛,”才做到了“话到口边连留半句”。否则,他会信马由疆,脱口而出,逞口舌之快的。但他现今谨慎了,及时警示自己:这是能触及的问题吗?不能触及。不能触及是不能触及,但他想,他总归是正确的,就像是2x2=4一样地正确。”我绝对地可以驳倒岳校长!只是,他在无话可说时就会说我坚持地主阶级立场,说我反动。我就想不通,难道无产阶级就能大睁两眼说2x2=5吗?难道不反动就不能正确吗?看来,我的思想是真反动,不由自主地反动。反动!反动!老子说:‘道者反之动’。这是不是说,只有反动才合乎‘道’呢?“
   
   他的思想活跃得没有边际。他认为,中国在古代有大思想家,可惜现在没有了。这又是反动!难道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创造者毛泽东本人不是伟大的思想家吗?他认为毛泽东不是思想家,但却承认他是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他这样想,也不是凭空想当然。他读《矛盾论》,虽然读了也不太懂,但他有个“好求甚解”的毛病。论到事物的矛盾双方时,毛主席指出,“化学中的化分和化合”。化学中哪有“化分”这一术语呢?有的只是“化合、分解、复分解、置换”这一类术语。“术语“就是常人在生活语言中所谓的”行话“,在这里不是表明毛主席在说外行话吗?而他在前面引用的列宁的原话,却是”内行“地说: “在化学中,原子的化合和分解。”至于接着提到的“在数学中,正和负,微分和积分”,对毛主席来说,就更是在“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了。谁人不知毛主席他老人家对数学一窍不通、上学时数学吃零蛋?就像数学上的证题,每一推论,必须注明是根据什么理,定义,或公理,周远鸿是根据:值此科学昌明的20世纪,一个现代思想家,虽不必是自然科学家,但不能连常识都不具备,虽不必是数学家,但起码数学知识不能是零蛋。通过数学演替题也就使周远鸿养成了“因为。。。所以。。。”、“如果。。。那么。。。”的思维定势,以此来寻求、论证自己的结论。
   
   当他从浮想联翩中醒过神来,岳校长正在结合自己,通过他曾犯过不服从组织上安排的错误,现身说法。那时他跟王维纲同志(后来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当秘书,不安心工作,向往八路军的战斗生活。王维纲同志大清早把他叫去谈话。他怕挨批评,看王维纲拿茶缸去舀水、刷牙,便蹑手蹑脚地溜之乎也。后来还是没有躲过挨克:“你们年轻人好高骛远,不安于平凡,热衷于轰轰烈烈,这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的表现。《国际歌》的作者,心安理得于在巴黎扫大街。这是什么精神?这是无产阶级的革命精神。一个革命者就是一颗罗丝钉,无论放在革命机器的哪一个部件上,都要拧紧,都要无条件服从革命需要,随时随地准备牺牲个人的一切。”
   
   由于抗战形势的发展,岳中谷就给调到地方武装县大队当连政治指导员,曾多次配合主力部队参战。提起他参加过彭总领导的“百团大战”,对八路军正规部队偑服得五体投地:“他们那个战斗,真是指挥若定。哪部分前进,哪部分后退,哪部分迂回侧攻,哪部分打掩护,声东击西,前呼后应,左右配合。。。。。。一切都像是摆棋子,有条有理,层次分明,激烈而不紊乱。彭总司令指挥了115个团的兵力,实在是了不起的大军事家,消灭日寇20600余人,威震中外。他事先没有请示毛主席。毛主席曾把王震同志召到延安
   ,对他说:‘彭德怀干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我商量,我们的力量大暴露了,后果将很坏。”
   
   周远鸿听着听着,听不懂了。俗话说得好:“养兵千年,用之一时“。现在正值大敌入侵,民族危亡,”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你毛主席还生怕暴露兵力,到底你大事秘密地保留这些兵力又是该当于何时、做何用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