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苏明张健评论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2009-06-22
   
   在2007的12月份,英国的农业专家们经过了周密的调查和研究以后,向全世界发出了全球粮食危机的警告。仅仅几天以后,联合国的粮农组织也向全球发出了同样的警告,许多国家的政府接受了这一警告,并且采取了各自的措施,加大对农业的投资和补贴,增加了新开垦的耕地面积。还立即取消并且严禁占用耕地种植玉米和黄豆,以作为提炼机械动力的燃料。
   
   一年半以后的2009年的6月18日,联合国的粮农组织和粮食署发布了全球粮食的调查报告。在报告中说,2008年的年底,欧洲、美洲、澳洲的粮食产量增加了13%,唯有亚洲国家的粮食增产平均为2%左右。报告中敦促亚洲国家必须要下大力气辅助农业,粮食危机并没有得到缓解,粮荒仍有可能随时发生,粮食的价格仍然是在上涨之中。
   
   我生活在加拿大这个粮食出口的大国里,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始终没有感觉到粮食危机有任何缓解的迹象。在2007年,小麦每吨的国际售价是三百七十美元一吨,而大米的售价则是五百五十美元一吨。在2008年的1月份,小麦和大米的售价立时上升到了一千美元一吨。到了2008年的年底,小麦的价格又升到了一千零七十美元一吨,大米的价格更比小麦高。在2009年的年初,粮食的价格又上涨了7%。到了同年的5月份,全部食品价格再上涨了11%。人们花费在食物上的开支,已经越来越占到了生活中的大比重。
   
   加拿大既是粮食出口的大国,又是调查报告中说的粮食产量平均增长了13%的国家,这情形尚且如此,那么平均粮产仅增加了2%的亚洲各国又会如何呢?而我最关心的还是中国大陆地区。亚洲的人口是三十亿,占世界总人口的40%以上,中国大陆地区的人口,又占了亚洲人口总数的50%以上。
   
   在共党匪类统治下的六十年里,中国大陆地区的粮食就从来没有过自给自足。可是六十年了,人口却足足增长三倍,使得人均耕地面积从1949年的四亩减少到了2001年的零点八亩。2008年底,共党国务院说耕地的总面积达到了十七亿亩。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也仅比1949年时的十六亿亩多出了一亿亩。
   
   但是根据现时的人口总数,也不过是平均每人一亩多一点的耕地,可是共党报出的人均粮食的拥有量为六百公斤,这不禁使人们回忆起了1958年大跃进放卫星式的胡说八道。估计是共党们自己也感觉到了这个牛啊是吹得太大了,于是在2009年的1月份,把六百公斤改口说成了四百公斤。
   
   
   
   同样是2009年4月份,联合国粮食署公布的数字是,仅小麦和大米这两类农作物,全球人均的拥有量是一百五十公斤,可见四百公斤这个牛是又吹大了。于是在5月初,共匪的国务院就组织了个十多万人参加的粮食调查组,到全大陆各地的粮库去查粮食的库存量。听上去是件不错的事情,但是我敢保证:第一,这个十万名的调查员不但花着纳税人的公款吃喝旅游,甚至赌博嫖娼,还要把私人的腰包里塞满了黑色的收入; 第二,他们报上去的调查数字,肯定是个虚假数字。
   
   我这样讲是有根据的。1998年,前总理朱镕基到安徽省的南陵县查看了粮食仓库。芜湖市的地方政府当时吓坏了,因为南陵县的仓库里没有一粒粮食。于是一天一夜突击从周边的四个县的粮库里调运了一千零三十一吨粮食,装满了南陵的仓库。朱镕基看见粮满仓,高兴得不得了,以为自己的农业政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这就是地方的狗官们的手段,哪怕你是个总理,也骗你没商量。当时一个叫做俞水华的粮站的站长还告诉朱镕基,说有一个乡,总共是两千三百亩的耕地,而年产粮食一万五千吨。可叹的是朱镕基没有动脑子算一算,无论是一年种了几季,一亩地的年产量竟然是六千五百公斤。
   
   1958年是亩产万斤粮,到了1998年,就与时俱进到了亩产一万三千斤粮食了。这个数字尽管是一支独秀,但是挨饿和饿死的,仍将是广大的国人百姓们。最后,共匪政权还要向全世界宣布,没有饿死一个人。究竟大陆地区现在有多少亩耕地,刚才提到的官方说法是十七亿亩,但是另一个说法是早在2002年,耕地面试是十三亿多亩,不足十四亿亩。作为我呢,一个被共匪骗惯了的人,我倒是愿意相信这十三亿亩的耕地是真实的,那么另一个问题就是真实的人口数字。
   
   2005年的1月份,共匪报称是十三亿。如果十三亿是真实的,那就是人均一亩耕地,但是我不相信。根据有两点:第一,在2007年的6月份,由国务院泄漏出来的人口数字是十五亿两千万,至今已经是两年了。国务院说,每年新增人口是一千五百万,两年是三千万,也就是现在的人口应该是十五亿五千万。
   
   但是做过人口调查的人说,每年新增的一千五百万是登记注册的数字,另外还至少有两倍于一千五百万的新生儿是没有登记的超生的黑户婴儿。如果这是真的,就等于每年新增人口接近五千万,两年就是一亿,那么现在的人口那就应该是十六亿两千万。
   
   我的第二个根据,那就是共匪说的中国大陆地区共有四点一亿个家庭,每个家庭平均有人是三点二二个。这个数字是2008年秋季报出来的,让人一听就知道那是为了符合四年前报出的那十三亿人口的数字。而报出的假的数字。有学者经过估算,认为家庭数字的误差并不是太大,应当在四点二亿到四点三亿之间。但是每户平均人口的数字,那就绝对不是三点二二个人,而是三点九一个人。那么把这两个数字相乘,总人口则达到了十六亿四千万。
   
   我的两个根据所推算出来的人口总数都超出了十六亿,由此,专家学者们计算的人均零点八亩耕地那就是完全可信的。因此,中国大陆地区仍然是一个大粮荒危急的地区。通常每年的6月份是收夏粮的时间。尤其在广大的三北地区,去年是播种了一点五三亿亩的冬小麦。由于连续第九年的干旱,在今年的2月份已经估算出有一点二亿亩的小麦绝收和歉收;同时,南部的十六省又是洪涝的灾害。即便是八万多座水库和长江的三峡大坝,看起来都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上个世纪末,共匪是又屠杀又镇压,据说是为了要保证在上个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而进入了本世纪,胡锦涛也是又屠杀又镇压地要搞什么科学发展观。人没少死,但是现代化和科学发展至今也仅仅是个口号而已。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相比,实在是进步不大。2008年的8月8日晚,原本在北京市区有场雨。但是共匪们为了百年梦想的奥运开幕式不在雨中进行,放了一千一百颗驱雨弹。成就不小,雨没下成。但在今年2月因为旱灾太严重,在河南的北部放了一万多颗催雨弹成就极小,仅下了一毫米的雨。当地的农民说,没用了,因为苗已经旱死了。
   
   尽管如此,我敢说,共产匪类政权的喉舌们一定会锣鼓喧天地说,今年的夏粮又获得了大丰收。而败类、党奴、白痴们又会摇旗呐喊,什么强大或者是加油。但是有识之士们在担心,小麦和大米这两项收成可不可以使中国大陆地区达到世界粮食署公布的人均一百五十公斤这个数字。如果达到了,那也只是人均每天八两粮食;如果达不到的话,那么情形就比北韩也好不到哪去。
   
   2006年和2007年,大陆地区从国际上购买了先是五千万吨和后来的五千五百万吨粮食。2008年买了多少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但肯定是比2007年要多。因为人口每年比上一年多增出五千万,今年买的又要比去年多,因为去年也是北方旱南方涝。所以去年亚洲国家粮食平均增长的那2%,肯定不包括中国大陆地区。
   
   同时也可以肯定地说,今年的粮食收成不会比去年强,因为今年北旱南涝的趋势比去年更严重。到了今年的年底,如果世界的粮价仍然在增长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断定,明年中国大陆地区将会购买更多的粮食。
   
   一个有着几千年传统农业的大国,竟然变成了要向世界买粮才能活命的现状。非但如此,还出现了八千多万农民失去了土地从而失了业。粮食严重不足,可是农民失业,农村的人口过剩,这种反常的奇怪现象只能发生在祸国殃民的共匪政权的统治之下。
   
   最近,刚刚结束了对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的祭日。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各种悼念活动,正是由于持续的时间长,活动多,所以参加的人也特别多。于是听到的人们的评论也特别多。但是其中的一种评论使我感到特别的担心。几个声音都在说着同样的话,表达着同一个意见。
   
   有的说:“六四屠杀,肯定是与现政府没有关系。”有的说:“北京屠城、镇压法轮功,无论怎么说,都是错的。但都不是现政权干的。”有的说:“现在的大陆政府是一心一意地要搞好经济。前几任领导人干出的这些错事,现任领导人是不会干的。”
   
   更有人说:“人是会变的。共产党也在变。”当我问他:“是往好里变,还是往坏里变?”时,我却没有得到他的回答。这使我想起大约四、五年前,也曾出现过类似的声音。那个时候的说法是:“共产党也在变。至少共产党现在不搞共产了。”
   
   这话说得太对了。共匪团伙经过了两个步骤,已经完成了抢劫全民共有的公共财富和民间私有的私人财产,然后关起门来,在团伙内部公开进行分赃,把公产和私产顺利地变成了共匪成员们的私人财产的全过程。也可以说得更通俗一点,那就是完成了土匪们当初要把国产、民产都变成匪类们的个人私产。把土匪、流氓、地痞都变成亿万、千万、百万富翁的立党宗旨。所以就不能再搞共产了。
   
   但是,无论共匪团伙的第一把交椅换了几代人,都是打着马列毛旗号的共党政权。为了土匪的致富、繁荣和强大,所实行的杀人、镇压、抢劫、卖国、祸国和殃民、害民的政策,都具有极强的一贯性和连续性。
   
   在民主国家里,不仅仅是政客,就连普通的选民都清楚地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上一届政府的错误和不足之处,就是新当选政府的政治资本。新政府去修正上届政府的错误,弥补上届政府的的不足,以争取民众的支持。但同时,新政府在执政期间,同样会犯错误,出现不足之处。于是,这些就成为了下届政府的政治资本了。
   
   政府是由人组成的,人都会犯错误。自己没意识到,或者没能修正过来,那就由别人来点破和修正,这样的政府才充满了活力。一届接一届的政府,才能一步一步地趋于完善。
   
   这种民选的政府的另一个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任何一届新政府,都绝对不会背起上一届政府的错误和不足之处的包袱去执政。否则的话,新政府就不可能当选上台。人是在不断修正自己的过程中。走向完善、文明和高贵。政府也是一样。但是,这种做法不是共匪那种政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