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吕千荣的博客
·巧答“美国亡我之心不死” 网路从新走红(图)
·快讯:老作家铁流撰文起底刘云山被抓
·张高丽纵容亲属敛财 《21世纪网》曝料遭江派报复(组图)
·庄丰:挺铁流!吁习近平先生尽快处理“淫棍”刘云山
·郭声琨原来是曾庆红表侄
·网传中纪委即将抓捕江绵康
·中共永远隐瞒正式国号 周恩来自有办法 图
·民心相背:二十一世纪的春望
·王岐山盯上江绵康 传韩正听到消息后近乎精神崩溃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清理江泽民、周永康卖国、贪腐、迫害、
·王伟光公然挑衅习近平 原因何在 ?图
·吕千荣关于香港同胞“和平占中”争普选的声明:支持香港同胞的人权、民主、
·视频铁证:看中共江泽民集团是怎么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一个中
·胡锦涛露面令计划受关注 江派离间胡习毒计被揭穿
·柴智屏牵出大老虎 传贾庆林、刘云山涉案(图)
·梁振英警察黑帮一起上 江泽民欲靠实现第二次六四再上位
·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 我的灵魂也会永远亲吻着生我养我的祖国的每一寸
·为了捍卫中华民国一千一百四十一万八千多平方公里的我中华民族的领土完整,
·习近平弟媳张澜澜遭到江派攻击抹黑
·希拉里预言:中国将走向灭亡,为何没有给中国敲响警钟
·吕千荣2014年10月23日受迫害的日记
·重磅消息!习近平启动对江泽民的调查?(图)
·吕千荣2014年11月17日受迫害的微博
·转载几文:揭露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的处境
·南水北调中线通水 一江毒水流入千家万户(图)
·转:写给大三的女儿,以及那些正在准备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大学生们的—
·习近平—中国第一位具有美国总统风格的领导人
·转:“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抗议美国政府对“双橡园”升国旗的外交态
·张千帆猛轰党媒:反宪政就是反人类
·传北京武警接重大布控任务 即将围捕新〝大老虎〞?
·解密:“六四”时中共政治局常委都打算“卷款外逃”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吕千荣2015年2月28日受迫害的日记
·毛左洛阳开会 薄熙来曾当选〝总书记〞
·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姜维平)
·转载几文:华尔街日报:中共即将瓦解
·一名女中共党员两会期间在网上发表退党声明
·因为我支持习近平总书记江泽民集团准备枪杀我—吕千荣2015年3月7日受迫害的
·传万里罕见发声 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
·传万里罕见发声 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
·传万里罕见发声 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
·陈光诚:奥巴马在人权问题上软弱退让
·港媒:曾庆红大闹中南海 数次失控拍桌 徐才厚曾扬言让习近平干5年就滚蛋
·中南海两动作释信号 “打虎”锁定江泽民传曾庆红大闹中南海后被立案审查(图
·“清江、远毛、政改”六字方针政策,是现实中国社会救国救民的唯一良方
·中南海半公开薄周政变剑指虎王江泽民
·周永康薄熙来被解读〝反党〞 牵连到曾庆红江泽民
·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
·反腐延烧再躺枪 揭秘真实李源潮
·沈阳教师告公安被送疯人院 联系记者采访未成遭虐待
·揭秘江泽民的卖国汉奸罪行
·揭秘江泽民家族巨贪内幕
·要保卫周永康心腹?成都政协闭幕会大批警察进场抓人(图)
·揭秘江泽民集团迫害屠杀人民的滔天罪行
·习两旧部任公安部要职 北京公安局长换人
·马建被曝有6情妇2私生子 其弟被查
·川警围捕“六四”扫墓者 警察曾给陈云飞打毒针
·江泽民"养父"江上青原来也是叛徒
·陆媒揭庆亲王如何逃过调查 〝慈禧〞浮出?
·学习小组: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真正原因
·学习小组: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真正原因
·财新胡舒立 指控北京盘古氏郭文贵诽谤罪
·郭文贵反击财新网有蹊跷高层博弈隐现两常委?
·国安祸国 维稳殃民
·江泽民求习王"打虎"停步,阻止清算其罪行
·郭文贵叫板胡舒立,江泽民集团的垂死挣扎
·网传江泽民一家三代被抓 人民喜庆相告
·北京王府井大街集体自杀 30多访民喝农药倒地
·郭文贵们的末日快要到了
·习明泽非常低调受赞 哈佛上学从入学到毕业极少人知道
·毕福剑骂毛事件,都是“毛左”在祸国
·中国严控富豪移民 传中共政治局通过了今年58号内部决议
·邱少云故事遭质疑 中共造假英雄再被聚焦
·胡耀邦总书记,人民怀念您
·揭秘江泽民集团对习近平王岐山的暗杀政变阴谋
·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中宣部最新密令全网封杀__路标:他们怕什么?陈老板的多家公司已“无法显示
·传郭文贵视频惊现中共现任政治局常委
·安徽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大门每天紧锁封闭,群众无法报警求助
·江泽民祸军乱政 传就推责与胡锦涛交火(图)
·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美媒:曾庆红的政治问题比家族腐败严重得多
·姜维平: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汉奸恶魔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可能要被清除中国宪法
·传郭伯雄被查内部通报 陆媒重提温家宝摔电话
·再传江泽民情妇遭中纪委调查
·路透:西门子被大陆工商总局调查
·姜维平:若政变成功 徐才厚了不得
·揭露毛左挺薄企图政变的阴谋
·揭露毛左挺薄企图政变的阴谋
·吕千荣声明:强烈抗议黑龙江庆安铁路警察截访枪杀反映生存问题的访民徐纯合
·军报自曝反腐受阻 军官称大不了年底走人
·习王内部会议提反腐“决斗”等言论曝光
·习王内部会议提反腐“决斗”等言论曝光
·为何我的博讯博客经常会被人控制住,造成我无法发表文章和从来就不能发表回
·老虎们抱团反扑攻击习总,呼吁一网打尽
·“老虎”们抱团反扑攻击习总,呼吁一网打尽
·自食其果的「鐵帽子王」
·“瑷珲”地名恢复 暗击江泽民卖国(图)
·分析:七大异状中南海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 我的灵魂也会永远亲吻着生我养我的祖国的每一寸土地
   
   
   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农村青年(残疾证上填写为肢残贰级),男,汉族,1970年3月,我出生于一个祖辈农民的贫农家庭。我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仅仅因为在1995年看到当时的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我就报着一片爱国之心抬起了笔,开始走上了茫茫的上访之路,先是受到了地方镇村干部、流氓地痞、公安机关、县委书记的殴打、关押和威胁恐吓迫害,在1997年6月我在国家信访局农业部信访接待室上访又被农业部信访接待室通知北京市公安局的两个警察把我送到北京市收容遣送站非法关押然后又被地方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的警察把我从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接出后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直接把我投入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了三年多,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劳教关押期间我受尽了迫害,并在1999年在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关押期间我就被有关部门电子脑控了。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三年多的时间里,无论是我在家乡安徽霍邱县生活,还是我到江苏无锡、常州暂住谋生,还是我到广东、上海等地谋生,在我所到之地都受到了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用电磁波脑控武器脑控我等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所有的通讯等)对我进行脑控迫害、监控迫害和再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期间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一次次安排、唆使、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和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以及对我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医疗谋杀等,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上。造成了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本应该成为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策划、产品开发和品牌策划、广告策划、人才策划等);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残疾人的骄傲的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在我2000年8月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教释放后至今十三年多来的其中的九年间,一面是我积极申请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向党和政府立下了报国誓言;一面是我长期受到了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了我解教后十三年多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长期受到警察、公安机关、公安联防、基层干部、建筑工人、流氓地痞、人民群众、城管、交警、市场管理员等一次次殴打、关押、打伤、打残、寻衅滋事,%緲3悼畚铩⒈蝗饲澜俅蛏恕⒈蝗说燎浴⑹艿揭┪锲群Φ绕群臀矣爰胰舜2004年开始至今受到的医疗迫害。有关部门甚至公开教授流氓地痞、群众用特工手段制造车祸谋杀我和一次次公开煽动、安排、唆使、脑控流氓地痞、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和长期对我的公开诽谤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
   

   2011年3月13日,我写了《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祖国您不要流泪》一诗,2012年3月1日我写了《写给祖国的遗书》一诗,我被迫害的一连给我的祖国写下了两篇(首)遗书文、诗,都是在凤凰论坛和天涯来吧部落等网站发表出来后(在天涯论坛主要版块发表不出来)轰动中国,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活到了今天。我不知道今后我会不会被卖国汉奸、贪官污吏、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汉奸恶魔们迫害死。因为在一个连国家领导人都有可能受迫害残害的专制“土匪政治”中,我一个农村残疾爱国青年随时都有可能被邪恶势力迫害、残害死,所以在我没有被迫害死之前,我在2014年10月8日又给我的祖国写下了遗书文、诗《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 我的灵魂也会永远亲吻着生我养我的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如果有一天我被有关部门迫害死了,这篇(首)文、诗,又是我写给我的祖国、我的亲人和我的中国同胞们及所有炎黄子孙们的遗言遗诗。
   
   全世界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一个国家的人民群众被自己的国家政权迫害的给祖国写下遗书的,而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却在四年内一连三次在自己的祖国被自己国家的一个政权迫害的给自己的祖国写下了三篇(首)遗书文、诗,这将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奇闻进入中国史册、进入世界史册,更是暴露出了中共政权体制性的邪恶!
   
   所以我对胡耀邦总书记、赵紫阳总书记、习仲勋副总理、叶剑英副主席等这些心系祖国、人民,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坚持政治改革与经济改革同步推进、坚持依宪依法治国、建设民主法治国家的中共良心们敬佩热爱不已。我这些年来一直呼吁要求中共进行政治改革,并支持胡温政权和习李政权进行改革,因为我知道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以及王岐山书记他们也是真心想为国家、民族、人民做些事,也是心系祖国人民想尽力改革的,所以我一直支持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以及王岐山书记清除中共体制内某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汉奸恶魔集团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的、、、、、、
   
   我叫吕千荣,是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农村青年(残疾证上填写为肢残贰级),男,汉族,1970年3月,我出生于一个祖辈农民的贫农家庭。1995年已凭自己的能力拥有了幸福家庭生活的我,看到当时的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我就报着一片爱国之心抬起了笔,开始走上了茫茫的上访之路.由于上访材料都是我完成的,上访接谈都是我(因为开始有几位农民我们一起群访的,后来地方政府用全国地方政府惯用的“群体访,分散瓦解”政策瓦解了),所以我也就难免会象所有的上访人一样,只要上访反应的案件凡是牵涉到腐败的都会受到打击报复一样,在我到县地省再到北京上访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不间断地两次被当时的村民兵营长吕清国(已病死)和其弟弟每次两人殴打我一个残疾人把我两次打伤;一次被镇政法委员李卫东和当时的临水派出所长乔永新没有理由抓进临水派出所留置了一天一夜后,又把我转到了临水镇计生办黑牢里关押了近20多个小时。在其他村民的上访反映下才放了我;多次受到当时的县委书记朱读稳和流氓地痞的威胁恐吓和寻衅滋事,以及公安机关一次又一次的非法搜家,包括在有关部门所说的妥善处理期间。由于当时我知道安徽利辛县的丁作明事件和安徽省宿县农民因群访反映“预留地”农民负担案件,造成农民被打死等一些上访人的生命悲剧,所以在我上访一年多的期间里,在我不间断的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的情况下,我只有上访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按照《信访条例》给予文字答复(因为牵涉到我多次受到打击报复)这样我才能安心生活。1997年6月3号,我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国家信访局让我到农业部。我到农业部信访室上访后,农业部信访室接访人员就通知北京市公安局过来两个警察把我送到了北京市收容遣送站。
   
   在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我被关押了四十多天后,于1997年7月14号被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警察王家军和霍邱县公安局自称法制科的一个便衣警察和临水镇当时的人大主任薛光西3人,把我从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接出,用警车于第二天早上把我拉到了合肥,把车开到了几家司法单位(可能是安徽省公安厅或安徽省劳教局)和合肥市公安局。然后,下午就把我先送到合肥市看守所,送我的警察告诉合肥市看守所的警察说:“这个人是准备劳教的,在合肥市看守所羁押一下”。我就哭喊自己的冤情说:“我是反映农民负担的,自己手残疾这样,妻子怀孕几个月在家无人照顾,我冤枉呀!”合肥市看守所的警察不收我。王家军等人又开着警车把我拉到了一处司法机关(因为我被关在车上,可能还是上午去的机关),他们进去一段时间后,又把我拉到了安徽省戒毒劳教所(安徽省劳教中转站)。当时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的中队指导员听了我的哭喊冤情后,看到了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程度后就拒绝接收。那个自称霍邱县公安局法制科的便衣警察就出去打电话了。过了有一段时间后,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的那个中队指导员可能接到了上级电话后就又出来同意接收我了。
    就这样,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仅仅因为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农民负担过重和贪污腐败,在不间断地受到打击报复的情况下,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给予文字答复,使自己能够安心生活,就被地方公安机关在自己妻子怀孕几个月无人照顾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劳教手续的情况下,把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非法投入劳教关押了三年多,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受尽了劳教所的迫害。
    在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我被关押了大概一个月左右,我被送到了设在安徽省宣州市周王乡的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后和机电中队合并称为机运中队)。
     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被宝丰劳教所管教警察强迫从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每天工作十二小时,遇上白班中午饭就在井下吃两个馒头(没有菜)继续干活,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的宝丰大队,小号大队和后来的东风大队,无论是煤矿井下,地面,还是后勤都是两班制,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当时第一次让我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是中队长李金水当班,我说我是一个残疾人被非法劳教我不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这样也违背《残疾人保障法》和《劳动法》。结果中队长李金水命令四个劳教每人提着我的一条腿或胳膊,将我从几百米的斜井往下拖。我看我的头被拖在斜井的石头上马上会被拖死,我才同意下井。
    在我被非法劳教了近一年,在我的不断要求下,大概在1998年我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关禁闭期间,中队指导员费勤华和别的司法干警将我带到警察办公室,才向我转发下达了所谓的六安地区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六劳决字【1997】1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让我签收.劳教书上定为“煽动闹事、无理取闹”。我当时用血泪写下了“本人对此劳教决定不服”)。这次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关禁闭二十多天期间,有一天我被当时的严管中队一个年轻的值班干警带到严管队办公室用电警棍电击我,其中用电警棍朝我嘴唇电击一下,并朝我脖子上电击多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