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十二)]
牧晨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家梦魂影(十四)
·家梦魂影(十五)
·家梦魂影(十六)
·家梦魂影(十七)
·家梦魂影(十八)
·家梦魂影(十九)
·家梦魂影(二十)
·家梦魂影(二十一)
·家梦魂影(附文)
·四月杂记
·伞的联想
·破除“中国梦”才有“民主梦”
·果敢风云简析
·旁观台湾之战
·魂誓
·文革50年八议
·无神有灵
·语文演变
·半月余音
·民主教育基金会30年
·反思的反思
·双十谈天:中华民国
·双十说地:中华文明
·招魂曲
·纪念孙文与国民革命
·计生问题之关键
·教育问题之关键
·健康问题
·吃节
·本性
·古巴之梦
·愚智与贵贱
·无神论与原罪
·彭明之死(二稿)
·黑色的纪念
·歌曲与政治的色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十二)

第十二章。沼泽 ----------------------------------------------------------------------------------------------------------------------------------

   (资料)【吴嘉安:经历和历史问题】-------------------------------------------------------

   59年,我进铁院,60年,派我参加铁路系统篮球网球田径运动等比赛。63年,被派到上海铁道医学院助勤,后来又派我去上海社会主义学院学习。之后又参加了四清运动,接下来,接受了文化大革命的冲击。

   66冬—69秋,院内劳动。

   因为我压根儿不承认自己有历史罪行,在第二劳改队未解散之前,我好几次准备冲出牛棚,结果都被其他人劝止住了。

   67年,在劳改队跟相洪益、孔令泩等搞平反活动,刻写蜡纸,送传单。

   69年,自从四月我再进劳改队后,我的思想情绪已不是如66年文革初期呆牛棚时那样坐立不定了。我已经能够接受红卫兵的批斗管教。但牛鬼若要欺压我则不行,我定必与之斗争。

   ---------------------------------------------------------------------------------------------------------------------------------------嘉安的性格,常令一同被关“牛棚”的同事们吃不消,也叫红卫兵“专政队”头疼,经常感到拿她没办法:身为“牛鬼蛇神”的这个“反动权威”,老是摆出一付“拥护文化大革命”、“向红卫兵小将学习”的架势,向其他“牛鬼蛇神”展开“坚决斗争”,好像比红卫兵的觉悟更高,比造反派更像个“革命造反派”,真叫人哭笑不得。她的“历史问题”够不上“敌我矛盾”,要求平反,并不犯法,只能以“态度不好”来加以训斥。对她手下留情的另一个原因,是她儿子属于【紧急通告】署名组织的主要成员,而【紧急通告】是得到中央肯定的。铁院红卫兵找他谈过话,对他的表态很满意。另外,红卫兵忙于派别间的斗争,时常也管不了太多,“牛鬼蛇神”会搞花头的不止她一个,她有时是被人当枪使。

   经过两次“炮打张春桥”,与【红革会】同属一派的各校组织纷纷失势,其中许多骨干受到严厉的整肃和惩罚。铁院隶属“红革会”的一些红卫兵骨干被打倒,其中,那个“W兄”的笔记被搜出,里面有些文字犯了大忌:他竟敢把自己当成二十世纪的马克思!于是,他被狠狠批斗,不久竟精神失常而自杀。调查中,得知他曾在吴嘉安面前诉苦喊冤。吴嘉安的儿子已被关押,而她却说自己的儿子一定是被冤枉的。她在“交代问题“时又毫无顾忌地攻击其他同事,包括一些党员干部,她依据主观臆测就乱扣帽子。这种“反改造”表现,换来的是又一番批斗。批斗时,她被打,而她竟说:“你们不要逼我还手,我是会武术的。我不想对红卫兵小将动手。”可想而知,她被打得更惨了。

   嘉安被打伤,回家躺了几天。好友吴维彬带女儿徐小妹来探望,小妹给嘉安涂药,看到遍体鳞伤,禁不住失声痛哭。嘉安几次想到自杀,“士可杀而不可辱”。但一想到两个儿子,求死的决心就动摇了。再看看母亲,老人家已经苦了一辈子,到头来是加倍的苦难,她还不是为了女儿和两个外孙咬牙苦撑着?窗外,工学院的喇叭正播放着“样板戏”:“---想要逼死我,瞎了你眼窝,舀不干的水,扑不灭的火,---我不死,我要活!”嘉安感到自己已经陷入沼泽,越是挣扎陷得越深,泥水已经淹到胸口了,看不到有任何得救的希望,但她没有低下头沉入水中,她依然抬头向天,她还在呼吸。

   毛毛被关进铁笼,好比兜头一盆冰水让他清醒过来。他在记忆中展开对自己的搜查,用现实中或明或暗的法规加以衡量,吓出一身冷汗。自己曾经说过的一些话,已够得上最流行的杀头之罪。听到这些话的人会不会揭发?万一揭发该如何应付?为了保命他绞尽脑汁思索对策。他仔细回想自己参加过的许多批斗会,琢磨那些被批斗的人是如何应付的,获得的反应又如何。他还得冷静地对付监狱里各种各样的人,要防止侵犯,更要提防告密者。通过几次押回工厂接受批斗,他渐渐有点放心了:估计最要命的东西并未暴露。至于摊开的那些“罪行”,他相信自己应付得当:有时该痛快地承认,有时得兜着圈子否认,有时可以小题大做给自己套上荒唐的罪名。有时还可以给对方设一个明陷阱使之望而却步,例如写交代材料时承认自己有“忠君报国”思想。

   这是一系列性命攸关的即兴表演,要让人相信自己是个爱出风头的马大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轻狂书生,一个放浪不羁的纨绔子弟。“表演”中可以出点洋相,装点糊涂,让人轻视;但得提防落入圈套。“表演”的效果要让听众满意,要对比出他们的水平比自己高。“表演”的要领,是“认罪态度好”,竟然没有挨打,说明自己的表演基本成功。通过批斗会,他也明白了是哪些人处心积虑地要将自己置于死地,姜美宝是如何卖友求荣罗织罪名以邀功请赏。他也明白了,公安系统始终主宰着所有人的命运,“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对无产阶级的专政。

   监狱里的日子是寂寞闭塞的,但铁笼管不住思想的驰骋。狱中的食品恶劣,但够活。监狱如兽笼,把人当成动物,但人不必自轻自贱,仍然有可能保持自己的人格尊严,虽然不可尽说真话,但可以少说假话。狱中目睹了多少残忍,那是社会的缩影,会让人学会直视严酷的现实而不再掩目逃避。

   越来越多的造反派骨干被关进监狱,多数人的罪名是现行反革命,罪证是文章和言论。他们几乎都认定是被对立的派别诬陷,是冤枉,是误会。有些人依然坚持自己是坚定的左派。例如轻工局的造反派头头邓诗礼,在牢房里十分高傲,对同处一室的囚犯不屑一顾,还摆出一付革命领袖的功架。他们几乎不可能认识到:对文化革命所抱的理想和信心才是莫大的误会、要命的幻觉。他们不能正视:自己是被最高层的统治者像耍猴一般利用了,如今已是待烹之狗。

   监狱里有个教师神志不清,喊打倒毛泽东,结果被狱卒和囚犯中的打手打了一天一夜,终于活活打死。两个打手都关在毛毛这间囚室,高个子席伟康,外号大猫,是张春桥点名的上海市大流氓“一龙两虎九只猫”的一员。矮个子吴才高,是群众组织“彭浦地区治安指挥部”的骨干,打砸抢先锋。有个管理员不止一次地隔着铁栏对他们说:“你死到临头不知死喔!”他们都估计自己多半要被枪毙。同室还有几个教师,都因“历史问题”被抓,其中一人奇高奇瘦,是闸北业余中学教师,说自己的名字叫常书鸿,当过吴国桢秘书,毛毛断定他是骗子。小业主真大新,一个傻乎乎的老头,他的罪名是叛国投敌:他去普陀山烧香,被当地民兵抓住,怀疑他要偷渡去台湾。工人石桂林,习惯油嘴滑舌,罪名:坏分子,罪行:防空演习时大呼小叫:“快逃命喽,东洋鬼子打来喽!”13岁的小黄,罪行:书写反动标语:刘少奇万岁。评弹演员杨振言,问他什么罪名,他一言不答只是哭,从早哭到晚,令人心烦。纺织厂机修工小马,流氓罪,他说冤枉,其实是好几个女工经常对他调戏猥亵。许永清,资本家子弟,罪行:参与资本家子女聚会打牌。钱建中,农村知识分子,罪行是:写信向当局反映情况,直言文化大革命是搞糟了。他说自己是为真理进监狱的,无罪行可言。毛毛很佩服他,也为他担忧,几次劝说他“在人屋檐下,何必硬碰头”,但他不听。毛毛也很同情其他难友,虽然一开始发生过冲突:号称“大洋桥一只鼎”的“杨呆子”耍霸道,被毛毛提起来扔到墙角不敢反抗。“大猫”曾试探挑衅他,但见毛毛怒目而视的样子,终于也不敢真动手。于是毛毛获得了“大模子”的“尊称”,后来都相处得不错。

   毛毛被抓,同住工厂宿舍的几个人也备受压力,说他们一起收听敌台。常来玩耍的薛洪年被生产队批斗,罪名是“发展短波”,打得死去活来。罗岱云父亲是物资局干部,父子都是拳击好手,厂里那些人也不想自己出头去招惹。仪表局的几个造反派干部和毛毛的交情不浅,扬言要把姜美宝狠揍一顿,只是怕对毛毛不利而忍住了。公司的造反派干部也有担忧:毛毛是公司系统有名的老造反,他的命运恐怕会对其他人有影响。闸北分局承办员房光祖对毛毛一案十分清楚:是两派斗争的产物。

   眼看权势派叫嚣要枪毙或重判毛毛的企图不能得逞,厂里的造反派慢慢地恢复了镇静和勇气。李小茂、陈宏根、陆秋瑾、李雄强等人一起去公安局反映实情,证明毛毛的许多“罪行”只是大家一起玩闹所为,并愿意担保毛毛不是反革命。十月下,房承办告诉毛毛决定释放,希望他不要“回潮”。吉普车把他送回工厂,宣布“教育释放”。工厂已经搬回原处,徐家宅路地面上刷着大标语“打倒坏头头林牧晨”,陈莉珍主管的工厂广播站却播放着【红灯记】唱段“迈步出监”。显然,工厂造反派还有力量。权势派的那些人擅长于搞阴谋诡计,但若论胆魄气势和才能,比造反派差远了。

   长达半年的“拘留”,使毛毛感到自己终于弄懂了什么叫政治。监狱是真正的政治大学。以前只是模糊地“怀疑一切”,有点巴扎洛夫式的虚无主义,但基本上是“拥护革命”的。而如今,在灵魂深处,已是“否定一切”的货真价实的“反革命”了。他走出监狱时,回头冷笑一声,暗道:“抓错了,也放错了”。

   毛毛不知道,他一门心思在外面“闯天下”时,家里人在悲苦中忍受着何等煎熬。母亲被关进劳改队,难得回家。工资停发,只给25元“生活费”,维持最低标准的生活。中秋节那天,婆婆买了5分钱一个最便宜的饼当作月饼,和弟弟一人一半,结果她那一半也舍不得吃,给弟弟吃了。婆婆一生遭遇过许多苦难,但从未遇到过这种无法挣扎的绝境。

   毛毛回到家才了解到许多情况,觉得自己没脸见家人。家里已经苦得要命。还要到拘留所给自己送棉被、草纸等用品。精神上的压力和痛苦更是无法估量。从小学起,就得知自己因家庭出身而被划入另册,如今更是被专政压制的对象。但从来不知柴米贵,如今才晓生活难。好在新村里绝大多数人家都是被贬抑的知识分子“臭老九“家庭,多少还有一些同病相怜的目光传递着劫难之中的温情。

   从68年起,新村西北面的共和新路、广中路上,押送死刑犯去刑场的车队越来越常见了。文化大革命的“斗批改”红旗下,是一条抓、关、杀的快车道。上年岁的人又回想起“镇反”、“肃反”时期大批量杀人的“盛况”。69年初,毛毛在判刑布告上看到了拘留所同室难友钱建中的名字,因“攻击文化革命、坚持反动立场”,这个正派、善良、耿直的农村知识分子,未经合法的公审就被枪毙了。

   毛毛从监狱回到工厂,本想默默地干活,不问世事。但至少不能冷落别人对自己的关心,不应拒绝友谊以及好奇。没过多久,他干活的地方就成了一个聚谈的中心。其时,各行各业的工作秩序还未回复正常状态,工作时间利用工厂的器材做私活是普遍现象,上班聊天根本没人管。上班的模式,各工厂都差不多:上班铃响后,开小组会,“早请示”、读语录、读报。然后干活大约2小时。午饭铃未响,早已去食堂排队。午饭后下棋打牌睡午觉,然后再干活大约2小时,再开小组会“晚汇报”,读语录,瞎扯,下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