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十三)]
牧晨
·“一月风暴”的夺权与巴黎公社之梦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十三)

第十三章。冰火

   铁铁道学院的红卫兵已经“退出历史舞台”,销声匿迹了。接下来的“军宣队”、“工宣队”也如傀儡戏般没有一点生气。大学的外壳还在,但是内涵早已彻底异化,变成训诫奴隶的灰红色教堂。嘉安结束了“牛棚生涯”,又去马陆公社劳动。然后又去崇明岛“五七干校”,那无非也是变相的劳改队。她从未遭遇过这种把生命虚掷于困苦的处境,而且是年复一年,不知终点在何处。她开始吸烟,整天愁闷,易怒。婆婆做菜有时出了点差错,她就会吼起来。她对邻居充满怀疑,觉得邻居都是密探,多次发生冲突,为此一再搬家。有一次家里被撬窃,公安来人调查,但毛毛和母亲根据多种迹象,都认为作案者就是公安人员:公安来“调查”的注意力完全不是追查作案人,而是变相的再次搜查,一纸“调查”结论竟然是“没有发现违禁品”!一家人时常感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威胁,愤怒又无从发泄,有时便自家人怄气。有一次弟弟出言不逊,让母亲气得流泪,毛毛忍不住打了弟弟,结果是懊悔得想砍断自己的手。

   婆婆的味觉不那么灵了,做菜的咸淡火候时常掌握不好。近十年的困乏悲苦使她经常陷入恍惚状态,经常感觉周身麻木,时而如炭火焚烧,时而如陷入冰窟。她不是在过日子,而是在苦熬。女婿发配天涯生死不明,女儿受尽折磨,简直比戏文里的王宝钏更苦,比窦娥更冤。儿子也在受罪,不知流落何处,他一家人始终在穷困中挣扎。大外孙竟遭受牢狱之灾,小外孙也经常是孤苦伶仃。自己已过古稀之年,还要熬到何时?

   毛毛时常把苦闷发泄在工作上,故意多用力气,经常两台冲床同时开,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他的手臂越来越有力,和厂里人比赛搬手腕总是第一。野营拉练,干农活,他特别来劲,挑担可以加重一倍。感觉汗出得多了,心情会轻松些,饭量也大得令自己吓一跳。白天累了,休息时抽几口“大工字”雪茄,又精神起来,在乡村田野中东跑西跑,赏心悦目。在淀山湖画了两幅水彩写生,自己蛮喜欢的。野营途中,连队的晚会上,他唱的“黄鹤楼”令连指导等人十分欣赏,推荐他参加营部的文艺演出,他拒绝了。他很清楚自己依然处于被监视的威胁之中。

   继“一打三反“之后,又接上了“清查五一六分子”等运动,他继续被批斗,好比一个大牌明星,每场戏都必须登台唱反派主角。这种把陈词滥调翻来覆去的批斗会开得越多,分量就越轻,越叫人厌烦。搞到后来,连王连宝都提不起精神了。

   王连宝从锅炉工混到支部书记,一是靠狠,为主子卖命往死里整人。二是靠表演,突出他曾为流浪儿的“苦大仇深”的“无产阶级形象”:开会时,老是披着一件又臭又脏的破棉衣,赤足靸一双更臭更脏的解放牌胶鞋,还会脱了鞋以脚搓脚解痒,恶臭四散,令人恶心透顶,可是大家只能掩鼻忍着活受罪。王连宝识字不多,却喜欢卖弄“水平”,作报告、读文件,错误百出却洋洋自得。他遭到的第一次意外打击,是在一次“批评与自我批评”小组会议上,毛毛“自我批评”道:“我干活出汗多,衣服鞋袜都很臭,影响了大家,对不起。今后一定把衣服鞋袜洗干净”。王连宝一听,就有点咬牙切齿按捺不住,但终究没有发作,低着头一言不发。过了几天,他把老挂在办公室破棉衣塞进衣柜,很少披上身了。厂里几个人对毛毛说:“你是老虎脸上拔毛,大家都为你捏把汗!”毛毛一笑:“就是想让伊跳起来!浑身恶臭,啥人吃得消!总算伊还有点识相,也晓得自己太不象话。”

   毛毛当然知道王连宝一定会伺机报复,所以日后想必更是危机四伏。他有意疏远厂里的朋友,以防万一自己再遭难会连累他人。他知道陈文礼喜欢自己,因此特别关照她离自己远点。没想到陈文礼却把这种关心理解成要抛弃她,痛哭流涕。她的师傅劝她和毛毛断交,还要给她介绍对象,可是她更接近毛毛。毛毛很看重这种勇气,也就大大方方地交往,带她到家里来见见外婆,婆婆很高兴,留她吃饭,还特意做了鱼翅汤。她也请毛毛去她家,她父亲问了几个问题后就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等于“批准”了恋爱关系。陈文礼告诉她父母说:“小林的外婆做的菜太好吃了,她做的粉丝是会竖起来的,--------”她母亲听明白了,笑道:“没有见识!那是鱼翅!”

   夏天过去,秋老虎更叫人热得难受。婆婆腿上的“流火”发作。她去铁路医院看病,昏倒在医院门口。经急救,慢慢苏醒,但身体已大部瘫痪,只有幼年曾受伤的左臂还能动几下。在医院住了一段日子,医生表示已无能为力,只有回家卧床,由家人护理。母亲忧愁不堪,也急得生病,到医院检查,发现患了子宫瘤,需要进一步确定是良性还是恶性。

   毛毛要上班,回家忙着婆婆的护理,连看报的心思也没有了,只是经常有人给他说说小道消息。最令他兴奋的最新消息是“林彪驾机外逃,被导弹打死了”。一天,小罗和小娄来家里,一进门,小罗就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中国又放了一颗卫星!”毛毛答:“是政治卫星吧?”三人大笑。谈起政局趋向,毛毛说:“一山不容二虎”。过了几天,厂里党员紧急会议传达有关林彪的文件,散会后一个个都有点惊慌失措。朱顺德面无人色,自言自语:“出大事体了!”

   母亲住进了医院,婆婆十分着急,病情也日益恶化。毛毛帮她檫洗身体、换衣服、换便盆时,她常说“我是造孽喔,叫你来做这种事!”有一天,发现她用床上的毛巾套在脖子上,打了结想勒死自己,吓得毛毛浑身直发冷,宝咪也吓呆了。婆婆在家里病势沉重,母亲在医院等待手术切片化验,凶吉未卜。兄弟俩两头跑,只觉得心力交瘁。

   眼看婆婆越来越虚弱,医生说需要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婆婆显然意识到自己再也起不来了。她并不在意自己来日无多,她一心只牵挂着住院的女儿,迷迷糊糊中再三关照毛毛和宝咪:“保护妈妈左,保护妈妈右,保护妈妈前,保护妈妈后,保护妈妈平平安安回家走!”

   冬至上午,婆婆突现凶险之状,失去知觉。急送医院抢救了半天,医生宣布已经死亡。而此时母亲也在手术室内接受开刀切除子宫。毛毛只觉得天昏地暗六神无主。强使自己冷静下来后,决定暂时对母亲保密。然后,尽快操办了婆婆的后事,在家里布置了灵堂,书写了悼词供在灵前:

   辛亥冬至,天阴雨湿,溟漠凉气,侵骨入髓。噫!时运不济,神魂颠倒,家事突变,天安知焉?

   七旬外婆,瘫疾三月。是日复发,岌岌可危,吐泻抽慉,何其骇人,神昏气急,何其惨凄,

   心悸高热,何其可忧,血压巨变,何其可怜,四体渐凉,何其可惊,知觉已无,何其可哀!

   入院急医,针药难救,迷茫而下,烛尽霜收!

   忆其远戚,四海漂游,心若有神,当觉脉沉。亲儿远离,音隔天涯,心若有灵,恐散七魂。

   亲女重病,裹伤在床,天若有情,莫使惊觉。亲孙兄弟,自小抚大,双双在陪,待送天灵!

   心悲如绞,洒墨点滴,祈祷上苍,升其魂体。天伦缭乱,难尽节仪,唯求上苍,悯其安息!

   陈氏淑瑶千古!

   外孙牧晨祭书

   一九七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外婆去世,毛毛心痛如绞,一度觉得自己心脏跳动得不正常,好像体内有什么东西突然间消逝了。此后一直觉得心脏出了问题,有时会突然有窒息下沉的感觉。他回忆着最亲的婆婆,从小到大所受的她的无限恩情,而自己却无点滴回报,胸中充满对自己的恨。他是多么希望真的有个阴间,希望有鬼魂,希望早日在那另一个世界找到婆婆,好好地服侍她,让她开心,看着她慈爱的笑容,听着她摆龙门阵、唱京戏、唱童谣,或帮忙用黄草纸搓一条火媒子,让她“唿”地一声吹燃火苗、点燃水烟-------。

   婆婆的后事办完后,还得瞒着母亲,怕她得知噩耗危及病体。毛毛感到难以支撑,精神恍惚,几乎要崩溃了。一天,陈文礼来看他,拥抱着安慰他一直到深夜,终于两人情不自禁,在悲苦的情绪中偷尝了禁果。

   嘉安做完手术回到病房,儿子却迟迟不来看望,不觉气恼悲苦涌上心头。虽说已经确定是良性肿瘤,基本上已没有生命危险,但毕竟是大手术,又是一道生死关口。

   等了好久,儿子才来,看他兄弟俩灰头土脸心不在焉的样子,问他们什么问题,都回答得语无伦次颠三倒四,不免更加生气,干脆不理睬这两个不懂事的儿子。倒是病房里的人都很热情,两位医生也十分尽职,心情才慢慢恢复了平稳。有两个同病房的大娘还热心地要给毛毛介绍对象,拿来两张照片,一位是当过铁道兵文工团演员的列车员,一个是驻新疆部队的文职军官。毛毛觉得母亲收下这些照片是莫名其妙,完全没可能的事。

   等到身体状况基本正常后,嘉安正准备高高兴兴地出院,毛毛却哭丧着脸报告了婆婆已经去世、后事已处理完毕的消息。得此噩耗,嘉安如陷冰雪之中:母亲这么快就去世,虽属突然,但她卧床数月,多少已有点预感。可是,如此大事竟瞒着,竟不让自己见母亲最后一面,这叫人如何能够接受?

   继而又听毛毛叙述,说他女朋友和家人帮忙办理了丧事,嘉安心里更觉得不好受:自己不在母亲灵前,却擅自让外人来代替,这简直岂有此理:这个家究竟是谁的家!

   出院后,回到家中,嘉安翻看母亲的遗物,倍觉凄楚哀伤。回忆几十年来的一幕一幕,思母之情撕心裂肺。从贵阳接出母亲时,本想让她脱离封建礼教严苛的大家族,过上舒心的日子,结果反而让她遭了罪,陷入加倍的苦难!要是不离开贵阳,她说什么也是个长辈老祖宗,逢病逢灾不会找不到人照应,等到归天之日也一定是风风光光、会有众多家人一路相送。不管遗体能否入土为安,总要和先父接近得多了。就算是魂归故土去丰都,路也不远,顺着乌江过去便是。

   思母,思乡,思亲,哀思缠绕着心胸,嘉安感到窒息。她恍然觉得家里缺少了许多东西,以前在模范村时,在苏州东吴大学时,家里好多熟悉的物件都哪里去了?那些成套的清瓷餐具,那些景泰蓝花瓶、黄杨木雕、陶瓷器皿、玻璃摆件、银器、铜器、玉器、字画,都是亲密者所赠,怎么都不见了?是何时消失的?还记得那副象牙麻将,是母亲从贵阳带出来的,结果被毛毛拿去,和模范村小朋友一起当积木玩,没多久便不知去向了。毛毛简直就是个败家子,家里有什么好东西都会弄坏弄丢,还不经允许就让外人介入家事,那些人还不是冲着钱财而来的?家贼难防,毛儿简直是天生的孽障啊!

   嘉安怎么想,话就怎么说。毛毛想不到竟会遭到如此不堪的怀疑和指控,想不到人家好心帮忙却被说成是心怀叵测,并且进一步把陈文礼说得一无是处,好像拒绝了母亲给自己物色的对象就是不孝,就是不正派,就是“乱搞女人”!毛毛觉得母亲心里是绝对不会接受陈文礼的。但要自己与陈文礼断交,则是不负责任不合情理的,是不可以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