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2009-06-22
   
   在2007的12月份,英国的农业专家们经过了周密的调查和研究以后,向全世界发出了全球粮食危机的警告。仅仅几天以后,联合国的粮农组织也向全球发出了同样的警告,许多国家的政府接受了这一警告,并且采取了各自的措施,加大对农业的投资和补贴,增加了新开垦的耕地面积。还立即取消并且严禁占用耕地种植玉米和黄豆,以作为提炼机械动力的燃料。
   
   一年半以后的2009年的6月18日,联合国的粮农组织和粮食署发布了全球粮食的调查报告。在报告中说,2008年的年底,欧洲、美洲、澳洲的粮食产量增加了13%,唯有亚洲国家的粮食增产平均为2%左右。报告中敦促亚洲国家必须要下大力气辅助农业,粮食危机并没有得到缓解,粮荒仍有可能随时发生,粮食的价格仍然是在上涨之中。
   
   我生活在加拿大这个粮食出口的大国里,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始终没有感觉到粮食危机有任何缓解的迹象。在2007年,小麦每吨的国际售价是三百七十美元一吨,而大米的售价则是五百五十美元一吨。在2008年的1月份,小麦和大米的售价立时上升到了一千美元一吨。到了2008年的年底,小麦的价格又升到了一千零七十美元一吨,大米的价格更比小麦高。在2009年的年初,粮食的价格又上涨了7%。到了同年的5月份,全部食品价格再上涨了11%。人们花费在食物上的开支,已经越来越占到了生活中的大比重。
   
   加拿大既是粮食出口的大国,又是调查报告中说的粮食产量平均增长了13%的国家,这情形尚且如此,那么平均粮产仅增加了2%的亚洲各国又会如何呢?而我最关心的还是中国大陆地区。亚洲的人口是三十亿,占世界总人口的40%以上,中国大陆地区的人口,又占了亚洲人口总数的50%以上。
   
   在共党匪类统治下的六十年里,中国大陆地区的粮食就从来没有过自给自足。可是六十年了,人口却足足增长三倍,使得人均耕地面积从1949年的四亩减少到了2001年的零点八亩。2008年底,共党国务院说耕地的总面积达到了十七亿亩。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也仅比1949年时的十六亿亩多出了一亿亩。
   
   但是根据现时的人口总数,也不过是平均每人一亩多一点的耕地,可是共党报出的人均粮食的拥有量为六百公斤,这不禁使人们回忆起了1958年大跃进放卫星式的胡说八道。估计是共党们自己也感觉到了这个牛啊是吹得太大了,于是在2009年的1月份,把六百公斤改口说成了四百公斤。
   
   
   
   同样是2009年4月份,联合国粮食署公布的数字是,仅小麦和大米这两类农作物,全球人均的拥有量是一百五十公斤,可见四百公斤这个牛是又吹大了。于是在5月初,共匪的国务院就组织了个十多万人参加的粮食调查组,到全大陆各地的粮库去查粮食的库存量。听上去是件不错的事情,但是我敢保证:第一,这个十万名的调查员不但花着纳税人的公款吃喝旅游,甚至赌博嫖娼,还要把私人的腰包里塞满了黑色的收入; 第二,他们报上去的调查数字,肯定是个虚假数字。
   
   我这样讲是有根据的。1998年,前总理朱镕基到安徽省的南陵县查看了粮食仓库。芜湖市的地方政府当时吓坏了,因为南陵县的仓库里没有一粒粮食。于是一天一夜突击从周边的四个县的粮库里调运了一千零三十一吨粮食,装满了南陵的仓库。朱镕基看见粮满仓,高兴得不得了,以为自己的农业政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这就是地方的狗官们的手段,哪怕你是个总理,也骗你没商量。当时一个叫做俞水华的粮站的站长还告诉朱镕基,说有一个乡,总共是两千三百亩的耕地,而年产粮食一万五千吨。可叹的是朱镕基没有动脑子算一算,无论是一年种了几季,一亩地的年产量竟然是六千五百公斤。
   
   1958年是亩产万斤粮,到了1998年,就与时俱进到了亩产一万三千斤粮食了。这个数字尽管是一支独秀,但是挨饿和饿死的,仍将是广大的国人百姓们。最后,共匪政权还要向全世界宣布,没有饿死一个人。究竟大陆地区现在有多少亩耕地,刚才提到的官方说法是十七亿亩,但是另一个说法是早在2002年,耕地面试是十三亿多亩,不足十四亿亩。作为我呢,一个被共匪骗惯了的人,我倒是愿意相信这十三亿亩的耕地是真实的,那么另一个问题就是真实的人口数字。
   
   2005年的1月份,共匪报称是十三亿。如果十三亿是真实的,那就是人均一亩耕地,但是我不相信。根据有两点:第一,在2007年的6月份,由国务院泄漏出来的人口数字是十五亿两千万,至今已经是两年了。国务院说,每年新增人口是一千五百万,两年是三千万,也就是现在的人口应该是十五亿五千万。
   
   但是做过人口调查的人说,每年新增的一千五百万是登记注册的数字,另外还至少有两倍于一千五百万的新生儿是没有登记的超生的黑户婴儿。如果这是真的,就等于每年新增人口接近五千万,两年就是一亿,那么现在的人口那就应该是十六亿两千万。
   
   我的第二个根据,那就是共匪说的中国大陆地区共有四点一亿个家庭,每个家庭平均有人是三点二二个。这个数字是2008年秋季报出来的,让人一听就知道那是为了符合四年前报出的那十三亿人口的数字。而报出的假的数字。有学者经过估算,认为家庭数字的误差并不是太大,应当在四点二亿到四点三亿之间。但是每户平均人口的数字,那就绝对不是三点二二个人,而是三点九一个人。那么把这两个数字相乘,总人口则达到了十六亿四千万。
   
   我的两个根据所推算出来的人口总数都超出了十六亿,由此,专家学者们计算的人均零点八亩耕地那就是完全可信的。因此,中国大陆地区仍然是一个大粮荒危急的地区。通常每年的6月份是收夏粮的时间。尤其在广大的三北地区,去年是播种了一点五三亿亩的冬小麦。由于连续第九年的干旱,在今年的2月份已经估算出有一点二亿亩的小麦绝收和歉收;同时,南部的十六省又是洪涝的灾害。即便是八万多座水库和长江的三峡大坝,看起来都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上个世纪末,共匪是又屠杀又镇压,据说是为了要保证在上个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而进入了本世纪,胡锦涛也是又屠杀又镇压地要搞什么科学发展观。人没少死,但是现代化和科学发展至今也仅仅是个口号而已。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相比,实在是进步不大。2008年的8月8日晚,原本在北京市区有场雨。但是共匪们为了百年梦想的奥运开幕式不在雨中进行,放了一千一百颗驱雨弹。成就不小,雨没下成。但在今年2月因为旱灾太严重,在河南的北部放了一万多颗催雨弹成就极小,仅下了一毫米的雨。当地的农民说,没用了,因为苗已经旱死了。
   
   尽管如此,我敢说,共产匪类政权的喉舌们一定会锣鼓喧天地说,今年的夏粮又获得了大丰收。而败类、党奴、白痴们又会摇旗呐喊,什么强大或者是加油。但是有识之士们在担心,小麦和大米这两项收成可不可以使中国大陆地区达到世界粮食署公布的人均一百五十公斤这个数字。如果达到了,那也只是人均每天八两粮食;如果达不到的话,那么情形就比北韩也好不到哪去。
   
   2006年和2007年,大陆地区从国际上购买了先是五千万吨和后来的五千五百万吨粮食。2008年买了多少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但肯定是比2007年要多。因为人口每年比上一年多增出五千万,今年买的又要比去年多,因为去年也是北方旱南方涝。所以去年亚洲国家粮食平均增长的那2%,肯定不包括中国大陆地区。
   
   同时也可以肯定地说,今年的粮食收成不会比去年强,因为今年北旱南涝的趋势比去年更严重。到了今年的年底,如果世界的粮价仍然在增长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断定,明年中国大陆地区将会购买更多的粮食。
   
   一个有着几千年传统农业的大国,竟然变成了要向世界买粮才能活命的现状。非但如此,还出现了八千多万农民失去了土地从而失了业。粮食严重不足,可是农民失业,农村的人口过剩,这种反常的奇怪现象只能发生在祸国殃民的共匪政权的统治之下。
   
   最近,刚刚结束了对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的祭日。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各种悼念活动,正是由于持续的时间长,活动多,所以参加的人也特别多。于是听到的人们的评论也特别多。但是其中的一种评论使我感到特别的担心。几个声音都在说着同样的话,表达着同一个意见。
   
   有的说:“六四屠杀,肯定是与现政府没有关系。”有的说:“北京屠城、镇压法轮功,无论怎么说,都是错的。但都不是现政权干的。”有的说:“现在的大陆政府是一心一意地要搞好经济。前几任领导人干出的这些错事,现任领导人是不会干的。”
   
   更有人说:“人是会变的。共产党也在变。”当我问他:“是往好里变,还是往坏里变?”时,我却没有得到他的回答。这使我想起大约四、五年前,也曾出现过类似的声音。那个时候的说法是:“共产党也在变。至少共产党现在不搞共产了。”
   
   这话说得太对了。共匪团伙经过了两个步骤,已经完成了抢劫全民共有的公共财富和民间私有的私人财产,然后关起门来,在团伙内部公开进行分赃,把公产和私产顺利地变成了共匪成员们的私人财产的全过程。也可以说得更通俗一点,那就是完成了土匪们当初要把国产、民产都变成匪类们的个人私产。把土匪、流氓、地痞都变成亿万、千万、百万富翁的立党宗旨。所以就不能再搞共产了。
   
   但是,无论共匪团伙的第一把交椅换了几代人,都是打着马列毛旗号的共党政权。为了土匪的致富、繁荣和强大,所实行的杀人、镇压、抢劫、卖国、祸国和殃民、害民的政策,都具有极强的一贯性和连续性。
   
   在民主国家里,不仅仅是政客,就连普通的选民都清楚地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上一届政府的错误和不足之处,就是新当选政府的政治资本。新政府去修正上届政府的错误,弥补上届政府的的不足,以争取民众的支持。但同时,新政府在执政期间,同样会犯错误,出现不足之处。于是,这些就成为了下届政府的政治资本了。
   
   政府是由人组成的,人都会犯错误。自己没意识到,或者没能修正过来,那就由别人来点破和修正,这样的政府才充满了活力。一届接一届的政府,才能一步一步地趋于完善。
   
   这种民选的政府的另一个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任何一届新政府,都绝对不会背起上一届政府的错误和不足之处的包袱去执政。否则的话,新政府就不可能当选上台。人是在不断修正自己的过程中。走向完善、文明和高贵。政府也是一样。但是,这种做法不是共匪那种政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