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魏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周远鸿白天学习,晚上打息灯钟后还要参加汇报会,也叫班组干部碰头会,其任务就是琢磨人。把班上的同学每天过一遍。这时候,被琢磨的人已经酣然入梦,也许在做美梦,也许在做噩梦。琢磨人的人要把班组每一个成员在堂上,堂下,宿舍,饭场,甚至校外发生的事,不论是西瓜,芝麻,核桃,枣儿,鸡毛子,蒜皮子,跳蚤蹬了一蹄子,统统汇报,剜到篮里就算菜。韩老师用他那高大而锐敏的鼻子嗅一嗅,然后加以梳理,予以分流,决定哪些要上报,哪些要在班上讲,哪些当作“老帐”先记入本本。
   

   老师和学生一样,都想戴上一顶积级分子桂冠,所以都把大部分的心思用在去找别人的岔子。如果谁能望风捕影,抓到一点蛛丝马迹,那就会是抓到了立功得脸的大好机会,当然这个诱惑就会使班组干部们不失时机地去检举,揭发,打小报告。班长杨茂森揭发出“申镇同学隐瞒自己的三青团员身分,没有向政府登记。”韩老师查了查入学报到的登记表,发现他在“政治面貌”一栏,填的是“群众”在“何时,经何人介绍,参加过何种反动党团,会道门”一栏,一干二脆地填了个“无”字。
   
   韩老师在华北革命大学交代了自己的“汉奸”历史问题,他非常庆幸共产党并没有把这个问题看得多严重,所以就获得组织上的宽大处理。他得寸进尺,心想,只有再立新功,才能进一步取得党对自己的信任,在前程上才能更上一层楼。他把申镇隐瞒历史这个事件,视作天赐良机,然而他又怕杨茂森抢先把这个材料直接禀告岳校长从而抢了头功,于是就想出个歪点子:指使杨明早去给申镇做解除顾虑,打通思想的工作;自己在这同一时间抢先向岳校长去汇报。
   
   在这个问题上,周远鸿显示出每逢大事不糊涂的特性。试想,当时他由于不好意思在“家庭成分”一栏当众填上个“地主”,就暂把这栏空起来;如果他后来不是很机灵地瞅了个无人在场的当儿偷偷补填上“地主”二字,而让这栏一直空着,今晚岂不就跟申镇落个一样的下场吗?虽然由于他一时心慌意乱,把“地主”写成了“地王”,但,不仔细看就会忽略过这个不显眼的笔误而让他得以蒙混过关的。
   
   第二天起床后,杨茂森找到申镇,首先免不了要有一番“完全为了你好”的表白。在一般情况下,积极分子踏着你的身体向上爬的时候,把通过“批评”的形式来污蔑你、打击你总是说成“帮助”你。也就是说,他迫害你还要你感谢他。可碰上申镇这号人,却不吃这一壶。他正在刷牙,牙膏沫儿溢得里里外外,为回答杨班长立即把牙刷拔出口,气势汹汹地说:“你少来这一套!”说话的气流,把牙膏泡沫儿吹成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泡泡儿,在他俩中间飘荡。“我什么问题也没有,干板硬直,青年学生一个。论家庭,贫苦农民出身,祖祖辈辈跟土圪拉摔交。我们的祖坟上,没出过一个当官的。论目前的家庭境况,分了土地翻了身。”说罢瞪了杨班长一眼,摆出一副“你咋不得我”的派头,继续洗脸刷牙,牙刷在口内横冲直闯。
   
   杨茂森仰视着申镇那两道浓黑茂密,恶茬的扫帚眉,炯炯射光但不太大——因而令人想起“鼠目寸光”的一双眼睛,小洞穴似的两个鼻孔和一头大蒜似的鼻子,以及鼻孔下漆黑发亮,猪鬃似的短髭,杨班长干咳了两三下,斟酌着遣词造句,用过分庄严的态度,学着岳校长讲话的腔调,向他指明出路:“关于你这个问题么。。。。。。这样说吧,你也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抗拒是要从严的哟!立功呢,可以赎罪,立大功还可以受奖。。。。。。”没等他呱嗒完,申镇一跺脚,“吓小胆儿去吧!”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杨茂森碰了一鼻子灰,自不会善罢甘休,一门心思想寻个机会让申镇认一认马王爷几只眼。他在晚上的碰头会上,大放厥词,数说申镇恃才傲物,发展到敢与政策对抗,把政府也不看在眼里,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口吐狂言,声称谁也咋不得他这个贫农子弟!“我建议把他交给学校处理。”他这种滔滔不绝的,以渲泄自己的私愤、激起对申镇的公愤为目的的夸夸其谈,一说就像黄河決了堤,他一个人发言就费时半个钟头以上。
   
   韩老师掌握方向,指出:“大家别以为问题交给学校,我们就没事儿了。学校也还是要依靠我们提供的材料,来作出处理呀!”他看大家守口如瓶,就又重申,在碰头会上议论的事情,谁要到下面犯自由主义,乱广播,就是破坏纪律的行为,后果自负。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指向周远鸿身上,因为都知道他与申镇臭味相投,惺惺相惜。韩老师又特意加以说明:“我说话是,对事不对人。我说的事,是指两件事:一件事,‘能叫人见面,不叫话见面。’这就是说,坚决不允许通风报信。另一件事,‘捎银子能捎少了,捎话能捎多了’。即便能见面的话,也要切忌自己随意诠释、胡乱添枝加叶。”
   
   周远鸿站起来说:“我提议让申镇也来参加碰头会,大家当面鼓,对面锣,把话都放在桌面上,把问题都抻直扽展该多好!“他坐下了,本来在碰头会上发言就不用站起的。
   
   “你说这种话简直不可思议!要像你这样说,干部碰头会干脆取消算了,只用下晚自习后全班众声喧哗一番就行了。所以我说你周远鸿尽出怪点子。你这样做的动机简直是令人不可思议的。“
   
   “杨班长息怒!“周远鸿又站起来了。”韩老师说得好,‘稍话能捎多了。’我是考虑到咱们的‘汇报’,其实就等于是‘捎话’。你说不是‘捎话’是什么?当事人出面,就省去‘捎话’给捎多了,失真了。”
   
   韩老师把议题引回到申镇身上,说:“他的三青团问题是个事实的问题,很容易查明白。大家只用指出他的错误,加以分析批判。提高思想觉悟就达到我们的目的。”
   
   于是大家一窝蜂似的扶竹竿、不扶井绳,喋喋不休地指责申真这也不对,那也不是,一无是处。既然话匣子打开了,谁要是不说上一段,好像就是“不靠拢党”,往最轻处说,也是“缺乏政绐热情!”
   
   碰头会议论罢申镇才按常规开正戏。各组首先汇报常规事项如缺课,旷课,迟到,课堂纪律等,然后分析组员的思想动态及偶发事件,最后加以总结,如发现典型人和事还要专题研究。这种会不是有话即长、无话即短,而是马拉松式的“坐折板凳熬干灯”。这对于食不果腹,白天有学习、劳动、思想等沉重负担的周远鸿,简直要熬干他的生命之油。有时候,听着听着,他的耳朵就不服使唤了,强睁着无光的眼睛支撑门面,如此制造着还在醒着的假像。随后,眼睛一罢工,假像也装不成了,战战兢兢地栽个盹,别人误以为是他对发言的点头称是。就是这样,小瘦猫(同学们给他起的绰号)由于经不住日日夜夜的疲劳轰炸,久而久之就吐血了。他到校医室就诊,校医黄伯允老先生听诊后,又在胸腔上叩击了几处,建议他到市人民医院去照X光。但周远鸿这个学生,穷得不名分文,怎样能筹措起这几毛钱呢?(注:人民币币制改革前的一万元,等于改革后的一元。新制几毛钱相当于旧制几千元。为避免叙述紊乱起见,一律采用新制。)
   
   炊事班班长李林是他在知识青年训练班结识的老解放区炊事员,看着小瘦猫的身体每下愈况,干皮瘦脸上,颧骨突起,眼光阴森,贼亮,便关切地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细病?用不用到人民医院去做做检查?”旁边一个麻脸炊事员捏着鼻子像蚊子哼哼似的,作怪地说:“黄校医说他有肺痨,十痨九死,要不留心染上可不得了哟!”说罢,掩鼻而去,由走而大跑,还扭过脸往回看了一眼,看看到底肺痨是否撵上了他?李林在他身后,“呸!”啐了一口:“去你的吧!”又跟远鸿说:“他是一个二蛋,别理他!下月开工资时我借给你几角钱,你一定要去检查检查啊!”
   
   “谢谢你!我已经往医院去问过,需用6角钱。”周远鸿指望着借上这笔钱,去照照X光,确诊一下到底是什么病,特别是让他成为思想负担的肺痨?病对于他既是身病,更是一大块心病。
   
   周远鸿借钱的消息,比放个屁还扩散性强,立即臭气弥漫。许多人品味后,掩鼻蹙额,也就产生了各式各样的议论。其中能够达到品屁大师级的高论,就是韩老师在捧头会上对他做出的深刻批判,说“他这是浓厚的剥削阶级阶级意识。要从思想根源,阶级根源,历史根源上深挖自己的恶劣本质。”韩老师把在华北革命大学学得的那几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结合挨整和整人的那一套经验,一古脑儿对准自己的学生,有的放矢,以之作练武和用武之地。俗话说:“虎毒不吃子“,现在韩老师是“师毒要吃生”。当周远鸿申明“有借有还”的时候,韩老师更是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超级理论发挥得淋漓尽致,无以复加,正襟危坐地,一针见血地指出周远鸿是“得了便宜卖乖”:“我才不相信你有指望来偿还哩!我只相信你没有偿还能力。你今天没有钱―――”他用眼光射着周远鸿,发出质问:“难道到明天天上会给你掉来来钱吗?你说‘有借有还’,全是欺人之谈。所以我说你是‘得了便宜卖乖’。‘得便宜’就不对了,‘卖乖’就更可恶了。你得便宜便是剥削,他就要吃亏,就是被剥削。革命就是要消灭剥削,消灭你地主家庭对农民的残酷剥削。你是用剥削饭喂大了的,当然会留恋剥削生活。物质决定精神,你吃剥削饭,必然产生和滋长剥削意识。这一点,你能否认得了吗?所以你要检讨:怎样施巧计骗取劳动人民(李林)的同情?怎样为了自己活命,不顾劳动人民的死活?你仔细想想,问题的罪恶实质是什么?”
   
   紧接着,班长杨茂森等一帮高徒们都争先恐后,积极踊跃批判他的错误。当革命的激情上来的时候,天已后半夜了,大家都不瞌睡,依然精神抖擞。唯有周远鸿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蔫儿呱唧的。正当大家斗志昂扬地为他指出光明大道,鼓励他去争取时,也就是,正当大家在他身上显示高度革命性的时候,他却对革命作了消极的抵抗――居然大撒风景,休克了。
   
   大家又是一番忙活。刚才是从思想上挽救他,现在又要从生活上抢救他。平常,教职员工都住校,一星期只有一夜可以回家睡觉,叫做“过礼拜六”。今天不是礼拜六,所以,黄校医能够及时被请来。
   
   黄校医看周远鸿嘴唇哆嗦,四肢发颤,脸面像珍珠泉似的沁出冷汗,听诊后,注射了一针葡萄糖。他缓过来了,黄伯允跟韩老师说:“你这位高足患的是低血糖,回宿舍休息去吧!保证一觉睡到明天,就会安然无事了。”
   
   黄校医是德高望重的老名医,阅历丰富,曾参加过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先生革命,当过省立北蒙中学校长,北蒙县县立医院院长。一眼看上去,他就是一个大人物的模态,堂堂五尺之躯,四肢条干,圆头方脸大耳垂,五官分明,一说话就歪起头,面带亲和的笑容。他当省中校长时,后来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元帅的徐向前,曾在他手下当过体育教官。以他这样的老资格,就被中共北蒙市委网罗为市政协副主席。岳校长在他面前,也是张口黄老长,闭口黄老短。就在前几天,学校还为他举办了六十五大寿庆祝会,表明党对老知识分子的尊重,并通过这一仪式教育和号召全体教师,特别是年轻教师,结合自己的专业,向黄老学习,大力发扬“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工作精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