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尽管中国大陆地区有十六亿人口,而且人口仍在高速增长之中,可是国土面积却还在被共党匪类们不断地出卖之中。人口增长,国土减少,于是共匪在三十多年前就创造出了一个新的词句,叫做“人口过剩“。继而又在“人口过剩”的基调上,又说出了“庞大的人口负担”这句话。接下来,就是共匪养活了十几亿中国人的潜台词。言外之意,就是没有共产匪类们的领和导,这十几亿人都将饿死无疑。 这里的潜台词就是共匪伟大。

   

   言外之意,就是十几亿中国人必须感恩。因为中国人口过剩,中国人是个庞大的负担,中国人是毫无用处,可是还要天天吃饭。共产匪类们又是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所以尽管每天耗费着大量的柴、米、油、盐,也要勉为其难的养活这一大群的“废物”。

   

   江泽民在美国,曾经对全世界的媒体说,“中国人的素质差。”换句话说,就是共产匪类们要养活着庞大的、过剩的、素质差的废物们。由此,江泽民就发明了令举世震惊的生存权的新理论。虽然这一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天才的理论,受到了世界的猛烈地批判和抨击,但是土匪就是土匪,视人命如粪土,就是匪性之一。

   

   毛泽东曾经对印度的总理尼赫鲁说,“第三次世界大战要打,就在中国打,可以牺牲三亿中国人。”根据当时的记者们的报道,尼赫鲁总理事后对媒体说,他怀疑自己是在同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打交道。当时,中国大陆地区的人口是六亿,毛泽东要为民做主,上下嘴皮一动,三亿条生命是随时可以烟消云散。如此的气魄,尼赫鲁当然是比不上了。他是个民选的总统,在他的任期之内,平白无故地损失一条生命,他都会被国民们问责的。

   

   江泽民乃不学无术之辈。他的话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空前绝后的话。但在共匪团伙内部,江泽民却成为了继往开来的人物。他是“继”毛泽东之“往”,“开”了共匪将军朱成虎之“来”。朱成虎在香港对记者们说:不惜将西安以东全部领土被美国炸成焦土,也要与美国打上一场核大战。

   

   这个气魄比毛泽东又大多了。大半壁的江山,近十亿中国人的生命,全部的是灰飞烟尽。如此看来,共党匪帮内部是一脉承传。从毛泽东到胡锦涛,草菅人命,视国民百姓的生命如粪土的基本理论丝毫没有变。中国人为了什么要被共匪们做主、多少个亿的去死人?答案就是共匪们的话,“人口过剩”。庞大的人口负担,是共党匪类们耗费的钱粮养活着的素质极差的废物们。换句话说,那就是饿死一个少一个。一个一个地死,共匪们都嫌慢,巴不得是三个亿或者是十个亿的整群、整体的快去死。

   

   我们不妨回想一下,毛泽东当政的二十七年,大大小小运动二十次,哪次运动不是几百万、几千万地死人?三年半的大饥荒,活活饿死了五、六千万人。在毛泽东的五本“巨著”中,在邓小平的理论中、江泽民的理论中和胡锦涛的理论中,以及匪党的党史、党纲中,可曾有过一个字,提到这五、六千万“饿死鬼”的?可曾有一个共党的匪首承担这五、六千万饿死冤魂的责任的? 全没有!

   

   毛皇帝是既不下罪己召,又不找一个替罪羊。文武百官个个装聋作哑,没有罪责、没有说明、没有解释、更没有个交待,如同这五、六千万生命从来就不存在一样。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1962年10月1日,匪首之一的彭真在天安门城楼上大声地宣布:“没有饿死一个人。”

   

   这就足以说明了,五、六千万条的神圣高贵的中国人的生命,在共匪的眼睛里根本就不是个事儿。没有把中国人饿得亡了国、灭了种,就是共匪们的皇恩浩荡。可是,共产匪类们当政六十年,除去了涂炭山河,荼毒生命之外,又何尝于国于民有过恩呢?一个简单的事实就能说明这一点。共党的话语永远是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问题是这一小撮,究竟是多少?

   

   在1950年的所谓镇压反革命的运动中,从现在已被曝光出来的,当时的共匪文件上,我们已经知道了:毛泽东三令五申,要按照人口比例枪毙百分之七。一些省和市,枪毙的比例在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毛泽东就下文件批评是“胆子不够大”,“没有放开”,“必须达到比例”等等。甚至指示一些城市,“还要再杀几千人,就基本上差不多了”。

   

   究竟在镇反运动中有多少人被杀?至今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三十多年前估计的数字是五、六百万人,后来上升到了一千多万人。前几年更有人估算,被杀人数应在两千万人以上。两千万,就是共匪眼中的一小撮。在以后的整人运动中,毛泽东又多次说要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大多数,打击百分之五的一小撮。

   

   二十余次的大大小小运动,那就是二十余次的百分之五的人被整;二十个百分之五,那就是百分之百,也就是说,百分之百的国人民众们都被当作过一小撮而整治过。这就是本人曾经在十几年前的文章中,就公开地提出过这个问题。当时的原话是:“现今生活在大陆上的中国人,究竟能有几个人,能够站起来说,自己的家庭从1949年到1978年之间,没有遭受过共党的荼毒和残害的。”

   

   现在我敢说,即便是前三十年侥幸没有被残害过的人和家庭,在这后三十年的所谓改革和开放之中,也是不能幸免的。而且这后三十年,共匪是公开贪腐,公开的杀人抢劫,已经不是划定在百分之五,或者是百分之七的一小撮人身上了,而是对整个大陆地区的每个角落、每个家庭、每个人而来的。

   

   如果说共匪的前三十年的统治大陆地区的民众们,受到的是第一茬苦和第一茬儿罪的话,那么这后三十年的所谓改革开放,就是大陆地区民众们所受到的第二茬儿苦和第二茬儿罪。

   

   以1947年的土改运动为例,当时乡村的两千多万有房产和田产的乡绅们,被共匪以打倒土豪劣绅、恶霸地主为名,究竟打死了多少人?最早的说法是两百万,后来说是死了四、五百万。根据对华北、华中、西南三大地区十多个省的初步调查,估算大约有近千万名的地主、富农们,丧命于土改运动之中。 他们的房地产和浮财被其他的农民们分走了。

   

   如果说杀了地主,富了三亿农民的话,共党匪类们至少在当时,还能得到农民的拥护和支持。但是一次合作化的运动,不但把农民分到手的地主、富农的财产充了公,连农民原有的房、地产、生产资料也被充了公。人民公社实质上是个集中营,全体的农民就变成了农奴,这是前三十年。

   

   而这后三十年,共匪开始了扒房圈地、苛捐杂税,逼迫着农民在家乡无以为生,只得进到城镇去作奴工。无福利待遇、低收入、无劳保,不但要忍受歧视,还时常拿不到工资,这是不是等于前三十年吃了共匪们的第一茬儿苦,受了共匪们的第二茬儿罪?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可是在共匪制下,三十年河东是吃苦受罪;这三十年河西,人民是吃二茬苦,受的是二茬儿罪。

   

   只要共匪还在大陆地区,哪怕再等上三十年河北,三十年河南,人们也只能是吃三茬儿苦,受四茬儿罪。不把中国人折腾得亡国灭种,共产匪类们是绝不罢休的。巴望着土匪们有朝一日能够金盆洗手,巴望着匪类们能够恢复人性善待百姓,那才是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

   

   没有自律性的人才去做土匪、强盗、地痞和流氓。法律又是土匪们订的,所以法律的他律性对土匪们是丝毫不起作用的。再加上匪类的政治体制之中,又没有脱胎换骨,重新做人的这套机制,由此三点我就可以断定,共匪就永远只能是共匪了。

   

   在以前的评论中,我曾经提到过一位与胡锦涛是清华大学同学的先生。这位先生祖籍安徽,祖上世代务农,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末,农家子弟考上了清华大学,那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大喜事啊!到了北京,他一头扎在学习当中。

   

   有一天,他突然感到心惊肉跳,因为他十个月的时间没有收到家信。他立即回到了他的老家,结果发现了他的父亲、母亲和妹妹全都活活地饿死了。他成了这四口人之家中唯一活着的人了。他也曾盼望着共匪能对饿死的民众给个交待、有个说法,巴望着共匪们天良发现,他也可以去讨个说法。最后他绝望了,这位朋友开始了他自己的行动。

   

   他从祖居的村子所在的乡、县开始,每年利用休假就回去走乡串户,挨门挨户地去调查大饥荒中饿死的每一个人的姓名、人数和绝户的数字。二、三十年坚持不懈的调查,把周围相邻的县,相邻的地区,横跨河南和江苏,年复一年的调查。在他的调查手记之中,已经记录了几十万个被饿死的人的名字。

   

   这位先生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他讲得很清楚,“大饥荒是共产党一手造成的一段灾难的历史。几千万人饿死不让说是不行的。谁该对这几千万条生命负责?罪魁祸首是谁?早晚有一天,人民是要追究责任的,并且要求国家赔偿。我现在这样做,就是为了不忘历史,还原历史真相,准备将来清算。”

   

   这就是道义良知人士的形象,是人性的永恒的光辉。我永远坚信,中国人再多,但是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一个高贵的精神生命体,都享有与生俱来的权利,都在创造着历史,更是在创造着未来。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政权、任何一种主义,可以残害一条高贵的生命。杀人就必须偿命、欠债就必须还钱。这是一条永恒的真理。

   

   政权杀人是政权犯罪。参与密谋、策划和执行的官员们、公务员们,都是杀人犯。奉命开枪杀人的军警也同样是杀人犯,绝对不能以“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为借口,逃避惩罚。军警是国家的公器,效忠的是国家,军警必须保持政治中立的立场。对于违宪、违法的命令,对于屠杀、镇压国人的命令,对于抢劫国产和民产的命令,对于卖国和丧权辱国的命令,就必须坚决抵制,拒不执行。否则,就和山寨中的土匪喽啰们毫无不同之处了。军队、警察和土匪的唯一分界线,那就是军队有军魂;警察有警魂;而土匪是无灵魂的兽类。

   

   正是因为大陆地区的军警不是国家的公器,而是共匪政权的打手和家丁。所以六十年来,这些打手、家丁们也在共产匪党们的威胁和命令之下,对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这些罪犯的名字,将被仇家和苦主们记住,直到有一天把他们送上审判台。在中国大陆地区,民间的反思运动,早在文化革命期间就已经悄悄地展开了。从对文革的反思,进而深入到文革前十七年的反思。到了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这种反思运动成为了思想解放运动。

   

   黔驴技穷的共匪团伙冒天下之大不韪,频频以屠杀、镇压的手段来对付日益高涨的民愤。非但没有达到共匪们稳定与和谐的目的,反而不断的激化和尖锐了社会的矛盾。从抗暴维权的声势一波高过一波的情形来看,中国大陆的社会状态早已是朝野分裂和相互对抗的形势了。

   

   全民大起义,驱逐共匪的行动随时可能发生。为了清算共匪的罪行,为了对在共匪政权下丧生的亿万条的无辜生命申冤雪耻,就要从每个人自己做起,联合志同道合的其他人,对共匪历次的所谓政治运动,成立联合的真相调查委员会。其责任那就是查清历史的真相,厘清责任。为在历次政治运动和事件中的受害人及其家属伸张正义、恢复名誉,给与国家的赔偿。这是必不可少,而且早晚要做的事情。那就晚做不如早作了,使无辜冤死者的灵魂早升天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