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这两天看到了一个社会调查的数字,实在是令我痛心至极。这是多伦多的一家华语电视台搞的调查,调查的内容是:“你是否认为这次的乌鲁木齐暴力事件是境外敌对势力煽动的?”调查结果,84%的华人认为是境外敌对势力煽动的,只有16%的华人不这么认为。我的痛心之处就在于:生活在自由社会里的中国人,竟然有八成以上仍然摆脱不掉被共党愚化、毒化和奴化的毒素。

   

   无论大陆地区发生了什么,这些人似乎是马上就自觉的、或者是下意识的、站到了共产匪类政权这一边去了。同时更是不打算、也不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怎样的一个过程?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大屠杀?一个政权、一个政府究竟有没有权利下令军警屠杀人民?

   

   海外的华人团体众多。共匪在大陆地区任意屠杀、镇压,然后就随意地把人命案的脏水泼到一个、或者几个海外华人团体的头上。于是,就变成了共匪杀人不但无过,而且有功。每一个人,都有一条神圣的生命,无论种族、宗教信仰、政治见解、肤色;更无论是学识、地位、行业或者是性别。我敢说,在现时的大陆地区,民众中无论哪一个人,哪一个民间团体,由他们立时取代胡锦涛,取代共匪政权,他们管理国家的效果,那会是千倍万倍地比共匪强。

   

   这是因为草民们和由草民们形成的民间团体、或者是组织,都是人性的个体和团体;而共党和共党的匪类、党徒、党棍、党奴们是兽性匪类的团伙和个体。人的世界,必须要由人性来管理,兽性只属于畜生世界。兽性管理人的世界,那就必然是血腥的、黑暗的、野蛮的、毫无道理可讲的。同时,更是人性世界的奇耻大辱。

   

   今年6月27号清晨六点钟多左右,上海闵行区莲花路上的一栋刚刚拆了脚手架的十三层住宅楼轰然倒塌,而且是从基础部位连根整体地倒塌。幸亏大楼没有完工,所以没有人伤亡。

   

   大家都知道,共党所要表现的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其实就在于用了三十年的时间,打造出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四个用于宣传的橱窗城市。现在就连橱窗城市建造的住宅楼都能够连根倒塌,这究竟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我的看法是,这恰好向所有的人说明,共党六十年所建造的匪类政权这个大厦连根垮台在即。三十年所谓的繁荣、盛世、强大的谎言和表象,被彻底地揭穿在即。

   

   许多人在倒楼的现场亲眼目睹,倒楼的根基部位没有钢筋,用的是铁丝代替钢筋,共党尽管完全可以伟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但是铁丝就是铁丝,铁丝永远不能比钢筋伟大。钢筋可以建造法国的埃菲尔铁塔,并且坚强地挺立在那里一、两百年,供人们光赏。用铁丝就绝对造不出来。

   

   绘画,雕塑和建筑,是被人类公认的三大艺术。每一座建筑物都和每一副绘画、每一件雕塑作品一样,都是一件反应人性之美,反应人性、心灵,追求意境的伟大的艺术品,同时也是一件反应时代的产物。用铁丝代替钢筋的大楼的倒塌,就是这个共匪治下时代的反应。 一座楼的倒塌,或许还反应不出这个时代。根据我现在手边的不多的几个事实,或许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例如1998年的2月20日,湖北省巴东县一座正在施工的大桥坍塌,十一人死亡;1999年的1月4日,重庆綦江的彩虹桥倒塌,四十人死亡;2003年的3月,广东省信宜市的石港嘴大桥尚未完工就倒塌了,几十人死亡;2004年6月27日,江苏省徐州市的济众桥在剪裁仪式的前一天倒塌;2008年甘肃水库的陈掌大坝垮台;2007年的8月13日,湖南凤凰县的沱江大桥坍塌,四十一人死亡;而同年的11月25日,山西省的侯马市西客站的候车大厅倒塌,死人数目不详。

   

   2008年初,华南的一场冰雪,造成一万多根高压电线竿折断,造成了半个中国停电,事后发现,电线竿里没有钢筋,只有铁丝;同年的5月12日,四川大地震,七千多所中小学教学楼坍塌,死亡学生是一万九千零六十五人;今年7月初,贵州的一个水库底部断裂,大水造成周围几个县一百多万人流离失所,死去的人数不详。

   

   前三十年因所谓政治运动,死亡亿万。这后三十年,因为所谓的改革开放,死于非命的人数由前期的每年180万人到220人,增加到了每年220万人到250万人,又进一步增加到了本世纪的250万到280万。我的问题是,共党究竟有多伟大?经济的成就究竟有多巨大?每年二百多万无辜的生命死于非命,这究竟是政权的伟大,还是政权在犯罪?!

   

   去年3月,拉萨的大屠杀,有目击者证明,就是拉萨大昭寺、八角街派出所的警察们穿上了藏族的衣服,手持藏刀走上街头,放火烧商店,殴打汉人。共匪借此说拉萨发生了暴乱,派兵屠杀藏人,美其名曰是平暴。今年的7月5日的乌鲁木齐屠杀,会不会是照着葫芦画瓢,又是如法炮制的一场蓄意屠杀呢?!

   

   汉奸从来就有,而且很贱,几十块钱就可以雇一个。什么事情最缺德、最下三滥,他们就干什么。而维族里面也有维奸,和汉奸是同样的道理。汉奸打维族人,维奸打汉族人,或者是汉奸和维奸打群架,自相火并,暴乱的事实就形成了,派兵屠杀也就是理直气壮了。

   

   这次共匪的目的是要屠杀维族人,所以汉族人的胆子似乎也大了,做出了一幅受到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又是愤怒、又是解气地为共匪屠杀维族人叫好。其实同样无中生有的制造事端,屠杀汉人的次数和规模都要大得多,多得多。但是我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或者听到任何一位少数民族的人士拍手叫好,或者认为出了气的。

   

   表面上看到的是汉族人在现代化的器物层面上开了眼、见过些世面,但在人性和道德的本质上,却是远远的落后于少数民族。藏族人和维族人所要求的是保护他们的信仰、自己的语言和自己的风俗习惯,反对的是被大民族和外来的文化同化。许多汉人看来,少数民族人民的生活是惨不忍睹,是既原始又落后。认为给少数民族的人民带去了现代化的器物享受,建设现代化的城镇环境,少数民族人民就应当是高唱赞歌,大喊幸福了。其实不然。

   

   在心灵的寄托和精神的追求和满足方面,少数民族认为,这是他们的价值所在,就是他们的民族精神,远远地比器物和物质的享受重要的多得多。他们过的是宁静以致远,淡泊以明志的知天乐命的日子,从不要求什么,更不希望被打扰。

   

   在这种情形下,共党政权去送礼投资,汉族人不断地涌入去做客、去赚钱,还非要人家感恩戴德,这不引起人家的反感还等什么呢?!就好比一个从不吸毒的人,整天被一帮吸毒的人纠缠着,非要他也吸毒,这个不吸毒的人会是什么感觉呢?就如同汉文化已经被外来的马列毛主义和思想几乎灭绝了。

   

   如今的中国人只知道喊叫五千年文化,却不知道中华文化的实质和精神之所在。汉人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文化祖国和心灵的家园,可是不少的汉人还挺高兴,丝毫感觉不到自己已经成为了文化亡国奴。但是少数民族人民却看得很清楚,他们不想失去认同感,不想失去自我,不打算向汉人学习做文化的亡国奴。

   

   无论藏族人,还是维族人,指责和抗议的都是汉人共产党和汉人军队,从来没有指责或者批评汉族人民。事实上,汉人成为共产兽性匪类的党徒、党奴、党军和党警的人数是少而又少的,只是属于真正的一小撮汉族的汉奸、败类、流氓和地痞们。我们汉人近几年一波高过一波的抗暴斗争,反抗的也正是这一小撮汉族的汉奸、败类和流氓痞子们。

   

   在历史上,藏汉之间在一千三百年间从未发生过战争。在新疆,有记载的是在清代乾隆皇帝发兵打过新疆一次。那是因为新疆境内的一个部落小王国出了一个美女,天生身体带有香气,被称为香妃。乾隆几次讨要不成,最后派兵把人家抢回了北京。

   

   一千三百年前,陈玄奘西天取经,朝廷发给陈玄奘通关文牒。就是因为西出嘉峪关之后,当时的新疆境内有大大小小的氏族部落王国一百多个。唐王朝并没有派兵去攻打,或者是护送陈玄奘,而是实事求是地、礼貌地让陈玄奘拿着通关文牒,一国一国地去叩关,加盖印章,通行、放过,并没有被任何的王国刁难、扣押、或者是不许通过的。

   

   直到了清王朝光绪年间,新疆才正式进入中国的版图。因为是新增加的国家疆土,所以才称为新疆。清朝在新疆只设立了一个都护府,里面驻了几千兵。但是并不是为了要屠杀和镇压新疆人,而是宣誓主权的意思,这就如同香港回归以后,也要在香港驻兵的意思是一样的。

   

   乾隆蛮不讲理地抢走了香妃,当地的部落王国们也没有联合起来发兵打到嘉峪关。况且,抢香妃的是满族人而不是汉族人。最后新疆的大片土地还是归化了满清王朝。这就说明了汉族、维族之间也是没有过矛盾的。怎么会在六十年间,维族人会跟共党闹翻了呢?反思一下六十年来,汉人跟共党一步步闹翻了的经历和过程,我们就可以完全理解维族和藏族的人民了。

   

   五十六个民族,同是共产匪类政权的受害者,同是苦大仇深的同胞,反抗的又都是共匪暴政。说出什么藏人、维人杀汉人、烧汉人商店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的。共匪罪恶累累,有人性的人已经不加入共党,或者是远离了共党。目前共党团伙成员,几乎百分之百的都土匪、流氓和地痞子们。所以在此次乌鲁木齐市屠杀事件中,这个导演就导的不好,破绽百出,难于自圆其说。

   

   再加上事情闹得太大了,共匪们是万万没想到。大陆民间有六亿八千多万个手机,这手机的功能是远远比共匪伟大了不知多少倍。于是共匪们的嘴脸就暴露出来了,再也伟大不起来了。以前的民众是不明真相的民众,那是因为共匪喜欢事无巨细,一律搞阴谋、阳谋地黑箱作业,从不说实话,所以才有不明真相的民众。互联网和手机的普遍使用的今天,只有党徒、党奴们奉命扮演不明真相的混蛋角色,不再会有不明真相的民众了。

   

   上海的十三层住宅楼连根倒塌,基础部位只有铁丝没有钢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这里就没有不明真相的民众。民众们都明白,这既不是阶级敌人的破坏,更不是国外反华势力的捣乱,而真正破坏和捣乱的就是共匪政权。明白真相的民众们说,当初圈走这块地皮的时候,每亩地的价钱共匪们只付出了六百零四块钱。也就是说从征地时开始,共匪就已经坑害了不知多少人。

   

   而出售这栋楼的价格,是每平方米一万八千块钱。现在我们知道了,六百零四块钱买一亩地。一亩地是多少平方米呢?一平方米售价一万八千块,结果楼倒了,幸亏没死人。可是被圈走土地的人和买楼的人,那是多少人被共匪们坑害了,而受益的就是共党匪类们。被坑害的人当然要上访告状、讨说法,还要抗议。维族人抗议的也是同样的内容。大量的土地被圈走了,维族农民们失去了生活的依靠。难道只许汉人抗议,不许维族人抗议吗?

   

   近日,西藏又有上万人在抗议,抗议共匪政权大量圈走他们赖以为生的土地。这次圈地既不是搞工业,也不是搞旅游开发区,而是圈起地来修起碉堡。军人用枪对着抗议的藏民们说:“上面有命令,可以随时开枪打死你们。”共党圈地扒房,已经造成了汉人八千多万农民丧失土地,成为了盲流;三百七十多万户人家的房子被扒,成为了无家可归的群体。在这个全过程中,又有多少汉人被军警匪们打死打伤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