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2009-08-14

   

   生活在西藏川康一带的藏族人,是我们汉族人的同胞,是汉族人的手足兄弟。藏汉两族人民相安无事地至少生活了一千三百多年。在共党统治下的这六十年里,藏汉两族的同胞们又成为了难兄和难弟。汉人们现在几乎都明白了,究竟共党政权和人民之间是个什么关系。共党一贯的立场,那就是与人民为敌,对人们的整肃、杀戮、洗脑、抢劫和剥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汉人如此,对藏族和其他民族的人民那就更是如此了。

    马列毛高喊要打破旧有的一切制度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要建立一套符合共党理想和意愿的制度。可是至今这帮流氓无产者的先锋队究竟理想是什么?意愿又是什么?打破了它们所咒骂的一切旧有的之后,它们所谓的新的又是什么呢?其实连它们自己也说不出来。可是被共党反复愚弄的人民反而明白了,其实共党团伙们就是利用了马克思主义的这个阴魂,去复辟欧洲中古世纪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的黑暗统治。

    极权社会就是个野蛮的社会。其野蛮之处就在于,作为人与生俱来的权力被极权主义者们毫无道理地剥夺了。非但剥夺,还有虐待,以至于连人的生命都时时的处于被剥夺、被杀戮之中。五十六个民族的全体人民,无人可以幸免。这就是共产极权统治,被人人痛恨的最主要的原因。

    2008年的3月份,共党对藏人大屠杀;今年7月5日,共党又在乌鲁木齐屠杀维族人。共党对人民的屠杀究竟有没有一个停止的时候?共党究竟还要再杀多少人才能感到满意?其实这些问题都是每一个人心中的疑问。共党屠杀人民的次数太多了,屠杀的人民也太多了。但是这绝不能被认为中国人习惯于被屠杀,或者说中国人是见怪不怪,习惯于生活在屠杀的血腥之中了。

    如果有人这样说的话,或者是这样想的话,那他就根本不是一个人。对人民的屠杀,无论如何都是政府在犯罪。为了给自己开脱罪责,政府就一定要制造假象,挑起事端,制造仇恨,以此来为政府屠杀人民找到屠杀有理的借口。

    共党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人,都是利用了汉奸、藏奸和维奸们去制造事端,挑动起藏汉、汉维之间的民族矛盾,去发动屠杀。造成的后果,就是无端形成了原本就没有的民族矛盾,助长了汉民族的大汉族意识,歧视或者是仇视少数民族的人民,甚至认为藏人、维人就该杀。当然就相应引起了藏、维人民一方面是仇视共党,一方面是仇视汉族。受冤枉的固然是被屠杀的藏、维两个民族的人民,但是最冤枉的其实就是汉人。

    六十年来,共党屠杀了汉人达亿万,汉人已经够冤枉的了。但是当共党屠杀少数民族人民的时候,汉人就又背上了一层被少数民族人民仇恨的冤枉。杀人的罪犯其实是汉人的共党和汉人的军队。而背上杀人罪名和被仇视的,却是整个的汉民族。

    被举世敬仰的达赖喇嘛明智地看到了这一点,于是邀请了全世界几十个国家七十多位海外汉人的学者、教授和民主人士,从8月6日到8日,在瑞士的日内瓦召开了三天的汉藏关系调解会议。会议的议题就是:找出共同点。那么,在汉藏两个民族之间的共同点又是什么呢?整个大陆地区沦陷为马克思主义的殖民地,沦陷为共党治下的匪区,全体人民失去了心灵和精神的家园,成为了亡国奴。汉人如此,藏人更是如此。汉人无宗教,藏人有宗教信仰。受共党残害的程度,藏人比汉人更要悲惨得多。

    另外汉藏同在共党治下,经历过相同的所谓的政治运动,都有大量的人惨死于这些运动。也都被共党以巩固政权为名多次地、大量的屠杀过;个人的财产也都被共党抢劫过;都过着无自由、无人权的凄苦的日子。也都被共党洗脑、愚化、毒化和奴化;更被共党无端的、但是有意地挑动和制造出族群内部、和族群与族群之间的矛盾和仇恨。也就是说,同是共党政权下受害人,这就是藏汉两族人民的共同点。

    会议由国际和解协会驻日内瓦高级代表乔纳丹.圣西林先生致词。他在致词中说:“国际和解协会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个和平的组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成立于荷兰,进行调解联合国对欧洲和北美的敌对国家。该组织的信念是----立足于各自传统宗教的领域,以人类神圣的生命和人权的需要,摒除暴力,追求社会和平与正义。”

    乔纳丹.圣西林先生说,“这次汇集藏汉学者的会议就是敲击出共识的火花。双方学者对话的核心宗旨,那就是为了寻求真理。让我们既要认清自己认为的真理,更要倾听他人心中的真理。事实上从非暴力的角度看,首要的任务那就是发现彼此心中的真相。要正视有罪不罚的陋习,促进法制彰明。

    新的国际准则有规定:承认受害者的权利。国家必须承认侵权行为的发生,责任的归属,是何人下令。并且协助重建、补偿受害人的规定。在面对政治僵局,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对话和寻求真理,在这方面,民间社会的力量是至关重要的。”

    接下来就是瑞士西藏友好协会主席扎西达昌先生的致词。他说,他的这个协会已经成立二十六年了,会员达到两千多人,其宗旨是以非暴力的方式来解决西藏的问题。但是西藏流亡政府寻求的名副其实的自治要求,已经被共党拒绝了。藏族人民从来对汉人没有过怨言,也没有抱怨。但是对共党对西藏政策的强制和压力,已经是日积月累,激起了怨恨。尤其是在屠杀了藏人以后,封锁消息,指使媒体歪曲报道,其目的就是在煽动和制造藏汉民族之间的矛盾,这是十分恶毒的。

    任何政府的作为,都是为了大众的人权和利益。因为人权是不可否认的,更是不可分割的,这是不必争论的真理。最后他期待这次会议能够帮助藏人寻找出一个尽快解决西藏问题的途径。

    西藏流亡政府民选的总理桑东仁波切先生在致词以后,接受了与会学者们的提问,详细地解答了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政策,其中提到的许多细节,以及历史和现实的种种真相。时间进行得很长,但却是完全有必要的。

    要想化解藏汉之间的误会、误解和矛盾,要寻求一条和平解决六百万藏人问题的途径,只能凭借着事实和真相。撒谎、歪曲和强词夺理,不但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还要在原有的问题上,增添出许多无事生非、不着边际的新问题来。而且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

    桑东仁波切总理在解答问题时所表现出来的真诚的态度,慈悲的广大的胸怀,普救天下众生的仁慈精神,受到了与会学者们的高度评价和充分的信任。学者曹长青先生在发表意见时感慨地说:“以桑东仁波切先生今天回答严肃问题的录像,去和温家宝回答记者提问时的情形相比,桑东仁波切总理实事求是的精神、包容与宽厚的态度和言谈话语的风度,温家宝是万万比不上的。”

    最后达赖喇嘛尊者出现,与到会的每一个人握手问好。然后做了一个简短的致辞,真诚地表达出希望倾听到每一个学者的建议和忠告。最后和与会的所有学者们拍照留念。我有幸的握着达赖喇嘛尊者的手站在他的身边留影,深深地感到达赖喇嘛作为一个佛教比丘,看天下人都苦。普救天下众生的仁慈宅心,正是他享誉全球的根本所在。

    接下来会议就是把七十多名汉人学者和二十多名藏人学者,共分成四个研讨小组,每个小组里都有四到六位藏人的学者参加。这些藏人学者都受到过西方正规教育,毕业于美国、英国的哈佛和剑桥,并且都取得了硕士、博士的学位。他们不但讲自己的母语,而且都可以讲极流利的英语和汉语。所以每个研讨小组都是以英语和汉语作为交流的工具,不存在任何的障碍和误解。汉藏学者第一次齐集一堂,真正的畅所欲言,诚心诚意地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和想法。

    为了让国际社会和汉人世界能够进一步的认识到西藏文化处于危机之中,藏人的基本人权正在受到政治强权的摧残,藏人的生活方式和传统正处于危机之中。为西藏能够获得自由,为了把具有伟大精神价值的藏族文化得以延续和发展,从而去探讨和研究有效的解决办法。其实这正是达赖喇嘛尊者五十年致力所为的,同时也是他对本次会议的由衷的期待。

    经过了一天半的研讨之后,四个研究小组各自达到了本小组的共识,分别在大会上宣读。然后,由全体学者自由发表对四个共识的看法。由于讨论得激烈和热烈,所以大会限制每个人只有三分钟的发言时间。这样经过了反复的再讨论之后,与会的学者们对藏族问题的根源与本质、西藏问题的解决之路、和给西藏流亡政府的具体建议的三大问题取得了共识。此一共识也成为了此次汉藏学者研讨会议的声明。

    声明特别强调了本次会议取得共识所遵循的基本价值和原则,那就是联合国人权宣言中所确立的普世价值:就是自由、民主、法制、人权、平等及多元文化的共存。在这个立场之上,对西藏问题的根源与本质的议题,总共达成了五项共识。

    第一,当代西藏问题的根源不在于藏汉两个民族的冲突,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西藏实施的专制统治和文化上的种族灭绝的政策;

    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宣称的“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与历史事实严重不符;

    第三,藏族的文化、宗教、语言和生活方式面临着被灭绝的危机;

    第四,藏人的民族自决权、政治选择权、宗教信仰权、言论的自由权等等基本人权都被剥夺了;

    第五,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控制的官方媒体,歪曲西藏问题的实质,挑动藏汉民族的对立。

    在第二个项目,也就是<西藏问题的解决之路>的议题上,会议代表们取得了六点共识:

    第一,必须尊重藏人的基本人权,包括政治选择权和宗教的信仰权;

    第二,拥护达赖喇嘛尊者提出的中间路线的政策;

    第三,西藏的问题的解决与中国的民主化是息息相关;

    第四,海内外的汉族人应该对大汉族沙文主义进行反省,尊重藏人的文化和生活方式;

    第五,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必须落实法治的原则;

    第六,达赖喇嘛尊者返回家园的神圣权利不可剥夺。

    在第三项议题<给西藏流亡政府的具体建议>上,学者们的共识共四点:

    第一点共识,那就是迅速在全球范围内广泛的建立汉藏协会、汉藏论坛等等的民间团体,以促进汉藏两族之间文化和情感的交流,互相增进了解;

    第二,建立由汉藏两族学者共同组成的西藏文化、历史研究中心,以还原历史的真相;

    第三,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突破共党团伙对西藏问题和对达赖喇嘛各种信息的封锁和垄断,让海内外华人以及国际社会能够及时、准确地了解西藏问题的真相和达赖喇嘛尊者真实的愿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