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
牧晨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家梦魂影(十四)
·家梦魂影(十五)
·家梦魂影(十六)
·家梦魂影(十七)
·家梦魂影(十八)
·家梦魂影(十九)
·家梦魂影(二十)
·家梦魂影(二十一)
·家梦魂影(附文)
·四月杂记
·伞的联想
·破除“中国梦”才有“民主梦”
·果敢风云简析
·旁观台湾之战
·魂誓
·文革50年八议
·无神有灵
·语文演变
·半月余音
·民主教育基金会30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

第二章.奋斗

   桃秀显然继承了母亲的叛逆性格。从小在家缺乏父母之爱护与正常的天伦之乐,尤其总是被大母歧视欺负。时常眼见母亲所受的苦楚,使桃秀渐渐倔强好斗,被管束得越严厉,就越会走极端。加上与莲雯的对立,她成了大母的眼中钉。在学校里,桃秀会像脱缰野马,成为老师眼中一个相当调皮顽劣的小家伙。她越来越讨厌豪门富户间虚情假意的礼仪排场,喜欢与出身于贫民家的子女结交。她和同学都很友好,常结伴玩乐打闹,喜爱爬山玩水打球蹦跳,还会撒野跟同学打架,连好多男孩都怕她。吴府众多的少爷小姐中,有逆反情绪的还有许多,但女孩中唯独桃秀特别胆大。回到家中,桃秀喜欢悄悄地跟男孩们一起玩打仗游戏,模仿剑仙侠客去练跳远爬高、飞檐走壁,喜欢冒险,勇敢得很。她着了迷似地看武侠小说,成天幻想着与仗势欺人之辈作对,为贫苦人打抱不平;她憧憬着自食其力,做个不平凡的讲义气的人。她还喜欢和人比赛吃辣椒,宁可辣得眼冒金星口水直淌也不肯服输。兄弟姐妹们以往的娱乐多半与琴棋书画有关,都是挺斯文的,但只要桃秀插进来,就会变成充满刺激的竞争打闹,开心得忘乎所以。以前家规严苛的吴府渐渐衰落直至分解,民国提倡的三民主义、自由平等博爱等新观念慢慢被人们接受,这一切变化,也使桃秀逐渐获得了更多的活动空间。

   吴汉烈无暇多管家里的事。吴府无田产,老太爷去世后,主要收入就靠医馆。汉烈诊治,大太太和几个年长的子女们帮着配方抓药。到后期只是卖药,医馆不开了,家里吃饭的人多,汉烈的担子很沉重。所幸大太太生的两个儿子开始工作,有他们的工资来共同维持。有段时间,下厨房买菜的钱也没有了,只能以盐巴砣滚滚辣椒水下饭。亏得淑瑶用黄豆发出许多豆芽,再去城外找些野菜,又做得非常好吃,才顺利度过一关。苗大爷特别喜欢吃滚烫的“陈姨豆芽”,蘸着辣椒水大口狂吞,满脸辣椒满头大汗地非常过瘾。汉烈见状笑道:“苗大大吃黄豆芽,抬马草进城门洞”。

   再后来,汉烈年老又多病,闲居家中,这个家庭更加难以维持,经常向亲戚借贷。大太太常常典当衣物以应付寯状。最后,汉烈几个兄弟终于分家,再次把大宅院的房屋划分一下,依然住在一处,只是各自开伙吃饭。

   汉烈这边,三个妻子,划分成三个小家庭。维持大家庭的经济援助多半来源于大太太,她娘家是富商;二太太娘家是当过大官的,底子也厚。她们两家是吃上厨房小锅菜的。淑瑶和一双儿女没有娘家亲友接济,是吃大锅的,和佣人们一样,每日是下厨房两餐粗简的饭菜。执掌家政大权的大太太总是命令桃秀做许多杂活,根本不把她当女儿看待,经常简直就当丫头使唤。从小学、初中、直到高中,每告一阶段结束时,大太太就不愿让她继续上学,一再以“女子无才便是德”来阻止她进学校。这类凌辱深埋在桃秀幼小的心中,形成一种时刻提防的自卫性敏感与不甘服输的好胜心。从小学起,她就不间断地参加各类体育活动,名列前茅,渐渐地,她和一批女孩形成了一个新潮群体,包括亲戚姐妹和同学朋友,如吴素馨、孙家华、蔡友竹、程本瑛、吴维彬、申仲禾、唐明夏、胡蓉、黄重巧等,其中不少成为深交。

   桃秀又先后参加了“筑光音乐会”、“沙驼话剧社”等团体活动。她最喜欢和筑光会的朋友们外出郊游,大家在山坡上放开喉咙尽情歌唱,那些美妙的歌令人痴迷:“记得当年年纪小,你爱唱歌我爱笑------”,“暮烟里落花如雨,恍惚间春又归去-------”。那个绰号叫“斑鸠”的男生嗓音真好,他最爱配合桃秀唱和声,两人常常陶醉在歌唱之中,直到黄昏来临才下山回家。桃秀好久以后都无法忘怀,隐隐觉得那就是她的初恋。 “沙驼”的骨干之一是桃秀的堂房五哥吴夔,他毕业于上海美专并秘密加入了共产党,回贵阳后在报刊上发表了许多漫画作品,还举办木刻讲习班。他喜欢打网球,可是技术不行,别人往往不愿与他对打。于是他便自己一个人打,不断发球、跑过去捡球,又发球、再跑过来捡球。一个人可以“打满全场”,一时传为笑料,而桃秀却觉得他了不起,十分敬佩,她自己也有这种韧劲,练打球练跑步都要练到筋疲力尽方才过瘾。桃秀不但在体育比赛中经常获奖,还多次加入筑光音乐会上电台演唱。一个女孩凭着勇气打开了一片天地,这使母亲淑瑶非常得意。 淑瑶的胆气其实不亚于女儿。民国22年,日本鬼子的飞机频繁地进入贵州地区狂轰滥炸,也飞到贵阳市区投弹,引起大火,烧掉好几条街。那天,所有人都在躲避轰炸,可淑瑶却从阁楼爬上了房顶,兴奋地观看飞机如何俯冲、投弹。护院的苗大听到几声惊呼,发现陈姨太趴在房顶上看飞机,一见炸弹爆炸,便不由自主地大叫,如同看戏时禁不住喝彩那般全神贯注忘乎所以,叫也叫不下来,只好带两个帮手一起爬上屋顶,把她拖下来躲入灶间。事后,一大家子人都对这个不要命的陈姨太刮目相看,联想到她生父是道士和她幼年遇虎的传说,都觉得她有点神乎其神,从此更无人再去招惹她了。

   那一阵,贵阳城里的学校疏散到郊区远乡,吴府家人也搬到农村去避难。桃秀却经常进城参加筑光音乐会的爱国宣传活动。音乐会的方景春、余启德、储兆龙、饶元柱等几个是地下共产党人,常召集左派会友们利用吴府空屋聚会,布置地下工作。桃秀常为他们站岗放哨打掩护,跟着下农村搞宣传活动,心里总是又紧张又兴奋,把他们看作是当代侠客。筑光音乐会在街头和舞台演出戏剧歌咏等节目,桃秀也参加演出过【台儿庄】、【放下你的鞭子】等剧目。有段时间,很多人都以为以大胆著称的桃秀小姐也是个地下小共产党。

   淑瑶随家人到乡下后,很快就和附近的苗家乡民混熟了。而大太太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则一筹莫展。于是自然轮到淑瑶大展身手,很快地就把一切事务都安排妥当。乡民有事只晓得找陈姨,淑瑶也当仁不让地立作决断。她似乎天生懂得吃饭问题的要点,“多买油盐少买米”,使一家人在乡下的饮食依然有丰足之感。陈姨太显露身手,吴家女眷们不由自主地纷纷与她拉近关系,大太太心中五味陈杂,汉烈老爷则暗暗叫好。及至回到贵阳,老爷吩咐让淑瑶专管上厨房,其它杂务一概免除。

   桃秀高中毕业,马上去地方法院找工作,“字是打门锤”,就凭她一笔好字即刻便录用。数月之后,又转去教育厅,负责厅长秘书室的收发工作。一次在“急速件”公文中,看到有关下令逮捕筑光音乐会余启德、聂志德、饶元柱、周德成、方士新、文宗秀、唐明新、储兆龙等近二十名会员的密件,她立即抄录下“黑名单”,通知他们得以脱险。桃秀又与孙瑞华、吴直、何瘦梅、文唤群等亲戚友人形成读书小组,阅读了不少当时犯禁的书刊报纸。她曾订阅了一份【新华日报】,父亲发现了,说:“你胆子大”,但未加阻止,而且也常拿去看。

   不久,桃秀背着家人考上了四川国立女子师范学院公费生。民国28年秋,托好友胡荣寿帮忙,----------她就职的金城银行有两部新车要开往重庆,可以让桃秀免费搭乘。机不可失,于是,桃秀匆匆离开了贵阳,心一横便离开了家。桃秀的突然离去,无形中给吴府书香门第的传统观念以沉重的一击,好比罩着鸟笼的黑布帘一下子被掀开,发现竹丝早已经朽断散落,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羁绊住追求自由的翅膀。从前习惯了被娇养的吴家少爷小姐们更大胆地陆陆续续走出家门求学求职,各自建立起不受长辈管束的小家庭,犹如一盏曾经辉煌肃穆的大灯暗淡了,它四周却亮起了许多烛光,去迎受人世的风云变幻。吴府这个一向门风严谨的官宦世家里,甚至有好几个少爷小姐成了政治犯,曾被贵阳当局逮捕入狱,如吴夔、吴直、吴庸兄妹等。有几个老一辈的议论此事说,要是在民国以前,恐怕会掉脑袋的。

   淑瑶主要的活路在上厨房,平时就是给先生汉烈做饭,----------民国新风气不兴称老爷了,都叫丈夫为先生。来了客人,也不像过去那样铺张,经常就是做些点心就打发了。时而有些亲朋老友相约来聚会,多半也是想念“陈姨做的家宴”,那时淑瑶就得费心施展一番。她做的每道菜都有不同的滋味、不同的功能:开胃的泡菜是分别从十来个坛子里取出的,搭配出多层次的鲜香。为饮酒打底的“落刀肉”有甜味也有咸味,一口咬下去须有非甜也非咸的奇妙快感。胡辣椒拌折耳根得加特殊的苦蒜蘸水才清口提神,香菌炒肉丝掺入火腿韭黄绿豆芽就绝妙无比,蒜苗炒腊肉的关键在先下锅的干辣椒要爆香,宫保鸡丁只用半干的辣椒、半腌的鸡肉、半脆的豆干和带皮花生米。辣子鸡须透味,看上去只有很少的糍粑辣椒、吃到嘴里则立刻辣得过瘾。豆瓣鱼要回锅收干一下才够味。回锅肉要用狂火沸油快速起锅。煎排骨要先完成调味,要外脆内嫩。炒鸡杂要加入些韭菜花,炖猪心要放莴笋和一点萝卜缨,鸡茸白果要让白果有鸡味、鸡茸有白果香。醋溜莲花白是助消化的,霉笋头是下饭的。饭后用茶是用烤糊的大麦慢火熬的。---------总之,这些菜肴皆为独此一家的特色,即便别处有看似雷同的,其滋味也绝不一样。其中奥秘其实没有“秘笈”:全凭淑瑶的感觉,无从说,没法学。

   淑瑶做的菜总有一种“归根到底、叹为观止”的“煞口”味觉。吴汉烈对此最有体会,凡外出吃饭,无论是家宴或去餐馆,回来必定要再吃一点饭菜,否则就心神不定。他甚至曾开玩笑地说:“ 恐怕她做的菜里都有鸦片,吃上瘾就戒不掉脱不开了。”他老友邹夫子则说:“后劲绵长茅台酒,回味悠然吴家宴!”当然也有不以为然者,有推崇满汉全席的,有赞美西餐大菜的。那些菜肴淑瑶也尝过,说西餐大菜是无盐,满汉全席是无味,“有色有香,无盐无味,开眼不开胃”。她喜欢到处串门,尝尝人家做的菜,说是“隔锅香,一家一个味”。她不喜欢餐馆的菜,说是“大油锅,家家一个味”。特别是那些把菜肴做成雕刻艺术品的,她甚至懒得去品尝,断言:“好吃不好看,好看不好吃。赵子龙不耍花枪,丑婆娘才靠打扮”。

   吴汉烈形容淑瑶的性格是“口无遮拦,心无城府,一手挣钱,两手花钱,没手存钱。没钱时一个铜板当十个花,有钱时十个铜板当一个花”。其实淑瑶大方之处,钱都花在别人身上,自己的享受不过是抽几口水烟,打几盘牌九麻将,到廉价的戏棚里去看看随便什么戏,到小食摊吃点最便宜的点心,进入寺庙或碰到乞丐总会给出几个铜钱。她对穿着不讲究,说是“笑破笑脏不笑补”。她的化妆用品只是梳头的生髮油和润手的蚌壳油。她的鞋都是自己做的,儿时被裹成畸形的脚不能穿皮鞋。她不能奔跑跳跃,走路很慢,但却能够走走停停地比一般人走得更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