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十七)]
牧晨
·也谈林彪
·“一月风暴”的夺权与巴黎公社之梦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十七)

第十七章 王土

   毛毛被判劳教三年,对家人无论如何都是痛苦。母亲虽然一口咬定自己的儿子无罪,但总觉得到处是敌视的目光,好像在讥讽:“她丈夫去劳改、劳教,他儿子又去劳教,她自己也---------。”沉闷的心情难以排解,竟然为一点小小的误解和老友唐明夏闹僵。又有几个老朋友走了,包括刘德超教授,他最后的岁月还念念不忘自己的心血:那份【中国体育史】手稿,是被偷窃了?贪墨了?还是被毁了?

   年届六十三,投入体育事业四十年,嘉安感到疲劳,但离开了体育活动,那简直就不是生活。她每日早起练练太极拳、太极剑,经常打打网球。她参加了虹口区老年网球队,时常有些比赛,倒也很开心。她参加了长宁区退休教师之家的一些活动,那里有些人挺谈得来。她参加了老年歌咏活动,有机会一同唱唱几十年前的老歌,实在是难得的欣慰。

   哥哥的遭遇,在宝咪心里不仅是痛苦,也是一种自豪。熟悉的人中,都习惯于只在背后把共产党骂得一无是处。可是像哥哥这样正面向当局叫板、坦然迎受狂风恶雨而从无懊悔者,几乎绝无仅有。哥哥给家里带来的固然是不幸,但如果所有的有德有才者都只顾齐家,任凭天下被邪恶操纵,那么这世界岂不有点卑微?-------------------------------------------------------------------------------------------------------------------------------------(资料)【1983,吴鹰诗】--------------------------------------------------------------------------------------------

   四月二十七夜

   激荡的回忆仍在搏动,哥哥的音容却已无踪 闭上眼睛,我极力思索,真愿那不是个梦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那幸福的拥抱却无法忘掉 哥哥的身躯多么高大,依着他,似婴孩在母亲怀中 幸福的眼泪,滚滚如泣,无比的喜悦使我放声恸哭 人生的欢畅如此能有几度,除去用眼泪,我们无法表露 是梦?--------是梦!难道不见你两手空空? 看着闪电,听着狂风,我思索着明天,也追忆梦---

   宝咪到大丰去看望哥哥,在大田边散步漫谈,感觉一切都很平淡,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紧张。他拍了几张照片,还带回了哥哥为自己的学生画的一组头像。他相信哥哥会平安地度过三年的劳役。既然到处都在宣传改革开放,共产党应该有所进步。

   二大队新来的大队长姓石,热衷于宣传蛇口袁庚的“改革精神”,并让大队里一个有专业知识的劳教学员负责办起了一个涂料工场。毛毛也参与其中,负责调色等工作。其他大队也纷纷跟上,尝试制作一些产品,包括酒类,虽然没有许可证,可是照样成批生产,上市卖钱,反正是在农场范围之内,江苏省地方官也不敢来干涉。二大队又建起了两组劳教营房,很快就完工。

   盛夏,上海展开“严打”运动,到处抓人。只要有“居委会”上报,就照名单抓人,哪怕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一样当作敌人来对待。上海的监狱爆满,许多学校也挪用为临时监狱。所有被抓的人都依照“从重、从快”的精神来处理,据说一个月里上海就枪毙了几万人。其中有两人是从毛毛所在的一中队解教回沪的,一个是“钉头”,在餐厅打架吃亏,抓起餐刀刺伤了对方,被枪毙了。另一个是英俊的少年小杨,他进一个仓库偷东西,被捕时挣扎了几下,作为“拒捕”,也被枪毙了。毛毛很为他们惋惜,毕竟是曾经相处不错的难友,而且,他们再怎么有罪也不应该致死啊。“严打”和以往的运动不同,它不是树立起一个政敌来组织攻击,而是提出一种镇压模式:为了政权稳定可以随时随地以任何理由并超越法律尺度去抓捕、惩罚、以致消灭任何人。

   “严打”后押来的大批劳教犯都关进了新建的营房,编成二中队、三中队。看来“严打”是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完成的预定计划。新来的学员中有两个熟人,一个是徐平,78年上海民主运动的活跃人士,罪名是和领导顶嘴。另一个是小费,罪名是经常旷工。小费在79年2月的广场集会中,曾冒充【海燕】成员,宣布六月份【海燕】要发枪给大家,毛毛带人去制止他,认为他精神不正常。这回小费又在二中队自我吹嘘是【海燕】骨干,毛毛找到他训了几句,他才放老实了。

   有学员告诉毛毛,丁干事找他们谈话,要收集毛毛的“反动言论”。一个小队长也悄悄地对他说:“老林,你当心一点,恐怕会送你到新疆去”。毛毛分析下来,估计市公安想乘严打的东风重罚自己,他们显然认为对他判劳教是太宽容了。丁干事召开了中队的一次大会,说:“我们这里有两个帮,一个文帮,一个武帮,武帮听文帮的,文帮听长胡子的。自从那个长胡子的来到这里,小青年开口闭口就是共产党怎么样。他和你们不同,是敌我矛盾,他要推翻政府,包括推翻你们的父母。”大会没让毛毛参加。毛毛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自己一直保持警惕,估计对方也没有王牌,虽然其感觉不错,但光凭感觉就想判罪,恐怕没那么容易。

   不久,农场开大会,把一批劳教人员加以严判,押送到新疆去了,其中包括丁干事所指的“武帮”头领“小橄榄”,其实也没有什么具体的罪证。毛毛被编入蔬菜队,据说这样可以远离黄海公路以防止他逃跑。有些传言不知从何而起,说会有人开车过来接应他逃跑,而且马上就会送出国境。蔬菜队的活比较轻松,“零食”也多:在番茄、黄瓜、西瓜地里干活,嘴巴是不会闲着的。

   劳教农场的总部在四岔河镇,刚刚造好了一幢四层楼的招待所,想筹备一个介绍农场历史的展览会。毛毛推荐徐平负责做一个模型,他自己的任务是创作一幅农场全景图。为此,场部专门派了一个干警,驾驶带斗的摩托“船车”,让毛毛跑遍全场画些场景速写,然后把农场所有的机构收拢在一张画里。这一大幅全景图完成后,许多干部都去看,说凡是他们熟悉的地方,全景图中都能找到,为此,盛赞此图为大丰“第一图”。接着,又叫毛毛为招待所大厅创作壁画,毛毛很快完成了这幅大型壁画“长城”。不久,又让毛毛为招待所所有的房间配画,虽然都是临摹画片的,但不同风格不同尺寸不同材料的上百幅画,怎么也得忙上个把月。开春之前,“公家”的画画完了,“私画”任务接踵而来:许多队长来排队讨画,有的一个人就要十几幅,反正都不花钱,不要白不要,没完没了。

   有一次,司法局局长来农场视察,找毛毛谈话。毛毛肯定了改革开放的进步,同时坚持民主的立场,特别强调被判刑的傅申奇等人是德才兼备的爱国青年。李局长叫他写了一篇对政治和社会问题的感想,作为参考资料印发到司法局各系统。材料里介绍毛毛是自学成才者。

   转眼三年期满,可是农场却不放人。毛毛几次去问,回答都是“安心等待”。他从高墙里搬出来,住在铁门外面的第一排平房里,隔壁两间屋住着两个队长,显然是为了监视自己。毛毛不再参加劳动了,他的事情只是管理图书和电视,或为公家为私人画画写字,参加文艺排练等。多余的时间,就是钓鱼,几乎所有属于二大队范围的河流、池塘、沟渠,他都去过,而且都所获不菲。钓到鱼就给老陈头,用电饭煲清蒸,然后两人饮酒吃饭。有时鱼太多,就分送给其他场员,绝不给队长。不少场员和队长看到毛毛老是钓到一大袋鱼,当然眼红,也跟着来到河边,一时间,钓鱼“蔚然成风”,结果副大队长找毛毛谈话,希望他到别人不注意的地方去钓鱼,不然这钓鱼风难以制止。

   毛毛的身份特殊,三年劳教已满,又没有任何文件或口头指令宣布延长劳教,因此他时常跑东跑西,队长也无话可说。场部曾试图让他去四岔河中学里去当教师,被他一口拒绝。他到四岔河去唯一一家卖酒的小卖店,把最后一箱旧商标的通沟大曲酒都买走了,因为比新商标的质量好,而且便宜一半。新来的胡队长曾在部队文工团拉大提琴,他常找毛毛一起练琴,毛毛拉小提琴和手风琴,选用的曲子有【草原】、【天鹅】等。胡队长曾几次想从毛毛这里挖点“反动言论”都未能如愿;毛毛从来没有放松警惕。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张队长和李队长都受到了处分,农场干部之间的勾心斗角也是冷酷无情的。

   暮春,毛毛被上海司法干部学院调用,去参与开办图书馆的工作和一些政宣美工工作。负责图书馆事务的干部学过图书管理,可是面对千头万绪不知从何着手。毛毛根据最简单的逻辑,边分类边上架,不出一个月就全部搞定。学院的老师很欢迎他,可是公安局政保处的人却找上门来,质问司法局怎么可以用一个政治异己分子。六月,毛毛离开了佘山的司法干部学院。

   回到大丰时,听说一场好戏刚刚演完:两个新中队闹事,屋顶的瓦片全部当成手榴弹打光,大队指导员脑袋开花。而在“鏖战急”时,一中队则幸灾乐祸大放鞭炮。当地武警紧急出动,好不容易才平息了风波。

   劳教学员闹事的原因之一,是学员之间的“黑吃黑”恶习,导致一些人需要逃出去搞点钱财来改善自己的“地位”。逃跑的办法很多,追捕逃跑者是场员的一项“常规任务”,抓到了是有奖金的。所以场员老是鼓励学员逃跑,给他们提供路线图;按照这些路线,学员可以轻易逃出农场,而场员也可以在几天之内轻易把逃跑者抓回。就这样,逃跑者几天之内偷到的钱财足够挥霍一阵了,场员也拿到奖金,双方皆大欢喜。钱财是决定“地位”的关键因素,光靠拳头是长不了的。钱财的幕后运作可以导演出“翻船”的“政变”,这一类事件在所有监狱和劳改劳教单位是家常便饭,每年因此而伤残死亡者不计其数。

   10月10日,毛毛终于结束了长达四年的劳教回到家里。工厂的领导表示欢迎他回厂工作,姜善良说希望他担任冲床车间主任。毛毛的回答是拒绝,说自己身体不行了,生了绝症,要到外地去找偏方医治,所以不能去上班。如果因此开除,没有意见。这样表态,等于宣布拒绝接受“单位”的“领导”和管理监控:什么工资、奖金、劳保、福利,统统滚它的 !老子不干了怎么样?让你们去守着档案袋和窃听器吧,共产党最得意的不就是控制了所有人的饭碗吗?老子今天把这饭碗砸碎了,看你还能把我怎么着!

   秋雨(1985.秋)=====================

    从轻轻颤动的长春藤上 你说绿色不仅属于夏天 而且当炎热渐渐消散 愁闷依然挂在窗前

   鸟儿与落叶漫天飞舞 徒劳地冲撞着无形的围墙 同被囚禁在阴沉的天幕下 孤独早已失去了翅膀

   那透明的沙粒被云海卷起 一阵阵洒在记忆的荒滩 所有那些金色的潮汐 还在向我热切地呼唤

   毛毛计划和母亲到西南一游,顺便看看有什么谋生的行当、发展的机会。恰好胡安波和屠国强也计划去深圳,于是结伴同行。第一站先到长沙,第二站衡阳,然后在广州分手。毛毛和母亲搭船去梧州,然后经桂林去贵阳,一路上拜访了许多亲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