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十)]
牧晨
·新年怀旧
·也谈林彪
·“一月风暴”的夺权与巴黎公社之梦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十)

第十章.选择

   淑瑶对女儿的隐情嘴上不说,但肚里明白,自己也是过来人。打从把自己交给了吴汉烈,只有几年时间体验过夫妻之间的亲密,其后二十年左右基本上是独守空房。汉烈去世后,已守寡二十多年,自己全无另做选择的余地,其中悲苦非语言可描述。聊以自慰者,一是格守了从一而终的妇道,二是养大了一双儿女,又有了孙辈,当对得起吴家。女儿是她的骄傲,女婿也曾令她自豪。岂知老天不从人愿,眼看女婿已无雁归之望,女儿也不愿再独守寒窑,破镜难圆,又不是谁的罪过,莫非前世的冤孽?女儿若再嫁,也无可指责,只是看看她交往的那些男人,有哪一个比得上咏泉的英俊?像最近的这个什么名人,个子还没有女儿高,有什么了不起!------想忍着不说,结果还是忍不住,东一言西一语,结果当然是吵架。

   嘉安火气一大,措辞就尽找伤人的话。事后知道太过,心里更是难受,毕竟母亲是关心自己。细细思量,自己的离婚案并没有了结,心仪的对象也在不幸的婚姻泥潭中未能脱离羁绊。爱情虽然美好,但明知是无果花,还是得明智一点,保持距离。无从排遣之际,只能出门散心。好在同学朋友很多,彼此都还谈得来,有事没事东拉西扯,时间也就消磨掉了。她交往的范围主要有三个圈子,第一是贵阳的老朋友:申仲禾、吴维彬、程本瑛、卢慈和、孟昭芳、田惠明、陈淑仙等,被钱泽民戏称为“八大金刚”的“贵阳阿姨”。二是体育界人士,其中以国体的同学老师为核心。三是社会主义学院的同学,其中与李成普、王震、邓光祖、蔡绍序、钱君匋等人来往较多。

   李成普是九三学社的成员,高级工程师,单身,领养了一个女儿。王震也是工程师,喜欢体育运动。邓光祖是资深船长,黄埔军校生,一口四川话,喜欢喝酒。蔡绍序也是四川人,喜欢吃辣子,烟酒不忌,说自己唱歌的秘诀是练气功。嘉安请他来家里吃了几次饭,他对婆婆的手艺赞不绝口,说是比四川馆“洁而净”的好得多。他对嘉安的称赞更是不拐弯,说她唱歌的先天条件太好了,音色清亮,音域宽广,中气充沛:“和你相比,周小燕算什么!”嘉安连忙阻止他的不着边际:“酒喝多了,瞎讲!”嘉安带毛儿去蔡老师家听唱片,蔡绍序最爱的是四川清音。毛毛听不出什么妙处,只顾一边欣赏落地窗外的小花园和喷水池的爱神雕塑,一边把一大盘水果蛋糕干吃得所剩无几。

   去钱君匋家几次主要是看画。看完了几大册新罗山人的没骨花鸟和徐悲鸿等名家的真迹,钱老又很耐心地教毛毛刻印章与边款的刀法,以及基本的水墨画法。他对于书画优劣的标准,认为主要在于品味的高低,看画如看人,一如看字实为看人。他很欣赏嘉安的字,说有大家风骨。知道毛毛热衷于西画,便又介绍他去吴野洲等几位老画师家里看他们收藏的图片画册。钱老喜欢参加朋友组织的寻找美食之旅,例如跑到昆山就为了吃一碗奥灶面。而在家里,他吃得极为简单,多半就是一小碗蔬菜和一小碗清汤。钱老对人非常恭谦,有人拿自己的画作登门求教,他总是认真翻阅,说:“蛮好,蛮好”。他特意画了一本册页送给嘉安,其中有字有画有印有诗,相当精妙。他多次写信给毛毛,抬头称呼“帆弟”。一位书法、绘画、篆刻、装帧、诗歌、音乐都造诣高深的大师如此谦虚,令毛毛总感觉受宠若惊,惭愧得不知所措,轻易不敢登门打扰“抱华精舍”的清静。听母亲说起过,在社会主义学院,讨论“阶级斗争”问题时,钱老发言说他先是在北京碰到了阶级斗争,就跑到上海,结果又碰上了阶级斗争,才知道阶级斗争是无法躲避的。显然,钱老有着避世隐居之念。

   嘉安与在东吴大学时的几个学生如顾葆瑜等长期保持着联系。毛毛跟着去看望顾孃孃时,很喜欢听司徒汉讲述他过去的故事,如何从少年时期参加新四军娃娃兵的唱歌活动,一步步走上了音乐的道路。毛毛很欣赏司徒汉的指挥,几次看顾孃孃登台演唱也印象很深。他还喜欢司徒汉作曲的两首歌曲:【让青春更加美丽】、【当祖国需要的时候】。

   嘉安与在财经大学时的几个学生也常联系。俞月芬结婚后,因王伟仁在反右运动中受到冲击,使婚姻也一度受到很大的压力。嘉安约他们夫妻二人来家里,长谈了半天,应该是效果不错,他们离开时,月芬紧挽着伟仁。刘锡中也加入过财经大学篮球队,曾有些学生将她评之为与俞月芬并列的校花:好比一个西施,一个郑旦。宝咪特别喜欢刘孃孃,有一次他正在喝水,从窗口看见刘孃孃,欢呼一声“刘孃孃来了!”一扬手,杯子落下,把一大块写字台玻璃砸成两半。

   嘉安带毛儿去南京的时候,南京的市面还是很萧条,远比不上上海的市场供应。唐明夏家里十分困难,丈夫被打成右派陷入罗网,家里有三个孩子,负担沉重,吃饭没什么荤腥,就一锅盐水煮苋菜下饭。好在她三个孩子都是聪明懂事、诚朴勤奋、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使困苦中的母亲得到不少安慰。

   去吴夔家的感觉也是非常简朴,看得出因粮票油票不够,食品缺乏。儿子吴明发育旺盛,活泼好动,饭量大,总是吃不饱。小女儿姚红食欲也不差但食量很小,早餐时她要了两根油条,结果一根也吃不完,吴夔笑着说女儿是“眼大肚子小”。她很安静自在,好像总在思考着什么。问她一些问题,她总是反问:“你说呢?”吴夔夸她很民主,善于征求别人的意见。嘉安很喜欢五嫂姚月荫做的独家菜“野鸡红”,用几种颜色的蔬菜搭配起来,很好看。她是吴夔的学生,当年决定结婚,领导不批准,横加阻扰,结果吴夔马上买了喜糖分发,宣布结婚仪式已经完成。

   暑假里,毛毛一人去北京游玩,住在吴华姨母家。吴华是吴夔的亲妹妹,嘉安叫她“小七妹”。姨父周森冠是电影演员,沉默寡言,每天花许多时间看报。那段时间的报刊杂志内容很丰富,如“燕山夜话”等许多文章以生动的文笔提倡民主,鞭挞官僚主义,入情入理,广受欢迎。吴华姨母是在文化宫工作的舞蹈家,她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长得非常漂亮。吴夔与前妻生的女儿吴岚长期住在吴华姑妈家里,她神态特别像父亲,清秀、稳重、和善、平静,穿着十分朴素,整天专心于学习。

   吴华的性格开朗,说话风趣,带有一种贵阳辣椒味。毛毛与表兄弟跟她去积水潭游泳,她大声叮嘱:“别把头脸埋水里!水不干净,这么多人,吃喝拉撒全在里头啦!”那天积水潭淹死了人,被拖上岸放在地上。毛毛上岸,姨母问:“怎么不游了?”毛毛说,看见死人,觉得水里恶心。姨母说:“你看,死人就扔在那儿,这地上更恶心,跳下去吧!”

   毛毛独自游玩了颐和园,然后去清华大学看望高黛陵姐姐。她一家四口住在集体宿舍里,公用卫生间,走廊里排满了煤炉和蜂窝煤,搞得乌烟瘴气。毛毛问起清华校园内为什么有那么多军车,黛陵说她也不清楚,大概是为了大学生民兵训练,或者是首都民兵师为国庆游行排练。毛毛有点纳闷,黛陵姐是党员干部,却显然一点也不关心政治,只埋头业务,忙于家务,好像很疲惫。

   吴华姨母又带毛毛和孩子们去游玩了动物园,她特别欣赏长颈鹿行走的姿态,说:“温文尔雅,这才是真正的绅士风度,世上人未必有此风度”。又逛了几处有名的风景点,她一直在介绍其中的缺点,还说:“不请你上餐厅,因为北京的餐厅没什么好吃的”。临别时,姨母要女儿小华说再见,这位骄傲的小公主朗声叫了一句:“臭哥哥!”

   暑假刚过,铁中校园里开始为国庆游行排练“炼钢舞”,由舞蹈学校的两位女教师负责教练。毛毛觉得“耐火砖”服装设计得不好,颜色太淡,像僧袍。还记得在师范学院看大学生炼铁,铁水出炉时,四周都发黑发紫。不过,若加深颜色,也有问题:那岂不成了“褐衫队”?----毛毛正在阅读托马斯曼的作品,很配胃口,因为他从来不喜欢刻板的规矩,老师总批评他自由散漫。没错,散漫即自由。

   “炼钢舞”居然在国庆游行后获得表扬。铁中团委开始组织全校大跳集体舞。毛毛觉得把跳舞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要求所有的学生参加,实在不伦不类,于是带头抵制,拉着一批同学奔向足球场,结果四班的男生没几个去跳舞,韦凤瑜很生气,说是故意拆了她的台。

   接下来,又开始全校大唱革命歌曲,全部是“红厦”创编的歌,主题是歌颂上海工人武装起义的英雄历史。毛毛认为这些歌的曲调实在太难听,歌词也荒唐,什么“十冬腊月喝凉水,点点滴滴记在心”,自己从小一年四季就爱喝凉水,值得为此耿耿于怀吗?还有什么“阴沟里石头要翻身”,“拆下骨,当武器,不胜利不放下”,简直不堪设想!于是他拒绝学唱。负责教唱的韦凤瑜跟人说:“想不通一个学雷锋的积极分子会带头捣乱。”

   韦凤瑜到毛毛家进行了一次家访。看到他家里的家具和布置,大吃一惊。以前同学们都以为他那样简朴,家境一定很困难。想不到其实比哪家都强。从此,韦凤瑜不再接近他了,也许是因为感觉到他这人不可理解,并非同类。

   学校组织去看了电影【生命的火花】,毛毛很感动,渐渐生出一个愿望: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干一番事业。他特别向往记忆中的秦岭山脉,那种苍俊的气势总让他联想起莱蒙托夫。不久,全市动员知识青年支援新疆建设,毛毛积极报名。但过了好久没有回音,忙去追问。结果是教导主任出面,先表扬了他的积极性,然后说这一次不收初中生。

   毛毛多次被邀请列席共青团的活动,于是在母亲的鼓动下,他提出了入团申请。不久,一个团干部找他面谈,说没有通过,还须继续努力。事后,一个很要好的学生会干部告诉他,他要入团很难,主要是因为家庭出身问题,铁中学生基本上都是红色家庭出身的。

   学校里的气氛很热烈,校长作了“又红又专”的报告,要求学生“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学习邢燕子,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广播室为此翻来覆去地播放着宣传歌曲:“打起背包就出发”、“到农村去到边疆去”、“我们新疆好地方”。

   大考之前,纺织专科技术学校图案设计班招生,毛毛报了名,同住上工新村的汪海白也报考。结果没考上。美术老师张德光找他要画,说准备送去参加全市中学生美展,然后委婉地告诉他,已去打听过,考纺专的事,是政审没通过。

   韦凤瑜一方面积极地宣传“去农村去边疆”,一方面搞到许多应考资料,拼命作习题。她还经常带些食品送给几个老师,有同学骂她是为了升学大考拍马屁。班上几个留级生违反纪律,她也没心思去管。有几天,几个捣蛋鬼分成两派,挂上头衔,较量“武功”:范家雄(“元帅”)和邹金宝(“皇帝”)一派,岳东发(“大将”)和王志远(“大王”)另一派,跑到小树林后面打架。还不过瘾,上自习课时“元帅”和“大将”竟爬出窗口从二楼跳下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