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苏明张健评论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2014.10. 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我们能从莱比锡光荣革命学习到什么

    作者:廖天琪

   

   25年前的今天,1989年10月9日是一个改变了德国、欧洲和世界的日子。刚刚经历了六四屠杀的中国人,心中格外疼痛,我们失败了,而他们成功了。我们失败了,所以要再接再厉,所以会有了当前香港的占中“雨伞革命”。在历史的长河中,每个惊天动地的事件都是短暂的,如过眼烟云,但是在历史的暗流中,每次重大事件结束后并没有消失,而是隐身沉潜下来,它潜伏着、孕育着,在适当时机,新的思潮、运动会因缘际会地诞生。

   四分之一世纪前的10月9日倒底发生了什么?柏林墙的坍塌、东西德的统一、苏联社会主义帝国解体都直接跟这个被称为“决定日”的一天直接有关。谁决定?决定什么?官员决定站队到人民一边,权力决定不施暴于民,激情加理性完成了不流血的光荣革命,这是人类史上最华美的篇章。

   一切都并不是上天的恩赐,当时的情势是非常危急险峻的。因为北京政府开了杀戒,将天安门广场上和平示威的市民学生用坦克和机枪扫荡了,东欧共产国家的领导有了“榜样”,就心中有谱了。从8月起大批东德的百姓就蠢蠢欲动,开始逃亡,他们先冲进东柏林的西德使馆寻求庇护,8月19日又有900 名东德人穿过匈牙利和奥地利的边境,成功地逃到了西德,由此拉开了用脚投票的序幕。到了9月份,莱比锡的市民就开始了他们著名的“周一示威游行”(Montagsdemonstration),每个星期一成百上千的市民于下午5点下班后,聚集到圣尼古拉教堂的周边,点上蜡烛祈祷,这样的举动令当局错愕,不知如何应对,如此持续到10月。权力者终于亮剑了,10月6日的党报《莱比锡人民日报》发表了一封读者来信:“我们将坚决保卫自己双手经营的成果,把这些反革命行为有效并决绝地消灭。如果必要,就使用手中的武器。”但是一到星期一,竟然有7万名市民和平地聚集在一起,他们的口号“我们是人民”,群众高呼:要民主、要言论自由、开放边境!警民对峙,千钧一发,一触即发。

   然而睿哲者早就料到这样的险境会出现,民间已经风传,镇压要开始了,已经有5000名军警调动到了市内,另外还有1500名士兵待阵,磨刀霍霍待宰“反革命”。各大医院的血库都已经备好了血浆,杀戮一开始,就能“扶死救伤”。在这历史时刻,几位临时凑合起来的人士发挥了决定性作用,这就是所谓的“莱比锡六人”(Leipziger Sechs)。旅美作家北明花了数年时间研究东德垮台,莱比锡这个城市和另外一个极为关键的人物 ——牧师克里斯蒂安·弗瑞尔(Christian Führer)在这个运动中所扮演的角色,她写了一篇长文“莱比锡的烛光——柏林墙的坍塌”,该文尚未发表,其中就着墨于“莱比锡六君子”。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组合,3位民间文化人, 该市Gewand音乐厅首席指挥马祖尔(Kurt Masur),神学家慈默尔曼(Peter Zimmermann)、讽刺剧演员朗格(Bernd-Lutz Lange)和三位共产党高官,管科教的区委书记沃茨尔(Roland Wötzel)、管宣传的朋莫尔特(Jochen Pommert)、文化负责人梅耶(Kurt Meyer)联合起草了一个紧急呼吁,要求人们冷静并与当局对话。这份呼吁经由该市的广播站,于当天下午多次在市内广播,并且在教堂的祈祷会上也向群众宣读了。马祖尔特别担忧晚间会有流血冲突,毕竟酝酿了几周的群情已经到了火山口,即待喷涌了。

   沃茨尔等三名官员打电话给镇暴行动的总指挥哈根贝格(Helmut Hackenberg),要求他不要动用武力镇压民众,此君不敢擅自决定,通电柏林请示总书记何内克,却只找到了代理书记克伦茨(Egon Krenz),克伦茨也不敢决定,但应允揣摩了顶头上司的意思后,就回电话。结果哈根贝格久等亦未获电话指令,就自作主张撤下了镇压的命令。“对于人民的和平革命,我们没有对付的方案。”这是后来共党国安一位高层人士作出的解释。真是一念之间,血流成河的噩梦就化作胜利的欢乐和眼泪,命运之神何其神妙。

   但是莱比锡只是一个最光辉美丽的例外,在其他城市里的人民所经历的,虽然没有流血冲突,但是恐惧威吓也足以让人头皮发麻。比如莱比锡西北角上40公里以外的Halle市,抗议人群这一天所经历的就恰恰是一场噩梦。当天大约有400名抗议示威者,手持蜡烛于黄昏时分聚集到市场教堂边,而莫约有150名带着狼狗的武装警察和一辆辆大卡车也都汇聚起来,严阵待命。抗议群众举着牌子,上面写着“和平抗议,声援莱比锡”、“非暴力,要求改革”。就这么几句文绉绉的话就撕裂了警方的神经,他们挥舞着警棍,动员警犬开始进攻手无寸铁的群众,有人躲进了教堂,但是大部分人在外边,里面的人听到外面人的惨叫、犬吠、警察的咆哮。人们四散逃开,但是都被警卫追捕,投入大卡车上,运送到一个恶名昭彰的看守所。恐惧弥漫开来。被捕者被迫面墙,双手抱头,双腿分开站立,如此站在黑暗的冷风中,不吃不喝,不准拉撒。稍有不慎就是棍棒加身。一直到了第二天凌晨,才开始漫长的审问、登记。最后的警告是不许再次参加示威抗议,否则将罚款。男女老少被折磨到半夜,才拖着疲惫的身躯步行回家。这次的群体虐待事件,一直没有翻案,没人问责。受害人至今没有得到当局的道歉,不过反正树倒猢狲散,一个月之后,柏林墙就轰然坍塌,围墙两边的人民欣喜若狂,怀疑是在太虚幻境之中。历史竟然在目瞪口呆的世人眼前上演了如此动人的悲喜剧,革命成功了,而且是和平、理性的革命,非暴力的光荣革命。

   

   在时代的大变革巨轮之中,和平、理性非暴力必须是一个对立双方都遵守的原则,它只在有深厚人文传统和基督教精神的社会里能行得通。众所周知,连残暴如纳粹的政权,他们的盖世太保也不进入教堂抓人。东德的秘密警察再冷酷无情也同样不敢在教堂里逞凶。教堂就成了浑浊污泥中的一片净土。这就是为什么苏联、东德的垮台,教会曾经发挥过巨大的作用,神的殿堂保护了一大片异议人士。在一个民主和人权观念已经比较成熟的社会里,和平抗争是一个很好的手段。今春台北太阳花学运就是明显的例子,双方坚持,政府固然屈服于民意,而学生领袖在达到某种程度的目的之后,也能见好就收,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由此可见,台湾的政治相当文明而青年一代也已经十分地稳健成熟了。当然,换一个社会,和平手段就未必能有效,天安门屠杀就是一例。可惜直到今天,我们也看不出中国的当权者在这方面有什么进步,官二代为保住父辈打出的江山,哪怕血染山河,哪怕哀鸿遍野。然而这江山不是老一辈打下的,它是中国人民历经战火的浴血,充当了几十年毛泽东基本教义派的实验品,凭自己的勤劳苦干才成就的一份家业。人民要维护自己的成果,要求推选出他们信任的官员来管理社会,这就是今天香港人民占中的基本理念。香港的青年一代汲取了中西各方面的抗争经验教训,提出以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这为港官出了难题,“以暴镇暴”是简单的道理,但是当对手是理性温和的人们,那该怎样对付?也许这就应了东德当局那句话“对于人民的和平革命,我们没有对付的方案。”没有方案,其实就是“无为”,就是最高超最智慧的处理群众运动的方式。可惜只懂蛮干的老共恐怕还达不到这个境界。

   

   然而,国内外港台的民主力量应当汲取当初莱比锡的经验:

   1. 和平、理性非暴力依然是抗争的最佳手段。

   2. 争取民众站到自己这一边,不要占领大面积地区,这会对民众日常生活造成不便,要占领心脏要枢地带或是单独建筑物,缩小打击面。

   3. 争取媒体、宣传机构站到抗议群体这一边,善用社交媒体,记录一切运动的实况,以便将来取证。

   持久战很难打,不妨采取周期模式,例如每周五下午5点举行抗议活动,这样方便下班族和下课的学生来参加。抗议活动限时2小时,事完回家,下周继续。如此可保存实力,保存气势。做得好,可以持续几个月甚至一两年。

   必须争取跟当局的谈判权。谈判应当持续,由有经验的人组成智囊团,不时拿出锦囊妙计。

   组成游说团,在全港澳地区游说选举委员会的成员。也可在国际上活动,到美国、台湾或欧盟进行游说,争取同盟。

(2014/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