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封锁消息,就是隐瞒真相。听上去事情并不大,但是从人权的价值上来说,这就是剥夺了人民的知情权,就如同扼杀人权和虐待人权的罪行。

   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已经崩溃了,可是许多中国人说看不出任何崩溃的迹象来。这倒也难怪。共党善于造假,更善于把丧事当喜事办。真相永远捂得严严的,然后自拉自唱地为自己大唱赞歌。这种宣传途径确实很容易蒙蔽民众的视听。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而且是无情的。隐瞒不等于没有,积攒到一定程度,就一定会爆发。接着必然引起的就是现政权的垮台。无论国人民众是否有思想准备,一个新纪元就开始了。

   这就如同前苏联和东欧的那些共产国家一样,共党政权如同柏林墙,人们甚至没有预感,但瞬间就土崩瓦解了。有些事情的发生,更是令人们匪夷所思。例如罗马尼亚,共党政权掌握着25万人的党军。而总书记齐奥塞斯库本人有拥有一支16万人的私人卫队,在待遇和装备上都大大高于党军,和党军形成了势均力敌。谁又能想象得到,当党军拒绝了党的向示威民众开枪的命令后,私人卫队中的一部分军人与党军开战了。

   只不过十来个小时,私人卫队中的绝大部分官兵放下了武器,站在了起义的党军的一边来。同时,逮捕了齐奥塞斯库夫妇。两天后,被判处死刑,并且立即执行。一个实行极权主义统治的共党政权,仅三天不到,就从此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宪政、民主、法治人权的新社会。从那以后的罗马尼亚人民扬眉吐气了,因为他们真正地成为了国家的主人。无论国际上的任何会议或活动,出席参与的罗马尼亚元首或政府首脑,都是民选出来的,是得到民意授权的。民意再也不会蛮不讲理地强行被永远代表掉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发生了如此的巨变,从此结束了东西方两个敌对阵营的冷战,当然要引起多学科的学者们的调查和研究了。共同的结论是,经济崩溃和民怨沸腾,这就是所有的共产极权专制政权不可避免地、必然要犯下的罪孽。

   古人说,自作孽,不可活。经济崩溃是不懂装懂,可又要永远领导一切的共匪们犯下的罪行。民怨的对立面就是官方,是当局。在中国大陆地区,就是要领导一切的共匪政权。六十年的时间,共匪政权残害、祸害了太多的中国人。可是,匪类内部却从来出现不了一个像赫鲁晓夫或者是叶利钦式的人物:或者是公开否定前匪首,或者干脆宣布解体共匪政权。

   前者,可以暂时地平抑一下民愤,而后者则是把人民从奴隶状态下彻底解脱出来,还原了人本。赫鲁晓夫在否定了世界三大魔头之一的斯大林后,又提出要让苏联人民过上能吃土豆烧牛肉的共产主义生活。尽管我们至今也不明白,共产主义下的人民应该吃什么,但是土豆烧牛肉毕竟是个人性的提议,至少比同是世界三大魔头之一的毛泽东多少带点人性味。毛泽东自己吃着毛家红烧肉,却把中国人民活活饿死了十分之一。

   后来的邓、江、胡们都是鼠辈,竟然没有一个敢于公开否定毛大魔头。反而把毛魔头思想写进了宪法,成为了四个坚持之一。这不但贻笑于国际,更表明共匪祸害人民的立场不变。被摧残的中国人,由一开始的不理解,到怀疑,到产生怨恨,再到对匪类们的愤怒,直至产生了仇恨。

   回想共匪的前三十年,中国人如果仅仅说出了爱党、爱毛,都可能被划到阶级敌人的一边去。一个“爱”字是不够的,必须是“热爱”,而且超越爹娘。在喊叫它们万岁时,还必须热泪盈眶。中国人被训练成了猪狗。

   夫子曰:下愚不移。属于人渣子、败类的共匪们,永远聪明不起来。从把猴子拜做是人类始祖的恩格斯,到列、斯、毛、邓、江、胡,都不懂得什么是物种。更不懂得物种不同,是不可能通过任何的媒介,把猴子的后代变成人的。当然就更不能理解,人是神圣的精神生命体的概念。人变不成猪狗,就像猪狗成为不了人一样。共匪们愚蠢至极,所以欺人太甚。

   古人说:众怒难犯。可惜共匪不懂。现在是民怨沸腾,共匪是积重难返了。即便现在共匪里出现一个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哪怕他口吐莲花,也已经是太晚了。不对共匪政权展开彻底的清算,众怒难平。

   记得89六四大屠杀后不久,匪首之一的薄一波的一次会谈内容被透露出来。大意是:“我们有农民为我们种田,有工人为我们做工,有军队保卫我们,这就够了。我们还需要什么?”

   听上去,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坏,共匪政权是可以固若金汤了。但是,仅仅二十年,农民真苦:农业破产,强占农田的圈地风潮一年比一年疯狂。工人失业、无业,被迫提前退休。买断工龄,陷于贫困的人一年比一年多,已形成庞大的群体。股市圈钱、房地产坑人、矿难死人,已然形成了一支三、四千万冤民的大军。共党一心指望着养活它们的工人、农民,却是住不起房、上不起学、看不起病、就业无路、喊冤无门,既享受不到任何的国家福利,又得不到任何的社会帮助,苦苦地挣扎在贫困线以下。

   共党口口声声要依靠的对象和基础,现在却象是件被穿烂了的衣服一样,被扔掉了,只剩下了保卫它们的军队了。这支军队在共匪的领导下,杀人不眨眼,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在民间造成的无数的血泪仇。通过党军警们的暴行,使苦大仇深的中国民众把仇恨和对抗的矛头直指共党政权。古今中外,凡是家丁,打手、狗腿子们,从来都是仗势欺人,见到平民百姓就压不住火。从来不懂得替主子为人,只知道替主子打遍街、骂遍巷地得罪人,为的就是得到主子扔出来的骨头和残汤剩饭。一副出卖灵魂、天良泯灭的奴才相,指的就是这帮军警、党奴、帮凶、和篾片。

   其实,想做党奴和篾片,也绝非易事。据说审查严格,首先是政治上要绝对可靠,这就反映出共党的下愚不移。世界上就从来没有过绝对的人和事。然后就根据所表现出来的忠诚度,也就是杀人的多少,来论功行赏。同时还制定了详细的各级待遇:规定了什么级别,吃几口饭,喝几口残羹;是给骨头,还是赏鱼刺。有些人以为,只要跻身进入了匪政权的体制,便是铁饭碗,甚至可以步步高升,封侯拜相。那就错了。毛邓江胡们不是魔头,就是刽子手,再不然就是反人类罪、灭绝罪的刑事犯。在邪恶政权的体制内,除非犯下了惊世骇俗的大恶大罪,否则早晚要被那个体制一脚踢出来,或者就成为了匪类体制的牺牲品和殉葬品。

   12月22日,北京市宣武区公安局的四个党警,受到十几个乞丐和小摊贩用砖头和木棍的袭击,当场三个党警毙命,一个重伤。袭击者一哄而散,至今找不到凶手。警方对此事严格保密。这就令人感到奇怪了。三死一伤的重大凶杀案,应当公布于众,公开通缉,直到抓获凶犯,明正典刑。结果是不但保密,连党警们上下班,都不敢穿警察制服了。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这四个党警,想必就是那种见了弱势群体的人,就压不住火的狗腿子、家丁、篾片式的党奴和脑残体们。据记者了解,殴打小摊贩、殴打讨饭的乞丐,是它们的日常所为。说它们是天良泯灭,是一点也不错的。被圈了地、扒了房、下岗失业、无业的庞大的人口,都是共匪一手造成的。政府没有福利,没有补助,也没有帮助。改革改掉了他们的饭碗,他们总要生存。为了活着,不惜去讨饭。这就证明他们没有绝望,对生活和今后仍存有一丝的希望。希望通过所受到的羞辱和艰辛,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早晚有一天会重新挣回尊严的人本。

   人到了这个地步,通常一句安慰的话,一个同情的目光,一点微不足道的帮助,都会增强他们活下去的勇气,慰籍一下他们凄苦的心。如果连这也得不到的话,他们会绝望。如果在遭到共匪体制内的党警的虐待,侮辱和打骂的话,他们就只能反抗。杨佳先生杀党警六死四伤;邓玉娇小姐杀匪官,一死一伤;再加上这次的党警三死一伤,都证明了百姓们的忍受是有限的。忍无可忍的时候,就是该出手的时候了。

   明清时代的官府衙门里的公务员,普遍存有“公门里边好修行”的理念。修心行善、积德,为家族,为后代,也为自己。所以这两个朝代,都能有二百七、八十年的寿命。流氓土匪们无理念,混一天算一天,得过且过。也知道自己长不了,早晚有一天会被抓住,清算,不是砍头就是坐牢。

   其实,共党这类的团伙,从一开始的那天起,这种心态就是每个成员心里的一个阴影。自从进入这个世纪,尤其是这几年,共匪政权随时都会崩溃。不要说体制内的人,就连一个普通老百姓,都预感到了经济的崩溃和国人民众对共匪矛盾的激化,当然造成社会动荡。一个突出现象,就是刑事案件激增。

   12月下旬,中国社会科学院发表了《社会蓝皮书》,提到2009年1月10日,公安机构立案的各种刑事案件高达440多万起,比前一年同期上升了14.8%。其中纵火案上升26.4%,强奸案上升11.4%,盗窃抢劫案上升16%。蓝皮书对2010年的预测是刑事案件的发生将大大高于2009年。警界的内部人士透露,440万刑事案件的数字,水分太大了。瞒报、谎报、不报,加上警匪勾结共同作案等等因素加在一起,这440万恐怕也仅仅是全年刑事案件的十分之一。

   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一年之内有四千四百多万人在作案犯罪的话,那就是说,在中国大陆地区,平均每一百个人中,就有两点七个罪犯。罪犯比率如此之高,堪称世界第一。

   孟子曰:“民无恒产,无恒心”。贫穷的百姓无业可就。即便成了盗贼,也是共匪政权逼出来的。

   2009年12月中旬,山东烟台三百多名军队转业干部维权上访,示威抗争,向共匪政权要待遇。听上去令人同情。但是这批为共匪政权看家护院了半辈子的转业干部们,似乎至今仍不明白,党的用人的政策,历来是用人朝前,卸磨杀驴。用你的时候是好话说尽,待遇优厚,要你为他卖命;不用你了,就一脚踢开,随你自生自灭。

   昨天还吃着党扔出来的骨头,被誉为党的忠实走狗;今天转业了,昔日风光不再,便向主子示威讨说法。党就用“颠覆国家政权罪”来惩治。在一派国破山河碎的惨败之像下,现任的匪类首领都捞不到足够的钱外逃了,又哪里舍得花钱照顾过去的忠实狗腿子们呢?

   其实军转干部们应该多少比复原兵见多识广一点。在今天,他们也跌落了弱势群体中去了。首先,他们要做的事情是反思。反思他们曾经服务的这支军队的性质:是匪政权的党军和家奴;还是一支有军魂的国家军队?这支军队的宗旨是保家卫国,还是保卫一党之政权?国家领土、领海被共匪出卖了四百多万平方公里,军队干什么去了?共党反复地屠杀、镇压自己的同胞们,军队是不是凶手和帮凶?现役或复转军人的待遇,来自于民众的纳税钱。民众生活在贫困中,没有为父老乡亲们做任何好事,愧对纳税人都来不及,还要什么待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