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十五)]
牧晨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家梦魂影(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十五)

第十五章。海燕

   嘉安在“牛棚“里的那些日子,最憎恶的是那些以专政者自居的人对他人的轻蔑,动则摆出一副“领导阶级”的丑恶姿态,越是无知无识者越傲慢无礼。翻来覆去没完没了的“学习、讨论、检查、交代、批判、斗争-------”简直像疯人院的日常功课,正常人难以忍受。她也讨厌同为“牛鬼蛇神”群体中的一些人过于奴颜婢膝,精于算计同类;她经常和这些人发生争吵,但也知道毫无意义,自嘲为“鬼打架”。她并不厌恶做各种体力劳动,相反地把“劳动改造”的惩罚当成是一种体育锻炼。儿子们在她的影响下,从小都把体育运动作为天然的乐趣,并一直坚持锻炼。毛毛在30岁时一次练跳高,居然是自己最好的成绩:1.56米。不过他对政治运动的关注和介入显然更超过体育运动。宝咪和新村里的小朋友都是足球爱好者,喜欢到工业大学里面去玩球,经常钻篱笆墙走近路,竹篱笆还不断被孩子们抽去做钓鱼竿。工大采取措施,改竹篱笆为砖墙,墙上还插着玻璃碎片以阻止爬墙。新村的小家伙们便爬上去把玻璃片敲掉,他们稳坐墙头,认认真真地干活,很快就完成了清除玻璃片的工程,可以放心地翻墙进工大操场踢球。

   宝咪在中学就是出色的足球前锋。后来加入了“五七体训班”的足球队,相当于上海二队。在大运动量训练中,宝咪身体受到伤害,曾患胃出血等疾病。教练看中他的身体条件,准备重点培育他为主力高中锋。谁知,因通不过“政治审查”,竟被除名,分配到星火农场。在农场运输队干活时,有一次出了车祸,宝咪又受到伤害。但他并没有因为工作劳累和身体的伤病而放弃体育锻炼,依然经常参加足球等项目的比赛,并且抓紧自学。恢复高考后,他考入了上海师范大学体育系,成绩优异。他参加了上海市大学生足球队,又是学校篮排球主力。田径场上,他的三级跳远曾创纪录。1979.年参加市大学生游泳比赛100m蛙泳破纪录,成绩为1’20’’,获2级运动员证书。母亲为他而感到骄傲:自己从事的体育事业后继有人。

   1978年,胡耀邦主持通过了许多重大决议,为76年的“4.5天安门事件”平反,为“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右派分子”摘帽,也为“文革十年”中的“冤、假、错案”平反。铁道学院为嘉安“平反”了,具体措施是归还了仅存的部分抄家物资,补发了被无理扣除的工资。至于身心所受的伤害和许多财物的损失,则没有任何赔偿。十分可惜的是一批书画无法追回,包括抗战期间重庆一位名家以口啣笔所书的对联、钱君匋的书画册页和许多印谱、五舅吴夔的“牵牛花”等几幅作品、周方白等名家的画作、大连书法协会主席写的几张条幅,许多碑帖,还有嘉安自己的书法习作。

   ---------------------------------------------------------------------------(资料)复查意见

   中共上海铁道学院委员会

   沪铁院委(78)字第49号

   关于吴加安同志的复查意见

   吴加安,原名:吴慧仙,女,原任基础部体育教研室讲师,现任基础部体育教研室讲师。 经复查,吴加安的历史在解放后已向组织说明清楚,因此“文革”中对其“审查”是错误的,经研究决定:撤销沪铁院清(73)字第61号所作的结论,恢复名誉,消除影响。

   中共上海铁道学院委员会

   1978年10月5日

   ---------------------------------------------------------------------------- 根据中组发(82)8号文件精神,于1982年11月29日将原【复查结论】改为【复查意见】并作了文字修改。

   同意:吴加安 1982年12月4日

   发送:党委办公室,基础部党总支,存档。本人 ------------------------------------------------------------------------------------------------------------------------------------把中共执政以来的所有罪行堆在“四人帮”头上,虽然经不起推敲,但至少可以让铁板一块的政局开启一些出气口。“实践与真理”的讨论虽然并未能掀掉专制的铁盖,但铁盖下面的芸芸众生已获得有限的生长空间。中共执政近三十年来对政治犯从未停息过的杀戮,也枪声渐息了。极端的专制对统治者集团中许多人也造成严重的危害,他们也需要一个宽松的社会环境。78年冬,上海人民广场成了民众自发聚会的中心,许多关心政治的活跃人物不约而同来到这里,以图得到新的信息、听到新的观点、找到投契的同路人。众多回沪知青与下放工人激起的风潮也促使上海的政治气氛更加活跃。

   毛毛很快地卷入了这个漩涡。他结交了一批新朋友,一起用演讲、辩论、大字报等方式呼吁自由民主。年底,他与温定凯、傅申奇等几个骨干在长风公园聚会,筹划了一次大型集会。毛毛连写两份“告全市人民书”,廖有全负责打印,傅申奇等人拿去分头各处张贴。从一月六日到一月八日,从傍晚到深夜,广场上人山人海,十余个演讲者连番上场,哄笑声喝彩声此起彼伏。解放日报发了消息,但大大地缩减了参加的人数。团市委与大会骨干进行了比较友好的沟通。毛毛在广场上接触了一些老干部老党员,他们对民主的期望也十分热切。有个老太太说,“早知共产党会变成这样,当初我就不会入党了”。

   能够看到大批民众表达出自由的激情,能够把心头长期的积怨倾泻一番,毛毛感到痛快,哪怕因此再受磨难也值了。也许和连续的熬夜辛苦有关,毛毛生病住院了。值班医生是专门做头部手术的,对毛毛的病情判断不准,让他多吃了不少苦头,最后是做手术割除了阑尾。手术中,毛毛被全身麻醉。在无知觉状态下,毛毛经历了一次“灵魂出窍”的体验,好像看到了灵魂是什么模样,灵魂离开人体后到达了一个何等奇妙的星柱。苏醒后,他不断回味,似乎已洞悉了生命的真谛。

   还在病床上,林畊康来找他,商量编印民间刊物【海燕】。毛毛之前写的一篇短文被用作发刊词。【海燕】杂志社很快发展到二十多人,主要人员有胡可思、潘义清、林畊康、曹廉正、朱伟荣、胡安波、杜黛萍、朱丽萍、杨勤衡、屠国强、周琦冰、曹恒福、花锡民、李建华、张承基等,毛毛为主编。主要撰稿人有胡安宁、张先梁、廖有全等人。【海燕】成为“上海之春”民主运动中一支人数最多、最整齐的队伍。

   在【海燕】的活动中,和毛毛交情最深的有胡安波和廖有全。廖有全是一个制药厂的团干部,曾组织了一个“青年马克思学习小组”,成员包括明月皮鞋厂的团干部胡可思。毛毛尊重廖有全的一个原因,是把他看成一个原教旨共产主义的虔诚信徒,一个具有舍己为人精神的高洁志士。廖有全对毛毛的信服,是毛毛的一句话:”追求民主是我个人的生活方式”。在广场人物中毛毛认为最有政治素质的有三个人,一个是廖有全-------他的祖父是原上海师范学院院长,另一个是陈乐波--------他的父亲陈同生是原上海市委组织部长,文革高潮中被迫害致死。还有一个是李晨光,高级军官之子,他曾于77年在南京路贴出标语“十年暴君毛泽东”,并因此曾被判死刑,差点丢了性命。广场活跃人士中还有沈海凛,她曾是上海业余钢琴比赛第一名,和小刘的妹妹是好友,文革时期她就跟在“红革会”几个大头领后面跑,是“管家婆”邱励欧的跟班,那时她只是个小不点。毛毛曾写了一首“民主青年之歌”,在广场教唱,沈海凛手风琴伴奏,效果不错。还有一个经常带手风琴自拉自唱的是施振泰,笔名广砖。在众多演讲者中,有一个熟人袁燕,口才很好,也是医疗器械公司下属工厂的,以前乒乓比赛时交过手。小王也到广场来,很欣赏毛毛的文章。谈起他那些曾经思考过武装斗争的朋友,他说因为四人帮倒台,已经放弃了原先的打算,进大学读书去了。但还是有人认为必须走武装斗争的道路,毛毛就遇到过一批人找他秘密接触,交换过关于武装斗争的意见。公开演讲者最有名的是温定凯和乔中令,温的名言是:“毛泽东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乔中令的名言是“彻底批判共产党”。而最厉害的则是王辅臣贴出的大标语:“上海一千万人民绝不饶恕大党阀大军阀大独裁者毛泽东的滔天罪行”。“上海之春民主运动”触及政治的深刻程度,远远超过了全国任何一个城市。

   三月份,当局开始压制上海民主运动,发出了“3.6通告”。毛毛和傅申奇联手反对该通告,与当局形成对抗的局面。终于,公安局樊处长亲自出马,把毛毛抓进公安局,突击抄家,逼迫【海燕】停刊。他最恼火的是毛毛在一篇文章里矛头直指“该死的官僚特权阶级”,以及在笔记本中提出将国号改名为“中华民主共和国”--------简称“中华民国”。

   停刊后,【海燕】同仁还经常来往。过了一段时期,面对大批民运人士遭受迫害的“倒春寒”,毛毛和傅申奇做好了“垫刀头”的思想准备,再度编印民刊,对抗当局对民主运动的压制。毛毛以个人名义复刊【海燕】,并参与【民主之声】和“全国民刊协会”会刊【责任】的工作,又与胡可思等人联手编印诗刊【美丽的心】,并写了剧本【西子恨】散发,影射中共首脑是如同勾践那样鸟尽弓藏的阴毒邪恶之辈。

   公安机构对毛毛的活动加强了全方位监控,甚至影响到他弟弟的前途。作为上海师大体育系最突出的全优生,毕业后留校是理所当然的,但由于当局政保系统施加的政治压力,宝咪被“发配”到中学去了。陆羽为此非常惋惜,说师大领导没有眼光,竟然放走了两个最优秀的人才,一个是名动一时的“UFO”专家,另一个就是宝咪-----吴鹰。

   宝咪被“发配”到外语附中任体育教师,却如“塞翁失马,安知非福,”意外获得了一个特殊的好环境。该校的师资和学生都是拔尖的人物,校风也相当特别,还有与外国语学院的“血缘”关系,对他的自修和进一步深造都很有利。加上离家很近,母亲也比较放心。

   ---------------------------------------------------------------------------------(资料)1980年上海外语学院学报:

   27届校运会。夜大一年级学生吴鹰以1.81m刷新1.80校纪录夺冠。并获跳远亚军,成绩6.36m 1981年,参加上海市大学生运动会打破蛙泳200米市高校纪录/1981.11.颁奖。----------------------------------------------------------------------------------------------------------------------------------------

   对于毛毛参与民主运动,母亲一直表示理解和支持。当着公安人员的面,她说,她相信儿子走的是正道,要民主没有错。当年就是因为共产党宣传自由民主,所以学生时代就参加了共产党组织的活动。她反问:“难道过去共产党宣传民主是错了?”毛毛所认识的上海民运人士家属不少,但像母亲这样坦然支持儿子投身民运的,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为此,许多民运朋友都特别尊敬她。每当【海燕】杂志的同仁来家里油印、装订,母亲都毫无怨言,而且有时做些点心给大家充饥。她受到过不止一封“匿名信”,以精美的卡片表示对她的感谢,称赞她是“伟大的母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