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悠悠南山下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圖一、1990年9月中越成都秘密會議。一些越南民眾要求越共公開解釋成都會議。網絡圖片
   
   
   最近在越南網絡上流傳一份由越共黨中央編撰,為當年中越最高領導人成都會議作宣傳的文件。越共黨中央還指示須把此文件傳達下至政府和黨的基層組織,廣泛傳達至每個幹部、黨員和平民。


   
   
   越南官員對BBC記者拒絕就此事作評論,但一名越共黨中央民運部( Ban Dan vận;此民運即人民運動,意指民眾事務,非現時流行民主運動的 “ 民運 ” 之意。 )的前高級幹部說這份文件曝光是 “ 有根據 ”。
   
   與此同時,曾為前總理武文傑、潘文啟( Võ Văn Kiệt 、Phan Văn Khải )時期的政府擔任顧問的一名成員拒絕直接評論這份文件,但她說,對於中越高級會談,雖然不可透露很多的內容,但也需要逐步清晰的說明而不是保持默然。
   
   
   “ 有這樣的一份文件 ”

   
   
   當BBC 記者問及前越南共產黨民運部部長阮克梅( Nguyễn Khắc Mai)先生這份文件可否屬實時,他說:“ 目前我還未見它傳遞下至基層組織,還未見,但只見它在網絡上。
   
   可是,我知道宣傳部曾舉行一次會議,需要邀請那些高級領導人來複述。”
   
   據這位前部長所說, 這份宣傳文件的出現出於國內輿論的壓力,尤其是一些將領、高級幹部、研究者和諸多平民發出的輿論之後。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圖二、1991年11月,時任越共總書記杜梅訪華抵北京。BBC圖片
   
   
   他說:“ 由此,面對這樣的壓力,就需要出來表達了; 但是所表達的內容可否滿意呢,那又是另一回事。”
   
   涉及這份文件和宣傳部的會議,這位前黨中央部長還透露了一些細節:
   
   “ 據我所知, 中央宣傳部他們曾舉行一次會議, 首先是邀請一些高級幹部,從退休了的部長、中央委員都來複述這事。繼之是,宣傳部需要回复或回應從平民至各將領、知識分子要求清晰解釋那個問題。”
   
   
   “ 不見那份文件 ”

   
   
   然而, 週四( 10月16日 ),前越共通訊和傳媒部次長對BBC 記者說道他從未知這份文件。
   
   “ 我已退休一年了,我本人未見過這文件 ”, 這位次長杜桂軟( Đỗ Quy Doãn )先生對記者說。
   
   當問及這份文件可否將傳遞至他參與的黨委組織時,杜先生則說 “ 對於此我不知,我從未見過這文件並且也從未聽聞。”
   
   也在週四的同一日, 前政府顧問組成員之一的范之蘭( Phạm Chi Lan )女士對BBC 記者談及這份 “ 宣傳文件 ” 以及最近也在網絡上流傳的一封涉及武元甲、由前越共總書記黎筍夫人所撰寫的信函。
   
   范女士說:“ 社會上對這些事正在有多種不同的想法,有諸多疑惑,包括一些文章和一些很久以來參加革命的人所提出。
   
   因此現在的領導人、那些正在執政的人,是有責任要有一定的回應, 他們需要有所表明,至少要有一個解釋。
   
   若果不廣泛傳遞也應該與那些老人接觸,將問題弄清楚,那是好的,或者最好是有對話。
   
   因為政府方面沉默,沒有任何的解釋、任何的反應,那就很多時候都會惹起更多的疑惑,繼之是困難,和也極可能繼續在越南社會的輿論和思考上產生分化,那對社會沒有任何的益處。”
   
   
   “ 增加透明度”

   
   
   作為前越南貿易和工業局總秘書的范女士認為政府應該重新檢討以往關於資訊、檔案和資料的保密政策。她說:
   
   “ 可能在越南,長久以來社會上對被視為保密文件的資料也太多的意見了。 因此也理應漸漸放寬曾被視為保密的資料, 需要增加透明度。
   
   而且那些新聞資訊也一樣, 也理應縮短保密期,而不是保得太久。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圖三、時任越共總書記阮文靈(中)曾率領越南代表團參與成都會談(左一為武元甲;右一為杜梅;同在出現在越南國慶觀禮台上)。BBC圖片
   
   
   我認為,對於成都會議,現時與中國的關係也正存有複雜性;第二,一些與成都會議有關聯的人還生存。 故此,可能有某些敏感,他們未想公開。”
   
   對此問題,前外交部官員、前越南駐廣州總領事楊名易 ( Dương Danh Dy ) 先生於今年4月15日在一次對BBC記者的訪問中說:
   
   “ 對成都會議的後果作這樣或那樣的批評,那就觸犯了許多人了。
   
   我對此事了解較清楚,但現時不方便說出來,因為顯然中國有意圖將一些越南領導人拖進陷阱,陷入他們的套圈。
   
   譬如,中方曾說他們對越南共產黨的三位領導同志十分尊重,但是他們讓三人分別住入不同的別墅, 那麼,那些七、八十歲如范文同、杜梅( Đỗ Mười )、阮文靈( Nguyễn Văn Linh )的老人那時又如何交換意見的呢?……”。
   
   
   “ 試反應 ”

   
   
   週四,另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外交部官員亦對BBC 記者談及24年前成都會議“ 宣傳文件 ”的虛實問題時說道:
   
   “ 這份文件的出現是受到輿論的壓力, 現時不能不說了。 可是,選擇半閉半開的方式說出來又更為不妥。再之,若果事情公開了,那將觸犯到很多人,將極其麻煩。
   
   但我肯定,說越方在談判中妥協接受越南在2020年成為中國的一個自治區就是捏造。
   
   然而中國他們將訊息公開又正是越南想掩蓋的訊息和所作的各種妥協,包括在會議裡一些個人所作的妥協。正因為如此他們放出如此的訊息,對越南內部製造壓力。”
   
   此外,2014年10月14日,前越南駐華大使阮仲永 ( Nguyễn Trọng Vĩnh )在河內接受法國國際電台越語記者訪問,談及此事時他證實確有一份題為《 關於1990年9月越中高級領導人成都會晤的內部宣傳資料 》( Tài Liệu Tuyên Truyền Nội Bộ Về Cuộc Gặp Cấp Cao Việt Nam – Trung Quốc Tại Thành Đô Tháng 9/1990 )的文件,是由黨中央宣訓部下傳給各黨支部, 而現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
   
   這位前大使先生說,該份文件只強調成都會議是為了恢復越中關係正常化,並無提及越方接受在2020年成為中國的一個自治區。阮先生說他不相信此是真的越方妥協,但他們在致黨中央的建議信中仍然提出此事,希望由黨中央回應和反駁中國新華社和《 環球時報 》捏造的事。
   
   他認為中方捏造事實是為越南執政者製造壓力和造成越南人民內部混亂。
   
   阮仲永先生表示,在成都會議上,越南建議與中國共同保衛社會主義,但中方拒絕。雙方又為柬埔寨問題互相爭執。中國堅持要讓波爾布特重返掌權,但越南拒絕。因為越方認為,讓波爾布特返回金邊就是否認越南解救柬埔寨人擺脫殘暴的滅絕種族之舉。最終越南還是自行撤軍。
   
   至於成都會議後果對越南的影響,阮先生認為, 中國在會議上對越方施壓,提出不許再提及1979年中國侵略越南的戰爭,以及中方表示不願與越南外長阮基石( Nguyễn Cơ Thạch )工作,則直接與越南黨對外聯絡部聯繫工作。為滿足中國,越共則要在第七次黨大會排除了阮基石。
   
   中國此後還插手干涉越南的內部事務,例如在經濟上壟斷越南的經濟,使越南跌入中國的附屬範圍。
   
   
   
   嶺南遺民

   
   2014年10月16日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法國國際電台RFI
   
   
   

此文于2014年10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