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七)]
牧晨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家梦魂影(十四)
·家梦魂影(十五)
·家梦魂影(十六)
·家梦魂影(十七)
·家梦魂影(十八)
·家梦魂影(十九)
·家梦魂影(二十)
·家梦魂影(二十一)
·家梦魂影(附文)
·四月杂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七)

第七章.逆旅

   自从离开贵阳老家,嘉安就如同被施了魔法,东奔西跑永无安定。难得在一个地方居住多年,实际上也是在奔波忙碌,不得消停。她经常为了购买食物跑得很远:三角地、四川路、五角场、七宝镇、八仙桥、十六铺、陆家嘴、曹家渡、大自鸣钟、吴淞码头、------为了便宜一块钱的东西,乐意花两块车钱去购买,这种”精明”不仅仅是上海人的专利。

   好多次,一家人早上去戚墅堰,下午回家,目的只是列车上供应的一份不收粮票的盖浇饭。每年两张免票是跑长途用的:一个来回就可以省下不少粮票,不过,当然也要多花不少钱。

   去大连路过徐州时,毛毛出站买了烧饼、窝头和高粱团子。烧饼很合口味,高粱团好吃,但不消化,像块石头在胸口闷了三天。窝头咬了一口无论如何咽不下去,好像一口砂子,终于吐了。听说这种窝头是用玉米连皮带芯磨的“碴子”做的,吃的时候不能嚼只能咽,时间一久便会习惯的。

   大连的食品多以粗大惹眼。一根油条或麻花收半斤粮票,比手臂还粗,只怕能砸死人。好在是住白春育教授家,他三妹白筠是自学的做菜高手,享誉旅大高层圈子。三姑长久住在二哥处养病,花不少精力教育二哥的孩子白宁和白连加以及养女恒霞。有熟人把几个没法管教的“坏孩子” 交给三姑进行启发式教育,结果是个个都变成了优秀的少年,这又使“白三姑”的名气四处传扬。三姑喜欢弹琴画画,人也如画中人般端庄秀美、洁白似玉。她对待烹调如同艺术品制作,“食不厌精”,一丝不苟,西菜和鲁菜结合起来,色香味都极有特点。可是当她尝过淑瑶带去的“臊子三丁”旅行菜之后,心悦诚服地甘拜下风。她几次请婆婆指点一下如何做出那种醇厚的滋味,但婆婆却一再说“不敢”,也许是看到白教授家那么大的厨房和齐全的西式电气厨房设备,或者因缺少她用惯的调味材料而感到生疏。

   白教授家里也养了鸡,几只黄毛鸡,一大群白鸡,由奶奶和恒霞小心管理,生怕染上瘟病,重蹈不久前“全军覆没“的覆辙。院子里还种了不少蔬菜,收下来堆在地窖里。另外,大白又在医学院墙内的荒地上种了很多土豆地瓜大豆玉米,说自己一家吃不了这么多,可以送给困难的人家。他在战乱时期见到过大饥荒的景象,还被土匪劫持过,曾经大风浪,遇事极沉稳。他还经常抓蛇钓鱼来丰富餐桌。显然,饥荒也影响到了一向富庶的大连。白家已从黑石礁搬到七七街的一幢洋房里。和连加出院门,向上走去南山公园,路边的槐树断枝折杆,一些人拖着成捆的槐树枝叶走下山坡,连加说那是给人吃的,先是不许摘,后来饿死的人多了,也就不管了。

   又到海运学院戴仁声教授家,虽然款待丰盛,但也能看出来食品的缺乏,其中最明显的就是用油不够。那时几乎每个家庭都严重缺油。把食材做成食品的主要工序就是“加油”!特别是中餐,油盐酱醋糖酒茶,油排第一。两位大教授家尚且饮食有忧,何况劳工大众。历朝历代都有不同程度的吃饭问题,但,几乎所有人都被计划票证卡住食道,古今中外,恐怕唯此一例。

   61年夏,全家去贵阳。嘉安去“朋街”服装店定制了一套黑白条纹的时髦夏装,有意要让贵阳亲戚们睁大眼睛。果然,许多晚辈赞叹说她像外国归来的华侨,也有的说她像电影明星;有上年岁的说:“你们的桃姑姑本来就是电影明星嘛,她上电影的时候你们还没有生出来嘞!”她在上海买了一大堆礼物,包括各种精心选购的发夹胸针耳环等,到贵阳一下子都发完了,叹息买得太少,没想到有这么多亲友后辈。

   众多吴家亲戚,还有更多嘉安儿时的同学好友,分散住在贵阳各处,多半是陈旧简陋的住房。少数住在学校、医院、党政机关的楼房里,彼此往来不是很多,有个别位居高层的似乎很孤立。还有好多亲朋故旧早已离开贵阳,劳燕分飞,多半已音讯渺茫不知下落。淑瑶被与她同辈的几个老姐妹拉去打麻将,她们和这位阔别几十年的陈姨太自有说不完的话。嘉安的时间大半被老同学瓜分,因她的到来,许多经年不见面的老同学又聚在一起了。毛毛则老往有山有水的去处跑,一次去杨柳湾钓鱼,看见一个少年玩水时沉下去,救上岸时已经死了,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人死去。他又去孙家华阿姨家学骑自行车,结果龙头把握不住,撞了望薇姐,吓得不轻,愧疚难当。孙阿姨的两个女儿不同父,大女儿彭少鸥高大健美,活泼开朗,嘉安非常喜欢,说是当运动员的好材料。二女儿望薇则是纤弱窈窕的绝色美女,说话轻柔婉转,举止静雅斯文,嘉安对她赞赏之余,担心她的体质似乎太娇弱。一天,孙阿姨的两个男孩带毛毛到郊外山上去玩,采集了许多刺梨、山楂、野蘑菇。毛毛晚上吃了不少蘑菇,夜里却腹泻发作。连忙送进医院急救,诊断为“红白痢”,一种很凶险的痢疾。

   嘉安急坏了,连忙找来当主治医师的表弟,用了特效药,终于脱离危险。毛毛住院期间,看到刚送进医院的一个女孩在大厅里静静地死去,走过去问护士“她是什么病?”护士没好气地说:“什么病?饿痨病!小小年纪,油干灯草尽!”这是毛毛第二次看见人死去,死得那么无声无息,如一缕孤单的幻影消失在白布之下。

   住在同一病房的有两个军人,一个是团长,一个是参谋。参谋介绍说,团长参加四平战役时屁股中了一颗子弹。毛毛请团长讲讲英雄故事,身板壮实的团长说:“什么英雄?战场上谁不怕死。奶奶的国民党兵太厉害了,勇猛顽强,枪法好准”。参谋说团长的传令兵在四平被打死了,那个才16岁的小家伙常说的话就是“老子俺啥都不怕,就是怕死”。那位团参谋整天躺在病床上看【聊斋志异】,还叫毛毛也看,说:“写得太好了,鬼比人好,死人比活人好”。

   出院以后,嘉安带毛儿去自由市场,花高价买到了一只瘦鸡,准备给他略补一下身体。正准备离开,忽然一大帮衣衫褴褛的人涌进市场,把几个来不及撤走的小食摊上的土豆饼一抢而空,边走边吃,大摇大摆地慢慢离去。一个摆摊老太骂道:“天杀的饿鬼,抓进去又放出来,放出来又抢,再抓进去,放出来还是抢!”边上一个老头接话:“到处都在抢,太多了,抓也抓不赢,关也关不下,杀又不好杀,咋个整?”毛毛一直清楚地记得这一幕,简直可以配上普希金的短诗【蝗虫】!

   贵州的饥荒还不是最严重的,但也死了不少人。就连嘉安祖父当过知县的富足之乡湄潭也发生了历史上最严重的饿死人的事。淑瑶记得当年老太爷曾提起,某年许多农民曾因种鸦片而陷入困境,生计潦倒,“面有饥色”。但饿死人的事,从未听说。----------------------------------------------------------------------------------------------------------------------------------(资料)“大饥荒时期”:贵州湄潭县饿死12万人

   当时湄潭县由原来凤岗、余庆、湄潭三县合并而成,人口60.5万,农业人口56.57万。1959年11月到1960年4月初5个月期间,全县共饿死12.451万人,占全县人口20%强,占农村人口的22%。遗下孤儿4737人。全家死绝的“绝户”户2938户。出现人吃人的惨剧。

   农村经过1958年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大办食堂等的反复折腾,早已民力疲惫,财力、物力空虚,几乎山穷水尽了。食堂长期缺少油水,农民普遍吃不饱,农民吃饭问题面临绝境。浮夸风变本加厉,湄潭县委主要负责人1959年上报粮食产量8.462亿斤,实际只收了3.22亿斤,比1958年还减产了32.6%,虚报了5亿多斤。但上缴公粮和征购粮却要按虚报的8亿多斤计算,为了完成上缴任务,一场骇人听闻的所谓“反瞒产、反私分、反盗窃”运动在全县轰轰烈烈地展开了,实际就是要从农民手里搜刮来每一粒粮食上缴,以免露馅。

   1959年11月湄潭县召开5级干部会,自报粮食产量,报得多的表扬,准许回家,报得少的就是“瞒产”,就是“反革命”,会上穷追硬逼,气氛十分紧张,直到与上面的数字吻合才过关。绥阳公社书记声称反出“瞒产粮食”1200万公斤,被树为典型,县里组织数千基层干部去参观,他们根本没有那么多反出来的粮食,就造假,用乱草、秸秆、石头、糠壳堆起来,上面盖上一层粮食。

   1959年12月底,遵义地区又在该公社召开反瞒产的现场会,参观造假的现场,推广“经验”,在全地区推开。就这样农民的一点点口粮、种子粮统统被搜刮去了,农民到处剥树皮,挖野菜,普遍饿得浮肿,走路拄棍,东倒西外,饿得连家门口都迈不出,只有等死。1960年1、2月份饿死人最多,全县每天有上千人死亡,有的全家死绝,地上床上摆满死尸。情况如此严重,并没有引起上面的重视,仍然一股劲地反瞒产,捉“鬼”拿粮,大喊大叫,要“坚决打退资本主义的猖狂进攻”,“彻底粉碎富裕农民的瞒产私分活动”,各地成立搜查队、打虎队,闯进农民家里翻箱倒柜,凡是能吃的东西全部搜光,有的群众反抗,就遭毒打,有的被打致残,有的活活被打死。有的群众不堪忍受饥饿之苦,到饭店抢饭,拦路抢东西吃,偷宰耕牛,盗窃粮食,于是,1960年元月,县里又开展反盗窃运动,大搜大捕,在下面设立“教养队”、“劳改队”、关押点,设立临时法庭,公社一级就有权批准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对关押的人白天监督劳动,晚上批斗,一斗就用刑,割手指、缝嘴巴、用铁丝穿耳朵和脚后跟、点天灯、猴子搬桩、吊鸭儿浮水、拖死猪、火钳烧红烙嘴巴、枪毙活埋等等,全县被非法关押的群众达2794人,关死的200多人。

   在开展反瞒产的同时,又决定从农村抽调10万民工,大搞“开垦万亩茶园万亩果园”,大修“万头养猪场”,大修水利,大修街道,拆毁大量民房。有的民工还没走到工地,就倒在路边死了。

   为了掩盖这么严重的问题,县委主要负责人加强了对邮政通讯的检查,凡是向上级反映情况或控告的材料,都被卡下来。把消息封锁得死死的。县委第一书记本人亲自扣押51封信件,凡向上反映情况的都要受到打击迫害。1960年4月省市委派出工作组到湄潭调查,县里继续捂盖子,绥阳公社书记重操故技,以保护首长名义,把群众赶上山去,又把严重病号和孤儿集中关起来,在一间烤烟房里就关死了36人,把尸体丢到土坑消洞里。该社后面的两个大消洞里丢了几百具尸体,有的还未断气,扔时还哇哇叫,群众把这个消洞叫“万人坑”。

   据统计,在这场反瞒产、反盗窃运动中,全县被活活打死的群众1324人,打伤致残的175人,关押致死的200多人,被戴上“右倾机会主义”帽子、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被撤消一切职务的干部1680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