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特色的老路真的能走下去吗
·中国的事该由中国人来决定
·“制度自信”的实质
·城镇化只能把农民赶上绝路
·草菅人命的共党
·共党是个无人性的政权
· “富强”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不要再被共党愚弄了
·整党要学朱元璋
·只有宪政民主,民族才能复兴
·中国的出路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
· 相信造命在天,不如立命在人
·该是中国人警惕的时候了
·中国大陆的三大崩溃不可避免
·共党们都是衣冠禽兽
·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关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全球民主论坛大会(2012年)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大约是在那场文化革命运动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中国大陆地区就已经流传着几则苏联的民间政治笑话。一则最耐人寻味的笑话,是讲一个家庭,有一位老奶奶,一对夫妇,和他们的一个儿子。父亲给儿子讲解苏维埃的体制时说:“这就好比咱家这个家一样,党是母亲,你妈就是党,我就是领袖,你奶奶是工会,你就是人民。”有一天,这个儿子做了错事,被父亲命令罚站。天晚了,一家人都上床睡觉去了。这个做父亲的忘了对儿子的处罚,也上床去了。奶奶年纪大了,已经呼呼入睡,父亲和母亲正在做爱。仍在罚站的儿子突然明白了,原来共党的体制就是这样运作的:领袖强奸着共党,工会在睡大觉,人民在受罚。

   

   另一则笑话讲得更明白,说的是诚实、聪明和共产党员,三者不可兼得。如果一个人是又诚实又聪明,那他就一定不是共产党员;如果他即诚实又是共产党员,那么他一定不聪明;如果他即聪明又是共产党员,那么他一定不诚实。

   

   我的看法是,一个人的聪明与否,那是天赋的,和做人的道德、人品无关。但是诚实是关系到一个人立身扬名、承继祖荫、示范后人的最基本的道德品质之一。对于共党政权下的大陆人民来说,这个分界线就简单得多了。应该说,一个诚实的人就一定不是共产党员;如果一个人是一个共产党员,那么他一定是一个不诚实的人。

   

   共党篡政六十年,到了今天,马克思的那些主义们都到哪里去了?毛泽东除了留下一具干尸供人们观光以外,它的思想也早就烟消云散了。 共产主义的人间天堂也不建设了,共产党这个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也已经成了人人痛恨的贪腐、抢劫、杀人、耍流氓、无人性的匪类团伙。

   

   江泽民曾对美国记者说,“共产主义已不在我心。”问题是既然不搞共产主义了,那为什么还叫共产党?打着共党的旗号,却干上了钱权资本主义,这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又是什么呢?

   

   尽管共党的头把交椅是不断地换人,每个坐上头把交椅的头领都要搜肠刮肚地发明些理论。在原本就不是理论,且又证实了是完全破产的理想主义的基础上,不去改换门庭,重新易帜,仍旧去说些不着边际的蠢话,去充当理论,这不是欺骗或骗局,又是什么呢?全体国人民众六十年、三代人,原来是生活在一个大骗局之中。这究竟是人民对共党应该恐惧,还是共党团伙对十几亿民众心怀恐惧呢?被骗的人通常是后悔、愤恨,而骗人的人是恐惧,恐惧被骗的人找上门来清算。

   

   共党组织部说,现在有党员七千六百万,三十五岁以下的年轻党员占了百分之二十三,其中学生党员的增加幅度更大。通过组织部的这两个数字,共党是想要告诉人们,它们人多、强大,但我却深深地感到悲哀。悲哀大陆社会是人性丧失、道德败坏的可怕程度。

   

   未成年人不可能加入共党,加入共党的都是成年人。共党历来是随意给人戴上顶帽子,然后是残酷打击,但从来不会把党员的帽子强行戴到任何人的头上。 党员都是经过表现、申请、到批准三个步骤。也就是说,入不入共党,完全是个人的自由选择,也是个人价值观的取向。入了党,那就是个骗子。被民众当成骗子,人人喊打,那是理所当然的。孔夫子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共党的垮台是指日可待。当人民清算共党罪恶的时候,每个党员都免不了要分担共党部分罪恶的。到那个时候再去呼天喊地地说自己冤枉,恐怕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今年的8月13号,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在经过了半年的调查以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在去年5月12日四川大地震以后,国内外的华人对地震灾区的捐款总数是767.12亿元人民币。可这笔钱的百分之八十却进入了共党政府的账户,成为了政府财政的额外收入。这个调查报告似乎使很多的同胞们大吃一惊,但是我却感到轻松了。

   

   在大地震发生以后,我曾多次的呼吁华人同胞们不要捐款。因为共党宣传多年,什么经济成就令举世震惊,什么盛世、又是强大的。那么就让地震这个意外的灾难,去检验一下共党所谓的经济成就究竟如何。加上共匪贪腐的这个本性,所以我不捐款,更去劝说别人也不要捐款。于是我就被自己的同胞们责骂为卖国贼、汉奸。

   地震发生十六天后,国内外的华人捐款就达到了440亿元人民币。我又发表评论说,这笔钱是不会到灾民手里的,共党大大小小的匪类们会从中大捞一把的。北京奥运开幕前,有人还肯定地对我说,灾民们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而我却不信。

   

   到了奥运开幕几天以后,共党停止发放每个灾民每天一斤大米和十块钱的补贴。我又发表评论质问共党,即使一千万灾民每个人都拿到了每天十块钱的补贴,三个月不过才动用了90亿元,那么还有那350个亿到哪去了呢?况且我也绝对不相信所有的灾民都领到了那每天的十块钱。

   

   清华大学的这份调查报告,洗去了我背了一年多的汉奸、卖国贼的骂名。可是767个亿的百分之八十,那就是600多个亿的捐款被共党匪类们贪污了、私分了、涨工资了、发奖金了,可灾民们却仍在地震棚里。

   

   今年初,共党高调宣传要重建灾区,但首先必须要筹集两千多亿才能动工。我敢说,即便拨出两千亿,其中至少一半仍将被匪类们贪污掉。现在调查报告出来了,并且公之于众,共匪们敢不敢站出来,为这七百六十七个亿进行自我辩解了。即便敢,那也将是漏洞百出的连篇鬼话。不去骗人,这个政权是连一天都存活不下去的。

   

   最近,网上盛传的共党元老万里批判共党的谈话。谈话一开始就说,“共党至今还没有在社会管理部门登记过。”这句话,民间早就有人说过。未经登记注册的任何团体都是非法组织,共党这个团伙在中华民国时期就没有登记注册过,在篡政以后至今的六十年间也没有登记注册过。

   

   许多人一直在批评共党政权是非法的,其原因就在于:一,共党权力的来源,不是血缘继承的;第二,不是民意授权的;第三,共党是个未经注册的非法组织。所以,毛泽东才敢说无法无天。中国人就是在无法无天的非法组织,胡天胡地的折腾下过了六十年。而可怜的中国人还要对它顶礼膜拜,高喊万岁。又是没有它不行,又是伟光正的。一群土匪把十几亿中国人当作群氓,当作猴子耍了六十年,这难道不是中国人的耻辱吗?

   

   万里还谈到,“国家还是党的国家。在财政上,党库与国库之间的那堵墙还没有建立起来。再看看,数百万军队还叫解放军,没有变,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武装力量,仍是党指挥枪。军队的最高领导人还是党的最高领导人。六十年了,这一点也没有变。六十年了,我们党把国家的治和乱要系于一身。 过去那么多的折腾,没有不起因于党自身的折腾的,这让我痛心。我们党的折腾殃及了国家,殃及了百姓。这么多年了,我们告诉老百姓说,这个国家没有共产党的话就会大乱的。老百姓真是怕折腾怕到了极点了。他们对稳定的盼望就成了我们党再单独执政下的民意。这一循环什么时候能够打破呢? ”

   

   另外的一位病重在床的元老插嘴说:“你我都垂垂老矣,怕的是盖棺难定论呀。我已经走到了晚年的晚年了,这样的自责总摆脱不了。革命了一辈子,到头来怎么向老百姓、向历史做个交代?还有那么多疑点没有搞清楚,怎么交待才好呢?”

   

   从万数字的谈话中,仅摘出这么几句话,我们就不难看出,共党的这些个元老们也在进行着反思。只不过他们反思的太晚了。行将就木才说出了几句真话,并不能掩盖他们一生中对国家、对人民犯下的罪恶。中国人民辛辛苦苦劳动,创造出来的财富,并没有给国家和人民自己带来任何的好处,而是在供养着这个号称七千六百万党员的非法团体,还要供养这个非法团体的几百万保镖、家丁和打手们。

   

   最近这十七、八年间,仅江泽民和胡锦涛两人封的将军恐怕足够一个军了,但却从来没有听到有哪怕有一个将军,提出要去收复被共党出卖的国土和领海。但是在将军们的指挥下,对人民的大屠杀却是时常地发生。

   

   大家想想,前三十年,大大小小政治运动将近二十次,把全体人民整了个遍、抢了个精光,死人亿万。原来既不是为了什么主义,也不是为了兴国,而是共党自身的折腾。万里说折腾是个好听的说法,其实那就是山寨内部的火并和内讧,确实殃及了国家,殃及了百姓。历史会详细地记录下这黑暗、野蛮的六十年,百姓们最终会清算共党罪恶的。

   

   这段谈话中最可笑的地方,就是明明自己干了一辈子明火执仗的土匪营生,却非要说自己革命了一辈子。难道土匪们都是无产阶级革命家?盖棺定论并不难,一生干的什么,定论就是什么。历史和人民永远不会冤枉任何人的。

   

   元老们临终前说了几句实话,但是对中国大陆地区的一片破败之像是毫无益处。国人民众早就反思过了,并且早就明白了的事情,这帮共党元老们却是直到咽气之前才多少明白了一点点。既不深刻,更不透彻。他们所关心的仍然是他们自己的身后名,丝毫看不出他们对国民们的负罪感。

   

   共党从来就不是一个革命党,充其量不过就是个农民造反党。仿效历史上农民造反的先例,推翻旧王朝,建立新王朝。可是共党的农民造反,却成了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罪恶。被共党们推翻的是一个正在走向宪政的民主政府,而共党是集权专制。共党既不是建国,也不是建政,而是篡政。否则的话,现在的台湾是什么样子,中国大陆地区也是什么样子。 总统贪污,也一样入狱受审。

   

   所以革命二字,与共党团伙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但是万里的谈话在网络上公开发表也有一些好处,可以让一些仍然对共党抱有一丝希望和巴望共党能够改邪归正的民众彻底地对共党绝望。对那些附庸在共党团伙周围的帮凶、帮闲、篾骗们敲响了警钟。正所谓“人作孽,不可活”。

   

   胡锦涛身上背的包袱是太大、太多、也太沉重了。毛泽东的、邓小平的、江泽民的全部罪恶包袱,他都一个人扛了起来,再加上他本人犯下的两次屠杀藏人,和今年7月5日屠杀维族人的罪恶。胡锦涛是已经喘不过气,也迈不动步了。面对着此起彼伏的一年十几万群体民间抗暴维权的斗争,已经是彻底破产了的经济和国际社会对共党的指责和批判。

   

   政令不出中南海。 坐上头把交椅五、六年了,连个政令畅通都做不到。以至于中南海的围墙外,是官商勾结、钱权勾结、官匪勾结、警匪勾结、军匪勾结,整个共党的官场,那就是个最大的黑社会,受残害的当然是全体的国人民众。据了解,仅江苏、福建、浙江三省黑社会拥有的武装,竟然高达百万人之众。这一下又触动了共党那根政权的神经了。近来又是开会、又是发文件要打击黑社会。

   

   共党利用黑社会去扒人家的房,圈农民的地,去殴打抗暴维权和罢工示威的民众;利用黑社会去扮演流氓挑起事端,为共党屠杀人民制造借口。黑社会已经在共党对人民的第二轮抢劫中养肥了,也养大了。为共党立下汗马功劳的黑社会,现在又成了威胁共党政权的力量。 卸磨杀驴,全党工作的中心又变成了镇压黑社会。刚发下这个文件,胡锦涛又忙着把全国的冤民大同盟定性为三反组织。

   

   没想到的是,胡锦涛忙前顾不了后,后院又起火了。万里这帮元老们又说起了共党的非法性。胡锦涛们理也不是、不理也不是,如同一根骨头卡在了嗓子里。 接着又冒出了个将军后代合唱团,到处大唱什么“父亲开创的事业,我们来继承”。这是公开挑战胡锦涛的权力来源的问题。这帮将军的后代们认为,你胡锦涛的权力不是来自于民意,而是来自于那帮打江山的将军们。言外之意,那就是胡锦涛有什么资格坐第一把交椅?应该由将军们的后代们来当政。辩论,胡锦涛是不敢;不理,等于是又一根骨头卡在了嗓子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