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六)]
牧晨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家梦魂影(十四)
·家梦魂影(十五)
·家梦魂影(十六)
·家梦魂影(十七)
·家梦魂影(十八)
·家梦魂影(十九)
·家梦魂影(二十)
·家梦魂影(二十一)
·家梦魂影(附文)
·四月杂记
·伞的联想
·破除“中国梦”才有“民主梦”
·果敢风云简析
·旁观台湾之战
·魂誓
·文革50年八议
·无神有灵
·语文演变
·半月余音
·民主教育基金会30年
·反思的反思
·双十谈天:中华民国
·双十说地:中华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六)

第六章.活路

   上海第二师范学院位于漕河泾桂林路南端,往北走过桥,是桂林公园,即黄家花园,以前黄金荣的私人产业。公园东面是冶金学校和化工学校,过康健园就是漕河泾镇。师院东面,隔河即音乐学院分院,有小路通往镇上,路经康健园后面的一片坟地,没有墓碑,许多大大小小的破棺材曝露着,地上散落着许多骷髅和白骨,毛毛听同学说这里几处乱葬岗坟地的死人很多是打仗身亡的“炮灰”,还有被镇压的“枪毙鬼”。这一带有大片农田,种植物以棉花黄豆油菜为主。四周分布着许多钢筋水泥的碉堡,其中有两层和三层的。围着师院的三条河流都有点发臭发黑,涨大潮时则黄水滔滔,两岸排满了搬网,捞上来的鱼都很大,曾见一条大鱼把拦河的纲网撞破,还有摸鱼的徒手抓到两条大鲶鱼,都有一米多长。夏天孩子们喜欢在涨潮时游泳,但水深流急,经常死人。

   家属宿舍是几幢三层楼的住房,每户三个房间,二大一小,附带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厨房有阳台。嘉安分到的两间住房在东南角,不远就是师院的生物园。前门面对一片大草坪,边上种着几株无花果树。往东北方向走,弧形的木桥两边是两个大水塘,有水道与外面的河流相通,也有潮起潮落。西边的河塘围着一片草地,有花树凉亭,叫做小花园,大人小孩都常去玩。

   毛毛上学要走到镇上去,来回近一小时。漕河泾第二中心小学在镇的西北部,有二层的教学楼和三排一层的教室,都是老式的砖瓦房,教室地面铺着青砖。二年级有两个班,师院和音分院的小孩都在甲班。毛毛是插班生,分在乙班,是唯一住在师院的。同学大多来自镇上和附近农村,有三个住在冶金学校,都是军属:三条杠(大队长)蔡正国,两条杠(中队长)高鲁西(女),一条杠(小队长)葛丽莎(女)。班主任陈燕燕,与一电影明星同名同姓,但比那明星漂亮多了。陈老师家住校门对面,她的丈夫是劳动模范。教体育的林老师曾是女子跳远运动员,教图画的马老师水彩画得极好,教音乐的吴老师钢琴纯熟,嗓音甜美,一付雍容华贵鹤立鸡群的样子,不与任何人亲近。她拒绝用简谱,读音阶也特别:“独瑞美法梭勒谁”!有学生在学五线谱时说搞不清“黄豆芽“,吴老师冷笑道:“回家去,多吃点黄豆芽,搞清楚了再来上课!”

   毛毛开始着迷地看水浒传,小书(连环画)看完了看大书,好多字都不识,就瞎猜乱读。还给同学挂上号:把同学林忠诚孙德生蔡正国挂上林冲公孙胜蔡京,把女同学戴小英张明霞高鲁西挂上戴宗张青高太尉,想象着一个“梁山好汉大闹漕河泾”的故事,独自闷头胡思乱想,有时开心得忍不住大笑,把同学们吓一跳,莫名其妙。又有一次作文课,他用诗歌体,以第一人称描写了一个女学生如何过儿童节,陈老师大为欣赏,当众朗读,不想同学们都嘲笑起来,毛毛感到羞怒,同学们则觉得他很怪。劳动课,帮张明霞家去摘棉花,棉花堆在明霞家里,他不听劝,非要躺在棉花堆里“享受”一番,结果几条红玲虫爬到他身上,吓得跳起来。

   师院里的小朋友也把毛毛当异类,一个原因是他爸爸当过国民党军官。曾有一次,在大草坪上,十几个合在一起打他,可是没能占上风,因为毛毛被惹恼了就会不要命地乱打,以致没人再敢向他挑战,把他视为厉害角色。有一次师院家属的小学生组织夏令营“军事演习”,每人发个军棋,毛毛拿到“旅长”,碰上对方的“地雷”------阵亡,又拿了“师长”,被对方的“炸弹”消灭了。结果,我方虽夺得“军旗”,但对方吃掉了毛毛的两枚大分数军棋,战绩优胜,评判下来算是打平。于是毛毛的“威望”惨跌。毛毛一点也不在乎,他最喜欢的就是一个人去小花园钓鱼,比读水浒传更为痴迷。在云天的倒影里,任那一串白色的浮标把思绪牵往无底的深处,犹如一种专注的超脱。母亲觉得儿子喜欢钓鱼是挺好的娱乐,但父亲完全不能理解毛儿怎么会迷恋如此无聊透顶的蠢事,白白虚掷光阴;他希望毛儿专心画画,并为他的诗作配画。可气的是他给毛儿读了自己得意的几首诗,毛儿却肆无忌惮地说:“都不好,想不出有什么好画的”。

   在小花园钓鱼的有三位高手。第一是体育系王老师,钓到好多大鲤鱼,创下纪录;第二是大朋友“香莴笋”,他曾钓到一条2斤重的鲫鱼,也是一项纪录保持者。第三是毛毛:曾钓到过最大的甲鱼、河鳗、舛条、昂刺、河虾。他钓到的鲫鱼、塘鳢、乌鳢、小鲤鱼、鳑鲏、和各种小鱼虾加起来,综合总数绝对第一。最丰收的一次,是个下雨天,他钓到三十多条大鲫鱼,总重量大约约十多斤。养在洗澡缸里,噼里啪啦的满满一池,婆婆叫苦连天:“哪有那么多油来烧喔!”。他是在几乎任何环境下都能安然垂钓的“钓鱼大王毛豆子”。“毛豆子”是师院小朋友送他的外号,出名的原因,一是钓鱼,二是办过一次画展。

   嘉安和咏泉为鼓励儿子画画,在家里把毛毛的画贴满了隔壁一间空屋,去路口告示牌上张贴了“毛豆子画展”的小广告。居然有些人误以为是介绍什么新品种的毛豆。办这次家庭画展使毛毛羞怒异常,事后把所有的画都撕毁,用砂纸擦掉了自己很得意的“壁画”,-------他受俄国列宾苏里科夫作品启发,构思了一个悲剧故事场景,在空屋墙上以铅笔草稿风格,画了几十个人物。他曾陶醉在各种画面的想象中,那是只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怎么可以摊出来向公众炫耀?太丢人现眼了!为这个画展,他好久不再作画。

   “大跃进”开始,师院里也立起一些小高炉,练出来许多没用的铁疙瘩到处堆放。后来,食物慢慢就紧张了,家属宿舍里开始流行挖地种菜。毛毛经常跟着婆婆到处找野菜:荠菜、马兰头、马齿苋、苦蒜,都会变成美味的菜肴。他很喜欢刨土种菜,还种了一棵杨树,长得挺好。父亲有时也来做一点农活,慢吞吞的弄一会儿就罢手了。

   咏泉找不到工作,也回不去东北老家。在劳改农场的七年里尽力表现进步,无非就是为了刑满之后,凭他的文才,能有光明的前途,没想到结果却一片黑暗。呆在家里,曾经准备埋头写作,还让章志华借来两部辞源。但不久便停笔,整天找些报刊书籍翻看,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婆婆渐渐看不顺眼了:“家里供起活菩萨”!

   58年夏,派出所来人,说让他参加去南翔修铁路。他打个小包裹就去了,他应该没想到会就此一去不回。嘉安也没想到,“南翔铁路”直通江西劳教农场,“劳教”无须通过法院,而且变相的“刑期”可能无限制地延长。刑满释放一年半里,咏泉为找工作联系过一些学校、报社、杂志社,回答都是一样的绝望。他尝试写作投稿,全都碰壁。他唯一的选择就是没有选择:一个永不完工的没有蓝图的改造工程,一条没有终点没有岔路没有驿站也没有坟墓的道路,不得停止,不得后退,只有前进、前进、进!

   嘉安的精神时常接近崩溃。好多年的梦想和付出,就盼着丈夫结束厄运,重获发挥才能的空间,让爱慕的阳光雨露重新洒进自己荒芜已久的心田。但一年多的同处一室,却形成了越来越深的鸿沟。是谁开挖了这条鸿沟?不是她,也不是他;不是理,也不是法。也许是“政策”:为了政权而施行的计策?她得不到回答,因为她自己也走在一条没有终点的大路上,有所选择,无非像换跑道,兜着一样的圈子。

   毛毛去钓鱼,原因之一是不想呆在家里,听那些一团浆糊的争吵。弟弟宝咪的出世使家里多了些忙碌,也可以借助于避开战火。放学回家后,抱着宝咪到小花园玩玩,或到大操场走走,那是很惬意的事情,宝咪好像也喜欢,出了门从来不哭闹,师院宿舍的一些女孩字也喜欢逗他玩。有一天,一堆人挤坐在大操场百米终点计时台上,两个女孩凑过来逗宝咪,毛毛竟不慎掉下地,宝咪的嘴唇也磕破了。六神无主的毛毛把宝咪抱回家,准备挨一顿杀威棒。母亲没有打他,而是用语言的利刃扎进了他的脑袋,使他好久好久觉得自己是个杀人犯。------------------------------------------------------------------------------------------------------------------------------------

   【牧晨.祭父寻踪】(摘录): ------------------------------------------------------------------------------1957年,父亲刑满回家。但没过多久又被送去劳教了。先是在江西铅山的上海劳教农场,后去江西浮南矿山劳教,最后被送往江西永桥劳教农场,编入”国民党县团级以上人员”组成的蔬菜队。在铅山,父亲几乎饿毙。母亲带我去看望他,见到的是皮包骨头,完全变样,不忍卒目。父亲几乎不说话,母亲也说不出出话。她所能做的,只是一再节减,送去食品。但母亲太累了,她绝望地提出了离婚。

   到江西去看望林咏泉的时候,许多地方已出现了饥荒。嘉安带毛儿住宿的旅店,可以吃到很好吃的红米饭,但没什么菜,老板娘只拿得出几条干煸的小鱼来下饭,没一点油星。晚上点的油灯就是一根灯芯浸在小碟子里,浅浅的一点点油,只燃着一点点亮,若想靠它看书是不行的。

   从江边旅店去劳教农场得翻过几道山梁,有个背着绿色大邮包的邮差同行,他话唠唠的,指着几处空旷的坡地,说因为许多建设工程需要大量毛竹,这一代的劳动力都去伐竹运竹,一大片一大片的竹林都坎光了。伐竹子要烧烟熏着,不然蛇虫太厉害。有不少人的眼睛被熏坏了。劳教农场在深山里的一个坡地上,几排竹棚,屋内摆满竹榻,有些人成天躺着,双腿肿胀。开饭时,搬来一个木桶,大家各自拿着搪瓷脸盆去排队打饭,但基本上是一盆黄水,盆底有些煮得稀烂的南瓜和一点点米饭粒。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用清汤寡水来撑肚子。

   咏泉又瘦又黄,身材也好像缩小了许多,完全不是原来的样子。夫妻二人话都很少,没有露过一丝笑容。分手时,咏泉没有送出门。嘉安也没有回过头,一路回家,没有对毛儿提过一句“你爸爸”。

   59年秋,嘉安调到铁道学院。离开了师院不久,和好友陆羽对调了住房,搬家到闸北和田路(北段)北端的师范新村,即原第一师院的家属宿舍。住房格式与原来的基本相同,而且也位于东南角,只是在三楼。这里距真如要近很多,可以乘公共汽车或通勤火车到真如站转车,或直接乘北嘉线长途汽车到杨家桥上海铁道学院。杨家桥的河水很脏,那一带的空气不好,有股很浓的化工厂的异味,因此放弃了以前打算住进铁道学院家属宿舍的念头。选择铁道学院,主要考虑到每年有两张免票,家属可以享受,无论多远都行。

   对毛毛来说,离开了漕河泾,最遗憾的是离开了小花园,那里环境优美,钓鱼经常是丰收。还有师院的几个相处很好的小朋友:对门的孙多多,曾经和他一起睡,他家的席梦思特别软。住楼上的刘志勤,一个朴实的山东孩子。林四妹、林小五姐弟,热心直肠的“林家人”。包綺娟,常去她家一起温课,还被留下吃饭。还有大朋友“香莴笋”(听说后来他生病死掉了)等等,都时常在回忆里浮现。不过闸北师范新村也不错,四周许多河塘都可以钓鱼游水,东面的大学校园有足球场和风雨操场,南面有闸北公园,北面有彭浦公园,东面有个小苗圃,再沿着广中路,经过大华农场,走到底就是以前住过的非常熟悉的地方:模范村,小学、财经学院、外语学院、虹口公园、游泳池、体育场,只可惜经过“大跃进”、“大建设”,许多田园景色已经消失无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