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2009-09-01

   

   自从进入今年以来,共党的核心团伙忙了个不亦乐乎,为的就是篡政六十年的庆祝。所谓的忙,就是共党一直在忙的三件事:一是粉饰太平;二是营造盛世;三是编造所谓的伟大或者巨大成就。

   古今中外任何一个专制的政权,从来都是自拉自唱、自说自话,总是在做着这三件事。同时还要说什么举国同庆、与民同乐之类的话。其实大家都知道,这里的国与民,是被政权强奸了的。国家领土被出卖的七零八落,山河一片破败之相。六十年来,被破坏得面目全非。

    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我,只有痛惜和哭泣,实在不知道应该庆祝些什么。至于百姓是否欢乐,只要看看平均每三分钟就爆发的一起民众抗暴维权的事件,就明白民是乐不出来的。我就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草民,一生秉持着无所欲、无所求的理念,不求功名富贵,只想实事求是地生活在人间,不被打扰。可是最近我的稳定和谐的生活却受到了十几年一直在声嘶力竭的喊叫着稳定和谐的共党的骚扰。那就是因为我应邀参加了达赖喇嘛在8月6日举办的汉藏学者研讨会,讨论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藏汉之间的民族关系和西藏今后出路的问题。

    这本来是一个学术会议,又是在瑞士的日内瓦举行的,并没有干扰共党庆祝自己的篡政日。可是在央视的新闻联播中报道了两次,两次的报道说的是同样的话,都是说达赖分裂集团与一小撮海外民运分子密谋什么、阴谋如何、企图怎么样等等的话语。别的与会学者的感受如何我不知道,但是我确实感觉到了我的日常生活、我的志趣、我的学术研究,受到了共党的干扰和辱骂。

    首先,“分子”这个说法我就不同意。这是共党创造出来的,专门用于共党敌视的人的称呼。我呢,成了共党的敌人。民运,就是民主运动。只有爱国、爱民的人才搞民主运动。这样的人通常是被称作爱国人士,民主人士,或者是民运人士。不同于共党当初搞共产主义运动。那时候对搞共运的人通常称作共运分子或共匪,从来没有人称它们为共运人士的。而到了今天,共产主义从了全人类的公敌,这就证明了当初中国人封它们为共运、共匪是正确的。与时俱进,今天我们称它们为共党分子、共产兽性匪类或者是共党帮伙,反正没有人称它们为人士的。

    当今中国社会是大断裂、大对抗的局面,百分之九十六以上的国人民众对抗的就是这一小撮坚持极权专制的共党兽性匪类。那么民运人士、维权人士的所作所为,正是反映出百分之九十六以上的民众的意愿和理念。共党的那种霸道蛮横地把一切都代表的做法,从来就没有成为过事实。共党团伙自始自终就是一小撮。一小撮匪类有自始自终地与人民为敌,共党团伙的路已经走到尽头了。至于达赖喇嘛是否在搞独立、搞分裂,这是一个严肃的学术和历史的专题,从来就是不学无术的共党只会说“自古以来”,是于事无补,也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的。

    我在以前的评论中提到过,西藏与中国在一千三百年间,没有发生过战争和磨擦,是两个互不干扰的独立的政权。在唐朝,文成公主赴西藏和亲,奠定了西藏的宗主国地位。和亲,并不是把对方的国家从此归为己有。世界上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贵重到可以以身增加领土的地步,反倒是历史上不少女人祸国灭国的先例。

    汉朝时期也是以和亲的办法去建立与蒙古的友好关系。为了外交,为了政治的联盟,和亲或者是联姻是一种外交的手段。经过两千多年的战争和历史的演变,蒙古归入了中国的版图。可是在1925年,共党的李大钊就把大半个蒙古送给了苏联做卫星国。所以说,卖国和分裂国家的,自始自终就是共党。

    共党以文成公主和亲,就把西藏说成是中国的领土。可是共党不知道的是,在文成公主之前,尼泊尔也送去了一位公主与松赞干布和亲,可是尼泊尔却从来不认为西藏自古以来就是尼泊尔的领土。同样,法国的拿破仑和奥地利的公主玛丽亚.路易斯结婚,奥地利也不认为法国自古以来就是奥地利的领土。俄国的亚历山大三世与丹麦公主费奥多萝天娜和亲,丹麦也不认为俄国自古以来就是丹麦的领土。

    另外,朝鲜在战国的时期就是北方燕国的领土。秦灭了六国以后,设置了三十六个郡,朝鲜就属于当时的辽东郡,而越南在明清的时代就是中国的安南省。共党为什么不用自古以来的说辞,派兵去攻占南北韩和越南呢?

    共党不是伟大就是强大,结果是国土面积不但没有增加一尺,反而被共党出卖了一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东海海域去年又卖了三十万平方公里给日本。至于南海的南沙群岛海域卖了多少给越南、给印尼、给菲律宾、给新加坡,目前还不知道,估计至少二、三十万平方公里。

    六十年,中国既不伟大,更不强大,反而变小了不少。人口增长了三倍,而国土的面积却减少了百分之二十五。在现有的百分之七十五的国土里,又多出了不能住人的一百二十多万平方公里的沙漠。共党对外丧权辱国,对内破坏国家的土地。所以各个省、各个民族,如果不能趁早地独立出来,自己保卫、保护自己的疆界和领土,那迟早也会被共党出卖掉、或者破坏掉的。

    西藏本来就是个独立主权的国家,在共党侵占以后仅几年,就出卖了两万多平方公里的西藏领土给了尼泊尔,和九万多平方公里的西藏领土给了印度。没有共党的侵占,西藏就不可能丧失这十一、二万平方公里的疆土,更不可能有一百多万的藏民被杀。打开西藏的司法史看一看,我们就可以知道,在六百多年间,西藏政府从来没有判处过一个死刑犯。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佛家的慈悲和宽容。世俗的政权与佛教合一而治,无论如何在任何方面都要比共党的政教合一好上千万倍不止。

    达赖喇嘛在这次的汉藏研讨会会议致词中一再强调的是:“不纠缠历史,不谈独立。我们走中间道路,不是领土之争,而是保护藏民族的宗教、文化、自然环境和自己的生活方式。”同时在自决权和自治权上,达赖喇嘛提出的是自治权,而没有提出自决权。

    联合国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的第一部分第一条,那就是:“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力,自由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并自由谋求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在第三条中说,“本公约缔约的各国,包括那些负责管理非自治领土和托管领土的国家,应在符合联合国宪章规定的条件下,促进自决权的实现,并尊重这种权力。”

    共党是在这份国际公约上签了字的。也就是说,各民族、各地方的所有的中国人都有决定自己是独立、或者是联合的自决权,西藏人民也同样有自决权。但是达赖喇嘛放弃了这个权利,只要的是高度的自治权。达赖喇嘛和藏人已经是一退再退,连自己的国土都不要了,退到了无处可退的地步。任何一个稍有良知的人都不可能再以分裂和藏独的话语去诬蔑和指责了。可是也只有共党这种团伙,以不断的制造对藏人的屠杀,来掩盖历史和事实真相。

    一位叫做唐达献的记者在一篇题为<刺刀直指拉萨一九八九年西藏拉萨事件纪实>的文章中写道:西藏民众和平示威数日以后,武警总司令李连秀签发了“作战动员令”。其中第五条是对特务连的命令。命令中说,“特务分队急调三百人扮成市民和僧侣,在5日上午打入八角街和其他闹事地点,配合公安厅、市公安局的便衣完成造势任务。烧毁大昭寺东北方向的经塔,砸抢闹市区的粮店,引发市民哄抢粮食。并对藏甘贸易公司进行煽动性攻击,鼓励民众哄抢商店物资。除指定地点外,不得对其他设施进行攻击。在完成以上任务后,所有行动人员全部撤至雪域旅馆并清点人数。此任务属绝密,任何执行人员均不得将此任务外泄,违者严惩。”

    从这条命令中,我们就完全清楚了,原来暴乱是有党军的特务和党警的便衣们奉命制造出来的。然后嫁祸于藏人,从而制造出来了军队屠杀藏人的合理借口。在2008年的3月对藏人的大屠杀中,共党依旧是故技重演。居住在拉萨的网民们披露:在3月14日,一群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很有计划的行动起来。先是高呼口号,随即就点燃了小昭寺附近的车辆,然后冲进了周围的商店抢劫货物,接着烧毁了数十家商店。步骤有序紧凑,动作干练划一、令人称奇。在小昭寺周边的各个路口上,这些人又堆上了石块,而石块的重量都是一到两公斤之间的。当时遍布的公安却视而不见。接下来就是军警和军车的大量出现。

    今年的7月5日乌鲁木齐的屠杀,有很多证据又显示,暴乱是共党军警特务便衣们的所为。他们的证据就是:第一,暴徒们打汉人,也打维族人。如果暴徒们是维族人他们是不打维族人的;

    第二,所有暴徒的面部都看不清楚,维族人的面部是有明显特征的,这一点是从共党媒体中很多受害者中都共同提到的;

    第三,共党喉舌大肆渲染,一个汽车经销商二十多辆汽车被砸。事后中外媒体去现场采访,店主说事前派出所打电话来说有暴徒要来砸商店,后来果然就来了。派出所事先知道,可是又不来人保护;

    第四,暴徒们打汉人打维人整整打了三个多小时,警察们不制止也不行动,看着藏汉两族的人们挨打。

    第五,上海的律师郑恩宠先生引用共党喉舌的说法,证实了军警早在7月1日就已经开始调动了;

    第六,共党事后宣布,拨款一亿元给每个死者家属发放四十万。这是完全与六四屠杀和西藏屠杀不一样之处,这是第一次。有人认为是共党的心虚理亏,可我认为是军警中官兵良知、道义的觉醒,迫使共党不得不用钱来摆平。实际上,对于罪恶,用钱是永远摆不平的。

    军警这两支队伍中的特务和便衣们,都是共党颠倒黑白、嫁祸于人、掩盖真相、欺瞒世界的工具。据说,今年的十.一上午有阅兵,我倒是建议把这些个特务便衣们组成几个方队,让人们检阅一下他们的真实面孔。正是他们为共党苟延政权、屠杀人民而制造先机和借口。他们的罪恶,作为共党全部罪恶的一部分是不会被人民忘记的。如果他们自己不反思、不悔罪,那也只好最后由人民来清算他们了。

    所谓的藏独与疆独,完全就是共党一手炮制出来,强加给藏人和维人头上的一个罪名,营造民族矛盾,转移国人和世界的注意力。时至今日,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共党从来就没有干过一件好事,更是罪恶累累,其原因就是共党每犯下一个小的罪恶,为了掩饰自己,就必须去犯下一个大的罪恶,使人们淡化前一个罪恶,然后再去犯下一个更大的罪恶去转移人们对那个大罪恶的注意力。

    六十年的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于是就是罪上加罪铸成了共党罪恶累累的历史,也铸成了世界人民定性共产主义是人类公敌的共识。正是基于这两点,达赖喇嘛才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热比娅女士才成为了全球关注的反共正义人士。而民运人士、维权人士才得到了国人民众和国际社会的大力支持,成为了冲击共党集权暴政的巨浪,而绝不是共党所说的一小撮分子。而同样的原因,举世公认的三大宗教之一的基督教,在中国大陆地区却成了地下的家庭教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