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悠悠南山下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原題:我們都在創造歷史── 對刻下香港公民抗命運動意義的一些思考
   
   

作者:鄺健銘

   


    03/10/2014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Reuters/達志影像
   
   
   沒有人想過,香港的民間運動可以如此波瀾壯闊,香港人可以如此有傲骨。面對警察無理的鎮壓,可以如此無畏無懼;沒有領袖,一切可以安排得如此井然有序;這班親建制人士口中的暴徒,會有如此高的公民質素──主動清理垃圾、阻止塗鴉。這足以令每一個香港人自豪,也大聲、清楚、有力地向全世界解釋甚麼才是真正的「香港人」。但運動不可能無了期持續,當民意力量還是如此大的時候、我們還有主導權決定運動何時與如何終結時,是時候好好思考如何充分善用這個社會力量,爭取最好的抗爭結果。
   
   其實已有好些論者就這點提出了一些想法,但大都只著眼於政改。當公民抗命力量歷史性地變得這樣大、背後積壓的不憤怨氣如此厲害,我們是否能夠與應該好好把握這百年一遇的機會爭取更多?這可從926的佔領運動源起開始說起。
   

Back to Basic: 我們此刻為何在街上抗命?

   
   926晚上,一班學生衝入原為公眾空間、原來沒有欄柵、城規會口中的「公民廣場」,理由是重奪原來屬於我們的空間,警察對應手段強硬,很多人不忿不恥警察行為,於是出來支援,佔中隨後順勢提早啟動。這令人想起學民思潮的口號「重奪政府」,也想起這幾年間,愈來愈多人體會到中港融合下,香港原來美好的東西──言論自由、廉潔、法治、得來不易的社區網絡、有人情味的小店、有味道與溫度的公共屋村、見證香港環球性格與不平凡的歷史建築、平靜優雅的空間、我們可以盡量自給自足、享用高質素食水與食物的機會,甚至將會是世界級的、令我們得以忘憂的郊野公園與海島──都在一一流失。過程中,香港的未來,香港人無從參與,意願也沒有被過問,政府大多在欠缺公信力的情況下決策,剩下的是很多人失去自主與尊嚴的失落、失家的感覺。所以當人大落閘時,很多人極感絕望,facebook profile pic變成漆黑一片,因為我們進一步成為strangers in their homeland、實在地體會到甚麼是殖民。這是最近以「抗殖反篩選自主港人路」為主綱的罷課運動得到響應、港人勇於迎向催淚彈的背景。
   

「香港之春」的歷史意義—我們如何做得更多?

   
   可以說,重新當自己家園的主人、重新掌握家園命運、開始令香港重新成為一個舒適、自由、人人得以無拘束地發揮所長、不致於禮樂崩壞的家園、蘊釀推動以昔日面向世界、扎根本土為依歸的未來發展,是今次佔領運動的歷史意義。
   
   要實踐這個意義,抗爭訴求可分為短期、中期、長期目標。構思目標時,背後需要思考的主要問題是,我們可以如何透過這場和平運動,開啟重建美好家園的浩大工程?更根本的是,我們可否善用罷課罷工的靜息時間,扣問我們心中理想的家園應當如何、如何構築? 
   

短期目標

   
   短期目標,可以包括1. 要求向和平群眾發放87枚催淚彈的主事官員、警察下台與問責; 2. 要求任內香港禮樂急劇崩壞的梁振英下台;3. 無條件釋放佔領行動期間被捕的市民,解除一切政治檢控,政府道歉並予以賠償; 4. 用任何方法向北京政府如實與全面地傳達市民的普選要求。
   

長期目標

   
   政改應是運動的一大關注點,但不可以是唯一關注點,理由有幾個:1. 這涉及與北京打交道,要成功爭取對香港有利的成果,不能只視之為本地事務,而要從世界視野與地緣政治角度談判與權衡各方案利弊,因此不能操之過急,這不是一時三刻就能了斷之事;我們理應視之為長期抗爭目標,將之遍地開花、將之滲進校園、社區每一個角落,而非只限於金鐘、銅鑼灣、旺角、尖沙咀,故此將刻下運動的全部傾注在政改議題並不明智;2. 建制派人愛說的「民主不是萬靈丹」,在香港場境內並非全無道理。在現時建制派擁有龐大北京資源、「人口溝淡」這潛在趨勢、政府的gerrymandering種種情況下,有了普選,不就代表我們足以取回香港失去的一切、防止香港未來失去更多。
   

中期目標

   
   因此我們要有更明確實在、立根本土、短時間內比政改更易落袋、但又可為香港固本培元的中期目標。以下拋磚引玉提幾個例子:
   
   單程證審批權:這幾天的運動,令大家突然意會到香港可以有另一種生活方式、生活狀態──車少了,人少了,空氣清新了,地方變得優靜了宜居了。如果人口無止境與不可持續地膨脹,是令港人近年怨激增的原因之一,香港可否重新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況且法律上這並非不可能。
   
   小販發牌:如果說,香港的生命力、元氣與創意源於港人不論貧富皆可自由選擇自己的興趣發揮所長、改變現在愈來愈面向權貴的制度,那刻下我們當著眼的起點應是擴大與鞏固草根基層的生存空間。馬國明曾對此提出一個很好的提議──「後佔中民主運動 公投恢復小販發牌」。曾幾何時,小販生意足以讓基層扛起家庭重擔,給子女供書教學。現在政府限制小販發牌、粗暴對待小販、縮窄他們做生意的空間,實際上就是扼殺基層生活的各種可能與希望。要重奪政府、重奪我們的香港,設定與發酵這個幫助社會流動、製造希望的議題,理應是個理想的起點。馬國明的文章,可從這裡看:http://bit.ly/YE2W8U
   
   回購領匯?:順著這個思路,我們更可思考有關回購領匯的可能。領匯的客觀效果,是將基層生活主導權交給具財力的大企業;昔日的公屋商場,雖然在一些人眼中不具經濟效益,但實際上他們忽略了當中的社會效益──起碼香港可以有多不同階層、多元的生活空間、文化與生存規則,而非現在的單一財團壟斷。據我所知,日本有「百貸公司法」,防止大財團進駐小店所在的社區。如何重建香港的多元社區,大家可在佔領罷工罷課的靜息時間思考當中的細節。
   
   電視發牌:我們常說,香港缺乏產業發展,而香港事實上有很多很有思考、年輕、有才華的文化產業人才,推動文化產業,本是香港應作、能作、重拾昔日強勢的環球軟實力的事。節目頗具人氣的香港電視,本應是探索發掘香港這方面潛能的新理想平台,但在政府完全欠缺乏公信力的理據下,香港電視得不到發牌,指出政府問題所在的顧問被迫失業。香港人之前也許總是善忘,但現在如果我們矢志要重奪香港未來,是否應該想想如何重新關注這發牌事件,給予壓力? 
   
   設立檔案法:特區政府大量消毀檔案,其實是傷害下一代的行為。有檢討反思,才會有進步,這是人人都懂的道理。但可以作為未來檢討政府行為的材料,都被消毀,那如何能確保未來政府表現的進步,為下一代謀福祉? 不只是參與公命抗命的人,就連口中說要保護孩子的愛國愛黨人士,也應好好關注這個問題,一起施壓推動檔案法,這樣,你們才會得到尊重。
   
   以上都只是拋磚引玉的想法。刻下香港抗命運動美麗的地方,是民眾自發參與各種自我管理。難得有那麼多有心人出來了,我們其實可以寫下更多有意義的歷史──例如在留守罷課罷工的漫長時間,進行各種有關家園未來發展大計的自發討論,利用如facebook page, google doc(或者code4hk 的朋友可以諗諗更好的平台)收集想法、蘊釀共識,作為抗命運動訴求基礎;然後在場抗命者一起進行公投,決定除政改與上述各項短期目標以外,還有哪些中期目標值得向特區政府爭取。
   

讓我們重奪香港

   
   目下,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過去,我們面對政府定下的各種議題,都處於被動、防守的位置;今天,大家都感人、熱血地出來了。要寫下歷史新一頁,就讓我們化被動為主動,化防守為進取,主導香港未來的發展綱領、設下各種新議題細節、調換角色,讓政府好好被動回應吧!
   
   
   2014-10-11日轉載
(2014/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