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八)]
牧晨
·“一月风暴”的夺权与巴黎公社之梦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八)

第八章.坡道

   寒假,全家去重庆。沿途一片萧条景象,长江以北更是满目黄尘,直到火车钻进秦岭才见青绿色山水。到重庆后住在春森路民革大院高家。嘉安与义兄高孟先和雪茜嫂谈起往事,都不胜唏嘘。高孟先谈到了挚友卢作孚之死,认为并非如外界所说的“忧郁自杀”那么简单,其事件前前后后都有疑点。民生公司的三反五反,公私合营,介入其中,会觉得是一套谋划。像卢作孚这样的大人物,紧要关头考虑的应不是个人的生死荣辱。一军之帅,决定是战是降是进是退,都得从大局考虑,就是自杀,也绝非单为自己的感情。

   高孟先的女儿黛陵在北京清华,很忙,没时间回重庆过年。儿子高北南已有工作,他当晚就去沙坪坝,准备通宵排队买大肥肉,可以得到些猪油来做菜宴客。嘉安带家人去重庆的餐馆里,第一轮吃完就没东西供应,收桌子打烊了。餐厅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菜,竟然用沙丁鱼来充数。从来号称“天府厨房”的重庆竟这般艰难,令她深为感叹:抗战时期何等困苦,也不至于上馆子吃不到东西!

   然而,就在这全民困乏的特殊时期,嘉安全家却领教了顶级的美味佳肴。是她的老朋友卢局长做东,在重庆人民大会堂大花园里的贵宾餐厅请客。大会堂不对外开放,餐厅里也只开了这一桌酒席。前前后后十几道菜肴点心,形香色味之精妙绝伦,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高孟先介绍说,这位大厨师是重庆第一高手,他不但川菜拿手,对其他菜系也很有研究。嘉安插问:“那么他可以去做国宴了”?局长笑道:“什么国宴有像这样讲究?差太远了,不能比。”

   满桌珍馐美味,顶多吃掉一半,最后端上来的全家福十全大锅,只能看看,喝口汤汁,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了。宴会结束,部长要付钱和粮票,大师傅出来,收了两斤粮票,钱则分文不取。回来时,高孟先问淑瑶:“老太婆,你看今天的菜做得怎么样?有哪样缺点没有?”回答是:“菜当然是好,太多则不好”。孟先点头:“对头!过犹不及嘛。”淑瑶不知重庆人的习惯,觉得叫自己老太婆是不尊重,有点闷闷不乐。

   在毛毛眼里,高舅舅是真正的“知识分子”,阅历丰富,学识渊博,但胸无城府,没有一点虚情假意、矫揉造作,没有因自己的资历而自负,没有对任何人抱歧见,也没有对任何事作出绝对的定论,好像他依然是个学生,凭着常识常理,来理解和推断课程中的难题,不为考试,只为求得真理。而他对真理的注解,就是民生。

   在重庆很少平路,多是坡道,基本看不到自行车。有时候去某处,步行比乘车快,因为可以走上下坡的直路,只是比较陡。最具代表性的交通工具就是缆车,非升即降,不可能行进于同一个水平线,只有起点和终点才能脚踏实地。而当大雾弥漫之际,上坡可以觉得正升向天堂,下坡可能会感到将坠入深渊。

   嘉安与重庆的几位至亲故友谈到了自己的一系列遭遇,得到的忠告是应该看清现实,许多心愿只是幻想,不要让昨天来阻挡明天。回到上海后,她便要求林咏泉同意离婚。林咏泉一直不同意,并让几个同在一起劳教的人写信给嘉安加以规劝,这更令嘉安反感透顶。不久,林咏泉特地跑到上海来要求和好,还找毛儿长谈。毛儿的感觉是父亲很自私,完全不从母亲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好像婚姻给予他当然的权利,他当然不会放弃这权利。毛儿拒绝了父亲要他劝说母亲、甚至一旦诉诸法庭时帮他说话的要求。

   嘉安决心离婚,给孩子取了新的名字:林松龄、林柏龄,后来又把姓也改了。最后改成:吴帆、吴鹰。毛毛已经在中学,怕找麻烦,就仍用原来的名字。

   经过几次旅行,嘉安获得一些亲友的地址,恢复了中断的联系。暑假期间,得知五哥吴夔因病在太湖疗养,便带毛儿去看望。

   江苏干部疗养院设在席家花园,为东山第一景点,著名景点还有雨花台、紫金庵、雕花楼、莫厘峰等。时值盛夏。疗养院里见不到几个人,除了蝉鸣鸟叫,便只有太湖波浪拍打石堤的声响。嘉安见到了五哥,好一番激动,谈话之间,觉得五哥虽然依旧保持着淡泊宁静的优雅气质,但显然衰弱得多了,很难看出当年一个人打网球的那种蛮劲。他和两位作家住一个卧室,就是主建筑正堂三间的北侧一间。午后点心时间,供应一碗鸡丝汤面,做得非常好。但吴夔的食欲很差,小小的一碗鸡汤面都未能吃完。遵照医嘱,下午要进行两个小时的气功静坐,嘉安和毛儿也去招待所休息。招待所就在柳毅井旁边的小山坡上,从楼上的窗口可以看到绿色稻田与蓝色湖水交界处不断腾起的浪花,像一条半透明的白色腰带。

   招待所里明净雅致,天井里花开正艳。入夜时周遭处处芳香弥漫,令人有身处世外仙源之感。嘉安给毛儿详细叙述了不少过去在贵阳时五舅的故事。他当年因参与共产党地下活动,曾坐牢受刑,但为保护他人始终没有吐露任何秘密。想不到后来却因此段经历倍受挫折而使身心损伤。毛毛对五舅产生了一种既敬佩又同情的感觉。舅舅并不关心他学习成绩如何、在学校表现怎样;只是说:“最好的事,是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是别人要你做的事,画画也是一样。”傍晚,在湖边欣赏太湖美景,毛毛在舅舅指导下画出了第一张符合正规技法的水彩写生。在交谈中,得知五舅原来是学西画的,后来改为国画创作,与傅抱石宋文治等一起作画。最后因在江苏美术出版社负责编辑,工作太忙,很少搞创作了。

   有天黄昏,吴夔领嘉安和毛毛上山散步,欣赏晚炊烟景、果园秀色。嘉安轻声唱起二十多年前在贵阳经常演唱的歌曲,吴夔感动得不住地摘下眼镜抹眼泪。走下山路,月已东升,湖边村落悄然亮起点点橘色的的灯光,吴夔也哼了一小段曲调。毛毛觉得,这一个黄昏,视觉、听觉的感受应该就是一个醉字,不过那时还没有体验过酒醉的滋味。

   吴夔还带他们乘疗养院的吉普车,穿过狭窄的青石板铺路的小镇街道,去观赏一个甚有名气的紫金庵。毛毛从来对泥塑木雕的菩萨罗汉没什么兴趣,倒是觉得一路上的银杏树非常好看。问舅舅应该如何画银杏树,五舅说,怎么画都可以,关键是看,找出其中特点。绘画不是拍照,是表达感觉。

   回到上海,毛毛的水彩画进步很大。师范新村旁边的河塘农舍、彭浦公园的水上三角亭等几幅写生,多次获得专家的好评。不过,领会了什么是绘画,也就理解了绘画之难,难在先要获得一种特别的感觉,也许就是灵感;然后是表达,有章法可循而不是为了章法而作。

   毛毛考中学时的选择是1.以文科成绩著名的师大附中,2.园林学校。3.较近的铁路职工子弟中学。结果进了铁中。铁中在共和新路957号原火车头体育场内,是全国铁路系统重点中学。学校附近有化工厂、香料厂,从柳营路一直过来,空气都不好。但他喜欢该校有个标准运动场。他很快地就迷上了足球,经常踢球到天快黑了、离校玲响起后才离校。回家走路得半小时,或乘坐46路汽车,5分钱,到延长路下车。这一站以前也叫团校,团校和机械学院的地盘已经划归了上海工学院,原师范新村也改名为上工新村了。--------------------------------------------------------------------------------------------------------------------------------------【嘉安日记摘录,1962】 --------------------------------------------------------------------

   9.1 因料理两儿上学,未赶上早班火车----7:14的交通车。乘公共汽车到校。上午教研组全会,迎接新学期的工作准备。回家吃中饭。写理论课讲稿。温读他的信,无限感怀。

   9.2 与两儿上街。为毛儿买到不收布票的布鞋一双(清仓物资)。毛儿考入上海铁路职工子弟中学。学杂费17.50.。毛儿一号日记:老师在班上宣告他入考中学的语文成绩是95分时,同学们都回过头看他。----宝咪入托儿所大班,学费每月3元。另加饭点费、接送费,每月共计七元多。

   9.3 上午组内安排场地劳动。(高校60条:40岁女、55岁男老师免)。午后开学典礼。张书记报告。宋院长讲话。

   9.4 纯来信。他去沈阳政校学习。对三妹与李毓华事,谓“从长计议“。收音机灯泡坏了一只,请杜先生检查,说换一个就行了。为宝咪学杂费欠缺,杜师母借给4元。

   9.5 昨夜梦见与罗蔚文吃饼,与她们一块玩。台风暴雨。又无伞----毛儿上学带去唯一的一把。不能赶交通车去校,在家看资料。中饭后,妈去对面外婆家接到伞,于是去赶乘12:15的沪宁普客车,不料一直开到南翔才停车。是我未详看时刻表。从车站迎着暴风雨走一大段路才乘上北嘉线车,至绿杨桥转62路才到校。奚玉龙说明天请我上内室课,讲稿是我写的。返家,62路极挤。东窗进水,屋顶滴水。睡觉中“轰”的一声,屋顶石灰脱落下来压在毛儿腿上。赶紧摇醒孩子,打地铺睡。跟着又落下一大片。当下写好给工学院房舍科徐同志的信。

   9.6 乘交通车去学校。处处积水,片片泽国。上4个班的理论课。电讯班课堂随便,我老实不客气提出纠正班风。回家见毛儿主动扫除泥块。他今天放学晚,说开班干部会,因有两个留级生表现很不好。

   9.7门口、街上积水,淌水过。给建筑系上理论课“科学的锻炼原则和体育卫生”。返家中饭。午睡竟超过3小时。上街买1把油布伞2.08,1张工业劵。

   9.8 为纯做呢子裤,摩尔登每公尺要28张工业劵,需38张。何大均答应借给我工业劵。李毓华来信说,他有两个女儿,一个高中一个初中,固然需要慈母,谓对白筠没什么意见,只是希望她最好有工作,又说怕她过不来高原城市农林生活、不习惯风土习俗。三妹可能有些虚荣心和怕吃苦,看来成了她不能出嫁的原因。

   9.13毛儿放学很晚,说又是搞墙报,对那两个爱吵闹的留级生起到作用了。他作文得了5分,班上还有两个女同学也得了5分。老师在课堂上读了他的作文。

   9.15 下午带毛儿看苏州花鸟画展。有蒋吟秋、顾仲华的字画,他们是我在东吴大学时该校的国文、绘画老师。

   9.16上午带两儿去虹口体育场看全国田径运动会,裁判都是熟面孔。看到寿星马约翰老先生精神饱满得很。钱中一、中三等四兄弟也去看热闹,坐在一起。

   9.19邵鸿章来,同去工学院看童载新。约他们来家便饭。

   9.23带两儿去申仲禾家,钱泽民也在。然后穿过虹口公园,去四川路购物。让毛儿去看电影【生与死】,我和宝咪回家。晚,婆孙三个去工学院看【唐吉诃德】 。

   9.26返家顺道去铁中,毛儿正在写墙报。毛儿的班主任崔老师来了,于是谈了半个多小时。是位好老师。

   10,1上午小兄弟俩去钓鱼,玩了半天。下午带两孩上街,看画展,看灯,7时起放焰火了。宝咪支持不住,睡着了。等不到车子,十时多,宝咪醒了,走到海宁路坐13路换46路,到家11点多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